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万古神帝 > 第二千七百三十二章 妾三千

第二千七百三十二章 妾三千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

    天麟古城,是距离血绝家族领地最近的一座宏伟巨城,达到了圣城级别。

    放眼望去,城中亭台楼阁层层叠叠,看不到边际。

    无间阁在城中有一处秘密据点,位于地底。

    地底的绝密空间中。

    张若尘与璇玑剑圣相对而立,两人都脸色凝重,商议的是可以震惊整个宇宙星空的大事。便是神灵听到他们的对话,都会色变。

    无间阁如今的领袖,正是璇玑剑圣。

    “此事非同小可,我必须立即将消息传回昆仑界,告知太上。”璇玑剑圣心中震撼,脸色如同铁皮一般青沉,有一种大祸临头之感。

    张若尘叮嘱道:“天庭和地狱的大战已起,风云变幻,天地动荡。”

    “师尊!万事小心。”

    “若尘,你现在处于风头浪尖,才更应该小心谨慎。破境成神之前,尽量不要离开血绝家族。”

    璇玑剑圣正欲离去,忽的想到了什么,停下脚步,问道:“夺取到刑天罐,刑天大神真的有机会脱身逃出罗祖云山界?”

    蚩刑天这样的大神,若是能够回到昆仑界,昆仑界在天庭将能拥有更大的话语权

    “此事不急,无间阁千万不要参与进去,交给我来处理便是。”张若尘担心璇玑剑圣为了营救蚩刑天,做出铤而走险的事。

    如今,让太上知晓昆仑界的处境,才是第一重要的事,以免将来措手不及。

    至于营救蚩刑天……

    张若尘觉得等到踏入神境,再慢慢想办法,也不迟。

    离开地底空间,张若尘回到天麟古城繁华的街道上,往来的修士繁多,但,绝大多数都是年轻小辈,很难见到大圣级别的强者。

    张若尘暗暗跟在璇玑剑圣身后,直到亲眼看见他安全离开天麟古城。

    “看来,是我多虑了!以师尊现在的修为,纵然天麟古城中高手如云,却没有一个及得上他。想要发现他,更是难如登天。”

    张若尘脑海中,刚刚浮现出这道念头。

    旁边,一座笼罩在淡淡血雾中的楼阁上,响起一道清朗的声音:“若尘大圣,俗世神话,风流剑神,天下无双。今日一见,果然英气逼人,俊朗不凡。”

    张若尘心中暗暗一惊,向楼阁第三层望去。

    楼阁,修建得像是一座假山,高达一百多米,外观郁郁葱葱,长满奇花异草,显得颇为独特。

    站在街道上,都能闻到,里面传出的茶香。

    在不死血族,少有这样的茶阁。

    张若尘没有看见是谁在说话,但是,以他六十九阶半的精神力强度,对方能够看见他的真身,显然是非凡之辈。

    更让张若尘忧心的是,那人是否发现了自己和璇玑剑圣的关系?

    “大圣要不要上来喝一杯?这家的茶,是从天庭购买而来,珍奇而又香醇,在地狱界,可不是什么地方都喝得到。”

    那人的声音温润而又动听,似有磁性一般。

    “果然是冲着我来的。”

    张若尘无所畏惧,走进这家名叫“天来地往”的茶阁。

    茶阁中,饮茶的修士寥寥无几。

    毕竟不死血族更爱饮血。

    登上第三层,张若尘目光落到靠窗位置的一个红衣男子身上,可以肯定,刚才对他说话的,就是此人。

    因为,张若尘在他身上,感应不到任何力量波动。

    红衣男子看上去二十来岁的样子,黑色长发梳得整整齐齐,眉清目秀,鼻梁挺拔,高雅而英气,有一种夺人心魄的俊美。

    张若尘见过的美男子数不胜数,有商子烆那种温润的,有殷元辰那种冷酷的,有镇元那些飘逸出尘的,也有南圣和阎昱这种儒雅的,还有阎无神那种充满霸道气质的。

    但是,他们与眼前这个红衣男子比起来,似乎都差了一些。

    这个一个靠脸,就能让那些天之骄女主动躺倒他床榻上的人物。

    张若尘走到他的对面,坐下,道:“阁下如何称呼?”

    “妾三千。”

    红衣男子很优雅,指向桌案上的陶罐茶壶,做出一个请的手势,脸上含着一抹淡淡笑意。

    这笑容,足以让天下女子,都为之心醉。

    张若尘倒也不客气,端起陶罐,倒满一杯。

    天麟古城是血绝家族的地盘,张若尘不怕有人敢把他怎么样。

    饮了一口,张若尘皱眉,道:“似乎不算什么好茶,茶树怕是都没有生长到一个元会。”

    “在地狱界,能喝到茶,就已经不错了!”妾三千很是享受的模样,又倒满一杯,放至鼻尖,轻轻嗅着,陶醉于茶香之中。

    张若尘仔细观察着他。

    蓦地,在他旁边,靠墙的地方,发现了一柄装饰得珠光宝气的剑靠在那里。

    剑鞘很艳俗,显得华而不实。

    张若尘道:“阁下来天麟古城,是专门来找我?”

