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逍遥熊猫 > 第四章 上紫霄,争夺座次

第四章 上紫霄,争夺座次

作者:熊猫酒仙人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逍遥熊猫 !

    混沌与洪荒接壤之处,平时本来少人有人烟,盖因在混沌之中非有至宝不可抵挡混沌之气的侵袭,且混沌并不平静,时常地风水火四溢,众多大神通者也不愿接近这里。但是今天,确实热闹异常,众神云集,宝光四溢。

    只见众多大神分为四个阵营,以三清为首,南华、瑶池等为一阵营;以镇元子、红云为首的散修阵营,散仙人数最多,差不多有三千之数,以对应鸿钧的三千大道,虽然大多只是金仙之流,但人多势众;以帝俊太一、鲲鹏的妖族阵营,十大妖帅、伏羲女娲等都是大罗金仙,真不知道,如果巫族乘此时机攻打天庭,妖族怎能抵挡;以后土玄冥为巫族阵营,虽说二人皆是女流之辈,但却没人敢小瞧她们,巫族本就肉身强大,更何况本就掌管法则之力,没有突破准圣,手中无至宝,皆不可与祖巫相抗。也有四大阵营都不属于的神通者,如冥河之流,自视艺高人胆大,而且冥河修炼血之大道,全身散发着恐怖的杀戮之气,又有生人莫近的面孔,从不与人交往,于是只能独来独往。

    “哈哈,后土玄冥,你巫族没有元神,怎也来了?”巫族没有元神,不善演算天机,一直是他们的痛楚,没想到太一这个骄傲自大的人又开始在他们伤口上撒盐。即使脾气甚好的后土等候脸色变黑,更何况玄冥了,要不是后土拉着,玄冥早就冲上去了。

    “哼,我巫族神通岂是你这个三足的扁毛畜生能知晓的。”虽然被拉着,可玄冥没有后土的好脾气,于是开口反击。

    “你。。。。。”太一被玄冥噎的脸色通红,不知说什么是好。南华看到这一幕,心想,巫妖真是天生的对头,除魔之时便针锋相对,到了这里,连斗嘴也不放过。想到巫妖今后的下场,南华不禁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就在这时,混沌开始翻腾起来,形成一阵阵风暴,向众神刮来。但透过风暴,隐隐看到一座宫殿时隐时现。

    “混沌风暴来了,快点防御。”不知谁大喊了一声,众神忙开始防御起来,但也有不动的人,如三清,对这阵风暴好像视若无睹。南华本欲防御,但看三清这幅摸样,也放心的站在那里。风暴闪过之后,那些防御的众神纷纷被吹回洪荒,连带十大妖神、众多散修都被刮回洪荒,帝俊、太一、妖师鲲鹏、伏羲女娲、后土玄冥、镇元子、红云、冥河等一众有大命运在身的人冥冥之中有种力量使他们在最后放弃了防御,没有被吹回洪荒。反而被风暴卷到了一座宫殿之前,只见那宫简洁朴素,却又壮丽宏伟,一道道紫光辉耀混沌,一股股玄奥弥漫鸿蒙,宫门上悬匾,上书曰:紫霄宫。

    一声钟响紫宵宫门大开。众人鱼贯而入进了紫宵宫。

    众人鱼贯入宫,各自通了名号,按修为高低站定。此时两个童子走将进来,开口道:“道祖即将开道,众位师兄、师姐请安坐!”

    话音刚落,紫霄宫内便出现了三千个蒲团,而最先一排七个座位孤悬在前,却是紫色蒲团,比起余者更要精致、玄妙得多,便连大小也大了一圈。南华自然知道这位置便是鸿钧的弟子,将来的圣人的尊位,虽然奇怪为什么会有七个座次,只是自己无缘争夺座次了,便不再细想了。

    诸多大修为者修炼十来个元会,何等聪慧,自然知道最前那八个尊位大有机缘。老子双眼张开,神光绽射,他满怀深意地看了元始、通天两人一眼,那二人心领神会,纷纷点头。老子内心却也不免激动,当下开口出声对一众大神说道:“吾等兄弟三人,乃是开天盘古三清真人,为盘古元神所化有无量功德,如今天数在我,天道之下吾等合该享此尊位。”

    “此乃天数也!”元始如是道。

    “正是此理!”通天如是道。说完三人齐齐展开准圣境界的气势,脑后斗大的功德金轮明耀霄汉,一齐向前踏步,依次坐上了左起前三个紫色蒲团。见这般威势,那些大修为者如何敢有半分阻拦?而他们心下也是释然,这三人居然是盘古所化,怪不得。。。。。。。。而南华自知抢不了座次,便坐在了第二排第一个座次。

