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万古神帝 > 第二千七百九十三章 诸神汇聚

第二千七百九十三章 诸神汇聚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

    “空印雪第四世孙女,空绝妙,前来拜见六祖。”

    进入三生门,海水青衣玉肤,站在白色水面,脚下一圈圈波纹涤荡。

    她左手举于胸前,纤长玉指自然舒展,手掌向外。

    这是佛门七大手印之中的“无畏印”!

    手捏无畏印,背生佛光,海水似西天佛界的绝代佛贤,空灵而绝妙。

    “哗——”

    水面上,云青古佛的影子显现出来,端详而坐,道:“你且离去吧!”

    “拜见祖师。”

    海水行了一礼,道:“在看见三生门的时候,我便知晓,祖师的法身虽死,报身一定还存在。敢问祖师,六祖何在?”

    “阿弥勒不在。”云青古佛道。

    阿弥勒,便是六祖的法号。

    云青古佛不愿撒谎,又不愿暴露张若尘的秘密,只得说出这句一语双关的话。

    “不在”二字。

    可能是离开了,也可能是圆寂了!

    海水道:“祖师为何要妄言,先前我亲眼见到六祖真身。六祖他老人家,为何不愿见我?我只是想要询问先祖空印雪的去向,先祖进入黑暗之渊后,便再也没有出去。”

    云青古佛道:“空印雪的确来过黑暗之渊,但,匆匆一面,她便离去。”

    海水自然是不死心,双瞳神光大涨,窥望四方,但一无所获,心中不禁开始思考,先前六祖的金身佛影是不是云青古佛显化出来,故意施救昆仑界的那几位神灵?

    云青古佛已经死去八十万年,真还有如此神通?

    海水道:“祖师报身在荒古废城将永世无法转世重修,不如绝妙带祖师离开此处,脱离黑暗?”

    “不用了!”云青古佛道。

    海水眼中,终是露出一抹笑意,道:“看来祖师是更信任张若尘。”

    云青古佛不言。

    海水道:“祖师的这座三生门,是否也是想要传给他?”

    云青古佛道:“你虽修佛,却心有魔障,行事阴诡,不是佛门本心。张若尘虽不修佛,却心胸开阔,谦逊真诚,更有化解恩怨仇恨之心。如何选择,不是一眼明了?”

    海水道:“祖师当知,我是空印雪的第四世孙,而张若尘却什么都不是。既然传三生门,应该传给自己人才对,为何传给一个外人?”

    “阿弥陀佛!”云青古佛道。

    海水脚踩水面,心中已是更加确定,先前出现的六祖,与云青古佛有关,于是,心中的忌惮少了几分,道:“既然先祖与祖师见过,那么是否有将两卷冥书和优昙婆罗花,交给祖师保管?”

    “没有。”

    海水道:“祖师的话,我还能信吗?”

    “信与不信,在你,不在我。”云青古佛道。

    海水想到了先前张若尘手中似乎是拿着什么东西,猜测道:“祖师总不会是将这么重要的东西,也交给了张若尘吧?”

    “阿弥陀佛!”

    云青古佛再次念佛号。

    海水转身便走,欲去追张若尘。

    “哗啦!”

    平静的水面,忽然升起一缕缕云烟,如丝,如雾,皆是神尊神纹,将她缠绕,拉扯了回去。

    “你不是说,愧对佛法,欲要弥补心境,悔过苦修?祖师教你。”云青古佛道。

    海水娇哼一声:“祖师都已圆寂多年,想要留住我,恐怕力不从心吧?”

    海水眉心浮现出一道银色光点,光点中,呈现宇宙百态,星辰幻灭、黄泉横空、万界如舟……,强横煌煌的神力随之爆发出来,将一道道神尊神纹挣断,脱困而出,急速向三生门飞去。

    眼看她就要到达三生门。

    门中,却是涌出一片金色的规则神纹洪流,如天河降临,神力无穷无尽,将她冲得倒飞而回。

    “你的确很强,若在三生门外,我奈何不了你。但,在三生门中,却不一定了!欲要修佛,必先修心,你心中被灌输了太多冥族杂念,更是怨气冲天,如此修佛,身心不一,必会有大劫。唯有知行合一,才能化解劫难。你且听我讲经!”云青古佛道。

    海水道:“祖师先击败我,再讲说教的话也不迟。”

    ……

    “上次不是都跟你讲得很清楚了,你的水平太低,千万不要带着两个女子一起同行,不然,会有大麻烦。”封尘剑神道。

    张若尘道:“剑神误会了,海水是佛修,我们没有任何男女关系。”

    封尘剑神向走在前面的般若看了一眼,心中暗暗一叹。已经暗示得这么明显,为何张若尘却想到了海水的身上?

    没办法,不能再暗示了!

