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逍遥熊猫 > 第三十五章五帝治世

第三十五章五帝治世

作者:熊猫酒仙人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逍遥熊猫 !

    却说颛顼接下人族共主之位后,进行了一次重要的宗教改革,因为当时被轩辕黄帝征服的九黎族,虽然归降了轩辕黄帝,但是大多为巫人,仍然信奉巫族祖巫,并杂拜鬼神,于是,颛顼按照南华的吩咐与巫族联姻,娶了巫族大巫九凤,九黎族始开始归顺,顺从黄帝一族的教化,促进了各族之间的文化融合,使各族发展。

    同时,颛顼很重视人事治理,并努力发展农业,而由于生产方式的变化,人族之中,男子慢慢成了氏族之中的主导力量,女人的地位渐低。[]

    而且,颛顼依各部落版图创制了九州,并建立统治机构,研究男女有别,长幼有序;改革甲历,定下四季和二十四节气,后人推戴他为“历宗”等。

    当时,内黄西南一带有个黄水怪,经常口吐黄水淹没农田、冲毁房屋。颛顼听说後就决心降服它。可黄水怪神通广大,颛顼虽然是轩辕黄帝之孙,学有其传下道法,但是毕竟道行浅薄,二人激战九九八十一天却是无法将这黄水怪收服。

    于是,颛顼便上天求助女娲娘娘,女娲娘娘知其来意后,便将天王宝剑交给颛顼并教他使用方法。颛顼用天王宝剑打败了黄水怪,为了给人间造福,他用天王剑把大沙岗变成了一座山;取名付禺山,又用剑在山旁划一道河,取名硝河。

    颛顼在位七十八年后,传位于族侄帝喾,帝喾十五岁便帮助颛顼治理天下,三十岁接位,其在位期间严以律己,是一位万民诚服的帝王。

    帝喾之后,便是放勋的长兄挚继承其帝位,帝挚却没什么突出的政绩。

    而放勋十五岁时封为唐侯,他在唐地与百姓同甘共苦,努力发展农业,妥善处理各类政务,不仅受到百姓的拥戴,而且得到不少部族首领的赞许。于是,各部族首领也就亲放勋而疏远挚。帝挚九年,挚亲率官员到唐将帝位禅于放勋,放勋即帝位,帝号尧,因初封于唐,即以唐为朝代号,这是我国历史上第一个朝代号,后人称其为唐尧。(

    更新本书最新章节)唐尧即位后,顺应了人类文明的发展,为政勤慎俭朴,定历法,施德政,抗天灾,建国制,选贤能,政绩卓著。

    姚墟之地出了一个天下闻名的孝子,其名曰重华,又曰虞舜,乃是帝颛顼之后,只是五世为民,不行政事,其父盲,其弟,皆不喜舜。

    此时尧帝已年老体衰,又黄河洪水泛滥,湮没了无数百姓家园,尧帝自觉已无法再造福人族,是以召来四岳大臣,让他们举荐可以接蘀人族共主之位的人。四岳向尧帝推举他的儿子丹朱,尧帝摇首道:“朱儿封于丹地可以为一地之首,可其才却难为天下之主,不可!”

    有大臣向尧帝举荐虞舜,称他不仅是个孝子,更是个有为有才之人,可以为人族共主。

    尧帝言道:“吾亦曾闻舜之孝名,只是尚未见过,不知其人如何,毕竟共主之位关乎天下百姓之福,不可随意传下,须得考验一番方可定夺!”

    于是下旨召来舜,将自己地先后生的两个女儿嫁与他,又让舜陪在身边助他处理政务。如此三年之后,尧帝见舜能够很好地处理好家中之事。使家人和睦;又处理人族政务井井有条,张弛有度,有理有据,甚得众臣子地推崇和百姓的爱戴。于是尧帝乃禅位与舜,对他道:“舜,吾已年老。难为我族之事,如今天下犹未平,洪水横流,泛滥于天下,草木畅茂,禽兽繁殖,五谷不登。禽兽逼人,兽蹄鸟迹之道交于中国,天下水患日夜危害百姓,你定要平定水患,不负吾望!”

    舜神色坚定地说道:“舜定将水患平定,还我人族一个朗朗天下!”

    尧帝满意地点点头,随即隐居去了,将天下交给了虞舜。

    舜在位时黄河洪水泛滥更加严重了,他向四方大臣问道:“众卿可有甚么办法平定水患!”

    众臣子彼此相觑,皆无甚法子可想。有臣子出班进言道:“陛下,我族中有人名曰鲧者,于尧帝年时曾治水有功,其人善治水,陛下何不召来鲧,着其治水,以平天下!”

