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神弃阿丹 > 第一章 吃不饱的阿丹

第一章 吃不饱的阿丹

一秒记住【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知道吗?

    俺是一名神弃者。

    什么是神弃者?这个要从俺所知道的世界开始和你讲了。

    俺生活在一个叫碧浮大陆的地方,这儿有很多种类的智慧种族,有兽人、精灵、海族、龙族等等,当然,这些智慧种族俺只是听说过而已,俺唯一见过的就是和俺一样的智慧种族——人类。

    有了各个种族,应有了各种族们信仰的神灵,别的种族还好,挺多信仰一到两们神灵,就俺们人类复杂,信仰的神灵多了去了,还分成了各大势力互相争斗。

    神灵们为了给他们的代言人们在世界上获得更大的话语权,赐予了他们的信仰者们各种不同的能力(这些话都是镇上的铁匠达克林大叔跟俺说的)。别的种族俺不知道,人类得到的就是魔法与斗气。

    人类最常见的能力就是斗气了,像俺们海法小镇上,几乎人人都拥有斗气,最强是守备官里约克大人和铁匠达克林大叔,听说他们都是六阶斗士。

    而魔法,据俺所知,不是个个人都可以学的,好象要什么魔法天赋,要是你没这种天赋,无论怎么努力也无法感应魔法元素,这是个俺弄不明白的说法。总之,魔法师的人数远没有斗士多,像俺们海法小镇就只有三个魔法师,他们分别是教会的神官维多利娅牧师,还有魔法公会的巴顿魔法师以及他的学生,魔法学徒安东尼。

    魔法师够稀少了吧!可还有比魔法师更稀少的人类那就是——神弃者。

    神弃者就是不能感应魔法也不能修炼斗气的废物。

    这些话都是那些爱欺负俺,当面叫俺白痴、傻瓜的家伙说的,他们说整个大陆上一百万人里也出不了一个神弃者,神弃者就是被众神抛弃的废物,连神庙也不让神弃者去祈福……

    他们说这些话时从来不避着俺,他们以为俺听不懂,其实俺听得懂,只是没办法清楚地表达出来而已。

    一百万人是多少人?这俺不知道,可据俺所知,整个海法小镇就俺一个神弃者这倒是真的。

    嘘!这些话俺只是对俺的朋友们说过而已,千万不让俺妈妈听到,俺记得有一次俺问妈妈什么是神弃者,妈妈伤心地哭了大半夜,俺已经十六岁了,不能让妈妈再担心了。

    十六岁已经是大人了,俺可是个自食其力的劳动者。俺现在工作就是在洛克大叔的旅馆里干活,就是劈柴火,还有烧开水。

    每次洛克大叔看见俺在劈柴火时,都笑着说:“这孩子力气比魔兽还大,请他一个顶上十个了。”

    为此,洛克大叔辞退了两个厨房的杂工。

    可要是他看到俺在吃糙面包时,就会叹气说:“阿丹啊,你怎么那么能吃啊!要不是你这肚子,你妈妈也不会到男爵府上去当厨娘了,唉!”

    你知道吗?在洛克大叔这儿俺已经干了好几年的活了,刚开始的时候,俺一天的工钱是十条糙面包外加十个铜币,妈妈在洛克大叔店里的厨房干活,那时俺天天都能见到妈妈,每天妈妈还给俺一两个铜币买零嘴吃,告诉你,那些果糖真是太甜太好吃了,那时俺每天都过得很开心。

    可后来就变了,俺个子开始长高,本来能让俺饱到打嗝的十条糙面包不够吃了,于是俺的工钱慢慢变成面包越来越多,铜币越来越少,当去年加到二十条糙面包一天时,洛克大叔对妈妈说:“不能再加了,琳达,我真的没办法了,你儿子太能长了。”

    于是,妈妈就去了男爵大人府上做了厨娘,俺一个月才能见她两回。俺问妈妈能不能不去男爵大人那儿干活,在洛克大叔这儿多好啊!妈妈说:“阿丹,你还小,不懂,以后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

