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逍遥熊猫 > 第三十四章鲲鹏逃,巫妖皆陨

第三十四章鲲鹏逃,巫妖皆陨

作者:熊猫酒仙人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逍遥熊猫 !

    与此同时洪荒大地上与天庭也是一样的情形,妖族大军很快攻破了祖巫殿,见得抵抗甚微,不由得面面相觑,突然帝俊大喝一声:“不好!巫族祖巫都不在这里,想必杀上天庭去了。”众妖也都面色大变,不想自己出征,老巢却失了防护被对头端了,当下都忙赶回天庭。

    “砰!”帝江一拳轰爆了龙座,大怒道:“好个妖族,也使瞒天过海之计,想必也是偷袭祖巫殿去了,快回!”几大祖巫大怒之下把整个天庭的宫殿全部打烂,天宫胜景如今却成了一堆废墟。

    巫妖二族各自回兵却在南天门外碰头,这一下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九大祖巫大吼一声变成了祖巫真身,踏龙操蛇,都有数十万丈高下,当下帝江、玄冥和烛九阴围攻东皇太一,蓐收、句芒双战帝俊,强良硬撼伏羲,天吴战鲲鹏,奢比尸、龠兹边杀妖神边随时准备上前轰上两圈,而巫兵则在刑天、相柳、九凤等几位大巫的率领下与妖族大军厮杀在一起。

    两股大军想两股洪流一般撞击在一起,溅起无数血花。雷光!点火!法宝!法术!惨叫!鲜血!残肢!断臂!到处乱飞,无数巫族被打的灰飞烟灭,无数妖兵被轰破肉身,元神刚一遁出就被绞成粉碎,鲜血不断的流下将整个天空都染成了红色,洪荒大地上更是下起了血雨,无穷量的法力搅动,整个天界都在震荡,空间纷纷破碎,南天门外被绞成了浆糊,鸿蒙开辟以来巫妖之间亿万年的因果都要再今天了结,杀运沸腾到了极点。

    那边厢九大祖巫斗帝俊、东皇太一、鲲鹏和伏羲又是另一般光景,九个祖巫仰天咆哮,震的天界一阵阵颤抖,个个提起山岳大小的拳头狂轰,东皇钟钟声紧急好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河图洛书不断的捐出,鲲鹏无甚法宝,争斗起来十分吃亏,法力在众人中也是最弱的,被天吴压着打,伏羲凭借先天灵宝伏羲琴倒是与强良斗了个不分上下,但是也还要防备奢比尸和龠兹的偷袭,因此分了心神渐渐落入下风。东皇太一因为头顶东皇钟,实力又甚是强大,因此成了重点关照对象,帝江展开无双的误读,忽左忽右,弄的他一阵头晕,玄冥凶悍异常,四起弥天,一波又一波的骨箭劈天盖地的射来,烛九阴的龙尾一下又一下的砸在东皇钟上,好似不落下东皇钟誓不罢休。而奢比尸和龠兹也是不是的来轰上两拳弄的东皇太一手忙脚乱,左右支绌。奢比尸善用毒,就是准圣都难以承受他的毒物,因此奢比尸和盘王老怪合称洪荒两大毒祖。那些个妖神妖兵一碰到奢比尸的毒都化为脓血,连元神、真灵也未能逃脱。帝俊看的目眦欲裂,但他与蓐收、句芒相斗,虽有河图洛在手但也仅仅能够自保,想要取胜却是千难万难,帝俊祭起河图洛书,顿时放出万丈强光,大喝道:“快布混元河洛周天星斗大阵!”三百六十五位妖神得令立刻念动真言,头顶各现一杆妖幡,正是星辰幡,三百六十五杆大幡按周天星斗排列,周天星斗星光垂下落到各自对应的幡中,东皇手执太阴太阳两杆主幡连忙一摇动,发出强光和河图洛书相和,顿时开启了混元河洛周天星斗大阵。

    那些巫族眼看着前一刻还在跟自己厮杀的妖族突然不见,下一刻自己却身处无边洪荒星空之中,周围一片漆黑荒凉,只有无限远处一些星辰闪闪发光,十分美丽,只是这美丽中却包含着无限杀机,巫族与妖族争斗多年自然认得是妖族大阵混元河洛周天星斗大阵,因此都暗自戒备。突然那些星辰陨石仿佛得到什么号令一般劈头盖脸的超巫族打去,百万巫族猝不及防被扑面而来的星辰陨石砸死,众祖巫纷纷怒吼,举起拳头一拳一个,不论是星辰还是陨石都被轰碎,大巫也纷纷大吼现出大巫真身,也有数万丈高下,个个身披鳞片,头顶巨角,也举起拳头四处乱砸,眼见星辰轰之不尽反而越来越多,就连大巫都渐渐坚持不住了,帝江大吼道:“布都天神煞大阵!”

