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逍遥熊猫 > 第九章拜师老子,精卫填海

第九章拜师老子,精卫填海

作者:熊猫酒仙人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逍遥熊猫 !

    那道人行了一礼,道:“贫道玄都,乃人教教主弟子,见过人皇。”原来道人是玄都大法师,原来老子算到人皇有性命之危,特命弟子来救,而南华正要炼化河图洛书,更何况自己的师弟玄都大法师突破在即,如得到功德则更加容易进入准圣,因此南华没有与玄都争。

    “与人族圣师南华真人是何关系?”南华真人在人族声望很高,因此提起人教大多会想起南华,其次才是老子。

    “正是贫道师兄。”

    “哦,失敬,失敬。”

    “不必如此,贫道奉家师之命特来为人皇送上一宝物。”说完拿出一木鞭,道“这鞭名唤赭鞭,乃是用乙木之英所炼成的宝物,可辨识万千草木,只要用此鞭打过便可知这种植物有毒无毒。”

    “谢圣人赐宝。”神农朝首阳山方向拜了三拜,然后恭敬地接过赭鞭,仔细地打量着,突然目光一闪,喃喃自语道:“这鞭子怎么这么熟悉?”好似听到了神农的话,玄都大法师微微一笑,说道:“此鞭原是女娲娘娘造人之鞭,后来被南华师兄所得,又被师尊从八卦炉中走了一遭,才有此鞭。此物乃是功德至宝,杀人不沾因果,困人拿物不在话下,威力不下于顶级的先天灵宝。”

    “原来如此。圣师果真真心为人族啊!”神农听过造人鞭的大名,恍然大悟说道,说完又向首阳山拜了三拜,此次不同的是拜的是南华,不是老子了。

    自此,玄都便是保护在神农身旁,护他安全,而且神农的药理很是让玄都钦佩,因此喜爱炼丹的玄都常常不耻下问,有时甚至与神农辩论的不亦乐乎,而玄都时常想神农传授无为之理,为传播教义打下了基础,要知道历史上无为而治持续了很长时间,直到汉景帝时期董仲舒提出了罢署百家,独尊儒术,才开始摆脱了老子的无为而治,再加上神农乃是燧人氏转世,前世本来就修炼太清仙法,崇尚无为而治,因此潜意识中很是喜欢玄都所讲的治国之策。而玄都见神农日渐苍老,于是他代老子收了神农为徒,将太清仙法传给了神农,前世本来就修炼到大罗金仙的太清仙法,轻车熟路,很容易便进入了修炼的状态,并且神农有人皇气运加身,很容易便修炼到了大罗金仙,恢复了前世的修为与记忆。

    神农天资聪颖,数年之后已有所成,辞别玄都后回到部落,召集各部落头领和官员询问这数十年人族之事,闻听人族并无什么大事,只是那些老弱族人偶尔遇上头痛、发烧之事发生时依然无法可想,有些族人就这样死掉了,甚至一些壮年男女发生这样的状况也就无法干活了,只能躺在床上等着好转,而且这些现象现在越来越多,再就是误食毒物或被毒虫、毒蛇所伤的族人越来越多,现在族人却是越来越多,需要的土地也越来越多,族人需要到山林中烧山为林,遇上很多未曾见过的草木。

    神农听到这些事便坐不住了,将部落之事安排好之后便出门向大山深处行去,一路之上但凡见到以前未曾见过的草木便用玄都所赠的神鞭赭鞭打一下,看其有毒无毒,并将他们记录下来,等到晚上的时候便将那些毒草服下,检验其毒性的强烈,慢慢的神农发现各种毒药都有都有五行属性,有些厉害的毒药更是混含了数种五行之力,所以才毒性剧烈,神农察其寒、温、平、热之性,辨其君、臣、佐、使之义,慢慢的便可以用之解毒,还可以治病。一天神农在石缝中找到一支开小黄花的藤状植物,神农用赭鞭打一下发现其中蕴含剧毒,便把花和茎吃到肚子里以后,没有多久,就感到肚子钻心地痛,好像肠子断裂了一样,连忙用功将毒性化解,一会神农起身擦了一下头上的汗说道:“幸好我有玄都法师传下的道法护身,不然就会死在这里了,一定要将这种草记下来告诉族民,以免族民误食而丧命。这种草吃下去肚子钻心地痛,好像肠子断裂了一样,就叫‘断肠草’吧。”经过数十年的辩尝发现甘草可以治疗咳嗽,大黄可以治疗便秘,黄莲可以消肿等等。

