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万古神帝 > 第二千七百六十九章 阿罗汉白珠

第二千七百六十九章 阿罗汉白珠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

    “阿罗汉白珠!”

    阎罗族的所有修士为之震惊,围了上去。

    阎无神道:“传说,阿罗汉白珠乃是三祖唯一弟子,白僧,圆寂坐化后留下的唯一之物。不结舍利,结白珠,是为佛门无上至宝。”

    不知多少双眼睛,盯向海水的胸口。

    血屠心中悔恨,早知道小尼姑身上有如此了不得的东西,就该早点搜走藏起来。现在,张若尘和阎无神都在,他哪里还能染指?

    血屠灵机一动,站了出去,道:“诸位,大家要记住,这小尼姑修为很是强大,是本皇出手,才将她擒拿。”

    “所以,你想要阿罗汉白珠?”阎婷冷冰冰瞪眼过去。

    血屠轻瞥了她一眼,道:“本皇何德何能,哪有资格拥有此等宝物。但,我师兄乃俗世神话,在场第一高手,他可以得之。”

    随后,血屠立即向张若尘传音:“师兄,阿罗汉白珠比一件至尊圣器价值更高,我将它让给了你,我们之间的账,便一笔勾销?”

    久久没有等来张若尘的回应。

    血屠心情忧伤,总感觉自己又是徒做嫁衣,欠下的债,何时才还得清?

    阎罗族的修士,目光望向阎无神,看他的态度。

    阿罗汉白珠就在眼前,大神都垂涎的宝物,真的要这样拱手让人?

    张若尘盯着海水双目,道:“你为何敢告诉我,阿罗汉白珠在你身上?”

    “先前海水已经说过,因为,若尘施主心向光明,心存良善。”

    “所以,你觉得我不会取阿罗汉白珠?”

    海水没有继续开口,只是平静与张若尘对视。

    血屠走到张若尘身旁,低声道:“师兄跟她磨叽那么多干什么?你不会是看上她了吧?看上也没关系,我们财色两收。”

    这话,海水和阎罗族的修士,自然是听到的。

    阎婷眼中露出鄙夷的神色。

    张若尘没有理会血屠,道:“我心中还是有几个疑问,你是西天佛界的弟子,是如何来到黑暗之渊?又是为何要进入黑暗之渊?这里又是什么地方?你是如何找到这里的?”

    海水声音柔美,如石上清泉,道:“若尘施主可否先解开海水身上的圣索?”

    张若尘衣袖一挥,一道圣劲涌了过去,捆缚在她身上的金色绳索松开,散在了地上。

    海水身上,还有阎婷施加的阎罗族秘术封印,因此,根本不用担心她逃走。

    海水揉了揉双臂,随后,将脖颈上的菩提细绳解下,一枚鸽蛋大小的白珠,从她佛衣中拖了出来,温润生霞,光芒柔和。

    所有修士的目光,皆是汇聚到这枚传说中的阿罗汉白珠上。

    “本皇来看看,所谓的佛门至宝有什么神奇的地方。”血屠化为一道残影,从海水身旁飞掠过去,将阿罗汉白珠夺走。

    但,只是一瞬间,血屠惨呼一声。

    “啪!”

    阿罗汉白珠坠落到地上。

    白珠沾上一滴滴血液。

    血屠捂着自己被穿透的手掌,一股疼痛至极的力量传来,更有精纯至极的佛气,不断冲击肉身。

    太诡异了!

    他只是捏在手中,白珠就将他的手掌穿透。

    看到这可怕的一幕,阎罗族的老辈无上境大圣,浑身冰冷,齐齐后退。

    海水走了过去,将阿罗汉白珠捡起来,血液自动从珠子上滑落,无法将它污染。

    她道:“阿罗汉白珠乃是佛门至宝,地狱界修士,无论是不死血族和罗刹族这样的生灵,还是鬼、骨、尸这些死灵,沾之必死。大屠战神皇修为强大,所以才只是一只手掌被穿透而已。”

    海水将阿罗汉白珠,送到张若尘面前,道:“海水将白珠送给若尘施主。”

    张若尘没有去接,道:“为何送给我?”

    “因为海水自知今日必死,注定保不住白珠。既是如此,不如送给若尘施主,以若尘施主与佛门的缘分,应该不会让明珠蒙尘。”海水道。

    张若尘看了一眼阿罗汉白珠,伸手将它接过来。

    白珠的光华豁然大涨,散发出灼热的力量,但,没有像血屠那样,手掌被穿透。

    也不知是什么原因,阿罗汉白珠的热量迅速降了下去,反而变得清凉。

    “怎么会这样,张若尘体内也有不死血族的血脉,为何能够承受住阿罗汉白珠的力量?”阎婷很是不解。

    海水眼眸中,闪过一道异样的神色。

    张若尘道:“既然收了你的阿罗汉白珠,哪里还能眼睁睁的看着你被杀死?你的命,暂时由我来保。诸位可有意见?”

