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万古神帝 > 第二千八百四十五章 张若尘,你该出世了!

第二千八百四十五章 张若尘,你该出世了!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

    两只大白鹅,似乎是听懂了酒鬼的话。

    它们两只雪白的羽翅展开,一左一右,冲了上去,分别拧在酒鬼的大腿和手指,痛得酒鬼嚎啕大叫,立即向大堂的方向逃去。

    两只大白鹅得胜归来,神情倨傲,大摇大摆走到张若尘面前,继续吃食。

    喂完两只大白鹅,又去喂了老黄牛。

    张若尘这才回到大堂,却见酒鬼没离开。

    “太凶了,这还是鹅吗?简直比传说中的凤凰还可怕。”

    酒鬼披头散发,时而揉手指,时而搓大腿。

    七年交往,张若尘与酒鬼已经很熟,于是搬了一坛子酒,坐了过去,道:“你惹它们干嘛,两只成精了的鹅,连我都不敢说要吃它们的肉。”

    酒鬼好奇的问道:“老张头,一直没问你,你到底多大年纪了?听镇上最年长的老人说,他年轻时候,你就半死不活的模样。”

    张若尘其实也很疑惑,为何明明只剩一丝生命之火,却一直不熄灭。

    硬生生的,活了这么多年。

    有时候,他都在想,是不是佛祖舍利和白苍血土在为他续命。

    “快死了,就快死了,活不了多久啰!”

    张若尘倒满两碗酒,给酒鬼推了一碗过去。

    酒鬼挽起袖子,捧起陶碗,陶醉的吸了一口酒气,咕噜咕噜的,全干了。

    霎时间,手也不痛了,腿也不痛了!

    张若尘问道:“别说是你,就连老黄牛都在它们嘴下,吃了不少的亏。世人常说,力大如牛。你说,为何一头健硕的黄牛,却不是两只鹅的对手?”

    “因为一个凶,一个老实。老实的,自然要被欺负。”酒鬼道。

    张若尘道:“若是这牛老实,为何又能踩死屠夫?”

    “屠夫要杀它,它当然要拼命。”酒鬼理所当然的说道。

    张若尘道:“拼命的时候,能够踩死屠夫。被欺负的时候,便一直被欺负。你说,鹅、黄牛、屠夫,到底谁最厉害?”

    酒鬼愣住了!

    “鹅……最厉害?”

    “屠夫要杀它,岂是难事?”

    “牛最厉害?不……不……屠夫最厉害……也不对……让我想想……”

    酒鬼彻底失去喝酒的兴趣,完全陷入思考。

    最后,想得癫狂了起来,他双手抓头发,吼道:“你这是什么破问题嘛?不喝了,不喝了!”

    酒鬼拍屁股走了,临走时,还不忘向后院的两只大白鹅和老黄牛看了一眼,眼神愤愤然。

    只剩张若尘一个人独酌。

    其实,张若尘最想不明白的是,自己在床上装睡了大半年,谁都叫不醒他。可是一场鹅牛大战,却让他醒了过来。

    这是为什么呢?

    是什么叫醒了装睡的人?

    鹅根本不可能是牛的对手,力量远远不及,攻击力不能致命,但是,却偏偏赢了!

    牛看起来强大,却无力反击。

    他一直养着黄牛和两只大白鹅,就是想要弄明白原因。到底是什么让他醒了过来?

    当屠夫被牛一脚踩死的时候,张若尘更加迷茫。

    说明这并不是一头任人宰割的牛,它也懂得反击。

    喝完救,张若尘便是搬出木绑子,坐在大槐树下,敲击起来。声音,抑扬顿挫,时而清朗,时而沉混。

    接下来的时日,酒鬼每天都会来客栈,与张若尘争论鹅、黄牛、屠夫,谁强谁弱的问题。

    但,始终没有一个结果。

    一个大雪纷飞的冬天,特别寒冷,雪厚三尺。

    酒鬼来到客栈,道:“我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一定可以分出它们的胜负强弱。”

    “哦?”