    九大祖巫个个都举起一面大旗,上面绣着自己的模样,旗面黝黑,非丝非麻,不知是什么织就的,另外有三个大巫,这三位大巫分别是刑天、蚩尤、相柳也各抗一面大旗,上面分别绣着一个人身蛇尾,背后有七只手,前面也有两手,握两条腾蛇的魔神,又有一蟒头人身,脚踏两条黑龙,手缠青色大蟒,全身黑色鳞片的怪物,又有一兽头人身,双耳穿两条火蛇,脚踏两条火龙,全身火红鳞片的怪物,正是祖巫后土、共工和祝融的形象。原来祝融、共工皆已身殒,而后土更是已经成圣。不能参加巫妖大战,而得到三位祖巫精血的大巫根本发挥不出祖巫的实力,都天神煞大阵便布不出来,于是只好有后土炼制了十二面都天神煞大旗,可暂时召唤盘古真身。其实后土有一句话没有对他们说,这面旗更可以收集他们的魂魄,就他们一命,身为圣人的后土怎会算不到兄弟们的劫数呢?的当下十二面大旗摆好,旗面招展,涌出无数模糊哦,煞气冲天,帝江吼道:“聚盘古真身!”

    魔火炼化了冲过来的星辰陨石,随着帝江一声吼,所有的祖巫、大巫齐声大吼,一阵光华闪烁,无边星空中出现了一个身高亿万丈高下,全身肌肉虬结的大喊,正是盘古,只是因无元神,所以并无情感,面目呆滞。大阵深处帝俊惊呼道:“盘古?”

    帝俊十分惊讶,但他也知道这盘古虽无元神但却是盘古肉身,战斗力极强,就是圣人也要等主持阵法的祖巫法力耗尽才能破开大阵,自是不敢怠慢,忙吐出一口精血,催动河图洛书使大阵运转,顿时更多的星辰和陨石如同蝗虫一般铺天盖地的飞来,盘古真身任由那些星辰砸到身上,星辰纷纷粉碎,当然主阵的祖巫也不好受,至于大巫更是直接吐血,面容苍白。盘古真身手一招,一柄巨斧出现,正是开天斧,不过只是虚影而已,但是也不可小视。开天斧当胸一划,仿佛当年开天时一般,顿时虚空崩裂,化为混沌,混沌破碎,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为地水火风,之间,烈火熊熊,其中又有洪流滚滚,飓风呜咽,烟尘漫天,整个虚空就犹如熔炉一般,其势正是开天辟地,隐藏在大阵中的妖族被这地水火风一沾上顷刻之间就形神俱灭。

    帝俊见到无数妖族化灰灰,心如滴血,大吼一声又突出一口精血,面色若死灰,权利催动大阵,而盘古真身劈了一斧后好像也累了一般,歇息了半天。其实这一斧劈下,众祖巫都感到一阵无力,而大巫更是面色苍白,显然是法力消耗过大,有几个大巫经过刚才一阵直接身殒了。帝江见星斗大阵还未破碎忙道:“再加一把劲灭了他的。”所有巫族同心协力运转都天神煞大阵,盘古真身又动了,之间盘古真身五指张开,形成了一个黑白漩涡如太极一般,周围包裹雷光,正是功可开天辟地的混沌都天神雷,这个雷可不比刚才的开天斧之是一个虚影,而是实打实的开天神雷。盘古真身手一抖,把雷一丢,“轰”的一声,亿万星辰毁灭,天地好似重归混沌又被绞碎成地水火风,然后周围空间如破碎的镜子一般龟裂碎成一片一片,发出了银瓶迸裂的声音,就这一下就将亿万妖族灭杀,帝俊鲜血狂喷眼见不活了。巫族也是凄惨也没剩下了几个了,九大祖巫都是伤痕累累,不及平时三成战斗力,至于主阵的大巫早就灰灰了。

    东皇太一眼中怒火喷射,妖族几乎全死光了,十大妖帅只余白泽、英招和计蒙,几个厉害的妖神也只剩下毕方、穷奇、陆吾、开明兽和饕餮等寥寥几个,战斗力也是所剩无几,伏羲也是奄奄一息,大哥帝俊更是因大阵被破伤了元神真灵,魂飞魄散就在眼前了,鲲鹏倒是无甚大碍,还有一战之力,自己也还有五六分战斗力,又有东皇钟在手,还是有几分胜算。

    帝俊不停的呕血,突然对东皇太一道:“皇弟,为兄这便去了,你要好好领导我妖族,毋使灭绝啊!”言罢,冲了上去拼尽最后一份力自爆了元神肉身,神形俱灭了,几个祖巫和大巫躲闪不及,祖巫又遭重创,而强良更是因爱妹心切替九凤挡了一记直接被炸死了。

    “大哥!”“强良!”