    经过数十年的辩尝,神农终于几乎将所有的草木都尝遍了,还写下了一本书《神农本草经》,《神农本草经》阐述了药物的三品分类及其性能意义,药物的君臣佐使及在方剂配伍中的地位和作用,药物的阴阳配合、七情合和、四气(寒热温凉)五味(辛甘酸苦咸)、有毒无毒,药物的采造,药物的煎煮法,药物与病证的关系等等。当这本书写完的时候天上降下功德落于神农身上,同时在青丘山也有一团功德降下落于杨清身上。神农回到陈地便开始教授族人医药之术,神农又发现有些病发起来很快,等药煎好的时候病人已经快不行了,药服下去也不管用了。所以神农想能不能找到一种方法,将药物的精华全部存下来,在病人刚发病的时候便将其服下,病人便可以乘早将其服下便可以保住性命,神农想了很久,都没找到方法。突然有一天神农想起当年自己中蛇毒时玄都给自己服下一丸丹药,治好了自己中的毒,不由想到:“仙丹是仙人将仙草仙果去其糟粕炼制而成的,那么人应该也可以将草药炼成丹药,可是我不会炼丹啊!”

    神农驾云来到首阳山,上得山来,见到了上次救自己的玄都,还有一人,乃是人族世世供奉的圣师南华真人,而且前世之事,神农已经知道,南华和玄都一样对自己有授艺之恩。

    “燧人氏,久违了。”还未等神农开口,南华看着神农依稀有着燧人氏三分影子的面孔,忍不住说道。

    “见过两位师兄。燧人氏已不存矣,只有今日神农。”神农脸色一整,先否定了南华的说法,然后继续说道说,“燧人氏是神农,神农非燧人氏,神农是神农,燧人氏是燧人氏。不管是神农还是燧人氏,都是为了人族。”神农称二人为师兄,是因为神农拜老子为师,才有此理。

    “好,好,好,神农,你不枉在轮回之中走了一遭,今日之言已得大道矣!”南华听到神农之语,连道三声好,拍掌喝道。

    “师兄谬赞矣!”神农谦虚道。

    “好了,神农,你知来意我已经知晓,回去吧!”南华说完边走回山去了。倒是弄得神农莫名其妙,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这…”神农见南华已经离去,转头向玄都问道:“请问师兄,是不是我的话惹恼了南华师兄?”却见玄都莫名的一笑,但是这笑在神农看起来是那么的恐怖,于是更加着急地问道:“师兄,快点告诉我啊!你非要急死我啊!”

    “嗯,法不可轻传,你回去好好想吧!”玄都见此只好提醒了他一句,也飘飘然回山了。

    “原来如此。”神农似有所悟,哈哈大笑一声,下山而去。在他走后,南华与玄都现身,赞道:“不愧是人皇之身,好悟性。”

    神农到得陈地便召集众人说道:“我欲学我炼丹之术造福人族,但此术为圣人所传,不可轻授,你等可随我沐浴斋戒,七天后随我同拜我师尊太清圣人,以求圣人传下丹术救我万民。”说完便让人开始修建祭坛,自己也在打坐片刻略恢复元气后便带领众人沐浴斋戒。

    七天后,神农让人在祭坛上摆上混元无极太上人教教主太清圣人太上老君之灵位,灵位前供奉时令鲜果、猪牛羊三牲。神农率众族民拜祭道:“下界弟子人皇神农氏率天下万民叩首顿拜,洪荒万民不识草木丹石之术,病无所医,今弟子率万民在此顿拜,请圣人教主慈悲,传下丹术救我洪荒万民!”