    阎无神摇了摇头,笑道:“这小师傅颇为诡异,身上有太多未知!若尘兄,你要保她性命,我自然没有意见。但,小心美人计。”

    张若尘转而继续盯向海水,道:“阎无神说得没错,你身上有太多诡异。”

    “海水知晓大家心中在怀疑什么,这一切,我可以讲出来。但,我只讲给张若尘一个人听,我只信任他。”海水道。

    如果能生,没有人愿意死。

    张若尘撑起了道域,只笼罩他和海水。

    血屠掌心的窟窿,重新长出血肉,但,灼伤的疤痕始终无法痊愈。他绕过张若尘的道域,来到阎无神和阎婷的身旁。

    他笑道:“你们说,我师兄怎么就这么招桃花?听刚刚那个小尼姑怎么说的,我只信任他,嘿嘿,才见一面呢,相识还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居然就能信任一个人。我师兄真的魅力这么大,连尼姑都动了凡心?”

    阎无神笑而不语。

    阎婷冷眼道:“又是主动给出阿罗汉白珠,又是单独秘语,她的心机必然很深。你最好提醒你师兄清醒一些,小心被人利用,却不自知。”

    ……

    道域中。

    海水细声道:“其实,我并不是独自一人,来到黑暗之渊。”

    “还有谁?”张若尘问道。

    海水道:“我师尊。”

    “元一古佛!”张若尘道。

    元一古佛乃是六祖的大弟子,西天佛界一等一的强大佛者,神尊级别的存在。

    这等人物,居然来了黑暗之渊?

    海水道:“每一次诡兽暴动,都是进入黑暗之渊的绝佳时机。”

    张若尘迅速平静下来,问道:“元一古佛来黑暗之渊干什么?”

    “寻找六祖。”

    海水继续道:“虽说六祖早已圆寂,但是,十万年前,却有大神级别的存在亲眼见到六祖。如今天庭和地狱的战争再次爆发,若是将六祖找回,足以威慑地狱十族的神灵。”

    张若尘脸上浮现出一抹让海水难以理解的笑意,道:“元一古佛为何会觉得,六祖在黑暗之渊?”

    “传说中,六祖受了极重的伤势,只有优昙婆罗花可以医治,并且续命。如果六祖真的还活着,一定会来黑暗之渊。”海水道。

    张若尘问道:“优昙婆罗花三千万年才出现一次,想要寻找,谈何容易?不对,你的意思是说,优昙婆罗花已经出世了,就在黑暗之渊?”

    海水细细斟酌,道:“师尊说,优昙婆罗花在三个元会之前,就已出世,是六祖和印雪天一起发现。”

    “后来,印雪天带走了优昙婆罗花的幼苗,进入黑暗之渊,寻找摩尼珠,欲要借助摩尼珠的力量,迅速将优昙婆罗花培养成熟,从而为自己续命三百千年。”

    “印雪天!印雪天!印雪天……”

    张若尘目光深刻,念着这个名字,心中感到难以理解,道:“六祖怎么可能,任凭印雪天将优昙婆罗花带走?如此佛门至宝,岂不是流失到了地狱界,落入冥殿手中?”

    “那时,天庭和地狱界还没有交战,确切的说,那个时候还没有天庭。”

    海水继续道:“实际上,印雪天与佛门渊源极深,成为宇宙中至尊级别的存在后,甚至还拜入过佛门,修炼佛法,与年轻时候的六祖,以师姐弟相称。”

    “印雪天拜入过佛门?谁教得了她?”

    张若尘对映雪天这个名字,颇为敌视,无法以平常心对待。

    海水道:“在佛门,只要佛学比她高深,就能教她。印雪天修炼佛道,是想让修为更上一层楼。”

    “我看,她是在忏悔!”

    张若尘如此说了一句,又道:“所以,印雪天晚年的时候,带着优昙婆罗花进入了黑暗之渊,寻找摩尼珠,却一去不复返?”

    “这些都是师尊说的!”海水道。

    张若尘看着封在冰中的石庙,道:“这里莫非是当年印雪天留下的道场?”

    “师尊也是如此推测!”

    海水道:“师尊说,印雪天应该是担心进入黑暗之渊深处之后,遭遇不测。所以,将一些重要的东西,留在了这座石庙中。”

    张若尘盯向崖壁上的两扇石门,道:“岂不是说,优昙婆罗花有可能,就在石庙中?”

    “完全有这个可能性,而且,冥书八卷中遗失的两卷,也有可能,存放在此处。”海水道。

    张若尘疑惑道:“你对映雪天为何如此了解?”

    “并非是我对她了解,是师尊对她了解。因为,算起来,她是师尊的师伯,两人不止见过一次。”海水道。

    张若尘点了点头,道:“元一古佛去了什么地方?为何将你一人,留在这座黑暗空间大陆上?他有没有进入过石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