    继续暗示,怕是会激怒池瑶。

    封尘剑神道:“你视她为佛者,可是,她却因你而坏了佛心。你不伤人,情却伤人。”

    “那么天鹊神姬呢?”张若尘如此问出一句。

    封尘剑神悠然的笑道:“我和天鹊神姬都是随心随性之人,不会动真感情,放心吧,神灵的思想和红尘凡俗之人的想法,肯定是不一样的。”

    “神灵,追求的乃是超脱,乃是强大的修为,乃是宇宙大局,乃是长生不死,而不是儿女私情。”

    说话间,他们已是快要走出云青古佛的尸身,到达耳孔处。

    外面一道刺耳神音,响起:“封尘在什么地方,你们最好如实交代,不然,便将你们的神源、神魂炼成神丹,神躯炼成傀儡,永世为奴。”

    是女子的声音。

    刚才还谈笑自若的封尘剑神,立即停下脚步,脸色变得凝重无比。

    小黑布置了一座高明的藏匿阵法,笼罩四人,低声道:“有些不妙,是天鹊神姬和诡四的气息,阎罗族的六位真神,被他们围困住了!好像还有别的势力的神灵,这可怎么办?”

    诡兽暴动,是进入黑暗之渊的绝佳时机。

    因为这个时间段,黑暗之渊相对要安全一些。

    此次诡兽暴动的规模前所未有,对黑暗之渊阎氏而言,这是绝佳的机会。因此,他们几乎是倾巢而出,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找到老族长,不仅派遣出了数十位无上境大圣,还有六位真神。

    当然,这六位真神,都是还没有渡第一次元会劫难的神灵。

    进入云青古佛的尸身时,所有神灵都分开了,这导致阎罗族六位真神中有三位遭到伏击,受了严重伤势。

    张若尘感知能力,更在小黑这个真神之上,道:“还有一位鬼气极其浓厚的下位神,力量波动却相当强劲,应该是鬼主第三子,珞。”

    “好强的黑暗气息,是无疆,还有黑暗神殿和冥殿的真神和伪神,加起来数量足有十位。好大的手笔!”

    般若道:“黑暗神殿一直想要除掉黑暗之渊阎氏,岂会放过这个机会?一旦探查到阎罗族老族长阎寰宇已死,他们立即就会动手。进入黑暗之渊的阎罗族修士,肯定都是他们的灭杀目标。”

    “除此之外,你这个人形的神藏,也是诱因,足以引得诸神争斗,神血成河。”

    虽然没有亲眼看见外界的景象,但是,诸神齐聚,那等威势和场面,足以将大圣都吓得趴伏在地,不能动弹。

    “咦!怎么会是他?”

    张若尘眼中浮现出异样的神色。

    般若问道:“谁?”

    “命运神殿的司空宫南风,还有另一位神灵与他同行,应该也是来自命运神殿。”

    张若尘故意问出一句:“如今荒古废城诸神林立,大有天翻地覆之势,你们命运神殿为何也来参合?是什么目的?不会也是为我而来?”

    般若迟疑了一刹那,道:“命运神殿三司十二神宫,皆是相互独立,我怎么知晓天运司要做什么?奇怪,为何没有姑射静的气息?”

    “管她干什么?我们还是先想想破局之法吧,毕竟外面这些神灵,绝大多数目标都是张若尘。而我们,必须与阎罗族结盟,才能与他们斗一斗。一旦阎罗族的诸神陨落,或者被镇压,我们将变得孤立无援。”

    小黑的思路前所未有的清晰,用胳膊撞了撞一直没有说话的封尘剑神,道:“剑神,在场你的修为战力最高,你拿个主意?”

    封尘剑神手指摸了摸下巴,道:“我有伤在身,战力还没有恢复。你也是,对不对?不如,我们先明哲保身,原路返回,去三生门,有六祖在,大可不必怕他们?”

    说着,封尘剑神就要往回走。

    张若尘道:“在我眼中,昔日昆仑界的剑帝乃是绝世无双的豪杰,不惧任何艰险。修罗族的封尘剑神,也是英姿盖世,成神千年便能剑斩真神。他何曾退缩过?”

    小黑挠了挠猫脸,手指卷着胡须,讥诮的笑道:“剑神号称风流无敌,万花折腰,你不会是怕见到天鹊神姬吧?”

    封尘剑神剑眉星目,眼神一沉,正欲反驳。

    外面响起无疆的声音:“天鹊神姬,还是先别管什么封尘剑神,先问出张若尘的下落,才是正事。封尘剑神能有张若尘的价值大?”

    “十个封尘剑神,也比不了一个张若尘。”不知是谁,说出这么一句。

    ……

    封尘剑神手中之剑,剧烈颤动,眼神更冷,道:“仔细想了想,我们不能舍弃盟友,无论如何,得先助阎罗族的神灵脱困。就算受伤了又如何,只要还有一口气在,我封尘的剑,就依旧锋利。战!”

    说完这话,封尘剑神便是第一个走了出去,身上杀气汹涌,终于有了几分修罗族神灵的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