飘天文学 > 万古神帝 > 第二千七百二十八章 回部族

第二千七百二十八章 回部族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

    “本座的神魂,绝大多数都凝聚与头颅中。”

    “必须找回头颅,才能魂体合一,冲破神魂禁锢,脱身而去。”

    青色巨猫在海底漫步,时而抬头看向无头的神躯,罕见的,发出怅然叹息声。

    张若尘道:“据我所知,大神的头颅,被冥殿炼制成了一件战宝,名叫刑天罐。”

    “此罐威力无穷,一旦催动,能够幻化出一尊巨身神魔,引十方雷电。上击天,下碎地。”

    “不仅如此,罐体上,还刻画有高深的咒纹,可以爆发出无与伦比的诅咒力量。”

    青色巨猫听到这话,大喜:“甚好!甚好!说明本座的神源和神魂,都还完好无损。若是,冥殿还花费代价,蕴养了神魂,才是最好不过。”

    张若尘都不知道该怎么评价他,道:“刑天罐如此恐怖,大神觉得,凭我现在的修为,能够将其夺取?”

    “凭你现在的修为,自然不可能是本座头颅的对手。但,头颅的力量之源,乃是神源和神魂,只要能够克制住,那么它就发挥不出任何力量。”青色巨猫道。

    “如何克制?”张若尘问道。

    青色巨猫道:“十万年前,本座去往地狱界之前,便是先将神之星魂分离出来,藏在一处隐秘之地。神之星魂没有意识,也没有力量,但,若是能够将之炼化和掌控,却能压制头颅中的神魂和神源。”

    张若尘心神大振,道:“炼化了大神的神之星魂,能否能调动大神的星魂神座为己用?”

    蚩刑天的神之星魂,绝非普通神灵可以比拟。

    “本座没有修炼星魂神座,修炼的乃是二十四座战神碑图。”

    张若尘问道:“二十四座战神碑图在什么地方?”

    “十万年前,已被全部打碎。”青色巨猫道。

    张若尘失神了片刻,缓过来后,道:“三十六幅《天魔石刻》保存了多少万年,都未损毁。你的战神碑图,怎么就被打碎了呢?”

    “能比吗?三十六幅《天魔石刻》,乃是天魔大人花费一生时间孕育而出,是昆仑界的神器,是不朽之物。”

    青色巨猫就算再硬,再刚,也不敢与天魔相提并论。

    张若尘点了点头,道:“好吧,大神的神之星魂藏在什么地方?不对啊,大神没有修炼星魂神座,怎么会有神之星魂?”

    青色巨猫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既然将脱身的希望,寄托在你的身上,本座也就不瞒你。”

    “其实,任何神灵,被斩去头颅,失去神源和绝大多数神魂,都是活不了多久。”

    “本座为何可以苟延残喘到十万年后?”

    “那是因为,本座还修炼了第二神源,藏于玄牝。纵然地姥在本座的身上,研究了多年,也没有发现这个秘密。”

    “正是有这第二神源,本座才有把握,找回头颅后,就能冲破神魂禁锢,脱身离开。”

    “那道神之星魂,便是修炼出第一神源的时候,刻意分离出来,藏于九黎神殿,以神殿调动的神脉之力蕴养。万一今后遭劫,神魂受创,可以直接炼化,瞬间恢复巅峰状态。”

    张若尘细细打量青色巨猫,心中暗道,难怪你敢这么横,敢斗战地狱十族的神灵,果然是藏有种种保命的手段,完全就是有恃无恐。

    连第二神源都能修炼出来,还有什么好怕的?

    倒是一个胆大心细的人物,先前,差点因为他又直又硬的性格,而小瞧了他。

    如此人物,还是不要在他面前耍小心机,耍小手段。

    徒惹反感。

    张若尘道:“昆仑界的三大神殿,龙神殿已毁,通天神殿据说是被玄一真神夺走,九黎神殿却是消失无踪。”

    “九黎神殿很有可能,早就已经毁掉,消失在天地间。”

    “你的计划,根本行不通。”

    海底,陷入沉寂。

    张若尘道:“不如,等我踏入神境,再慢慢思考夺取刑天罐的计划。”

    青色巨猫自言自语的低声念道:“本座觉得,冥殿就算炼化了我的头颅,控制了神源和神魂,也不可能,完全炼化掉我的意志。”

    忽的,它道:“不如,你携带本座的一滴神血在身上?本座头颅中的神魂,若是感应到神血的气息,很有可能,不会对你出手。”

    “呵呵!”

    张若尘尴尬而不失礼貌的一笑。

    他当然不是,信不过蚩刑天的意志。

    但是,绝不可能去干这种没有把握的傻事,毕竟一旦赌输,丢的是性命。

    助蚩刑天可以,可是,首先是要保全自身的安危。

    张若尘摆了了摆手,道:“大神!十万年都等了,不急在一时。若没有别的事,等我成神,夺取了刑天罐,再来罗祖云山界。”

    张若尘拉着木灵希,欲要离去。

    “等一等!”

