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万古神帝 > 第二千八百一十五章 人道至境不可期

第二千八百一十五章 人道至境不可期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

    张若尘陷入沉思,天姥这番话,太过震撼人心,同时解开他心中不少疑惑,需要时间慢慢消化。

    半晌后,他道:“前辈也相信,世间真有长生不死者?”

    天姥抬头望天,道:“不信!你现在还太年轻,不太懂什么是生死。等你活得更久一些,就会明白,世间最常见的规律就是生和死,谁都逃不掉。”

    “但,我相信大尊!他既然在追查,必然有原因。”

    显然。

    不信,是她的理性。

    信,是她的感性。

    突然,变得安静下来。

    只有远处沙漠中的风声,依旧在呼啸。

    本是化为尘埃的小黑、池瑶、阎无神、姑射静重新长大,他们一个个眼神都变得十分严肃,已是明白,即便踏入神境,世间依旧有他们需要敬畏的力量。

    天姥的强大,宛若一座不可攀越的高峰,让他们神往。

    张若尘再次问道:“前辈对《明王经》了解多少?”

    《明王经》就是《九天明帝经》,亦是《三十三重天》。

    张若尘和劫尊者一起交流过,劫尊者曾怀疑《明王经》不止只有九重天,功法或许有缺,这可能也是导致张家族人无法成神的原因之一。

    但,劫尊者与不动明王大尊所在的时代,相差不知多少万年,隔了不知多少代,一切都只能凭猜测。

    猜测,绝对大多数都是不准确的。

    好不容易遇到一位与不动明王大尊有交集的前辈高人,而且还算他的半个弟子,张若尘即将渡神劫,哪肯放过这个机会,自然要询问清楚。

    “你想问什么?”天姥道。

    张若尘道:“《明王经》真的只有九重天?要构建第十重天宇,破境成神,真的只能凭自己去悟?后面已经没有路,得自己去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修炼《明王经》的修士,除了不动明王大尊,再也没有任何人构建出第十重天宇,全部止步在第九重。

    劫尊者能够构建出更多的天宇,并不是他修炼出来,是直接继承了不动明王大尊当年的修为。

    所以,张若尘很好奇,张家族人无法成神,是不是只有“斩道咒”的原因?

    功法有缺会不会,也是原因?

    天姥摇头,道:“对《明王经》我了解得很少,不能回答你这个问题。但,我却知晓,大尊的修炼,的确有缺,是他一身都无法弥补的遗憾。”

    “缺在什么地方?”张若尘连忙问道。

    天姥道:“大尊一共修炼出二十七重天宇,从而诸天无敌,举世无双,此后经过数个元会的努力,都无法再构建出第二十八重天宇,他曾以为这已经是极限。天高,有尽头。”

    “但后来,他精神力实现前所未有的大突破后,做推演,发现自己修炼的功法,最高的层次,可以达到三十三重。二十七重,只是他自己的极数。”

    “他曾感叹,人道至境不可期。”

    “他曾花费很多时间研究,自己为何只能修炼出二十七重天宇,是否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最终得出一个结论,根基不足。”

    “根基不足?”阎无神道。

    以阎无神几乎举世无三的神道根基,都对此表示质疑。

    小黑也质疑,道:“不动明王大尊曾惊艳一个时代,必然每个境界都能圆满,怎么可能根基不足?如果他都根基不足,我们岂不是没有根基?”

    “你这么说,也没错。”天姥道。

    不用回答得这么直接吧?

    小黑有些生气,却又不敢生气,只能生闷气。

    天姥道:“构建天宇,如建高楼。万丈高楼平地起,越基础,越重要。想要让高楼高到极致,更是每一步都要完美无瑕,否则,差之毫厘失之千里。”

    “我不知道大尊所说的根基不足是什么意思,但我想,大尊肯定已经参透其中原因,并且找到弥补的办法。他若能够活得更久一些,肯定会亲自培养一位根基足够,能够修炼到三十三重天宇的弟子。”

    姑射静道:“二十七重天,都已举世无敌。三十三重天得强到什么地步?”

    “以张若尘的根基,或有机会将来超越不动明王大尊。”阎无神道。

    “对吧,不说三十三重天,二十八重天就够了!到时候,本皇天庭地狱横着走。”小黑笑道。

    天姥道:“这正是他必须去修炼绝对肉身道化的原因!张若尘,你能修炼出一品圣意,应该与须弥有关吧?”

    “我想,须弥对你是有这样的期待,所以才希望你每个境界都达到极致和圆满。很有可能,大尊当年已经将弥补之法,告诉了须弥。”

    “你成为他的传人,绝非偶然,他把这个时代都交给了你。”

    张若尘脑海中,浮现出须弥圣僧守护昆仑而死,引他去往太初而尸身消亡……等等画面,道:“这正是我必须成神的原因,我有太多不能辜负的人。”

    从始至终,池瑶都站在一旁,一言不发。

    唯有天姥注意到了她,看了她一眼,却没有多说什么,道:“好了,该告诉你们的,你们都已经知道,该离开了!黑暗之渊,不是久待之地。荒古废城虽是一片净土,但,随着我再次沉睡,这里也会群魔乱舞,危险重重。”

    姑射静道:“我也要离开吗?”

