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万古神帝 > 第二千八百二十章 恩怨了结时

第二千八百二十章 恩怨了结时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

    石庙中,摩尼珠将黑暗照得莹莹光点,六彩斑斓。

    在石庙的中心,一池生命之泉中,漂浮着一具雪白凝脂般的娇躯。

    一半在水中,一半在水上。

    娇躯的轮廓美丽得惊心动魄,虽然纤细,却又线条柔美,该饱满之处充满了蓬松而挺拔。如同仙玉一般的肌肤下方,有灵光外泄,散发馥郁馨香。

    绝妙禅女缓缓的苏醒过来,眼眸睁开,茫然了瞬间,立即精芒爆射,从生命之泉中直立起来,脚尖如蜻蜓点水一般,微触水面。

    张若尘坐在石庙的门口,正在研究暗域天罗,听到身后传来的声响,知晓她已经醒来,道:“穿上衣服,我有事要与你谈。”

    绝妙禅女低头看了看全身,下一瞬,一件青色佛衣,已是包裹在身上。

    也不知是真正的佛衣,还是幻化而成。

    张若尘依旧在研究暗域天罗,这件威力奇大,而且具有弑神能力的宝物,居然没有器灵。

    此刻印雪天的道场,已是化为一座孤岛,漂浮在这片黑暗空间中。张若尘前方的视野中,全是一座座大陆碎片,宛若天地毁灭的景象。

    无疆和摩诃炎死后,张若尘除了找到他们的神源之外,只剩暗域天罗这件战利品。

    至于无疆掌握的黑暗奥义,在他死后的瞬间,便如同一滴水气化了一般,重新回到天地间。只可惜,张若尘不是黑暗之道掌控者,对黑暗之道的参悟也不深。

    因此,在黑暗奥义完全消散之前,仅仅只是凭借无极圣意和万古归一道域,收集了百万分之一而已。

    以张若尘现在掌握的奥义数量,还真看不上这百万分之一的黑暗奥义,但用来参悟黑暗之道,却也是够了!

    忽然,张若尘脖颈一凉。

    绝妙禅女持着一柄冰剑,站在他身后,剑尖正指在他的后颈处。

    张若尘只是微微顿了顿,脸色便是恢复自然,将暗域天罗收起来,道:“绝妙禅女修为盖世,想要杀我,何须使用剑?”

    绝妙禅女道:“你莫非觉得,你救了我,我就不会杀你?”

    “你说得没错,这世间,死在自己所救之人手中的烂好人,多不胜数。”张若尘道。

    绝妙禅女道:“那你为何不杀我?为何救了我之后,不立即离开?”

    “因为云青古佛。”

    张若尘继续道:“我曾答应古佛,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化解我们两家的仇恨。所以,我必须得救你!”

    “我之所以救了你,而没有离开。并不是想要你感激我,而是因为三生门。”

    “三生门被你收走了吧?”

    “云青古佛的报身,在三生门中,我曾答应他老人家,带他的报身离开黑暗之渊,助他投胎转世。”

    “答应了的事,怎么都得去做到。”

    “如果我告诉你,云青古佛的报身,已经被我炼化了呢?”绝妙禅女道。

    张若尘眼神一沉。

    绝妙禅女笑了笑,又道:“我看,你只是想要得到三生门而已,这是一位神尊的传承,足以让你节约大量修炼时间。”

    “随你怎么想!”

    张若尘站起身来,面向她,道:“将三生门给我,我们便两清了!你不欠我,我也不欠你。当然前提是,古佛的报身没有消亡,否则我们之间的仇便结大了!”

    绝妙禅女从来没有遇到过今天这样的事,本是陷入了死境,却被自己的敌人救活。确切的说,张若尘根本不算她的敌人,因为还不够资格。

    此刻,她觉得张若尘非常可笑,整件事都非常可笑。

    她还活着,就是一件最可笑的事。

    她道:“你不会真的以为,我不会杀你?就算你救了我,算是化解了我们两家的仇怨。可是,你身上的奥义,足以引得我取你性命。没有比这更好的理由了!你死的理由。”

    “你若要杀我,就不会跟我说这么多的话!你无非是遇到了自己无法理解的事,想要弄明白,我为什么救你。因为,你从来没有遇到过,像我这样的人。”

    张若尘道:“救你的原因,我已经说得很明白。你应该相信我,你应该学会相信别人。你如此不相信别人,也就永远都不可能有真正的朋友,和值得你信任的人。”

    张若尘其实一直都很愿意去相信别人,正是如此,他可以托付一切的真朋友虽然不多,但终究是有那么几个。

    相信别人,或许容易受伤。

    但,不愿意相信任何人的人,注定会活得很痛苦。

    张若尘的话,如无情的剑,正好刺中绝妙禅女的心。

    这一次遇劫,若是她身边能有一两个值得完全信任的神灵,又怎会被区区一个无疆那么羞辱?

    绝妙禅女心志坚定,很快心绪恢复过来,道:“你张若尘的确聪慧绝顶,让我很难看透。可是,纵然你说得天花烂坠,我也能弹指之间杀你。”

    “我猜,你之所以救人,又留下,必然是有更深的谋划。你到底在图谋什么?你想获取我的信任,莫非是想借我的力量,让冥殿不再使用斩道咒压制你?”