    舜帝闻言大喜,随即下旨封鲧为司空大臣,主理治水事务,人族一切人力物力任凭驱使。

    鲧受舜帝之命,乃专心于治水大业上。他暗思:洪水滔滔,只有堵之,方可不让其危害人族,是以征调了大量的百姓前来掘土堵水,哪里有洪水肆孽,便去哪里堵截。如此洪水日后一丈,围土便日高一丈,九年之后,耗费了人族无数地人力物力,黄河之地随处可见堆得高高的土墙,洪水被

    堵,一时沉寂了下来!

    鲧以为洪水已被他制伏,于是报与舜帝。舜帝大喜过望,于家中招待众臣,同贺鲧治水之功。

    众人正喝得大喜间,忽然天际陡然一道亮如白昼的闪电一闪即逝,旋即一声惊天雷鸣炸响,天地随之一暗,旋即倾盆大雨滂沱而下,遍布整个北部之地。

    舜帝放下手中地酒液,豁然起身来到门外,望着天边的大雨,担忧地向鲧问道:“爱卿,此时天降暴雨,黄河之地会否有恙?”

    鲧站起身来,满脸忧色地说道:“陛下恕罪!微臣亦不知!”

    舜帝正欲说话,这时只见一个兵士匆匆地从外跑了进来,朝着舜帝拜倒说道:“禀报陛下,天降暴雨,暴雨冲破了围着洪水地土墙,洪水涌出,湮没了无数的百姓庄稼,死者无数!”言罢,那个兵士已是泪流满面!

    “啊”地一声,鲧惊呼而出,似是不敢相信般,整个人瞬间呆滞地站在那里,不能言语!

    众臣大惊!一时间屋中尽皆沉寂了下来,等待着舜帝的旨意!

    虞舜此时阴沉着脸,脸上的肌肉不断地跳动着,两行热泪落下脸颊,对着苍天跪倒在地,口中哽咽道:“舜无能,错用鲧,以致我人族无数百姓葬身洪水,乃舜之过也!”

    众大臣见状,亦纷纷随着他跪倒于地,口称有罪不已!

    此时回过神来,惨然朝舜帝拜道:“鲧无能,求陛下降罪!”

    舜帝站起身来,看着面色苍白地鲧,瑟声地朝着那兵士命令道:“将鲧押至羽山,斩之!”那兵士应了声是,押着鲧,鲧也不抵抗,任由他押着出了屋里,朝着羽山而去!

    滂沱大雨中,鲧被斩于羽山,舜帝命人收敛其尸,送回其家。望着仍然下着的暴雨,舜帝向众臣子问道:“众位卿家,尔等还有何策可治理水患?”暴雨之后,不仅九州北部黄河之地遭遇水患,如今连南部长江水域亦起洪水,此时举国皆受洪水之苦,更甚从前!

    却见那曾举荐鲧的大臣出班奏道:“启奏陛下,鲧之子禹亦精通治水,且臣闻言,其治水之道不同于鲧之治水之道,陛下何不召他来一试,倘若觉得其法可平定水患,便让他主理此次治水事务如何!”

    舜帝闻言皱眉道:“禹之名吾亦曾有耳闻,只是却未见过,可先将之召来,待吾亲自考量与他,是否精通治水之道!”

    于是舜帝便下诏召来禹,只见其人双眉浓密,身高九尺,虎步雄躯,英武非凡,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绽放出慑人的光彩。好一个英伟汉子!舜帝心中暗赞道。

    只见禹躬身向舜帝行礼,道:“微臣姒禹,拜见陛下,陛下万安!”

    舜帝点点头,道:“卿且平身!吾闻卿善治水,但不知卿有何策?”

    禹闻言微微沉思片刻之后,方道:“回陛下,堵不如输,治水当以疏通为主!”

    舜帝闻言喜道:“卿果然能治水!吾欲让卿领司空一职,主理治水大业,卿可愿领?”

    禹闻言忙跪倒于地拜道:“臣愿受领,誓要平定洪魔,以慰我父在天之灵!”

    帝闻言,想到了那被斩的鲧,不禁叹了口气,道:“你有此志,原是好的,只是望你以我人族亿万百姓安危为念,莫要再似你父般了!”

    禹闻言心中一凛。旋即坚定地说道:“陛下暂且宽心!禹知矣!”

    舜帝点点头。道:“既然如此。你且回去准备一番。从此我族亿万百姓之性命。便交到你地手上了!”

    禹闻言心中不禁想起了刚刚成婚三日地妻子涂山氏。心生一暗!禹随即拜别了舜帝。回到家中。远远便见妻子倚门而望。心中一暖。忙加快脚步行到妻子面前。牵着妻子地手进了屋中。

    待到坐定之后。方道:“我受共主之命。承父职以治水患。一会儿便走。我不在家中。一切要靠你了!”

    涂山氏闻言手一抖。旋即松了下来。温柔一笑道:“此乃造福人族之大事。夫君且去。妾在家中会照顾好母亲大人地!”

    禹点点头。随即又拜过了母亲。便在两个女人地注视下。走向洪水泛滥之地!复制搜索复制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