    “当然。”

    “可是?”

    姑射静看向七十二魔神石柱。

    她才刚刚开始参悟,收获少之又少,没有上万年,甚至十万年,恐怕领悟不了三大魔源的奥妙。

    “这个简单!”

    天姥抬起手,五指展开,整个空间塌陷和收缩,七十二魔神石柱和整片黑色沙漠,顷刻间,便是收入她的掌心。

    小黑用胳膊撞了撞张若尘,眼神似乎在说,“看到没有,这才是真正的空间力量,根本不受任何压制和约束,在任何地方都能随意施展。”

    张若尘也投过去一道眼神:“修为天差地别,能比吗?”

    小黑眼神惊异,仿佛在说:“天呐!难道天姥要将七十二魔神石柱直接送给姑射静,这可是世间至宝,与三十六幅天魔石刻相比也不逊色。”

    天姥一掌按在姑射静凝白的额头上,将七十二魔神石柱和整片黑色沙漠,打入了她的体内。

    强劲而绚烂的光芒,从天姥掌心的位置释放出来,扭曲空间,影响时间,改变光影,远处的巫殿崩塌,天门化为尘沙……

    天地随之变化。

    张若尘再次恢复视觉的时候,发现四周全是神尸和巨石,一条宽阔的神血河流“哗啦啦”的流淌着,哪里有什么天门?哪里有什么巫殿?

    阎无神、小黑、池瑶、姑射静都在不远处,他们也有些恍惚,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天姥以空间力量,将我们送到了荒古废城的某一处?”小黑如此猜测。

    张若尘摇了摇头,道:“空间没有发生跨越。”

    “你懂什么空间?天姥的手段,岂是你能理解?”小黑毫不客气的说道。

    姑射静道:“是投影。”

    “什么意思?”池瑶问道。

    姑射静道:“老祖宗打入我体内的七十二魔神石柱只是虚像,由此可见,先前我们看到的一切,都只是投影,犹如海市蜃楼。”

    “天门是投影,巫殿是投影,七十二魔神石柱,包括天姥和优昙婆罗花,应该都只是投影。”

    “只不过,即便是投影,也具备强大的力量。”

    “否则我们怎么可能,那么轻松就能进入天门,那么轻松逃脱巫殿的巫力?你们也不可能,那么轻松,闯过黑色沙漠,到达七十二魔神石柱。”

    “我想,我们先前经历的一切,和看到的东西,在荒古废城的某一处的确存在。但不是我们现在的修为可以到达,真正的巫殿和七十二魔神石柱的危险程度,怕是比投影中更加可怕百倍,千倍。”

    “天姥的真身,也比我们见到的可怕百倍、千倍?”小黑很多疑,有些不信,觉得姑射静是得了宝物,故意装出只得到了投影,才编出这么一番瞎话。

    姑射静道:“我们才修炼了多少年,天姥已经修炼了多少年?你觉得自己能够理解她那种层次的力量?”

    “再说,天姥乃是荒古废城的守护者,而黑暗之渊又危险至极。你觉得天姥会轻易暴露自己的真正位置?她能降下投影见我们,已经很不错了!”

    “赶紧走吧,离开黑暗之渊,离开荒古废城。”

    一行人上路,都心事重重。

    阎无神走在最前面,一直在思考老祖宗到底去了什么地方?明明离开了黑暗之渊,为何却没有回阎罗族?

    小黑与阎无神并肩而行,看出他的心事,道:“阎老祖宗何等人物,天下谁能奈何得了他?以本皇的猜测,老祖宗肯定是回到地狱界后,发现天庭和地狱界的战争已经全面爆发,他一人无力回天。于是,隐藏到了暗处,一边寻找九鼎,一边追查推动战争的幕后黑手。你觉得,本皇的猜测有没有道理?”

    “不会这么简单,对方既然将老祖宗引到黑暗之渊,必然做了精心布置,肯定有后手,让老族长有去无回。”阎无神道。

    小黑轻哼道:“你这个不肖子孙,怎么对老族长这么没有信心?老族长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什么勾心斗角没有经历过,岂会那么轻易被人算计?

    “能骗他进入黑暗之渊的,必然是至亲,是他最信任的人。”阎无神眼神冷厉,双手捏紧拳头。

    ……

    张若尘和池瑶走在最后的位置。

    “伤势还好吧?”张若尘问道。

    进入地狱界,池瑶缕遇强敌,一次比一次伤得重。

    她轻轻摇了摇头,道:“神灵的生命力强大,这点伤势,算不得什么。”

    张若尘见池瑶没有要与他摊牌的意思,于是,装着漫不经心,问出一句:“那柄神剑,你从哪里得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