    张若尘正在敲梆子,随口应了一声。

    酒鬼道:“我来养鹅,你养牛。屠夫是被牛踩死的,只要我养的鹅,堂堂正正的打败你养的牛。就说明,鹅最强,牛次之,屠夫垃圾。”

    张若尘停了下来,道:“我就知道,你一直在打我那两只大白鹅的主意,想空手套白鹅?”

    “我买。”

    “不卖。”

    “小气!两只鹅而已,还被你当成了宝贝,谁稀罕?告辞!”

    酒鬼愤愤然的离开。

    第二天,客栈失窃了!

    两只大白鹅被偷走。

    张若尘找遍了整个小镇,也没找到鹅。

    一起失踪的,还有酒鬼。

    最后,在大槐树上,倒是看到了酒鬼留下的一行字:“你在这里,是找不到答案的。”

    “如此悄无声息,看来这次我真的看走了眼,这酒鬼还真不是一般人!”

    张若尘无奈一笑,意识到,很快就要告别现在这种平静的生活。

    但,他没有想着离开,或者是躲到别处隐居。

    酒鬼既然盯上了他,他便是躲到天涯海角都没用。

    这颗星球,是一颗六级大星,与七级以上的主星相比不算大,但是与别的生命星球比起来,却又大得多。

    此刻。

    酒鬼站在这颗星球外的虚空,停下来,回头看了一眼,仿佛自言自语:“你躲在这里,太可惜了!少了你,这个时代,少了多少乐趣啊!你欲静,我便偏不让你静。张若尘,你该出世了!”

    他挥着大袖,脚踩虚空,迈步而去,嘴里吟唱:“天南无所归,红尘纵逍遥。人若来欺我,地染三尺红。天若来欺我,骂声贼老天。我若欺自个,谁又管得着?”

    “呱呱!”

    他身后,跟着两只大摇大摆的大白鹅。

    摇摇拽拽,一人两鹅的步伐,倒是出奇的一致。

    ……

    宇宙永恒,群星一直在运转,不会因为任何一个人的退出而停止。

    没有了张若尘,天地还是曾经的天地。

    天庭和地狱界的战争,虽然才爆发数十年,但,没有像诸神预估中那样平和,反而激烈异常,数十年间,多座古文明毁灭,神战频频爆发,不知多少神灵陨落。

    天庭依托巨灵文明、艳阳文明、藏墟文明建立起来的铁幕防线,已是被打得千疮百孔,形势岌岌可危。战死的修士,不计其数。

    战争一旦爆发,就像放出了恶魔,不再受任何人的控制。

    四十年前,有尸族神灵潜入北方宇宙,屠戮一界,炼尸亿万。

    北方宇宙战争爆发!

    三十年前,有消息传出,池瑶女皇吞噬了张若尘的一身修为,修成《三十三重天》。此后,有罗刹族和不死血族的军队,闯入昆仑界所在的星空大肆杀戮,战火蔓延到西方宇宙的局部星域。

    二十年前,天宫举行封天大典,定出二十诸天,昊天为新任天尊。

    时隔三十万年,二十诸天再现世间,诸天的神影,悬浮在天庭上空,如同二十尊星空巨人,是为这个时代的最强者。

    地狱界不甘示弱,也召开封天大典,评出二十诸天,酆都大帝为地狱界天尊。

    十年前,五清宗从离恨天归来,踏入神尊之境。

    四年前,蚩刑天逃出罗祖云山界。

    上个月,白卿儿坐着一艘白玉古船,从边荒宇宙归来,回到了神女十二坊。

    时代一直在变,每个人都是这个时代的主角。

    这时,张若尘抬头望天,只见天空燃烧,一团火球从天而降,坠落在距离小镇大概只有五百里的地方。

    他看得很清楚,坠落下来的,是一个修士。

    而且修为不弱,是一个大圣。

    不多时,张若尘便是看见这个大圣,出现在他视野中,伤得很重,气息虚弱,从半空飞落了下来,出现在小镇的镇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