    两声怒吼分别发自东皇太一和祖巫口中,双方的仇怨结的更加深了,祖巫亿万年来之间感情确实深厚,而帝俊和东皇太一更是自混沌中就一同出生,结为兄弟,开天后统合妖族,建立天庭,更是意气风发,虽不成混元无极,但也是天地间顶级的存在,今日帝俊就这么去了,东皇太一还犹自不敢相信,突然东皇看到了另他目眦欲裂的一幕:鲲鹏竟趁帝俊身死卷起河图洛书变化真身两翅一震就逃了个没影,在座的除了帝江没人能赶的上。与那里鲲鹏此次回来本就没安好心,打的就是浑水摸鱼的心态,大战时他也装模作样,趋吉避凶,因此未受伤害,鲲鹏向来贪婪不顾大体,又生性自私,妄念甚重,这回帝俊身死,他要不趁机捡便宜那就有鬼了。

    东皇太一怒吼道:“鲲鹏匹夫,不得好死,从今日起,所有妖族将鲲鹏视为死敌,不死不休!”

    帝江一边咳一边笑道:“哈哈,东皇小儿,你请的好妖师,临阵脱逃还阴了你一把,哈哈哈!咳咳咳……笑煞我也!”

    东皇太一怒不可遏,带领剩余的妖族杀了上去,烛九阴笑道:“东皇,看你还能撑到几时,呃……”烛九阴看到了自己无头的身子,鲜血从颈腔狂喷而出,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众祖巫大惊喊道:“烛九阴!”再转身来看东皇太一,之间东皇太一手执一柄三尺骨剑,仰天大笑,满脸疯狂,喊道:“大哥!你看着吧,朕要所有的巫族为你陪葬!”

    帝江怒吼道:“东皇,你找死!”

    七个祖巫都奋起余力与东皇太一大战起来,几个妖神也想助阵却被大巫劫住厮杀起来,所有人都打出了真火,杀红了眼,都恨不得下一刻就置对方于死地,相柳变回大巫真身,乃是一条九头蛇,口喷毒水,乃是先天污秽,不知怎的就长在相柳口中,金仙之体也不能沾上一星半点,巨尾狂甩,砸的英招晕头转向,刑天斧头乱挥,大盾猛砸,把计蒙砸的频频吐血,毕方也被赶的鸡飞狗跳,九凤有强良相护所以伤的最轻,她本就巫法高深还要胜过刑天、相柳一筹,习的又是最为凶悍玄冥巫法,与妖族有杀兄之仇,那是恨极了妖族,独斗陆吾、穷奇、开明兽和饕餮四大妖神,玄冥白骨珠飞出,白骨堆积成山,九凤立在山顶,衣袂飘飘,风华绝代,可惜却是个十足的煞星,独斗四妖还略占上风,穷奇和开明兽也是跟着鲲鹏混的,鲲鹏逃走了他们也早就起了逃跑的心思,眼见形势不妙,两人相视一眼点了点头,很有默契的假意攻了几招大叫一声就逃走了。九凤哈哈笑道:“妖族之人皆是如此脓包!”妖族大怒却又无法反驳,只得闷声不语,巫族却都哈哈大笑起来。

    七个祖巫斗的郁闷异常,东皇太一以一敌七本就是毫无胜算,但是占了东皇钟的便宜,又有屠巫剑之利,祖巫也不敢轻涉其锋,反而缚手缚脚,给东皇太一打的左右支绌,还有帝江神出鬼没的速度牵制总算还没人身殒。

    庞大的法力波动,早将天界打成了一片废墟,就连洪荒大陆也受到震荡濒临破碎了,无数数十万丈高的大山纷纷倒塌,真个如世界末日。

    金之祖巫蓐收十分暴躁,大吼一声:“他妈的,打的实在憋屈,东皇,老子跟你拼了!”猛扑上去,“轰”的一声自爆了,东皇太一只觉得好像被一个大锤子重重的轰了一下似的,眼冒金星,分不清东南西北,发财红中。

    句芒哈哈笑道:“东皇,老子也拉你一把!”也扑了上去自爆了。

    众祖巫面色发紫,这么多年来只今天一天就已经损失了四个兄弟了,十二祖巫已死的只剩五个了,只气的目眦尽裂,东皇一头栽倒,东皇钟也终于被两位祖巫自爆落下,变回三寸大小的铜钟被东皇太一抱在怀里。东皇太一见着气势汹汹的祖巫包围上来,知道自己怕是活不成了,惨笑道:“你我相争了亿万年,今日算是到了尽头,朕活不成了,正好拉你们一同上路!”众祖巫大惊待要后退东皇却大吼一声自爆了,偏偏他自爆之前还用尽了东皇钟的最后一丝功效把自爆的威力扩大了几倍,众祖巫看了身后的小妹玄冥,为了给小妹留下一线生机,纷纷自爆了,整个战场霎时间空空荡荡的,只剩下玄冥泪流满面的站在原处。复制搜索复制搜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