    “不是神灵,却封剑神,天下剑修谁不想亲眼见见?传说,你修炼出了三品剑道圣意,此事可是真的?”妾三千问道。

    张若尘道:“传说可能是真,也可能是假。”

    “若尘大圣都已经俗世无敌,怎么还这么保守?”妾三千道。

    张若尘道:“我尚且还不知晓阁下的身份,更不知是敌是友,怎么能不保守一些?”

    妾三千放下茶杯,笑道:“我都请你喝茶,当然是友非敌。”

    “那么,到底是什么样的友呢?”张若尘问道。

    妾三千撩了撩额前的长发,正欲开口,忽的,感知到了什么,目光向楼梯口望去。

    张若尘轻轻嗅了嗅,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

    是女子的香味。

    是草木之香,只是轻轻一嗅,便像是置身于辽阔的青草原野,又或者白雾飘荡的古木丛林,神秘且清新。

    一位戴着面纱的高挑女子,从楼梯口缓缓走了上来。

    最开始,看到的是她的发饰。

    梳着神女一般的云鬓环髻,发饰是七根碧绿的翡翠簪子,簪头雕刻有七种不同的神兽,晶莹剔透,内部蕴含星海一般的光点。

    面纱轻盈,脸蛋若隐若现。

    这,勾起张若尘和妾三千强烈的求知欲,想要揭开她的神秘面纱,看清她的真容。

    她穿的是一袭紫蓝色的长裙,内配月白色的襦裙襟杉,长长雪白脖颈细腻如脂,纯澈中给人一种夺人眼球的小小性感。

    她的手中,抱着一只似猫、似狗、似貂、似猊的古怪生物,长有三眼,皆是金色。

    “翩若惊鸿,袖如素霓。”张若尘忍不住念道。

    妾三千跟着念了一句:“仙仙徐动何盈盈,玉腕俱凝若云行。”

    那戴着面纱的云鬓女子,身上始终有一缕缕气雾缭绕,惹人看不真切,走到张若尘和妾三千旁边的一张桌案处坐下。

    “又是一位看不透修为的存在。”张若尘心中暗暗警惕,觉得太反常。

    天麟古城怎么会突然一下冒出两位这么了不得的存在?

    而且,还都聚集到一座茶阁中。

    张若尘收回目光,不再看那女子,望向妾三千,道:“阁下还没有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呢!”

    “什么问题?”妾三千道。

    张若尘道:“阁下若是继续这么含糊其辞,我便要走了,我还有很多要紧的事需要做。”

    张若尘刚刚起身,就被妾三千按了回去。

    他笑道:“同是人间风流客,相逢何必问平生?若尘大圣,我知你心有困苦,所以才想与你多说几句。”

    张若尘道:“我不是风流客,也不困苦。”

    “不,你困苦,否则为何会被自己的女儿打上门?你也是风流客,整个地狱界的修士都知道。人生难得一知己,来,共饮一杯。”

    妾三千举起茶杯。

    张若尘颇为无奈,心中长叹,果然消息还是传了出去。

    好事不出门,笑料传千里。

    张若尘心不在焉的,与妾三千对碰一杯,茶饮腹中,却一点味道都尝不出。

    妾三千道:“你也不必苦闷,之所以会发生这样的事,其实还是因为你不懂得如何管教自己的那些女人。我传你几招御妻之道,保证以后不会再发生这样让你头疼的事。”

    “你女儿为何对你恶言相向,不惜大打出手?”

    “都是她母亲教的。”

    “她母亲若从小就告诉她,你是一个有情有义的豪杰,她怎么可能那么对你?”

    “所以,你得降服了她母亲,才能杜绝以后继续发生这样的事。”

    张若尘以惊奇且感兴趣的眼神,看着妾三千,随即,问道:“你……你真有什么御妻之道?”

    “那是自然,想当年我有妾三千都可以摆平,让她们服服帖帖,对我千依百顺,没有一个敢造次。你才几个女人,居然就闹得鸡飞狗跳,天下皆知,徒惹笑话。我实在看不下去,才想传你几招,保你受用无穷。”妾三千自信至极。

    听到此处,张若尘已知妾三千是一个假名。

    旁边,传来一道轻哼声。

    张若尘和妾三千侧目向她看了一眼,便又举杯对碰,相顾自饮。

    妾三千道:“御妻之道,大道在于心,次之在于情,再次在于义,末之在于法。”

    张若尘细细参悟,问道:“心、情、义、法,该做何理解?”

    “大道在于心,意思便是,你得一心一意的对待她,了解她的心,当你知晓她想要什么,不喜欢什么,随时随地在想什么,那么,你们自然可以相敬如宾,举案齐眉。”妾三千道。

    张若尘道:“最难的就是一心一意。”

    “不难!”

    妾三千摆了摆手,低声道:“和谁在一起,就对谁一心一意。不要去想别的女子,她们都不存在,假的,是你的幻觉,只有眼前的她才是真的。切记,不要同时和两个女子在一起,甚至都不要让她们见面。你的水平太低,应付不了的。”

    张若尘目瞪口呆。

    不得不说,妾三千说的还真有一些道理。

    以前,张若尘与身边那些女子的矛盾,都是因为他与这一个女子在一起的时候,心中却想着另一个女子。

    甚至新婚之夜、洞房花烛的时候,都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