    接下来趁着众人震惊的当口,随后后土和女娲反应过来,女娲拉着兄长伏羲便往前跑。大神通者奔将起来速度何其快哉,众人更因为震惊未消,再加上后土和女娲神情柔美,容姿绝丽,一时间竟无人阻拦。后土却是坐了第四个尊位,女娲却也坐了第五个尊位。而伏羲正待坐下,却发现第六个尊位上早已坐了一人。那人一身大红袍,鹤发童颜,不是那开天辟地来第一缕红云得道的红云老祖又有谁来?伏羲无奈,准备坐上第七个尊位,却不料第七个尊位上也已坐了一道人,那道者玄色道袍袍裹身,小眼鹰勾鼻,身上气势冷厉,却正是那与伏羲同为妖族大圣的北溟鲲鹏妖师。这两人一个是九天之上飘忽无踪的闲云,另一个更是号称扶摇直上九万里的鲲鹏,于速度一道皆是无以伦比,伏羲又如何争得过他们?眼见事不可为,伏羲也不是胡搅蛮缠之人,只得悻悻坐上了第二排。

    此时众人也各按照修为高低坐定,第二排却是也基本都坐着大罗金仙境界的人。

    此时那准提道人却携着接引道人越众而出,他声泪俱下,道:“吾西方向来贫瘠,可众生良善,尽皆向道,我与兄长二人不远万里前来闻道,也好广布道法,教化众生,没想到。。。。。哎,可怜我西方万千向道苍生!”说着说着,准提道人双眼流下两道清泪,捶胸顿足,他双腿一

    软,竟自坐倒在地!

    “二弟!”接引道人面色疾苦,双眼含泪,蹲下身去扶起准提道人,心道:准提我弟,实在是苦了你了!

    坐在第六个蒲团上的红云老祖红云此时见那接引确实有大慈悲之象,脸色苍白,表情慈悲、疾苦,在看到准提面现不忍,便站起身来。

    红云道:“道友当真是有大毅力,大智慧,为众生求道之心,吾不如也!还请道友上坐。”时开天不久,众生淳朴,那红云老祖更是洪荒大神通者中最不耻下交,广交好友的一个。他心肠仁善,此时大神通者间虽交及不大,却仍大有美名。此番他虽知那尊位大有机缘,却也万万想不到便是成圣之机,又见准提如此,自然心软。

    准提道人心怀歉疚,向红云老祖深深一揖,口称:“道兄大义!”他随即转身对接引道人道:“兄长在前,不敢居先,还请兄长入座!”

    接引见准提如此,也不推托,径坐上了那第六个尊位。他心下却想:我兄弟二人此番却是与红云道友欠下了好大因果,还得日后好生偿还才是!“鲲鹏道友,”那准提道人话锋又转,一番大义凛然:“你不过是披毛戴甲、湿化卵生之徒,哪里比得上我等先天之灵,又有何德何能,敢居此尊位,得此机缘?”其实准提知晓鲲鹏本体亦为天生地养,只是如今为了自己那一座尊位,为了西方大兴,也只得对不住他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元始则心下感触,觉得这准提道人看上去虽然虚伪,这番话却着实说到了他的心中。元始于是道:“准提道友说得不差,鲲鹏你乃是披毛戴甲、湿化卵生之辈,哪里能得此机缘?”整个紫霄宫中大部分神通者皆向鲲鹏怒目而视,使后者如坐针毡。准提见得元始也这样说于是就运使神通一把把鲲鹏推了下去随后自己则坐上了第七尊位,鲲鹏只能心有不甘地看了一眼准提转而去坐了第二排的位置,同时也阴狠狠的看了看红云,这一切全部都落在了南华的眼中,而红云还不自知。

    尘埃落定,再无争执,二童子又道:“众位师兄、师姐肃静,道祖即将升座开坛!”众人又再听鸿钧为道祖,心下一时间稍有不忿,却又想起老祖成圣时的威势,也只能。。。。。。。

    这时,九重天阶之上的紫色云床上浮现出一个身影,他像是突破空间与时间的壁垒,自虚空中悄然浮现,便连这其中修为最高的老子尽皆瞧不出半点端倪,端是玄妙非常。他鹤发童颜,一身绛紫道袍,端坐云床之上,却正是那混元圣人,道祖鸿钧。

    在座三千修士皆是那入了金仙的修士,其中十数位人还是大罗金仙境界的大能,三清更是准圣,可眼见鸿钧出现,神念却根本感知不到他的存在,更觉得他好像便是从虚空中凭空出现一般。这群大修为者心下骇然,这才真正信了道祖之说,尽皆跪拜道:“拜见鸿钧道祖,道祖圣寿无疆!”复制搜索复制搜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