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万古神帝 > 第二千七百七十三章 《冥兵卷》

第二千七百七十三章 《冥兵卷》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

    面对张若尘和血屠这两位威名赫赫的强者的目光,海水神情丝毫不变,道:“因为我知,你们此行的目的地,绝不是这里。”

    “这好像与你无关吧?”血屠道。

    海水道:“我现在是你们的俘虏,一损俱损,怎会无关?”

    “你哪有一点俘虏的样子?完全就是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血屠笑道。

    海水闭目念道:“佛者,无恐无惧,无欲无求,不悲不喜。断七情六欲,唯六根清净,成四大皆空……”

    “又来了,又来了,又念起来了!”

    血屠只感觉海水的声音,听在耳中“嗡嗡嗡”的,头疼至极,浑身不舒服,于是,远远退开。

    惹不起。

    若不是张若尘护着她,血屠肯定立即把她煮了!

    张若尘看着眼前这位绝色,且又镇定、博学、理智的女尼,竟生出一股深不可测的神秘感。除了西天佛界,哪里还能培养出这么一位佛法和心境一样高深的修士?

    张若尘正欲去和阎无神商量立即离开的事,却见,阎无神和阎婷走了过来。

    “若尘兄觉得这座石庙,该如何处置?”阎无神问道。

    血屠立即道:“还用说?石庙中的东西,自然是该属于我们。首先,小尼姑是我抓住的,有她带路,我们才能找到这里。”

    “其次,是我师兄使用佛祖舍利开路,我们才能进入石庙,发现庙中的秘密。”

    阎婷冷狠狠的道:“那可是一支神军,你们血天部族吃得下吗?”

    血屠道:“你瞪我干嘛,你又瞪我,本皇可是救过你的命。对自己的救命恩人,就算不以身相许,也该温柔一些吧?无神兄,你来评理,你这堂妹是不是太过分了?”

    “我来与你评理,你几时救过我?”阎婷道。

    ……

    血屠和阎婷斗嘴之时,张若尘和阎无神交流起来。

    阎无神道:“雪域星海神军若是被冥殿的神灵找到,冥殿的实力,必然大增,对你而言百害无一利。我认为,不如由黑暗之渊阎氏和血天部族,一起分了石庙中的利益。”

    “这个提议,我不反对!但是,无神兄的意思,岂不是就是我们现在要折返回去?”张若尘道。

    一道清灵的声音,响起:“不可。”

    阎无神和张若尘都盯向海水,眼神异样而又好奇。

    海水道:“刚才我们已经进入过石庙,但,对石庙内部的了解,依旧只有十之一二。”

    “你们应该也看出,就凭佛祖舍利,是无法破解石庙内部的种种玄奇力量。那是一位天级存在的力量,绝不是你们想象中那么简单。”

    张若尘道:“只能说明,我的修为不够高,对佛祖舍利的运用还很浅。”

    海水道:“就算七祖在世,敢说一定能胜过印雪天?印雪天在庙中存放了雪域星海神军,那么,必然会倾尽一切力量保护他们,以等冥殿后人前来将他们唤醒。一枚佛祖舍利,岂能破之?”

    “若是佛祖舍利,掌握在我族族长手中呢?”阎无神道。

    海水唇红齿白,不像佛者,反而像是绝代佳人,摇了摇头,道:“你们对雪域星海神军的了解,实在太少,冒然请五清宗和血绝战神前来,怕是会害死他们。”

    阎无神和张若尘相视一眼,觉得这个青衣女尼有些危言耸听。

    海水道:“天级存在的力量,便是神尊都要敬畏,何况五清宗和血绝战神还不是神尊。你们认为,印雪天炼制出来的雪域星海神军,是任何人都能控制的?”

    “若是如此,她炼制这支神军,还有何意义?”

    这话,张若尘倒是认同,道:“海水小师傅到底知道一些什么隐秘,不妨直说。”

    海水或许不知道雪域星海神军的秘密,元一古佛却未必不知道。

    海水道:“我曾听师尊说过,要控制雪域星海神军,必须修炼《冥兵卷》上的无上咒法,军道冥法咒。”

    阎无神道:“冥族八卷,四卷在黑暗神殿,两卷在冥殿,还有两卷已经遗失数十万年。《冥兵卷》就是遗失了的两卷之一!”

    “《冥兵卷》是随印雪天的失踪,而遗失。”海水道。

    张若尘道:“换言之,必须要找到印雪天,找回《冥兵卷》,修炼成功军道冥法咒,才能控制雪域星海神军?”

    海水轻摇螓首,道:“也不行。”

    “也不行?”

    她道:“只有印雪天,可以控制雪域星海神军。”

    张若尘笑了起来,道:“说了这么多,岂不是说,这些雪域星海神军根本没办法控制?若是,强行唤醒他们呢?”

    “强行唤醒他们,他们心中便只有杀戮意志。那么,就算是五清宗和血绝战神前来,也得死在石庙中。”海水道。

    张若尘和阎无神的神情,变得凝重。

    他们并不怀疑海水的话,因为,若是一位天级人物炼制的神军那么好控制,印雪天如何用神军来对敌?

