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万古神帝 > 第二千七百八十九章 水中佛影

第二千七百八十九章 水中佛影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

    “你终于来了吗?”

    “不!”

    “你不是他,你是谁?”

    ……

    走入三生门,张若尘脚下的金色水面,变成白色。

    水与天的界线,消失。

    这是一个无尘无垢的世界!

    张若尘一边缓缓前行,一边问道:“你是谁,你在什么地方?”

    “我知道你是谁了,你是他的传人。”

    浩渺的声音,再次响起。

    “哗!”

    张若尘脚下,白色水面浮现出一道影子。

    是一尊佛影,慈眉善目,面容苍古,身披袈裟,头上是九十九道发髻,髻如蚯蚓走泥纹。

    张若尘忍不住后退一步,并且抬头看向上空。

    但,上空什么都没有。

    只有水中一道影。

    “不用找了,我已死去多年,这是我残存的意识和功德之气,凝聚出来的报身。”水中佛影,如此说道。

    声音飘忽不定,时远时近。

    张若尘看出水中佛影,与云青古佛的尸身面相极似,道:“你是云青古佛?”

    “正是。”

    张若尘生出尊敬之心,连忙双手合十,行了一礼。

    这可是一位佛门的大贤者,而张若尘深受佛门恩惠,怎能不拜?

    张若尘道:“你要等的人,应该是我的师尊须弥圣僧,对吧?”

    “原本等的是他,但,你来了,也好。”水中佛影道。

    张若尘不解,道:“晚辈只是刚刚精神力成神而已,修为有限,与师尊相比,差了十万八千里。”

    “并非修为高,就一定能成事。你且先坐下,我与你慢慢的说。”

    张若尘盘膝坐下,与水中佛影坐在同一位置。

    水中佛影,像是他的倒影。

    水中佛影道:“在这黑暗之渊,我已死去无尽岁月。只剩报身残存,而且,也快被磨灭了意识,你的到来,已是我唯一的希望。”

    佛有三身:法身、报身、应身。

    法身,是佛的真身,是生命本体的象征。

    云青古佛的法身,便是倒在荒古废城中的那具数千丈长的尸身。

    报身,指的是积累的功德和一身知识,汇聚而成的身躯,法身死后,报身可以投胎转世。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皆是报身。

    至于应身,指的是佛的化身。

    云青古佛,法身已死,应身不存,只剩报身留在此处,无法投胎转世。

    张若尘对佛还是有一些了解,道:“古佛是希望,我能将你的报身,带出黑暗之渊,投胎转世?”

    水中佛影道:“我固然有此想法,但,更希望,你去做一件更加重要的事。因为,可能只有你,才能将之做成。”

    张若尘问道:“什么事?”

    “去往大冥山,取回佛门至宝摩尼珠。”水中佛影道。

    张若尘对摩尼珠并不陌生,道:“大冥山缥缈无踪,不可寻。以我现在的修为,恐怕很难完成古佛的嘱托。”

    以云青古佛的修为,尚且无法取回摩尼珠,陨落在了荒古废城。

    以印雪天的修为,为了找到摩尼珠,尚且失踪在了黑暗之渊。

    张若尘是有谦逊谨慎的人,自然不可能狂妄自大到,认为自己可以做到云青古佛和印雪天都做不到的事。

    “哗啦。”

    水面起波纹。

    一幅画卷,从水中升起,出现在张若尘面前。

    画卷上,画的是柳枝上的两只燕子,极为传神。

    但,张若尘却看出,这幅画蕴含大道笔痕。每一笔,看似随心所欲,却蕴含无穷奥妙。

    在画卷的左下角,还有一个“张”字。

    看到这个文字,张若尘的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出一道伟岸的身影。他头顶二十七重天宇,脚踩地狱黄泉,震慑心神。

    水中佛影道:“你可曾听过’明王坐禅玉失珠’的典故?”

    张若尘压下心中的震撼,目光从画卷上移开,点了点头。

    “当年,不动明王大尊从我师尊玉天佛手中,赢走了摩尼珠。但,我师尊坐化后,他前来悼念,又画下了这幅画,交给了我。他说,以此画为信物,可去黑暗之渊取回摩尼珠。”水中佛影道。

    张若尘的手指,触摸在画卷上,心中感慨道:“这幅《燕子双飞图》,竟是出自大尊之手。可是,既然古佛持有信物,为何……”

    张若尘没办法说出后面那半句。

    水中佛影道:“黑暗之渊的危险,远比你想象中可怕。”

    张若尘道:“所以,古佛希望我能持着此图,去往大冥山,取回摩尼珠,送回西天佛界?”

    “不!我是希望,你能够将摩尼珠取回,送给冥族的空印雪。如果,她已经陨落,可以送给她的后人。”水中佛影道。

    张若尘十分不解,道:“为什么?佛门至宝,怎么可以落入冥族之手?”

