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神弃阿丹 > 第八章 别一个镇子发生的事

第八章 别一个镇子发生的事

一秒记住【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当俺把十一枚金币交给妈妈时,妈妈非但没有高兴,脸上还满是恐慌的神色。她拉着俺的手连连问这钱是怎么来的,口舌笨拙的俺还没来及开口,妈妈已经编出了一个俺反抢了那些佣兵的故事,连连说:“阿丹,你怎么能学坏了呢。”

    俺被妈妈的联想力给惊得目瞪口呆,好不容易才在一个间隙解释了一下,这是卖猎物所得。可妈妈不相信猎物能卖上那么多钱,俺又给她说了卡拉奇与吉尔先生的事,妈妈开始半信半疑,说她一定会去证的。

    最后,妈妈到厨房里看到巨猿已经不在了,虽然嘴上没说,但俺看得出,她已经相信了俺的话,她把金币收下说:“妈妈先攒着,等以后钱多了,我们在镇上盖一座有高墙的房子,一定要把房门建得高高的,让阿丹进出不用再弯着腰了,哦,对了,还要一张特制的大床,给阿丹睡觉。”

    听着妈妈的话,想着那美好的生活,俺咧开嘴笑了。

    傍晚,卡拉奇居然来家里说要请俺吃饭,妈妈虽然不喜欢卡拉奇,可还是高兴我有了个朋友,在叮嘱了我不准喝酒之后,还偷偷塞给俺三十个铜币,让俺玩得高兴些。

    海法小镇实在是太小了,俺们只能在镇上唯一的酒店,洛克大叔的店里吃东西,这也是妈妈放心俺出来的原因,她就在酒店的厨房里干活。

    卡拉奇没叫上他的痞子兄弟们,只有俺和他两人,俺不喝酒,卡拉奇自己点了杯麦酒,还叫四五样菜,俺俩就坐在靠窗户的位置坐着。

    店里还有着十几个客人,大部分都是出门闯荡的佣兵。俺是第一次坐到酒店的店堂里吃东西,虽然以前看得多了,可还是经不住好奇,四处瞅着,而且看到以前看不起俺的伙计巴克恭恭敬敬地给俺上菜,挺有意思的。

    从小同在一个镇上长大,卡拉奇知道俺的情况,他也没和俺聊什么喝酒泡女人的话题,而是把那天俺和佣兵打的那一架又拉出来讲了一遍,在他的描述中,俺成了力大无穷的怪兽,三下五除二就干悼了包括两名青铜斗士在内的八个佣兵。

    看到卡拉奇那吹牛不打草稿的嘴,俺只能哼哼嗯嗯地乱应几句。渐渐的,本来闹哄哄的大堂静了下来,只听到卡拉奇的高谈阔论声,原本嗓门挺大的佣兵们,都变成了咬耳朵的碎碎细语,还不时地偷偷对俺指指点点。

    看到这种情况,吧台内的洛克大叔先是一付不敢置信的模样,随后他高兴地拿了两杯麦酒过来说要请俺喝酒,俺可不敢喝,他也不勉强,只是亲热地直拍着俺的肩膀,直到卡拉奇示意还有话要跟俺说,他才挺着大肚子,得意的满场找那些佣兵去敬酒了。

    卡拉奇看着洛克大叔的背影,笑骂道:“这个老货,倒挺懂得利用时机的,今后很长时间内没人敢赖他的酒钱了。”

    俺不明白为什么没人敢赖洛克大叔的酒钱,这句话超出了俺的认知范围,只好傻笑着不说话。

    卡拉奇也没再继续这个话题,他看洛克大叔走远了,大堂里的佣兵们也刻意避开了俺们的这个位子,就放低音量说:“阿丹,我和你是不是朋友?”

    俺想了想,点点头。昨天说过了,只要卡拉奇不要再干坏事,又帮俺卖悼巨猿,咱们就是朋友,现在巨猿卖了个好价钱,他也没再干坏事,俺当然守信用,承认他这个朋友。

    看到俺点头,卡拉奇很高兴,他继续说道:“阿丹,我也不想做痞子的,我曾经去阿古鲁镇找过工作,这件事你知道吧?”

    “俺听说过,米洛说曾在阿古鲁镇的货运站看到你在那儿当扛包的工头。”俺想起了确实有这件事,就照实回答。

    “对,我当初跟着卡梅隆大哥一起去阿古鲁镇扛活,卡梅隆大哥你还记得吧?”