    张若尘露出无可奈何的笑容。

    “被我说中了?”绝妙禅女道。

    张若尘道:“难道你不知道,我身上的斩道咒,已经没有了?”

    “是吗?”

    张若尘又道:“你看不出,我有没有化解斩道咒。难道还感知不到,你身上的枯死绝,已经退去?”

    绝妙禅女这一次是真的有些心动神摇,目光豁然回头,看向神台上的莲花,和莲花中散发出来的六彩光华。

    她那颗坚定的内心,也变得颤抖,目光凝视。

    手中的冰剑化为水气散去。

    “摩尼珠!你竟真的找到了摩尼珠?”

    绝妙禅女快步走到神台边,双手虚捧了过去,心中之激动,无法用言语形容。

    那双美若星辰般的眼中,落下了泪水。

    一直想要找到的东西,本以为虚无缥缈,永远都无法见到。此刻却出现在眼前,这简直比她死而复生,都要更加震撼和感动。

    从小到大,她不知受过多少次枯死绝的折磨,那种感觉痛不欲生。

    每被折磨一次,她对不动明王大尊的怨恨,便是增加一分。

    张若尘跟着走进石庙,道:“现在,你还觉得我别有企图吗?”

    绝妙禅女回头看了他一眼。

    张若尘从未见过她露出这样的眼神,心中一紧,连忙道:“你难道就不好奇,我是怎么活着离开七十二魔神石柱,怎么走出荒古废城?实话告诉你,我见到了先祖灵燕子,她就在荒古废城,就是她将摩尼珠交给我。你应该知道,她那种级别的强者,感应力有多么可怕,你若敢出手杀我,自己也得死。”

    “这就是我为什么敢留在这里的原因!”

    绝妙禅女露出了不屑的神色,道:“你为何要在一位大神的面前撒谎?灵燕子如果真的还活着,真的在荒古废城,你怎么会受伤?你和无疆交手的时候,她怎么没有出手?”

    绝妙禅女虽然没有看见张若尘和无疆战斗,可是,却从石庙中的痕迹,将先前的战斗完全推演了出来。

    张若尘道:“好吧!告诉你真相,其实我在荒古废城中遇到的前辈高人,乃是天姥。”

    “如果你先前就说出这话,我说不定还会信几分。”

    绝妙禅女将盛放着摩尼珠的莲花捧起,道:“我知道,你说出这番话,只是想要威慑我,从而保住自己的性命。你不必那么紧张,既然你救了我,又送来摩尼珠,我已经相信你是真的想要化解我们两家的仇怨。杀了你……”

    她嘴唇动了动,才道:“杀了你,总感觉好像又欠了你们张家和不动明王大尊似的,真的是一件让人头疼的事。”

    张若尘静静的,看着她。

    绝妙禅女却露出讶然的神色,道:“你居然一点都不反驳我刚才的话?难道你真的是从一开始,就打算把摩尼珠送给我?”

    张若尘道:“这也是我答应了云青古佛的事!”

    “我真的是越来越不相信你张若尘的话,这简直是把追求女人的攻势,都用到了我身上。我还是亲自问云青祖师吧!”

    绝妙禅女取出三生门。

    随之,张若尘发现自己已经在三生门中,站在静如平湖的水面。

    水面上,浮现出云青古佛的虚影。

    张若尘见到云青古佛的报身,微微松了一口气,心中暗道,看来绝妙禅女并非十恶不赦。

    云青古佛是印雪天和六祖的传佛师尊,算得上是绝妙禅女的祖师,她若是连祖师都敢炼化,张若尘今后若是修为大成,必然要斩她。

    云青古佛的报身已经很虚弱,道:“既然找到了摩尼珠,那么斩道咒和枯死绝都可以化解,在我投胎转世之前,是真的十分希望看到你们能够和解,不要让仇怨继续延续下去。”

    “若尘,你是一个好孩子,须弥没有看错人。若是修佛……算了!”

    “绝妙,当年的恩怨,有太多不为人知的隐情,不能全怪不动明王大尊。”

    “你们二人能够答应祖师,今后再也不为敌了吗?”

    张若尘躬身一拜,道:“只要她不再敌视我,我可以海纳百川。”

    “你可以代表张家吗?当年的仇恨,你可以放下,他们也可以放下?”绝妙禅女问道。

    张若尘眼神前所未有的坚定,道:“我可以。”

    “好!从今往后,恩怨一笔勾销。冥殿的斩道咒,我来化解。”绝妙禅女倒也极有魄力,做出这道承诺。

    这不是一道简单的承诺!

    反而非常沉重。

    从三生门中,退出来后,绝妙禅女看向张若尘,已经不是高看一眼,而是带有了一种更深的情绪,道:“你真的是够可以,无论你今日的所作所为是不是别有目的,我现在佩服的人中,已是多了你这一号。”

    “居然不是骂我愚蠢?”张若尘道。

    绝妙禅女道:“你若真是愚蠢之辈,我佩服一个愚蠢之辈,岂不是更加愚蠢?你真的够可以,我甚至都觉得,欠了你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