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万古神帝 > 第二千八百四十章 所谓世间,不就是你

第二千八百四十章 所谓世间,不就是你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

    “谁能想到,有一天,我们三人居然可以像现在这样坐在一起,感受红尘中的烟火气?”

    乾坤界的一座城池中,张若尘、池瑶、孔兰攸坐在一座戏楼的二楼,桌上是清茶和白果。

    戏台上,唱戏的老少二人,都是凡人。

    他们根本不知晓,自己现在生活在一幅图卷中,更不知晓这个世界不久之前差一点毁灭。

    岁月静好,只因有人负重前行。

    孔兰攸白发如霜,清丽幽淡,道:“其实这样挺好,不用怀揣怨恨,不用承受自己施加给自己的痛苦。天下熙攘,心中却宁静平和,自有一番情趣。一千年的苦痛和磨难,怎抵得上哪怕一天的快乐?”

    池瑶显然不认可这话,道:“你也想做图中人?有一天,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这种宁静平和,我享受不来!这些年来,我一直在争,不是要去争个什么胜负,只是想要争一条活路。张若尘,你怎么说?”

    孔兰攸的目光,也向他投去。

    这是想让他选择一种活法?

    张若尘不想选择,笑道:“我能怎么说,该说的,你们都已经说了!”

    池瑶显然不想轻易放过他,道:“你也想做回一个凡人?不再去争一争了吗?”

    “争什么?”张若尘装着不知。

    池瑶道:“为这世间,争一个未来。”

    “所谓世间,不就是你吗?”张若尘道。

    这话实在太肉麻,但,却很有效,任何女子听到,哪怕明知是假话,却也甜在心中。

    池瑶眼神柔和下来,埋怨的盯了过去,道:“那便为了我们自己的未来,难道不去争一争?”

    “争,当然得争。但,你得先答应,接下来都听我的,不能再擅作主张,不能再欺骗我,我们得相互信任。”张若尘道。

    池瑶见张若尘似乎振作了起来,没有迟疑,道:“好!我答应你。”

    “你先发誓。”张若尘道。

    池瑶察觉到了什么,道:“我觉得,没有必要发誓吧?”

    “有必要,而且得以青帝、太上他们的名义发誓,若违誓言,他们不得好死。”张若尘道。

    见张若尘如此严肃,孔兰攸也生出一丝察觉。

    张若尘必定是在谋划什么,不然,不可能逼池瑶,发这么毒的誓言。

    池瑶显然是意识到这一点,道:“本皇执掌一界,万族朝拜,何等身份,何等修为,要我完全听你的……我们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听你的?”

    “至于,你说的第二点,难度也很大,因为,本皇已经习惯自己给自己拿主意。”

    “第三点,第四点,本皇倒是完全赞同。我们之间,的确需要重新培养对对方的信任,这是我们这些年失去的,最珍贵的东西。”

    “所以,你到底想做什么,直接说出来吧!”

    张若尘摇头,站起身,道:“不行!你不答应我的条件,不立誓,我一个字都不会说。”

    “唰!”

    张若尘的身影,消失在戏楼中,出现到接天神木下方,走进生命之泉,疗养伤势。

    片刻后,池瑶来到生命之泉旁边,看着躺在水面的张若尘,道:“你赢了!本皇可以答应你,只要你想做的事,是合理的,没有挑战我的底线,可以都听你的。”

    “我怎么可能做出不合理的事?”张若尘闭着眼睛说道。

    池瑶道:“我听说,血绝战神一直在帮你联姻,联姻的对象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本皇倒也不配说三道四,但,此事终究会影响昆仑和孔乐,本皇说不得会采取一些行动。”

    一口一个“本皇”,显然在谈条件和争权利的时候,池瑶是想表现出强势的样子。

    张若尘道:“不用说了,你说的很有道理,便按你说的立誓吧!”

    “我池瑶,以父皇青帝的名义立誓,从今往后,与张若尘相互信任,不再欺骗。如果两人出现意见分歧,只要张若尘所做之事遵循道义,不是为了一己私利,不是被欲望迷失,我都可听他的。若违此誓,父皇青帝与我皆天劫焚身,神形俱灭。”

    一身修为被废,对所有修士而言,都是生不如死。

    虽然张若尘装得云淡风轻,但,池瑶感知得到他心中的痛苦和不甘。

    只要张若尘能够重新振作,池瑶不介意,答应他任何条件。

    池瑶立誓之后,道:“现在,你可以直言,你的计划了吧?”

    “不急,再疗养一会儿。”张若尘道。

    半日后。

    张若尘从生命之泉中走出,身上滴水不沾,道:“走吧!”