    海水道:“其实,雪域星海神军并非完全不可控制。只要找到印雪天的血脉后人,或者印雪天的神源,加上军道冥法咒,还是可以控制。当然,这些都是师尊的猜测!”

    张若尘讶然道:“印雪天有后人?”

    这一点出乎张若尘的预料,因为他专门查过印雪天的资料,不曾有这方面的记载。

    阎无神道:“我听过一些传说,据说印雪天曾钟情一位天尊,甚至为其诞生过一子,但是,却被天尊抛弃。此事,在印雪天活着的时候,无人敢提,所以地狱界知晓的修士少之又少。”

    张若尘心中一动,问道:“哪一位天尊?”

    “谁知道呢?都多少年过去了,其实很多传说当不得真,早已偏离事实。”阎无神道。

    海水道:“此事千真万确,抛弃印雪天的那位天尊,便是昆仑界威名赫赫的不动明王大尊,被称为上古时期,最强大的存在。若尘施主出生昆仑界,不知有没有听过不动明王大尊的名讳?”

    张若尘脸色颇为不自然,笑了笑,点头道:“古人的事,在不知道真相的情况下,谁知道其中对错?正如无神兄所言,传音往往失真。”

    海水盯着他,道:“就像若尘施主和池瑶女皇一般,对吧?若是池家的后人足够强大,后世的传闻,必然是会将所有过错,都归结到你的身上。谁又会去在乎真相到底是什么?”

    张若尘无法接话,只觉得海水的每一句话,都是一柄刺来的刀。

    阎无神哈哈一笑:“印雪天的后人是谁,与我们有什么关系?其实,只要找到了映雪天的神源,和《冥兵卷》,不是依旧可以控制神军?”

    张若尘收拾起情绪,深深的盯了海水一眼,道:“无论怎么说,我们是必定要去黑暗之渊的深处。先去荒古废城,与诸神汇合。海水小师傅接下来,就跟在我身边吧,我还有一些事,想要请教你。”

    接下来的一个月,张若尘的优势彻底展现出来。

    拥有真理之心,加上无极圣意,张若尘对危险的感知特别敏锐,每一次出现大规模的诡兽,都能成功避开。

    虽然遭遇了数次危机,但都成功化险为夷。

    终于,不知经过了多少座黑暗空间大陆,他们到达了一座完全黑暗的世界。

    这里,没有生命,甚至没有灵气、圣气、死亡之气。

    所有修士,全部拿出神石,随时吸收神石中的神气,弥补体内流失的圣气。

    “这里的物质,比暗黑星上都更坚硬。”

    “好强的重力,像是有十万神山,压在身上。”

    “我的精神力感知变弱了,视力也严重下降,大家一定要小心。”

    ……

    在场众人,都是修炼了多年,才有现在的修为。

    在外面,他们可以拳破星辰,翻江倒海,傲视天下众生,站在俗世顶尖。可是来到这里,多年苦修拥有的力量,竟然大半都需要用来对抗恶劣的环境。

    阎无神道:“我们应该已经穿过了黑暗之渊的外围,很快就能到达荒古废城。若无意外,般若、姑射静、夏王爷,还有阎罗族的真神,都已经先一步到了那里。”

    “真神的速度,远胜我们,他们肯定已经到了!”

    “只要与真神会合,会安全得多。”

    阎罗族的无上境大圣,包括血屠和阎婷都轻松下来,只要到了荒古废城,就算遇到危险,也有真神顶着,无须他们拼命。

    血屠低声问道:“师兄,这一路上,我可是看见你镇压了七只蛟类诡兽,肯定得到了大量黑暗源液吧?”

    张若尘脸色沉凝,像是在思考什么。

    “要不分我一些,我不白要,我用神石买。”血屠道。

    张若尘眼中神情恢复过来,盯向他,道:“好啊!看来你身上神石不少,先把至尊圣器的债还清。你看如何?”

    血屠愣住,心中崩溃。

    他以为自己帮张若尘收取了十界,这一路行来,大家都相处得非常和睦,共同经历了无数艰难险阻,张若尘早已经将债务忘记,不会再向他讨要。

    可是,好像与想象中不一样。

    “等我,等我在黑暗之渊中寻到大机缘,一定还,绝对还。走,先去荒古废城,我去前面探路。”

    说完这话,血屠头也不回,急速向前飞掠出去。

    阎无神来到张若尘身旁,问道:“什么情况,这里可是很危险,叫血屠小心一些。”

    “我也觉得很危险。”

    张若尘脸色严肃,道:“这一路太平静了,突然一下,所有想要杀我的修士,仿佛全部消失了!这绝对不正常!”

    “让血屠去前面探一探路也好,这家伙精明得很,来黑暗之渊前,肯定禀告过死亡神尊。死亡神尊能够允许他来黑暗之渊,怎么可能没有给他护身宝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