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万古神帝 > 第二千七百六十二章 绝妙

第二千七百六十二章 绝妙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

    三途河永恒流淌,湍流不止。

    无边无际的尸海禁域,水面呈红褐色,浪起十数丈高,古老而诡异的力量,充斥在天空和水底。

    “哗!”

    一团火球,从尸海禁域中,急速飞了出来,落到一座礁石上。

    哧哧的声音响起。

    礁石瞬间融化,化为一团团岩浆。

    火焰散去,显露出无疆的身躯。

    无疆身上的神衣残破,气息虚弱,大口喘息,随着眉心的黑色电纹闪动,身周出现成千上万道黑色纹路,如蛛网般交织在水天之间。

    “好恐怖的尸海禁域,幸好我领悟了黑暗奥义的运用之法,否则怕是无法从里面逃出来。”

    看着前方红褐色的水域,无疆眼中尽是忌惮之色,再也不敢擅闯这样的凶地。

    神气围绕他流动了一圈。

    他身上出现一件黑色武袍,身体消失在水面,悄悄的潜回七冤圣城。

    在黑暗奥义的辅助下,他有信心,就算是那些修炼了数万年的神灵,都休想识破他的隐匿神通。

    “张若尘、般若……本神不死,如今归来,接下来,便是你们的死期。放心,本神不会让你们死得太轻松,得让你们知道什么是残忍,什么是屈辱?”

    无疆心中憋着一口怒气。

    他之所以能够从尸海禁域中逃出来,就是因为,每一次陷入死亡绝境的时候,每一次绝望的时候,脑海中,都会浮现出张若尘和般若的面容。

    可是,刚刚进入七冤圣城,无疆便是听到父神文通大神陨落的消息。

    “不可能?怎么可能?”

    这道消息,犹如晴天霹雳,让无疆无法接受。

    无疆失神之时,长街上,迎面走来一位青衣女尼。

    青衣女尼看上去极为年轻,只有十六七岁,大袖飘飘如荷叶,包裹在青衣中的娇躯则是雪白无暇,流光晶莹,宛若雨后洗过的莲花花瓣。

    她浑身灵气逼人,双眼明亮,睫毛弯长。

    犹如汇聚天下灵秀,凝聚出来的身躯,纯洁无瑕。可是瞳孔深处,却又藏有一抹神灵都难以察觉的隐晦,让人意识到她不只是一位少女女尼那么简单。

    像她这样的姿容,本该是万众瞩目才对。

    可是,长街上,往来的生灵、死灵修士极多,却没有一个向她多看一眼。

    直到青衣女尼来到无疆对面的三步之处,无疆才惊醒过来,看向对面,与女尼对视,道:“绝妙禅女!”

    被无疆称为绝妙禅女的女尼,虽然少女容颜,却并不欢脱,显得幽静平和,道:“你若想知道文通大神是如何陨落,便随我来。”

    说完这话,她已在前面引路。

    街道上,绝妙禅女踩过的地方,一步一莲花。

    无疆可是知晓,绝妙禅女的来头非同一般,在冥殿权威巨大,因此不敢怠慢,快步跟了上去。

    跟随绝妙禅女,无疆走进了一座亡灵庄园。

    在一株长满人头的尸树下,看见了一位老者坐在那里。

    老者的身后,站有四位冥殿伪神。

    无疆的目光看见老者,本是充满恨意、疑问、郁闷、苦楚的心绪,瞬间一扫而去,被震惊代替,连忙快步上前,躬身行礼,道:“拜见殿主。”

    冥殿殿主脸上长满刀刻一般的皱纹,身上全无气势,和蔼的笑道:“文通的儿子,果然不凡,你很不错。”

    “殿主谬赞了!”

    在冥殿殿主这样的人物面前,无疆不敢有任何骄狂。

    冥殿殿主道:“其实,半个月前,本座便来了生死界星。本想出手,将你直接从尸海禁域中救出,可是却又觉得,应该让你自我磨砺。这半个月,本座都有观察你,你做得不错,更胜当年的文通。”

    “多谢殿主垂爱。”无疆道。

    冥殿殿主道:“无疆,你毕竟是冥族,要不要回来?只要回来,你父神拥有的一切,包括领地、财富、权利……等等,所有一切,都由你来继承。本座可以做你最大的后盾,保证冥殿,乃至于整个冥族,都无人敢动这些利益。”

    无疆岂能不明白冥殿殿主话语中的深意?

    换言之,他若不回冥殿,他父神现在遗留下来的所有财富,很有可能都不属于他,会被冥殿别的神灵侵吞。

    无疆道:“此事可否容后再议?我现在就想知道,是谁杀了我的父神?”

