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万古神帝 > 第二千七百六十七章 扑朔迷离

第二千七百六十七章 扑朔迷离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

    无尽的黑暗中,一道急速身影飞掠而过,落到残破的大陆板块上。

    整座大陆,都充斥着神气,和各种毁灭性力量。

    显然,这里刚刚经历一场神级战斗,残余力量久久不散,使得此处化为一处禁区。寻常的圣境修士,闯入进去,会被神灵残劲轻易杀死。

    阎无神自然不是寻常圣境修士。

    他沿着一条山脉,走在这座刚刚碎裂的大陆板块上,细细观察。忽的,察觉到了什么,身形一闪,出现到一座深坑边上。

    深坑底部,神气浓郁,每一缕冲上来的气流,都能击穿大圣的圣躯。

    在神气光团的中心,悬浮有半块神源。

    “是蓝骨的神源,怎么会碎了呢?”

    阎无神探手抓过去,手指刚刚触碰到神源。

    神源如沙子一般散开,化为粉末,掉落在地上。

    纵然阎无神见多识广,心思沉定,依旧微微怔住。

    “神源被击碎,一碰化尘沙,这是什么力量?是真神出手?”他自言自语的念道。

    神源是这世上最坚硬的物质之一,即便是真神,想要将神源击碎,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需要使用一些特殊的手法,才能成功。

    真神又如何?

    阎无神心中无惧,继续追上去。

    没过多久,他终于找到了张若尘。

    张若尘盘坐在两只长达数百里的蛟类诡兽之间,身上闪烁着黑暗光华。周围,诡兽尸体多达数十万具,血流成河,正被噬神虫啃食。

    两只蛟类诡兽已死,骨头被击穿。

    黑暗源液从骨中流出来,化为一条条溪流,汇聚向张若尘盘坐的位置,形成一座墨潭。

    阎无神在墨潭边,静静站立,没有惊扰正在修炼中的张若尘。

    “哗!”

    张若尘的头顶,冲出一道阴阳太极印记,身周顿时出现一个漩涡,将黑暗源液源源不断吸纳进身体。

    只是一炷香的时间,两只蛟类诡兽骨骼中的黑暗源液,全部被张若尘吸收和炼化。

    体内的圣道规则,增长了接近一万亿道。

    而且,黑暗源液没有被完全吸收,还有更多流动在气海中,需要时间炼化。

    张若尘睁开双目,身形腾飞起来,落到阎无神身前,笑道:“无神兄怎么追了上来?”

    阎无神看着山岭一般横陈在眼前的两具蛟类诡兽尸体,道:“你一个人去引四尊伪神,我不放心,让血屠和阎婷带着阎罗族的老辈无上境大圣隐藏了起来,便过来助你。现在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冥殿的北雨、蓝骨、矮龙星都是死在你的手中?”

    张若尘没有瞒他,道:“没错。”

    “空智呢?”阎无神问道。

    张若尘取出空智的神源,递给了阎无神。

    阎无神接过神源,托在手中观察,感叹道:“这枚神源,本属于冥族的泓域大神,一位活了数十万年的强者。空智将来可是有机会,成为中三等伪神,没想到竟陨落在了你的手中。”

    他将神源,还给了张若尘。

    没有问张若尘是如何做到的,因为问出这个问题,无疑是强人所难。张若尘有强大的底牌手段,他又何尝没有?

    阎无神道:“炼化黑暗源液,圣道规则的确是可以迅速增长。可是,增长的,都是黑暗属性的规则,炼化得太多,未必是一件好事。算了,这些东西,你肯定很清楚,我不该多说的。”

    所谓黑暗属性的规则,并不只是黑暗规则。

    因为,天下间的各种大道小道,都是源自九大恒古之道。

    源自黑暗之道的圣道,自然是不在少数。

    这些圣道,皆是黑暗属性。

    阎无神继续道:“有一点,或许你并不知道。在黑暗之渊中,蛟类诡兽的确非常危险,圣境修士遇到是九死一生。但,还有比蛟类诡兽更可怕的诡兽。”

    “这我还真不知晓!”张若尘道。

    阎无神道:“人、鬼、龙凤。”

    “什么意思?”

    阎无神道:“人形的诡兽最可怕,一旦出现,以我们的修为,根本逃都逃不掉。龙凤形态的诡兽,是最弱的,却依旧比蛟类诡兽强大十倍以上。除非你我突破到神境,才能与它们较量一二。”

    “鬼类呢?”张若尘有些好奇的问道。

    阎无神道:“诡异莫测,远比龙凤形态的诡兽强大。曾有一只鬼类诡兽,逃出黑暗深渊,被族长遇到。族长亲自出手,却依旧让它逃走。”

    “逃去了哪里?”

    阎无神摇了摇头。

    张若尘和阎无神离开了此处,向黑暗之渊深处飞去。

    他们二人降落一座广阔的黑暗空间大陆上,在阎无神的带领下,前去与血屠等人会合。但,走在半路上,阎无神的脸色便是一变。

    张若尘也有察觉,感知到空气中,出现神气波动。

    “唰!”

