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万古神帝 > 第二千七百四十章 无神传讯

第二千七百四十章 无神传讯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

    阎折仙觉得张若尘太强势,可是,想到自己乃是神灵,于是不甘示弱,道:“本神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你管得着吗?本神现在要走,你又拦得住吗?区区一个圣境,再强又如何,本神还没放在眼里。”

    张若尘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外面那些谣言,都是真的。”

    阎折仙过足嘴瘾,心中甚是畅快。

    听到张若尘这话,她露出不解的神色,问道:“什么谣言?”

    张若尘道:“整个地狱界都在传,我的名字消失在了《神储卷》上,遭天诛,注定无法踏入神境,阎罗族本是想要与血绝家族联姻,可是现在,却舍弃了我。不知多少修士,都在嘲笑,说我配不上阎大小姐,以前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莫须有的事,谁在胡说八道?”阎折仙道。

    张若尘自顾着,继续道:“战神说,联姻的事,是阎罗族先提出来。所以,为什么我变成了想吃你这只天鹅的癞蛤蟆?”

    “你当然不是蛤蟆。”

    阎折仙两条柳眉紧蹙,思索道:“到底是谁在恶意造谣,目的是什么?”

    “真的是造谣吗?难道你今天来三生界闹事,不是想要与我彻底斩断关系?”张若尘道。

    “当然不是,我只是担心影儿。再说,我根本不知道这些谣言。”

    阎折仙又道:“你不是问我,为何三年后,才来寻找影儿?因为这几年,我一直都在闭关冲击精神力七十阶大境。”

    “刚刚出关,听闻你活着的消息,便立即赶了过来。”

    “张若尘,我阎折仙不是那种落井下石的人,你应该了解我才对。”

    她的眼神变得柔软了许多,关切的问道:“你的名字,为何会从《神储卷》上消失了呢?查出原因没有?”

    “这是我的事,不劳折仙姑娘费心。”张若尘道。

    阎折仙露出气恼的神色,道:“五叔说得对,你这人太狂了,内心比谁都傲,但凡有三分力,就敢做十分力的事。你若能稍微低一下头,放下你深藏的自尊和自傲,在地狱界早就已经八面玲珑,领袖十族。”

    张若尘明白阎折仙所说的稍微低一下头的意思,并不是真的低头。

    而是,去信仰命运,去虔诚的叩拜十族的神殿,与十族的修士交友,与各大势力联姻,实现内心的妥协。

    阎折仙离开后,张若尘收到了一道传讯光符。

    光符上,是阎无神的刻字:

    “若尘兄,该是你完成承诺的时候,我在黑暗之渊等你。”

    ……

    阎折仙没有离开三生界,在街道上,精神力散发出去,很快抓住一位正在散播谣言的死族大圣,以精神力锁链将他禁锢。

    死族大圣认出了阎折仙,却不敢高呼“神灵不可插手俗世”的话。

    毕竟,这位阎罗族大小姐的脾气很大,惹怒了她,可不是闹着玩的。

    “说吧!张若尘的名字,怎么就突然从《神储卷》上消失了?”阎折仙道。

    死族大圣被镇压得跪在地上,艰难的道:“不知道!”

    “不知道?”阎折仙道。

    “此等秘密,岂是我们圣境修士能够知晓?”

    阎折仙走了过去,手指一抬,那位死族大圣头顶凝聚出一道刀形的符纹,道:“既然不知道原因,为何胡说八道?算了,问你太麻烦,我还是亲自搜魂。”

    那位死族大圣心中惊骇,连忙道:“传说,张若尘是中了冥殿的诅咒,斩道咒,对,就是斩道咒。”

    “原来是这样。”

    随后,阎折仙又问了一些问题,了解清楚后,一指点杀了那位死族大圣。

    不久后,她再次来到张若尘居住的府邸,正好撞见隐藏了气息,变化了容貌,从里面走出来的张若尘。

    换做是在别的地方,阎折仙就算已经精神力成神,也未必能够认出张若尘的伪装。

    谁叫就这么巧呢?

    阎折仙拦住了张若尘,道:“你要去什么地方?”

    张若尘颇为头疼,怎么就遇到了她?

    阎折仙道:“你要离开三生界?”

    “不离开。”张若尘道。

    阎折仙道:“不离开,你为何变化了容貌,还隐藏了气息?你是想躲我?”

    “没错!惹不起,总躲得起吧?”

