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神弃阿丹 > 第三章 被吓着了

第三章 被吓着了

一秒记住【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俺猛地往前蹿出,在运动中完成了转身,将肩头的死鹿远远地抛了出去,把大木棒抄在了手里。

    可身后的家伙在俺做出这些动作时也没闲着,俺听到沉重却迅速的脚步,在俺转身刚来得及把木棒横到胸前时,一股热浪已经扑天盖地地向俺龚来。

    “呔。”意识到危险的俺,口中暴起一声大喝壮胆,来不及抡开的木棒以双手握住头尾向对方架去。

    “咔嚓”一声,一股巨大的冲力将足有胳膊粗的木棒折断了,俺也被冲得向后飞了出去。

    “啊!”俺忍受着着地后的巨大疼痛以及被那股热浪灼伤的火辣,迅速地爬起来面对着这个未知的对手。

    还好,俺刚才那一架虽然狼狈,可还是起了作用,暂缓了对手的冲击。

    这时,俺才看清了自己的对手,是一头混身冒着火焰的大家伙。它长得有些像洛克大叔厨房后边养的猪,可是比那些猪大个多了,嘴边还长着一对令人胆寒的獠牙,那长度足有俺的小臂那么长,俺毫不怀疑要是被那獠牙撩上了,肯定被刺个对穿。

    俺看着这个一看就不好惹的大家伙,不禁有些胆怯。注意看着对方的动作,脚步却在一步步地后退。

    那家伙看到俺后退了,眼里闪出一丝蔑视,没有要攻击俺的动作。

    俺暗暗高兴,看来对方也并不打算和俺搏命。俺慢慢地退到死鹿边上,轻轻地拿起了死鹿。

    这时,那大家伙眼中闪出了愤怒,身上本已暗淡的火焰重新灼热的烧了起来。一瞬间,俺明白了,它的目标不是俺,而是俺打到的这只死鹿。俺一下子火就腾了起来,这个家伙,自己没本事打猎,却想抢别人辛苦打到的猎物,这和妈妈故事里那些坏人强盗有什么区别。

    怒火一下烧悼了俺的理智,俺将死抛下,抄起一块石头向那家伙砸去(为了打猎方便,俺随身背着一个妈妈为俺缝的布袋,里面随时放着十几块拳头大的石头)。

    那家伙见俺丢下死鹿,以为俺服软了,没想到俺暴起发难,被那块石头迎面砸来,眼看躲不过了,身上的火焰升腾,一下汇聚到脑门上,把那块石头震得四分五裂。

    俺没管那些,按照俺这段时间打猎的经验,魔兽们魔法施放过后,会有一个短暂的迟缓,俺握着两块尖锐的石头向那家伙扑了过去。果然,那家伙在震开石头后,身上的火焰明显地一暗,被俺轻易地冲到了它的面前。

    可这家伙明显和俺以前打的小个魔兽不同,反应十分迅速。一看来不及施放魔法了,脑袋一低,一根獠牙就从下往上向俺挑来。俺没料到它反应那么快,前冲的身子已经止不住势子了。俺一咬牙,右手的石头匆忙地向它飞去,然后一把抓住了它的獠牙。

    “噗”的一声,那家伙的獠牙刺进了俺的大腿,把俺挑得差点离地而起。

    “啊!”俺痛叫着抓住它的獠牙,身子拼命压制它的脑袋,左手的石块没头没脑地向它身上拼命招呼。

    “哦。”那魔兽一声凄惨的尖啸,原来,俺把它的一只眼睛打爆了。

    这家伙身上重新升腾出火焰,扎在俺腿上的獠牙也在横向拉扯着。俺咬紧牙关,拼命忍受着灼疼与刺痛,将手中的石块不停地向它砸去。心里不断给自己鼓劲,“妈妈说的,好人不能向坏人低头,俺不能向这坏家伙服软。”

    天地间充满了这个坏家伙的尖啸声,它叫得越厉害,俺牙关咬得越紧,俺觉得,俺似乎成了妈妈说的故事里的英雄……

    俺咬着牙,瘸着腿,光着屁股(身上唯一的裤衩也已经被烧成了灰烬)十分艰难地走在羊角山上,值得欣慰的是,俺左肩驮着死鹿,右肩扛着死猪,这是俺打猎以来,打到的最大的两个家伙。