    阎无神速度暴增,化为一道暗光,顷刻间来到血屠等人隐藏的地方。

    这里,群山倒塌,充斥着各种混乱的力量。

    地上的隐匿阵法,已被毁掉。

    张若尘在一处地面上,发现了血迹,蹲下身,用手指沾起血液,道:“是阎海的大圣血液。”

    阎无神眼神凛冽,双手捏印,背上出现六道轮回印,双瞳化为两片星海,道:“有黑暗神殿神灵的气息,而且不止一位。”

    “黑暗神殿的神灵,怎么会出现到这里?”张若尘道。

    阎无神道:“黑暗神殿本来就是距离黑暗之渊最近的大势力,甚至说,黑暗之渊就是在黑暗神殿的势力范围类。”

    “黑暗神殿自古长存,他们对黑暗之渊的了解,更在我们阎氏之上。”

    “黑暗之渊对黑暗神殿而言,即是禁地,也是圣地。”

    张若尘眼中露出异样之色,道:“你们阎氏迁到黑暗之渊,岂不是动了黑暗神殿的利益,他们怎么会容得下你们?”

    “容不下,也得容。”

    阎无神道:“十万年前,阎罗族的老族长陷入了黑暗之渊,一去不复返。那时,老族长虽然已经年迈,可是依旧处在鼎盛状态,没有人怀疑他渡不过下一次的元会劫难。”

    “老族长在的时候,身份地位与如今的酆都大帝都是平起平坐,是地狱界至尊一般的存在。只要黑暗神殿无法证明老族长已死,便不敢对阎氏大打出手。小打小闹,自然是无法避免。”

    酆都大帝以一己之力,话语整个中三族。

    这种级别的人物,放在三十万年前,就是诸天。谁敢得罪?

    张若尘道:“既然黑暗神殿对黑暗之渊十分了解,便该知道,我们现在走的这条路,不适合神灵。为何黑暗神殿的神灵,还会出现在这里?”

    “只能说明,他们此行的目的,比他们性命更重要。”阎无神道。

    张若尘笑了笑,道:“岂不是说,也是针对我而来?”

    张若尘将手掌按到了地面,以真理之心的力量感知,顿时,一道道画面,出现在脑海中。

    隐匿阵法中的血屠、阎婷,阎罗族老辈无上境大圣。

    三位身穿黑袍的修士,出现在了隐匿阵法外。

    ……

    两位黑袍修士被杀死,身体爆碎,体内神源被挖走。

    仅剩的一位黑袍修士,与阎罗族的老辈无上境大圣,纷纷逃走。

    张若尘想要看清,到底是谁杀死了那两位黑袍修士,可是,却一无所获。

    “探查到了什么?”阎无神问道。

    张若尘脸色凝重,抬头向四周看了看,背上金翼展开,大概飞行了八百里,在一片破烂的大地上停下。

    这里黑暗气息异常浓郁!

    在一座塌陷了大山底部,张若尘挖出一具残破的神尸。神尸腐烂严重,充满侵蚀性的力量,散发浓烈的恶臭。

    阎无神语气沉重,道:“黑暗神殿的九归神将,是尸族。是谁杀了他?”

    “血屠他们没有杀死伪神的能力,只能说明,还有第三方势力存在,而且修为极高,可能不只是伪神那么简单。”张若尘道。

    阎无神道:“最近一段时间,有人泄露了你的行踪,各大势力有不少强者汇聚到黑暗之渊。所以,来至任何一方,都有可能。”

    “知道是谁,泄露的信息?”张若尘问道。

    阎无神道:“只有一个可能,无常鬼城的金聚大神。因为,阎氏去生死界星接你,就是从他那里借的阴船。”

    “本以为,他和族长是至交,值得信任。可是,他却还是将信息泄露给冥殿的文通大神,族长再去找他的时候,他却已经离开,消失不见了!”

    “他会不会来了黑暗之渊?”张若尘问道。

    阎无神道:“应该不可能,就算他的修为强大,进入黑暗之渊,也是有不小的陨落风险。”

    张若尘摇了摇头,道:“我不这样的认为。其一,这位金聚大神,不惜得罪阎罗族族长,都将信息泄露给文通大神,显然是看中了我身上的宝物,或者是奥义。既然如此,从一开始,他的目标就是我。”

    “第二,金聚大神毕竟是无常鬼城的大人物,若是在别处,或许还会惧怕阎罗族族长几分。可是,在无常鬼城中,鬼族诸神林立,又有城主撑腰,阎罗族族长也奈何不了他吧?他为何要逃走?”

    “或许他根本不是逃走,只是由明转暗,想要在黑暗之渊中,再对我下手。这一点,怕是阎罗族族长,也难以想到。”

    阎无神道:“你这么一说,倒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性。黑暗之渊虽然凶险,同样却也是一处绝佳的藏身之地,外界的任何推算力量,都推算不了这里面。为了奥义,大神铤而走险,也是说得通。”

    张若尘盯向地上的神尸,道:“但,出手的,应该不是他。如果是大神的真身出手,血屠他们哪有逃走的机会?”

    “如果是分身呢?”阎无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