    俺点点头,卡梅隆那大痞子俺当然记得,听说他是个三级的白铁斗士,在镇上除了里约克大人和达克林大叔,就没人是他的对手了,整天在镇上耀武扬威的,一直到被达克林大叔狠狠教训了一顿,反而把他教好了,他当众发誓,一定要混出个人样再回海法小镇。

    接下来,卡拉奇给俺讲了海法小镇附近一片地区的情况。在这片区域,靠近魔兽森林的不只有海法一个镇子,还有阿古鲁与诺尔瓦两个小镇。海法小镇是个很奇怪的存在,它像一颗钉子一样钉入了魔兽森林的深处,所以很少有佣兵从海法小镇进入魔兽森林,因为从海法进入魔兽森林,一下就到了魔兽森林的深处,那儿大型高阶魔兽横行,一般佣兵进入只有送命的份。而海法小镇只所以得以存在,就是一个大家都说不清道不明的奇怪现象,魔兽们从来不会跨越包围着海法小镇的羊角山脉。可这就造成了海法小镇空靠着魔兽森林,却很少享受到魔兽森林的资源。

    而阿古鲁镇与诺尔瓦镇就不同了,它们处于魔兽森林真正意义上的边缘,一队队佣兵们可以在那儿狩猎并不十分强大的小型低阶魔兽,从而也造就了这两个镇子的繁荣。

    说到这,卡拉奇环顾了一眼大堂内的佣兵们说道:“而来到海法小镇的佣兵,全都是上个任务失败,没有钱到城里享受,只能窝到海法短暂休息一下,然后再把性命扔进魔兽森林里的倒霉蛋。”

    最后,卡拉奇扯回正题,他斟词酌句的说道:“我和卡梅隆大哥到了阿古鲁镇,好不容易才在货运站站稳了脚跟,可没想到不久后,来了个叫贝尔蒂的家伙,他打败了卡梅隆大哥,不准我们再在货运站干下去,就这样,我灰溜溜地回到了海法,卡梅隆大哥一赌气,就去做了今天不知明天的佣兵。”

    俺一听,顿时有些同仇敌忾,生气地说:“你们怎么不去找守备官大人?”

    卡拉奇撇撇嘴:“阿丹,你以为天下的守备官都像里约克大人这么清廉吗?那个阿古鲁镇的守备官除非收了钱,否则不会干任何事情的。”

    俺张张嘴,无言以对。沉默了一下,郁闷地说:“那你跟俺说有什么用?”

    卡拉奇一把抓住俺的胳膊说:“有用啊,那贝尔蒂只是个白铁斗士,而阿丹你也青铜斗士也能打败,只要你肯,咱们就能收回货运站的地盘。”

    俺看着兴奋的卡拉奇,隐隐觉得他说的话有些不对劲,可俺又弄不明白有什么不对劲,只好老实地说:“妈妈不让俺跟别人打架。”

    卡拉奇差点被俺的话噎到,他翻着白眼说:“阿丹,你昨天不是才跟人打了架吗?”

    “不不一样,那是他们先想抢俺的猎物。”俺站起来焦急地解释道,这情绪一波动,俺的嗓门又像打雷一样了,震得整个酒店大堂嗡嗡回响。

    听到声响的妈妈从后厨跑出来问:“阿丹,你怎么了,怎么乱发脾气?”

    俺看着一屋子被俺吓到不敢乱动的人,闷闷地坐下,不再吭声了。

    卡拉奇一看,这情况没办法再继续谈下去了,从怀里掏出钱,放在桌子上说:“好了,阿丹,这件事你不愿意,就当我没说,我们……还是朋友。”

    说完,他就转身走出酒店去了。

    看到这情况,妈妈还在追问俺发生了什么事,俺只轻轻地对妈妈说:“晚上回家俺再告诉您。”

    然后也走了。

    俺没看见,在俺身后的酒店里,一个风都能吹倒的干巴老头,用他那精光一现的眼眸不经意地瞄了俺一眼。

    那之后,俺就没再见到卡拉奇,镇上的痞子们也不再游手好闲的瞎晃了。后来,俺听说,卡拉奇走时对他们说:“我答应了朋友,不再干以前那些混蛋事,你们以后有谁再瞎胡闹,想想我的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