    艰难地回到宿营地,是俺好不容易找到的一个山洞里。俺并没有停下休息,天已经要亮了,俺要抓紧时间,把这头可恶的死猪烤了吃后,还得赶回去镇上到洛克大叔的店里做工呢。

    俺拿出藏好的刀子在洞里的暗河边对死猪开膛破肚,每一下动作都带动着身上的伤刺刺的痛,痛得俺在嘴里狠狠地骂:“坏家伙,吃了你,坏家伙,吃了你。”

    “咦?这是什么东西?”在俺割下了死猪的脑袋后,在里面看到一个发着红光的晶体,俺好奇地把那晶体拿出来左看右看,最后确定没见过。

    “是骨头吗?挺硬的。”俺把那晶体放到嘴里咬了一下,没咬动。俺考虑了下会,可惜不是很聪明,没想明白什么,最后俺做了个决定,把这玩意吃了。

    拿着这指头大的晶体,俺放到嘴里很干脆地一口吞了下去。

    随后,俺又开始继续解剖死猪的身体,然后,俺身子开始发热,然后俺眼前一黑……

    当俺再次醒来时,肚子饿极了,可又感觉混身充满了力气。

    俺看了看外面的天空,还是黑沉沉的夜色,看来俺没睡多久,天还没亮着,谢天谢地,不会耽误了做工。

    俺走到野地里,很轻易地就打到了两只小兔子,为什么叫小兔子呢,因为它们比俺平时打的兔子个头小了不少,而且动作也慢了很多,俺连石头都没有,居然很容易地追上了它们抓到手里掐死了。

    可回到山洞时,俺终于发现有些不对劲了。

    为什么?因为俺居然碰到了头,以前很随易就能进出的洞口居然让俺碰了头。

    俺开始认真地看自己的身体,吓了一跳。俺现在不用找参照物也明白自己的块头比原来大多了,而且身上肌肉贲张,仿佛充满了无穷无尽的力量。

    还有,俺的头发长过了肩头;还有,俺居然长胡子了;还有,俺胸口也生出了毛;还有,俺下面……

    俺是真被吓着了,一咧嘴就哭了起来。

    可刚嚎了两声就停住了,俺的声音……俺的声音比打雷还要响,震得洞里的泥土直往下落。

    “俺这是怎么了,妈妈,你在哪儿啊?”

    趁着天黑,俺悄悄潜回了镇上,看着那些熟悉而陌生的建筑,俺心里不是滋味。熟悉是因为这些建筑俺看了十几年了,陌生是因为它们突然间矮小了不少。

    俺远远看到了自己家,等等,家里有灯光,是妈妈,妈妈在家。

    被突然的变故吓着的俺,喜极而泣地向家里的灯光跑去,这时候俺只想扑到妈妈的怀里大哭一通。

    俺大力地拍打着矮小了不少的屋门,叫着:“妈妈,妈妈,开门啊。”

    屋门被俺拍得摇摇摇欲坠,屋里没传来妈妈的回应声,灯光反而黑了。

    四面八方夸张地传来声声尖叫声:“怎么回事,是打雷吗?这么吵。”

    “好象是魔兽的叫声,天,声音那么大,一定是大型魔兽。”

    “妈妈,爸爸,我怕啊。”

    “大家别慌,快去通知里约克大人。”

    俺被四周的声音弄得不知所措,抱头蹲在门前,哭泣道:“妈妈,俺是阿丹啊,妈妈,开门啊。”

    “阿丹!”屋里传来一声低声惊呼,正是俺熟悉而梦期盼的嗓音。

    屋中传来一阵忙乱的声音,屋门很快地打开了。妈妈那惊喜的脸出现在俺的眼帘中,可那惊喜只维持了一瞬,即而转为惊疑,再而转变成了恐惧。

    妈妈害怕向后退了两步,脸上阴睛不定地望着俺,最后咬咬牙,颤声向俺问道:“这……位大人,您刚……刚才说阿丹,您有他的消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