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万古神帝 > 第二千八百六十一章 神师渔谣

第二千八百六十一章 神师渔谣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

    巫马九行瞳孔收缩,脸色凝重到极点,心中波澜,如大浪击天。

    达到中位神境界,修炼近五万年的一尊杀神,居然便如此陨落?

    须知,即便是上位神,想要杀一位中位神,都不是一件易事。

    对张若尘的精神力强度,巫马九行还是有一定判断,怎么可能杀得了魔瞳?

    魔瞳连逃都逃不掉吗?

    巫马九行非一般人也,心境很快沉定下来,做出判断,道:“你是借天尊神纹的力量,杀死了他?你可知,他乃是天杀组织九大杀神之一?”

    张若尘站在云桥上,悬空而立,道:“你倒是会倒打一耙,老夫与魔瞳交情甚深,怎么可能杀他?明明是你出手偷袭,才杀死了他。”

    巫马九行实在是不明白,对方为何要使用这种拙劣的手段,将魔瞳的死,栽赃到他身上。只要细查,根本无法掩盖真相。

    “老先生,若是藏身在暗处,再借天尊遗地的地利,我或许真的会忌惮三分。但是出了天尊遗地,身形暴露了出来,你的优势,已是荡然无存。”

    “哗!”

    巫马九行将青铜战刀举过头顶,一道刀气光柱,直冲天外。

    强大的神力,从他脚下蔓延开去,将万里地域的山河夷平。幸好天尊遗地周围的大地,皆是地广人稀,否则不知会有多少生灵惨死。

    一刀挥下!

    刀气未至,张若尘的身体,已是散裂而开。

    “不好,又中计了!”

    纵然巫马九行心境沉稳,此时心中也是怒火万丈,很想将那个老家伙的真身揪出来,乱刀砍死。

    被他一刀劈中的,不是张若尘的真身,是以魔瞳神源幻化出来的一道假身。

    巫马九行这一刀,结结实实劈在神源上,顿时,大量神力爆开,化为一圈明亮的光波,向万里之外蔓延而去。

    并非是巫马九行智计不够,而是精神力差距太大,无法占据先手。

    实际上,他能够全身退出天尊遗地,已经是相当了不得,是处在劣势之下,每一次都做出了最佳的判断。

    星桓天的神灵,皆在第一时间,感知到天尊遗地方向,传来的强大神力波动。

    “是巫马九行的气息,而且是全力以赴出刀。”

    “巫马九行居然敢在星桓天生事,有刀尊的背景,就是不一般。”

    “巫马九行并非飞扬跋扈之辈,此人虽然年轻,但,心智深沉,能够引他出刀,必有大事发生。走,去看看。”

    第一神女城中,飞出一道道神光,直向天尊遗地飞去。

    以真神之能,顷刻间,便是跨越数十万里,来到天尊遗地之外那片刀气纵横的疆域。

    方圆万里,尘土飞扬,规则神纹遍布。

    有神灵,欲要继续向前靠近,但刚刚飞了数百里,便是被刀道规则神纹斩中,身形倒飞而回,心中顿时大惊,他道:“好厉害的巫马九行,才刚达到中位神境界,力量已是如此强大。”

    “巫马九行曾俗世无敌,根基深厚,自然非同一般。”商弘道。

    商弘与天堂界派系的神灵汇聚在一起,个个神采飞扬,气息浑厚,让所在之地,化为了一片白光莹莹的神土。

    以半招的优势,击败命运神殿神子海尚明宫之后,商弘身上威势更胜从前,飘飘然,如要羽化飞仙。

    “哗!”

    “哗!”

    ……

    一连四道神光,从天外而来。

    她们身穿不同色彩的神衣,个个美轮美奂,显露在神衣外的肌肤犹如冰雕玉凝,宛若四位仙姬临尘。降落到地面上,满天花雨将她们笼罩。

    正是神女十二坊,花、叶、秋、雪四位坊主。

    她们的眼眸,齐齐盯向前方混乱天地中的巫马九行,眼中神光如柱,皆带有怒意。

    雪雨坊主柳轻城冷声道:“星桓天乃神女十二坊主宰的大世界,早有界规,任何神灵,不得在界中生事。巫马九行,跟我们走吧,去见城主。”

    数千里之外,巫马九行释放出神境世界,全神贯注的戒备。

    “哗!”

    一道雷电凝聚出来,如一条电河,冲出进他的神境世界。

    巫马九行爆发出疾速,瞬间避开,腾飞了起来,大喝一声:“我发现你了!这一刀,让你魂断于此。”

    青铜战刀举过头顶,刀身上,一道道纹路浮现出来,散发出来的光芒,即便是数十万里之外的第一神女城都能看见。

    一刀斩下,天地间的能量,顷刻间沸腾了起来。

    张若尘站在密林外的一棵盘根缠藤的老树下,看着刀光斩落下来,只感觉,天地间的力量,都在向他挤压。

    这是被巫马九行的刀意锁定了!