    青色巨猫的神色严肃,道:“并非是本座等不起,而是担心昆仑界等不起。”

    “这话怎么讲?”张若尘心中大动,问道。

    青色巨猫道:“十万年前,问天君带领我们潜入地狱界,欲要损毁黄泉星河的能量之源,却落入地狱界提前布置的杀局。”

    “是一尊又一尊神灵,自爆神源,以血肉之躯,以英勇之气,强行冲破杀局,毁掉了能量之源,使得黄泉星河停了下来,没有撞毁昆仑界,和吞噬整个天庭万界。也使得天庭和地狱的全面战争,推迟了十万年。”

    “但是,当年要做的事,只做成了一半。”

    “如今十万年过去,他们很有可能,已经修复了损毁的能量之源。一旦能量之源重新启动,凭借殒神岛主布置的星空大阵,是挡不住的。”

    “那时,首当其冲,第一座毁灭的世界,便是昆仑。”

    张若尘心中震动极大。

    既是震撼于十万年前昆仑界诸神的付出,若不是他们的英勇和担当,不可能有现在站在此处的张若尘和木灵希。

    同时,也被随时可能爆发的潜在危机惊住。

    在昆仑界,他有太多的亲人和朋友,绝不希望灾难降临到他们的身上。

    张若尘更不希望,天庭和地狱的全面战争,现在就爆发。

    他需要时间,需要时间强大起来,否则,在这种规模的战争中,别说改变什么,想要自保都极难。

    若是,地狱界只凭修罗星柱界冲击古文明派系的宇宙星空,这场战争,怕是打上一个元会,都难进入全面战争的层次。

    可是,如果黄泉星河,冲破昆仑界的阻挡,那么天庭和地狱的全面战争,只在朝夕之间。

    那个时候,天庭万界将退无可退,不知多少星球和大世界都将化为宇宙中的熔岩。

    所谓“建立宇宙新秩序”的愿景,也就变成一个笑话。

    张若尘道:“此事有多少人知晓?十万年前,将消息传出去没有?”

    “诸神皆陨,血染星河。谁能传消息出去?”青色巨猫仰天长叹,陷入苦涩而悲痛的回忆。

    “走!”

    张若尘抓住木灵希的手腕,向海面飞去,心绪纷乱,危机感大增。

    飞到无头神躯肩膀处,张若尘终究还是挥剑斩去,从蚩刑天体内,取走了大量神血。

    一滴怎么够?

    远离魔界海之后,天空的圆月,已是变淡了许多。

    血红色的云彩,逐渐明亮。

    夜,就快过去了!

    “跟我一起离开罗祖云山界。”张若尘道。

    木灵希道:“不行,我必须得留下。”

    “你留下没有任何意义,跟我走。”张若尘心中急切,想要尽快将消息,传给太师父,至少得让他们提前有所准备。

    免得措手不及,界毁人亡。

    木灵希强行从张若尘手中,挣脱而去,道:“是你让我,为自己而活。现在,我做出了选择,你为何又不给我为自己而活的机会呢?”

    张若尘看着她,一时之间,竟无法反驳。

    木灵希道:“我知道你担心我的安危,可是,是你让刑天大神收我做义女。现在,我义父被禁锢在魔界海底,我答应过他,一定救他离开。现在,承诺尚未完成,我绝不离开。”

    随后,她眼神变得柔软,道:“尘哥,若我跟你一起离开,今后你便算是找到了义父的头颅,又以什么理由,再来罗祖云山界?放心吧,一千年都过去了,我有自保之力。”

    “你要记住,只要你好好的活着,就算我暴露了,罗祖云山界也不会把我怎样。所以,不要去做危险的事,照顾好自己。”

    她走到张若尘面前,在他嘴唇上,轻吻了一下。

    随后木灵希披上神皮,身体缓缓沉入地底,眼中始终流露着不舍。

    那神皮,是蚩刑天的皮炼制而成,刻录有高深的神纹,隐匿力量非同一般。

    张若尘最终还是没有强行带走她。

    因为他想到,当初若是太师父,也强行把他留在昆仑界,他心中,必然不痛快。木灵希不是一个小女孩,她有自己做选择的权利。

    张若尘怅然一叹,离开了罗祖云山界。

    罗乷早已等在星空中,站在神舰的船头。

    “哗!”

    张若尘如流光一般飞来,在神舰前方停下,悬空而立。

    神舰的阵法,打开一道缝隙。

    他腾飞进去。

    “灵希呢?”罗乷问道。

    张若尘道:“没找到,不能再找下去了,一旦姑射静渡过神劫,后果不堪设想,我们必须立即离开。”

    这个谎言,并不高明。

    罗乷没有拆穿他,道:“放心吧!回头,我请父皇,亲自修书一封给地姥。相信父皇的面子,地姥还是会给,不会将你逃走的怒火,发泄到灵希的身上。”

    “我也正想前去大罗神宫,拜见大帝。”张若尘道。

    神舰起航,向天罗神国的核心星域飞去。

    拜访大罗神宫之后,张若尘便是径直回了血天部族。

    在大罗神宫,张若尘将与罗乷的婚事,推到了成神之后。并且将地姥所说的诅咒之事,告诉了罗衍大帝和天音神母,声称:“若是无法成神,不敢娶罗乷,以免耽误了她。”

    罗衍大帝和天音神母答应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