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万古神帝 > 第二千七百三十五章 刺杀

第二千七百三十五章 刺杀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

    在城外,将少年的爷爷安葬。

    “你叫什么名字?”张若尘问道。

    “叶落尘。”

    听到这个名字,张若尘本能的皱了皱眉头。

    落尘?

    什么意思?

    怎么这么不吉利的名字。

    张若尘算是有些明白,当初黄烟尘为何会因为他的名字中有一个“尘”字,便是犯了忌讳。

    若是当时他的名字叫“张落尘”,以黄烟尘的脾气,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来。

    叶落尘问道:“师尊,这个名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没有,没什么不对。”

    张若尘心中暗道,怎么这一生与“尘”字,纠葛如此之深?

    缘分。

    看来,与这少年,是真有几分缘分。

    叶落尘道:“师尊何时传我修炼之法?”

    “不急!你开启神武印记没有?”张若尘问道。

    “还没有。”

    “等开启了神武印记再说修炼的事。”

    叶落尘又问道:“我何时可以修炼到,有资格与血绝家族谈判的层次?”

    “那你得向血绝家族的神灵证明,你存在的价值,比整个剑南界都更大,并且对血绝家族忠心耿耿。至少也得修炼到千问境,进入《神储卷》。在百枷境,凝聚出来的圣意,得达到三品才行。这还只是基础!”

    三人走在一条数十丈宽的夜光大河之畔。

    水面上,飘着散发紫白色光华的浮萍,如同镶嵌在长长黑色布袋上的晶莹宝石。

    张若尘大步走在前方。

    叶落尘急步快跑才能跟上他,气喘吁吁的道:“需要多少年时间,才能达到千问境?”

    “宇宙间,最顶尖那一批天才,也需要一千年。”张若尘道。

    “我等不了一千年……呼……哈……一千年后……我的仇人,怕是都已经死了!师尊……呼……我要以最快的速度修炼到千问境,一百年,不,十年。十年,我就要修炼到千问境!”

    叶落尘冲到张若尘前方,展开一双瘦弱的双臂,拦住了他。

    “十年!哈哈,根本不可能,别说是我,便算是不死神殿全力以赴栽培你,都没有一丝可能性。”张若尘笑道。

    叶落尘满头大汗,咬着一口牙齿,道:“那就一百年!”

    “一百年,也不可能。”张若尘道。

    叶落尘跪在了张若尘面前,双手撑着湿润的河畔泥沙,自顾着说道:“师尊,求求你,我等不了一千年。一千年太久,不知多少剑南界的生灵,会变成不死血族的血食。不知多少像我一样的人类,会失去亲人,活得痛不欲生。”

    “被不死血族统治和奴役的日子,该有尽头的时候,我希望天下百姓都能看到希望,可以不用活在惶恐之中。”

    “师尊,帮我。我什么苦都愿意吃,什么累都承受的住。”

    “哪怕是死?”张若尘道。

    叶落尘眼眶通红,却忍着泪水,神情坚毅无比,道:“纵然是死,我也无惧。”

    双手十指陷入泥沙,紧紧抓捏在一起。

    “倒是有一个方法,可以让你在十年之内,修炼到大圣千问境。但,非常危险,而且会受很多苦,很多累。付出的,要比常人多得多。”张若尘道。

    叶落尘想也没想,道:“我愿一试。”

    魔音猜到张若尘所说的方法是什么,道:“太危险了!主人好不容易收一个弟子,何必采用这种极端的方式?”

    “宇宙大变,天地动荡。一千年的确太久了,他需要迅速成长起来,这种方法虽然极端,但,还是可行。”

    张若尘突破神境在即,需要培养出一位,或者数位强者,成为俗世的顶尖战力。

    神灵插手不了的事,他们可以去做。

    神境的修炼很重要,俗世的利益同样重要,需要有人守护。

    蓦地,地面颤动,河水沸腾。

    张若尘脸色一变,将跪在地上的叶落尘,隔空抓捏到手中,来不及施展空间挪移,背上金翼展开,化为一道急速流光,向后方飞退。

    “轰隆!”

    一柄长达千米的火焰巨剑,从天而降,击在张若尘刚才站立的位置。

    大河,顷刻间干枯,所有河水都蒸发。

    地面上,出现一个深不见底的大坑,方圆数百里的地面融化,化为金红色的岩浆湖泊。

    魔音的速度,比张若尘慢了一些,即便撑起五彩色光罩,依旧被火焰巨剑爆发出来的力量,震碎光罩,受到创伤。

    她的胸腹处,出现一道尺长的剑伤,鲜血淋漓。

    距离此处的千里之外,站着一位灰袍老者。

    他名叫楚寒,是一位伪神。

    楚寒收回火焰巨剑,轻叹一声:“可惜了,如此绝佳的机会,居然都被张若尘躲了过去,他的警惕性太可怕。”

    这里毕竟是地狱界,一击不中,必须立即退走。

    否则,真神赶至,他必死无疑。

    楚寒收敛气息,隐身不见,正欲潜行而去。

    但,才刚刚迈出脚步,他便停下,吃惊的看着,站在前方的张若尘。他引以为傲的隐身神通,在对方面前,似乎毫无作用。

    “既然来了,就别走了!”