    “有几个怀疑对象,五清宗可能性最大。”冥殿殿主道。

    站在冥殿殿主身后的四位伪神,虽然看到了白纸千鹤船,可是,并没有看到五清宗。冥殿殿主之所以说出五清宗的名字,乃是因为,此事已经传遍地狱界。

    这半个月间,地狱界暗潮汹涌,各种消息满天飞。

    其中,“五清宗杀死文通”,“张若尘去了黑暗之渊阎氏寻找破解诅咒之法”,闹得最是沸沸扬扬,将黑暗之渊阎氏推到了风头浪尖。

    最关键的是,是谁传出了这些消息,至今还是一个谜。

    无疆并没有要为文通大神报仇雪恨之心,他们的父子关系,一直都很淡薄。

    只不过,文通大神的修为和身份,一直是无疆成长路上的背景资源。而这背景资源,与黑暗神殿那位师尊比起来,其实是可有可无。

    听到“五清宗”的名字,他更是提不起任何报仇之心。

    但,无疆脸上却露出愤恨无比的神情,道:“此事必须查一个水落石出,如果真是五清宗杀死了父神,待我修为达至神尊之境,必要斩下他的头颅,祭奠父神的亡魂。”

    “好!很好!”

    冥殿殿主取出一只木匣,放到石桌上,道:“打开看看。”

    无疆将木匣打开。

    里面,涌出星辰一般绚烂的光华,一道道强大的神魂魂力,瞬间蔓延整座亡灵院落。

    “这是本座去你父神陨落的地方,收集来的他残剩的神魂。你若炼化了这些神魂魂力,就能在极短的时间内,修为倍增,等于是节约了数百年巩固修为的时间。到时候,就算那位命运神殿的小神女再厉害,又岂能是你的对手?她施加在你身上的耻辱和仇恨,你可以亲自还回去。”冥殿殿主道。

    其实,在领悟黑暗奥义的运用方法后,无疆已经自认不输于般若。

    若是能够炼化文通大神残留的神魂,他的修为,提升一倍都是少的,怎么可能不心动?

    无疆道:“可是,要完全炼化这些神魂,怕是都需要百年时间。”

    “有本座助你,何须百年?但,你得答应本座一件事。”冥殿殿主露出笑意。

    无疆再次躬身,道:“殿主有什么事,吩咐一声便是,无疆不需要任何报酬。”

    冥殿殿主何等老谋深算,早已看穿他的所有心思,却并未点破,道:“你得去一趟黑暗之渊,杀了张若尘。”

    “张若尘要去黑暗之渊?”无疆猛然动容。

    冥殿殿主道:“他要打破诅咒,去黑暗之渊是唯一的机会。当然,这个机会,非常渺茫!”

    “哪怕再渺茫,也不能给他任何机会。”

    无疆眼中露出深思之色,道:“但,黑暗之渊非常危险,为何要在那里杀他?”

    冥殿殿主道:“原因有三。”

    “第一,杀张若尘的机会,本来就很少,而且代价很大,每一次都非常珍贵。这一次为了杀他,冥殿损失惨重,就连你父神都陨落。”

    “如此说来,黑暗之渊倒的确是一处绝佳地,在那里,没有任何神灵帮得了他。”无疆道。

    “第二,黑暗之渊虽然危险,可是对修炼黑暗之道,并且掌握了黑暗奥义运用法的你而言,却是如鱼得水之地。在那里,别说一个般若,便是三个般若,五个般若,都不是你的对手。这也是本座一直在等你的原因,只有你,有这样的优势。”

    无疆对黑暗之渊深有了解,因此点了点头。

    对于般若,他可不止是想要杀死那么简单。

    冥殿殿主继续道:“第三,如果只是杀一个张若尘,本座还不至于如此重视。去黑暗之渊,你们还有更重要的事需要做。”

    “什么事?”无疆问道。

    冥殿殿主向绝妙禅女看了一眼,道:“去了黑暗之渊,绝妙会告诉你是什么事。”

    “绝妙禅女也要去黑暗之渊?”无疆感到诧异。

    要知道,绝妙禅女的身份非同一般,身怀冥族最近十个元会最绝代人物印雪天的血脉,犹如冥族公主一般,可谓尊贵到极点。

    她为何要以身犯险?

    看来绝妙禅女去做的事,才是真正的正事,杀张若尘很有可能只是顺手而为。

    冥殿殿主站起身,道:“每一次黑暗之渊中的诡兽暴动,都是进入其中的绝佳时机。这一次诡兽暴动,前所未有的强烈,黑暗之渊中必有大事发生。你们此次进去,说不定能够得到突飞猛进的大机缘。”

    既然绝妙禅女都要进去,无疆心中最后的疑虑消散,不再担心是被利用。

    无疆道:“不说别的机缘,杀死张若尘得到的机缘,已是无与伦比。黑暗之渊,我去。”

    “很好,不愧是文通的儿子,不是胆小怕事之辈,如此魄力,日后神尊可期。”

    冥殿殿主含笑点头,手指向无疆眉心点了过去。

    “哗哗!”

    满园神魂,化为一缕缕气流,汇聚到冥殿殿主的指尖,紧接着,涌入进无疆的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