    看到妈妈好象有些难过,俺只好点点头,不敢再问下去。

    再后来,二十条糙面包也不够俺吃饱了,可是俺再不敢跟谁说了,以前俺没能吃饱,到处嚷嚷,害得妈妈要跑到男爵大人那儿去干活了,洛克大叔跟我说过,男爵大人那儿虽然工钱很高,可是规矩也大,动不动就要挨家法。

    现在,俺再不敢说俺吃不饱了,俺怕说了,又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终于,在某一天俺实丰饿得受不了了,那天晚上俺跑到了镇外,想去看看野地里有什么吃的。以前,俺是绝不敢跑到镇外的,妈妈、洛克大叔以及旅馆里对俺好的几个大叔大婶都跟俺说,海法小镇就是魔兽森林边上,外面有很可怕的吃人的魔兽,只有那些住在旅馆里的凶巴巴的佣兵们,才每天进入魔兽森林去冒险,俺还经常看见他们经常背着受伤的同伴去维多利娅牧师那儿治疗,说真的,那些缺胳膊少腿,混身血淋淋的样子,可把俺吓坏了。

    可俺实在是饿得受不了了,俺已经有很多天没吃饱了,俺想,只要俺别离开镇子太远就没问题了。俺看着夜色中的羊角山,它黑沉沉地趴在那,像是一只远古的巨兽。那是正式进入魔兽森林的地标,即使是白天,大人们也不敢越过它。

    那天,俺在镇子旁边只找到了几颗没熟的小果子,吃下去没但没饱,反而更饿了。俺实在受不了饥饿的煎熬了,一步步向野地深处走去。

    一路上,俺又找到了几颗果子,可还是不项用,有那么几只老鼠,可它们动作太快了,还没等俺动,它们“哧溜”就钻进了地洞里。

    俺一直跑出去好远,才发现了一只奇怪的动物,它长得很像隔壁小姑娘玛丽的小宠物兔子。可又有些不一样,它有兔子的三倍大,眼睛血红得冒光,在夜色中显得十分的狰狞可怕,四只爪子露出长长的指甲,一下下地刨着地面,每一下都把泥土划出深深的痕迹。

    它警惕地望着俺,却没有逃跑的意思,目光中好象还有威胁的意思。

    不管了,不就是一只大兔子吗?俺已经很久没吃肉了,每天都是用淡得像清水的所谓肉汤送糙面包,好不容易看到一只不怕俺的小动物,还是野外的,俺嚎叫着扑上去。

    突然,俺看到大兔子面前的景象就像水面丢进了一颗小石子一样,出现了一丝波动,一道蓝色的小箭向俺速射过来,俺吓得双手抱头,蹲到地上,那道小箭射到俺肩膀上,辣辣地疼。俺一看,手臂上出现了一道浅浅的划伤,而那道蓝色的小箭打在身上却化成了水,衣服都弄湿了,俺对那小小的划伤不在乎,可它划破了俺的衣服,这下妈妈准又要骂俺淘气了。

    太可恶了,俺一个虎扑扑向大兔子,它却很灵巧地避开了。这还不算,它又了一爪子抓伤了俺的屁股。

    好了,这下裤子也烂了。

    俺大怒,又扑上去和它拼命,这兔子又躺到一边给俺发一道蓝色的水箭。应该叫水箭吧,反正它能化成水。

    俺彻底地失去了理智,一次又一次地向大兔子扑去。

    一人一兔打了很久,一直到天有些发白了,大兔子水箭的威力越来越小,它的闪躲也不复刚开始的灵活了。哈哈,它累了。最后,再也发不出水箭的大兔子被俺抓住,俺用力一下把它摔死在了石头上。

    俺坐在石头上,看着已经被撕成布条的衣裤,有些欲哭无泪。

    俺休息了一会,习惯地向远处看看,吓了俺一跳,羊角山不见了。幸亏,还能看到镇上瞭望塔的灯光,俺赶紧拿着大兔子向镇上跑。跑出一阵后,俺回头又看到了羊角山。

    原来,俺刚才和大兔子一路追追打打,打到了羊角山上。

    难道说,大兔子就是魔兽,它发出的那水箭就是魔法?

    俺甩甩头,不可思议,俺打了只魔兽,俺看看手中血肉模糊的大兔子,坏坏地想:“也并不可怕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