    “去哪里?”池瑶问道。

    “跟我来便是。”

    张若尘身形如电,去势如风,向天尽头的菩提树走去。

    池瑶与充满好奇的孔兰攸、葬金白虎,急速跟上去。

    生长在《六祖释禅图》中的这株菩提树,比接天神木还要高大,树枝、树叶覆盖的地域,达到千里,宛若金色云盖。

    进入这片佛域,天地间,飞洒金雨。

    地面上,长满各种珍奇的佛性圣药,与异种花朵。

    沼泽遍布,佛泉如金河穿梭在大地上,点缀有一座座湖泊。

    远处,菩提树既是庞大得震撼人心,又散发出强大的神威,显示出它是一株真正的神树,不知已经生长了多少个元会。

    “此处,简直佛门神境,在这里肯定能悟神灵大道。”孔兰攸妙目神采奕奕,心中感叹无比。

    池瑶道:“这片大地很古老,而且结构坚固,能够孕育出奇珍异宝,不是靠画,画得出来。这片大地和菩提树,应该都是从别的什么地方,搬迁到画卷的内空间。”

    “是六祖神境世界的一角。”张若尘做出这样的判断。

    “的确可能性很大。”

    池瑶道:“如果真是如此,这卷《六祖释禅图》简直无上奇宝,代表一位佛祖的佛境世界。即便只是一角,也非同小可。”

    “当年六祖圆寂之时,圣僧很有可能守在一旁。”张若尘道。

    跨过金色河流和沼泽,渐渐的,他们靠近菩提树的树干。

    神威越发的强大,空间中的规则,已是全部变成一个个金色梵文。由梵文,撑起这片世界,并且衍化出诵经声、钟声、脚步声、人语声。

    在菩提树下,有一座光洁如玉的石台。

    石台,并不规则,也不奇特,但却润泽平滑,不染尘埃。

    只是看着石台,都让人心神宁静,瞬间就能进入玄之又玄的悟道状态。

    但,张若尘三人却没有细看石台,而是看着盘坐在石台上的那尊金佛。他身躯巨大,慈眉善目,赤足含笑,袒胸露腹,一圈圈佛光在身上流逸。

    那威势,那佛蕴,能折服世间一切生灵。

    “是六祖。这……这是他的佛祖金身吗?”池瑶无法平静,连忙躬身叩拜。

    张若尘也行了一礼,道:“六祖坐化之时,金身便是化为八万四千颗舍利子。其中,八万三千九百九十颗舍利子,在诞生的那一刻,便是化为传说中的佛门至宝明镜台。而其余十颗佛祖舍利,分别存放在佛门的十大圣地。所以,六祖没有金身,只有明镜台。”

    池瑶和孔兰攸的目光,皆是移向六祖身下的那尊石台,心中生出猜测。

    张若尘其实也不敢相信,传说中的明镜台在《六祖释禅图》中。可是,除了明镜台的力量,还有什么宝物,可以显化出六祖的金身佛影?

    而且,金身佛影形成的威势和佛蕴,能够将大神级别的存在都惊慑住,无法识破。

    只有明镜台的力量,可以做到。

    张若尘相信,此前他使用《六祖释禅图》威吓鬼主、金聚大神的时候,显化出来的金身佛影,也是这一尊。

    张若尘苦笑:“我想,这便是圣僧的后手。将希望寄托在我们身上的,不仅有圣僧,还有当年因重伤而坐化的六祖。”

    池瑶颇为不解张若尘话中的意思,道:“圣僧的后手?”

    张若尘点了点头,迈步向明镜台和六祖的金身佛影走去。

    池瑶和孔兰攸欲要跟上去,但是,被金色梵文挡住,无法硬闯。

    走到六祖金身佛影的庞大身躯下方,张若尘伸出一根手指,向上点出,与佛影的手指撞击在一起。

    “轰隆!”

    金身佛影散裂而开,化为一个金色漩涡。

    漩涡中,传出剑鸣声,七剑在飞舞。

    “是剑祖的七柄魄剑,居然保存在六祖的金身佛影里面。还有……那是破碎的神源……”池瑶惊呼道。

    一颗颗璀璨的光点,在金色漩涡中浮现出来,如群星闪耀。

    正是神源碎片。

    有十重破碎的天宇,化为了残垣断壁,如同神殿废墟,飘在一条由规则神纹组成的通天河中。通天河中,还有诸神印记在闪烁,有神魂如白雾飘荡。

    池瑶和孔兰攸皆是欣喜无比。

    “擎祖以为,自己亲自出手,肯定已经将你的修为尽毁。却没想到,他还是失算了,明镜台和《六祖释禅图》将你的修为,保存了下来。他终究还是输给了六祖和圣僧!”池瑶心情大好,心中阴霾尽去。

    张若尘其实在进入《六祖释禅图》的内世界,就感应到自己神魂、神源、魄剑……的气息,可是,却知晓这些根本没有用。

    张若尘目望上方的金色漩涡,道:“六祖和圣僧,不能说赢了,只能说在死后,依旧与擎祖斗了一个平局。我的神源已碎,就算重凝,也无法继续修炼,只能维持下位神的境界。但……”

    “但这一生修为,我却可以传给你,让你去做三十三重天,去做你想做的事,去争,去拼,带着我的意志,去实现六祖和圣僧期待的未来。瑶瑶!这便是我的计划!”

    张若尘转身看向池瑶,神情淡然,却又坚定。

    ……

    今天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