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万古神帝 > 第二千八百二十五章 逆神族

第二千八百二十五章 逆神族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

    “逆神族!”

    张若尘心中大动,再次听到了这个名字。

    上一次,是空智认出逆神碑,喊出了“逆神族”这三个字。

    “逆神族到底是怎么回事?”张若尘问道。

    池瑶道:“你没有听说过逆神族,其实很正常。因为,这是十万年前,一个被诸神彻底抹去了的古族,在神灵的世界都是禁止谈论的话题。”

    “十万年过去,除了老一辈的神灵,知道逆神族曾经存在过的修士,已是少之又少。就算知道的人,也不敢提着三个字。”

    在凡人的世界,只需数十年,就能将一个人存在过的痕迹抹去。

    哪怕这个人,曾经声名远播。

    修炼者的寿元很长,可是十万年时间依旧太久,大圣都已经死了好几代。便是十万年前的神灵,绝大多数都已经寿元耗尽而死。

    毕竟,绝对多数神灵,都只有一个元会的寿元。

    张若尘道:“为什么要抹去逆神族存在过的痕迹?是谁,要抹去这一切?”

    “是昊天,是四大主宰世界,是命运神殿,是地狱十族,是这天地间所有的神灵。只有诸神的意志,才能让十万年前威震天地的逆神族,彻底消失。就连所有关于逆神族的书册,都被焚烧殆尽。”池瑶道。

    张若尘的心情,已经不能用震撼来形容,感觉自己快要窒息。

    就算是当年的昆仑界,都没有遭受这样的对待。

    这简直比灭族还要狠!

    张若尘道:“逆神族到底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居然被这样对待?”

    “逆神族非但没有做天怒人怨的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反而是在十万年前,拯救了天庭诸界。”池瑶道。

    张若尘更加迷茫。

    池瑶道:“逆神族在十万年前,其实被称为圣族,是圣界的原住民。”

    圣界,便是天庭曾经的名字。

    是十万年前,才改为天庭。

    “十万年前,天地大劫,宇宙中的各大世界差一点全部毁灭,万族众生险些死绝。其中,被称为万界之心的圣界,遭遇毁灭性的打击,大批神灵陨落,圣境修士死伤无数,神山毁灭,神脉毁坏,其中圣族更是死伤惨重。”

    张若尘听海棠婆婆曾经讲过此事,据说,当时昆仑界都化为一颗火球,燃烧整整三个月,险些灭界。

    别的大世界更不用说,必然遭受焚炼。

    当时海棠婆婆曾猜测,这一切,都是三十万年前,二十四诸天征战的延续,是对方的报复。

    张若尘道:“这一切,与传说中的宇宙大破灭,倒是有些相似。”

    “我觉得,这就是一场宇宙大破灭,就是有一股未知而神秘的力量想要灭掉所有生灵,开启下一个宇宙纪元。只不过,发生了某种我们不知道的意外,大破灭才在三个月后终止。包括昆仑界之内,宇宙各界的修士,才有了苟延残喘的机会。”池瑶道。

    张若尘道:“所以,此后昆仑界立即开启了日晷,进入天上一天地上一年的最疯狂的大修炼时代。可是,你刚才说了,圣族只是死伤惨重,却并没有被灭族。”

    池瑶道:“三个月的恐怖时期过去后,各大世界都损失惨重,就连神灵都陷入惊慌和恐惧之中,以为末日已经到来。”

    “而同时,地狱界的中立派和主和派,生灵中的不死血族和罗刹族内部各大势力也是波云诡谲,不仅发生了生命神尊和吉祥神尊的惨案,还有很多血案,都是那个时候爆发。最终,地狱十族统一了意识,正式全面开启战争模式,向圣界所在的宇宙发起了进攻。”

    张若尘曾听海棠婆婆说过,三十万年,战争的初期,积极参战的是黑暗神殿、冥族、鬼族、骨族、石族、修罗族,因为他们可以在杀戮中成长,死亡和杀戮只会让他们变得更强。

    后来,死灵族群中的死族、尸族,也相继参战。

    只有完全是生灵的不死血族和罗刹族,还有阎寰宇统领的阎罗族,有着种种顾虑,一直中立,或者是劝和。

    池瑶道:“一直以来,都是圣界领袖各大世界。圣界毁灭,各大世界都受创,根本不是短时间可以恢复,地狱十族在这个时候攻来,自然是摧枯拉朽。所过之处,一座座大世界化为死界,一颗颗生命星球化为修罗场。”

    “这是一场收割,对整个宇宙的收割,收割一切生命。”

    “就是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是圣族的大长老站了出来,凭借圣族自古以来的影响力,持着一块石碑,遍走各界,联络各界神灵和一些隐世神灵,成立了天庭,建立了天宫。”

    “诸神本是推举大长老担任天宫之主,但,大长老却认为,自己的修为和资历不足以号令万界,恐不服众。”