    神农生后众人皆拜道:“请圣人慈悲,救我洪荒万民。”可那灵位却是无有丝毫反应,神农想起玄都曾言此术不可轻传,定是要诚心,便也不起身一直拜伏于地。众人一直这样从早跪到晚,又又由晚跪倒早,那灵位始终无有一丝反应,众人直跪了三天三夜,除却一些老弱无法持久晕倒之外,其他人皆一直跪于原地。

    突然从三十三天外降下一道清光罩在灵位之上,进而将所有跪拜之人包于其中,众人只觉一股清凉之气从顶上灌下,不但这三天三夜跪拜的困乏一扫而空,而且多年的痼疾也是全部消失。

    众人待清光散去后皆拜谢道:“多谢教主圣人!”接着一道光华飞来,在神农身前停下,化为一卷丹书和一个鼎炉,正是太清丹书和老子为神农炼制的神农鼎,神农接过神农鼎后又再次拜谢太上老君赐鼎。

    神农自得到丹书之后便在陈地苦苦钻研,以求早日学会炼制丹药之术,以便传于族人,早点解决困扰族人的病痛。

    却说神农自得到丹书之后便开始研习,却不免冷落了家人,神农有个小女儿名叫女娃,最得神农喜爱,却也是非常懂事,他见父亲忙碌便也不去打扰,只和部落中的小孩一起玩耍,一日女娃出门玩耍,却看见一个大孩子把小孩子当马骑。小孩都累爬下了,大孩子还不肯罢休。

    精卫走过去,指着大孩子的脑门怒斥道:“你这个人太不知羞耻,欺负小孩子算什么本事,有力气,去打虎打熊,人们会说你是英雄。”

    大孩子见精卫是个小姑娘,生得单薄文弱,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他从小孩背上跳下来,走到精卫面前说:“我是海龙王的太子,你是什么人?竟敢来管我!”精卫说:“龙王的儿子有什么了不起,我还是炎帝神农的女儿呢,以后你少到陆地上撒野,小心我把你挂到树上晒干。”龙王的儿子说:“我先让你知道知道我的厉害,往后少管小爷的闲事。”说着动手就打。

    不料女娃却是天生不凡,又曾得神农传授太清大法,那龙王太子却不是对手,龙王太子子见打不过精卫,只好灰溜溜地返回大海。过些天,精卫到海中游泳,正玩得十分开心,刚巧让龙王太子发现了。他游过来,对精卫说:“哪天在陆地上让你捡了便宜,今天你跑到我家门前,赶快认个错,不然我兴风作浪淹死你。”精卫倔强地说:“我没错,认什么错。”龙王太子见精卫倔强,根本没有服输的意思,立即搅动海水,掀起狂风恶浪,精卫来不及挣扎,就被淹死了。

    精卫死后,变成一只红爪白嘴的小鸟,立志要把大海填平。她用嘴衔来石头与树枝投向大海,并发出“精卫,精卫”的叫声,像是在激励自己。她年年月月,永不停歇。那龙太子却是不知此事已为他龙宫埋下了祸根,日后差点让他龙族灭族。神农为圣人之徒,女娃又为神农之徒,太清一门岂是好相欺的,后来八仙为精卫报此仇,更有设计哪吒脑海、八仙过海、悟空闹海三难。

    神农听说女娃掉到海里淹死了极为悲痛便做歌曰:精卫鸣兮,天地动容山木翠兮,人为鱼虫!

    娇女不能言兮,父至悲痛!

    海何以不平兮,波涛汹涌!

    愿子孙后代兮,勿入海中!

    愿吾民族兮,永以大陆为荣!

    神农伤心幼女之死无法视事,容颜也日渐憔悴,众臣民极为着急,却是无法可想。有人劝神农去求杨清,神农心道:“老师为圣人,有不可思量之神通,定可救得我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