    张若尘释放出万古归一道域,刹那间,这片天地的空间和时间变得紊乱,并且有着一团团繁星般的光晕,悬浮在空间中,化为无边无际的星辰海洋。

    楚寒散去隐身神通,显露出神躯真身,冷笑一声:“倒是本神低估了你这位俗世神话,其实,先前本神若是潜到近处出手,必能一击杀死你。”

    “但你终究选择了保守的方法,既想刺杀我,又担心刺杀失败,无法迅速脱身逃走。像你这样瞻前顾后,当然只能功亏一篑。”张若尘道。

    魔音飞了过来,悬浮在楚寒身后离地百丈高的地方,身上飞出成千上万根五彩色藤蔓,笼罩天地。

    数之不尽的空间裂缝,在藤蔓之间飞行。

    张若尘道:“刺杀我,不是你来剑南界的目的,否则,不会只是这匆匆一击。以伪神的能力,可以将杀局,布置得非常精妙才对。说吧,你来剑南界的目的是什么?”

    楚寒手中那柄燃烧着火焰的战剑,先前一劈。

    却不是斩向张若尘,而是想要破开空间,遁入虚无逃走。

    但,在张若尘的万古归一道域中,他又怎么可能如愿?

    才将空间劈开一丝,便又重新闭合。

    “夏剑!”

    张若尘一剑刺出,烈焰满天,温度骤升,宛若酷夏炎炎。

    在楚寒眼中,看到的,不是一柄剑刺来,而是一轮燃烧着的骄阳,直向他撞击过来。他调动神气,运至双眼,才看清剑身和剑道轨痕。

    这是时间剑法,四季剑法。

    “嘭!”

    纵然楚寒是伪神,亦是被这极致一剑,击中神躯,胸口和背部被贯穿,出现一个碗口大小的血窟窿。

    第六重的时间剑法,其中时间力量的玄妙,一般的伪神哪里理解得了?

    “夏剑!”

    张若尘依仗道域的优势,速度快得出奇,不给楚寒喘息疗伤的机会。

    相同的剑招,再次施展出来。

    时间剑法,讲究的便是一个快字。

    快不可破。

    且,每一剑都斩寿元。

    “夏剑!”

    “夏剑!”

    ……

    张若尘一连攻出十七剑,皆是同一招,打得楚寒毫无还手之力,神躯变得千疮百孔,神血浸染千里大地。

    神血滴落处,地面变火原。

    “够了!”

    楚寒怒声长啸。

    这道神吼,并未传出张若尘的道域,否则方圆数万里的生灵,怕是都得死绝。剑南界毕竟是比不得天庭,一旦爆发神级战斗,是毁灭性的灾难。

    楚寒的神躯变大,化为千丈高,浑身神光灿烂,像是一座发光的人形山岳。

    浩荡滂湃的神威,如同潮汐一般,爆发出来。

    “张若尘小儿,真当本神不是你的对手?战,今日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你斩杀在这里。”

    楚寒神躯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痊愈,双手举起千米长的火焰战剑。

    “唰唰!”

    天地间,出现数之不尽的剑气,如同长河一般,围绕他流动。

    万古归一道域竟是被他身上爆发出来的浩荡力量,冲击得出现破碎的迹象,道域中的大地,完全熔化,赤地千里。

    对方毕竟是一尊伪神,张若尘不敢掉以轻心,将火神铠甲激发出来,道:“原来是剑神界的神灵!居然偷偷潜入地狱界,来到剑南界,看来是有不小的图谋。”

    “也罢,既然来了,正好取你神源为我所用。”

    “大言不惭!”楚寒挥剑,斩了下去。

    张若尘知道伪神体内力量如同恒星一般浑厚,含怒一击,非同小可,不敢与他硬碰。于是,斜跨一步,横移数十里,轻松避开。

    乌金战天棍、赤子剑、金刚月轮、藏山魔镜,四件至尊圣器皆是被张若尘催动到了极致,爆发出四股汹涌的至尊之力,铺天盖地的轰击在楚寒身上。

    仅仅只是一刻钟,楚寒的神躯,就被打碎三次,气息急速下降。

    楚寒从未想过,一位圣境修士可以强悍到如此地步,亦郁闷一位圣境修士居然可以拥有四件至尊圣器,更想不到自己堂堂神灵居然破不开圣境修士的道域。

    被逼到这个地步,楚寒管不得其它,催动神气,涌向神源。

    “张若尘,你欺神太甚,想要神源,好!给你,要死一起死吧!”楚寒的巨大神躯,燃烧了起来,将漆黑的大陆照亮一角。

    “无知!区区末流的伪神,就想与我同归于尽。你的神躯,我还有大用,岂能任你毁掉?”

    穿着火神铠甲的张若尘,悬浮在半空,没有遁逃,平静自若,嘴里念出:“怒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