    “受大长老的邀请,三十万年前的二十四诸天之一昊天,担任第一任天宫之主。”

    “三十万年前,二十四诸天只有昊天和六祖活着回来,虽然传说,还有第三人,可是,这人的身份,却至今都是一个迷。六祖圆寂后,世间诸天只剩昊天一人。无论是影响力,还是修为,昊天都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加上圣族大长老的推举,他做天宫之主,自然是无人敢不服。”

    “随着天庭成立,诸界的力量整合起来,终于,不再是一盘散沙,阻挡住了地狱界攻伐和杀戮。”

    张若尘的窒息感缓解了一些,喘了一口气,感叹道:“昊天固然强大,临危受命,威加四海。但,圣族大长老却更让人钦佩,能够力缆狂澜,又能急流勇退,举荐贤者。这种气魄,这种胸襟,非常人能有。”

    “可是,圣族为何又被称为了逆神族?”

    池瑶道:“因为,三十万年前的天尊,也就是最后一任天尊,乃是出身圣族,被称为逆神天尊。二十四诸天,都是在逆神天尊的带领下,去做那件事。”

    “圣族大长老之所以能够说服各界的神灵,不仅是因为圣族的影响力,更是因为逆神天尊的余威。”

    “大长老前去游说各界神灵携带的石碑,便是六祖带回来的,是逆神天尊临死前,交给六祖。”

    池瑶不可能见过真正的六祖,更不可能见过圣族大长老,她之所以可以如此肯定的说出这些话,显然是殒神岛主、须弥圣僧或者龙主讲述的。

    圣族大长老游说各界,怎么可能不见昆仑界的这几位大人物?

    池瑶道:“这块石碑,被命名为了逆神碑。每一位同意建立天庭的神灵,都会在逆神碑上留下一个字,以此为信,不可毁约。天庭便是以逆神碑为信物建立起来,此后圣族更是改名为了逆神族。”

    张若尘掌握着逆神碑的残碑,总觉得,逆神碑的意义,绝不会只像池瑶所说,是天庭建立的信物那么简单。

    因为,三十万年前,发生了那么大的事,二十四诸天去,只有三人回。唯一带回来的东西,只有一块石碑。

    而且是天尊临死的时候,交给的六祖,可想而知这块石碑的重要性。

    甚至张若尘都怀疑,这块石碑根本不属于逆神天尊,而是逆神天尊在做那件事的时候得到。他们到底去做了什么事?去了什么地方?

    这块石碑,又有什么意义?

    而且,诸神在逆神碑上留下自己的文字印记,真的只是约定成立天庭而已?会不会,还有别的什么约定?

    还有一点,张若尘颇为疑惑,因为他掌握的这块残碑上,一共有数千个文字,但是蕴含奥义气息的,只有四十二个。

    这些蕴含奥义气息的文字的主人,会不会有别的什么约定?为什么如此特殊?

    张若尘明白,池瑶所知道的一切,都是听别人的讲述,根本不可能了解这些隐秘。想知道逆神碑真正的秘密,或许只能去昆仑界,询问太师父。

    张若尘陷入沉思的时候,池瑶继续讲述道:“地狱界和天庭万界的战争,持续了很多年,不知多少神灵陨落,不知多少大世界毁灭,双方都损失惨重。”

    “因为种种原因,地狱界和天庭提出停战。就在停战协议签署的时候,逆神族一夜之间被灭族,此后,无论是天庭各界,还是地狱十族的神灵,都降下神旨,焚烧所有与逆神族有关的典籍,禁止谈论关于逆神族的一切,否则,必遭神罚而死。”

    “十万年过去,除了老一辈的神灵,已经没有人记得逆神族曾经存在过。甚至连逆神天尊的名字,都被列位禁忌,不能提及。”

    张若尘只感觉到心中压抑得难受,道:“莫非与停战协议有关?地狱界停战的条件,就是逆神族必须灭族?”

    池瑶轻轻摇头,道:“谁都不知道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怕是知道这个秘密的神灵都少之又少。但,逆神族灭在停战协议签署的这个敏感时间,不可能只是巧合。”

    “诸神下令禁止谈论,更是欲盖弥彰。”

    “更何况,整件事的一切起因,都是因为逆神天尊。随着逆神族灭族,一切又暂时平息,似乎有某种因果关系。唯一让人难以理解的是,地狱界诸神的态度。”

    “还有一种可能性,天庭的内部,肯定也有问题。”张若尘胸口堵得难受。

    对历史了解得越多,越是难受。

    因为,历史上,有太多不平等的条约,一条比一条荒唐,一条比一条屈辱。真正想做事的人,都被自己人打死了!有骨气,敢抗争的人,全部被打断了脊梁。

    还有的人,跪在地上,再也站不起来。

    “你说,这背后,若没有一股强大而未知的力量,逆神族怎会落得如此下场?”池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