    张若尘知道天外天阎氏和黑暗之渊阎氏关系并不是那么融洽,所以,不想让阎折仙知晓他此行的目的。

    阎折仙幽叹一声,轻轻摇头,道:“我已经了解清楚了情况,张若尘,我可以帮你。”

    张若尘眼中,浮现出异样的神色。

    忽的,阎折仙语气转冷,道:“你别误会!主要是,当初你救过我和五叔一次,这次帮你,算是偿还人情。”

    “你到底知道了一些什么?”张若尘好奇的问道。

    阎折仙道:“那些谣言,什么阎罗族舍弃了你,什么罗乷公主欲要悔婚,其实都是想要营造出你已经被孤立的局面。如此,必定会有神灵铤而走险,杀你夺取奥义和至尊圣器。”

    “要破谣言很简单,我们可以学在百族王城的时候,你带我游离了各族的名胜古迹。将这场秀恩爱的戏,在三生界再演一遍,自然可以堵住他们的嘴。”

    “秀恩爱?”张若尘道。

    阎折仙很认真,道:“对我来说,的确有些牺牲,但是,至少可以帮到你。这应该也是影儿想要看到的!张若尘,现在你知道,什么叫做放下自尊和自傲了吧?为了帮你,我可以放下自己的自尊和自傲。”

    “可是我没有时间!你也看出来了,我要出一趟远门。”

    张若尘继而,又是一笑:“多谢折仙姑娘的关心,你的好意,我已经知道,心中甚是感动。告辞!”

    “张若尘你不能走,你难道不想冲击神境吗?冥殿的诅咒,未必不可破。跟我回阎罗族,我请太上助你破咒。”

    阎折仙一边传音,一边追向张若尘。

    不多时,二人已是追到了星空外。

    阎折仙的符道造诣惊人,以流光符纹提升速度,即便张若尘施展神灵步,也无法将她甩掉。

    “第一次发现,她居然这么固执。”

    不知施展了多少次神灵步,张若尘自认甩不掉她,于是,停了下来。

    片刻后,阎折仙追了上来,气喘吁吁,雪腮泛红,精神力消耗不小,娇喝道:“我是真心想要帮你,你跑什么跑?”

    张若尘道:“那我就实话实说了!我是觉得,你前后态度反差太大,颇为可疑。”

    阎折仙怔住了半晌,道:“你什么意思?你难道觉得,我在图谋你什么?”

    “我身上掌握的奥义,任何神灵都会动心。你如今达到了神境,难道就一点想法都没有?不说奥义,便是那几件至尊圣器,也能惹得神灵出手。”张若尘道。

    阎折仙气得脸腮都鼓胀起来,指着张若尘,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张若尘道:“又或者,你是在图谋我的身体?”

    阎折仙后悔了,早知道就不该管他的破事,道:“张若尘,你太自以为是了!你身上的任何东西,本神都不感兴趣。至于你的身体,送给我,我都不要。”

    张若尘眉头一锁,道:“能够修炼出一品圣意的肉身,就算你没兴趣,阎罗族别的神灵难道不想研究?或者是夺舍?”

    “你怎么这么不识好歹?本神就该看着你落魄下去。”阎折仙咬牙切齿的道。

    张若尘道:“你可听过一句话,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阎折仙何等骄傲的女子,何等目中无人,何等视天下修士如蝼蚁,为何突然一下对我这么好?太反常了!”

    “我……我……我何苦呢?”

    阎折仙被气得不行,转身欲走,不想再看到张若尘。

    但是,终究没有离开,她心中叹息,阎折仙啊,阎折仙,你真是犯贱啊,管他干什么呀?

    阎折仙盯向张若尘,道:“你若真的担心阎罗族会对你不利,可以让血绝战神,陪同你一起去阎罗族。”

    “你要知道,现在对你而言,最重要的就是冲击神境。别的任何事,都是次要的。”

    “若是天下还有人可以破冥殿的诅咒,必然是阎罗族的太上。只要我出面请求,太上肯定会帮你。”

    随后,她又哼了一声:“你千万别以为,我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帮你,只是觉得,你这人的确是个人才,不想你被冥殿压在了神境之下。同时,也是为了影儿!”

    阎折仙的心机并不深,张若尘哪里看不透她?

    只不过,张若尘很清楚,冥殿的诅咒,不是精神力高就破解得了!否则,何必去求阎罗族的太上,直接去找太师父,岂不是更加容易一些?

    阎折仙的好意,张若尘暗暗记在心中。

    这种雪中送炭,尤为珍贵。

    但,张若尘身上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包括记忆,所以绝对不能让阎罗族太上帮他破解诅咒。秘密暴露,后果难料。

    张若尘打算气走阎折仙,免得她继续纠缠,千万别把想要杀他的神灵引了过来。

    他道:“其实,我之所以偷偷离开三生界,并且想要甩掉你,乃是因为我想去密会一位红颜知己。”

    “可是,你实在太烦人,偏要跟着我。”

    “阎折仙!破神境,渡神劫,对我张若尘而言根本不算什么难事,你管那么多干嘛?该干什么,自己干什么去,别扰了我的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