    “不愧是巫马九行,这么快就把我找了出来。”

    张若尘巍然不惧,手臂微微一抬,身前的大地直接升立起来,平原化为高原,与斩来的刀光碰撞在一起。

    “轰隆!”

    千里大地炸开,神土崩裂,破败一片。

    “巫马小儿,此仇不共戴天,老夫与你不死不休。”

    张若尘不再隐藏,现身出来,白发长须皆是随风飘摇,手掌举过头顶,天地间的神气,化为一条条气河,向他掌心汇聚。

    掌心如同托有一轮烈日,挥手打向巫马九行。

    柳轻城看见了张若尘的身影,露出异样的神色,道:“是他。”

    “那老者是谁?”身穿蕾丝黑裙,性感迷人的冥花坊主问道。

    柳轻城道:“就是我曾说过的,那位隐居云凡星的神秘老人,他音律造诣极高,据说与神女十二坊颇有渊源。”

    “他怎么与巫马九行斗了起来?”秋霜坊主问道。

    柳轻城道:“或许,与天尊宝纱有关。”

    听到这话,其余三位坊主纷纷动容,又惊又喜。

    “不能任由他们这么战下去,否则,必然对星桓天造成严重破坏。”

    “先出手,阻止他们。”

    四位坊主取出了一座百丈高的血石祭台,飞落到祭台上,合四人之力,祭台爆发出密密麻麻的纹路,血光将整个天地都映照成了血红色。

    更可怕的是,血石祭台引动了星桓天中的天尊遗力。

    四位坊主驾驭血石祭台飞出去,闯入张若尘和巫马九行的战斗中心,将狂暴的神力压了下去。

    秋霜坊主站在祭台边缘,飞在半空,长裙飞舞,两条雪白而笔直的玉/腿深处,若隐若现,充满无穷诱惑。她冷声道:“住手!谁再出手,便是死罪。”

    巫马九行提刀望天,道:“今日之事,皆是那个老家伙挑起,就连魔……”

    “我魔瞳老友死得好惨,巫马九行,我们去星空中一决生死。”张若尘声音苍老,却撕心裂肺,充满悲痛。

    巫马九行深吸一口气,怒得发抖,眼神利如刀。

    张若尘将魔瞳的神源,扔给了祭台上的柳轻城,老泪纵横,道:“是他,就是他,杀死了魔瞳,此仇不报,老夫死不瞑目。战!不死不休。今日,老夫要以你的神血,祭奠魔瞳。”

    张若尘释放出精神力,将宇空外的一颗颗小行星拉扯了下来,如同流星雨一般,砸向巫马九行。

    张若尘深知自己寿元无多,能做的事已经不多,做一件,是一件,必须斩巫马九行,帮阿乐和桃花彻底除去后患。更何况,千年前,巫马九行夺他宙繁镯,两人结下的仇怨不小。

    谁都没有想到,这个寿元将尽的老家伙,竟然如此激进,根本阻止不住。

    眼看群星坠落下来,四位坊主连忙驾驭祭台飞离出去,远远退避。

    巫马九行看出了对方的目的,意识到这个老者,与桃花和阿乐的关系肯定非同一般,不想继续缠斗,追着四位坊主离开的方向而去。

    与一个将死之人战斗,是最不理智的事。

    但,没有冲出多远,一道阵法屏障,在他身前显现出来,拦住了他的去路。

    “破!”

    巫马九行挥刀一斩。

    刀光,如一轮数百里长的明月,在地面显现出来,与阵法屏障碰撞在一起。

    如此霸道的一刀,却未能破开阵法屏障。

    阵法屏障如同汪洋大海,将刀光蕴含的所有毁灭性力量,全部都吞噬。

    巫马九行立即停步,难以置信的,看着前方的阵法屏障,与阵法屏障后面已经远离而去的血石祭台。

    “何方高人,为何阻我离去?”巫马九行道。

    渔谣站在数十万里之外,神女衣城的庄园中,晶莹红润的嘴唇动了动,轻声说道:“既然是仇恨争斗,今日,便给你们一决生死的机会。免得你们的战斗,波及到星桓天更广的地域,惹得生灵涂炭。”

    明明很轻微而动听的声音,却是如同浩荡天音,从天空传出,响彻数十万里之外的那片地域。

    没有人知道,声音是从什么地方传出。

    血石祭台上,四位坊主齐齐色变。

    “是神师渔谣,只有她布置的阵法,才会如此厉害。”柳轻城道。

    冥花坊主惊诧道:“她不是一贯与世无争,怎么参合到了这件事中?”

    别的神灵,皆以为是神女十二坊的神境高手,布置出来的阵法,是为了阻止神战余波扩散。只有神女十二坊的神灵才知晓,神师渔谣虽然住在星桓天,却从不插手星桓天的事物,根本不是神女十二坊中人。

    这是一件很诡异的事!

    商弘眼神沉凝,道:“星桓天居然有一位阵法神师,以前还真是低估了神女十二坊。”

    能称神师者,精神力必然达到八十阶以上。

    精神力达到八十阶以上,却未必是神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