    “佛门至宝存在的意义是什么?”水中佛影问出这一句。

    张若尘心中巧妙,明白了过来。

    水中佛影道:“当年一切的恩怨,都是源于这颗摩尼珠。这些恩怨,随着昔日故人的一一逝去,却并没有消失,反而继续延续了下去,不知造成了多少无辜的血泪。”

    “一枚珠,一段情,一份怨,无尽的痛苦。”

    “当年,我欲找回摩尼珠,就是想要化解这段仇怨悲剧。摩尼珠固然珍贵,但,只有用来化解仇恨,减少痛苦,平息怨愤,才是它最有价值的地方。”

    张若尘心中感慨。

    海水说,云青古佛欲要找回摩尼珠,是因为当年摩尼珠是因他而失,心中愧疚,想要弥补心中的遗憾。

    如今看来,海水将云青古佛看得太浅薄。

    张若尘是发自内心的,对云青古佛生出敬佩,道:“古佛是否是已经看出,我是不动明王大尊的后人?”

    “没错!正是因为,你有这独特的身份,才是取回摩尼珠,化解两家怨恨的最佳人选。”水中佛影道。

    张若尘双手合十,道:“寻摩尼珠,晚辈义不容辞。但,要我将摩尼珠,送给空印雪的后人,送到冥殿,我却是万万做不到。”

    “这正是我一定要你去送的原因!世间的争端,大多是因为,心中早已有了成见。”

    “你心有成见,今后必起争端,然后生生世世争斗下去,不死不休。何时是尽头?”

    水中佛影继续道:“但,你若有化解仇恨之心,放下心中成见,未尝不能拨云见日,海阔天空,积福后人?我观你,心境豁达,能海纳百川,容忍万物,不是唯利是图,心胸狭窄之辈,应该能够做到才对。”

    张若尘苦笑,道:“前辈,你可知自己殒身在黑暗之渊已经多少年?已经八十万年。八十万年,外界早已是改天换地,二十四诸天陨落,圣界毁灭,天庭建立,宇宙万界在地狱界的攻伐下,死伤何止万万亿。”

    “如今,战事再起,不知多少大界将要毁灭,不知多少星辰将要破碎。”

    “我现在将摩尼珠送去冥殿,岂不是在推动战争向更残酷的方向发展?”

    “你说,我心境豁达,能海纳百川,容忍万物。可是,我容不了冥殿诸神,因为他们远比我强大,不需要我的容忍。换句话说,我在没有强大修为之前,没有资格在他们面前说出容忍二字。”

    “海纳百川的前提是,我得有海那么广阔,那么强大。”

    “现在,我只是一滴水,徒有一颗变成海的心,容不下江河。”

    水中佛影沉寂了许久,像是在消化张若尘说出的这些话语。

    张若尘继而又道:“但,我可以答应古佛,若是将来我足够强大,一定尽我所能,化解昔日的恩怨,完成古佛的遗愿。可是如果空印雪的后人冥顽不灵,依旧与我为敌,我只能提剑杀尽他们,永除威胁。”

    当年空印雪的一道诅咒,令得张家无人可以成神,不知多少张家族人因无力抵抗外敌而惨遭杀戮。

    这些死伤和血泪,虽不是空印雪亲手所为,却是她间接造成。

    张若尘能够答应云青古佛,化解这段恩怨,已经是佛心似海。

    水中佛影道:“你说,你只是一滴水,容不下江河。我说,我可以助你。”

    “古佛如何助我?”张若尘问道。

    水中佛影道:“我虽已死去,但三生门还在,一身佛气尚存无数。我可助你破入神境,万年之内,修为达至太真境。”

    太真境,就是大神的层次。

    张若尘怎能听不出云青古佛话中的意思,这位昔日佛门大贤,是要将一身传承赐给他。

    想要得到一位神尊的传承,本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有云青古佛的报身相助,等于是直接灌顶。

    云青古佛是六祖的师尊。

    须弥圣僧又曾听六祖讲佛,算得上是半个弟子,半个好友。

    所以说,云青古佛算得上是张若尘的半个祖师。

    张若尘心中震动,连忙改坐为跪,道:“多谢古佛成全!但,晚辈成神之路艰辛,恐怕不是继承了传承,就能突破。”

    “古佛是空印雪的师尊,应该知晓,她当年施展了斩道咒,令得不动明王大尊的后人,皆无法踏入神境。”

    说出这话,张若尘有试探之意,想要从云青古佛口中进一步确认,斩道咒是真实存在。

    水中佛影道:“你错了!”

    “我错了?”张若尘道。

    水中佛影道:“当年她的斩道咒,不是针对不动明王大尊的后人,是灵燕子的后人。当然,你们这么一脉,正是不动明王大尊和灵燕子的后人,也就是须弥的后人。”

    张若尘心中大震,道:“须弥圣僧!”

    “须弥便是不动明王大尊和灵燕子之子,当年的事,并非三言两语可以说清,甚至一些隐秘,连我都不知晓。”

    水中佛影又道:“但我却知晓,化解斩道咒的办法。空印雪施展斩道咒,是为了引出灵燕子手中的摩尼珠,因为,摩尼珠可以破世间一切诅咒。”

    “换言之,你只要找到摩尼珠,斩道咒立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