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神弃阿丹 > 第九章 吃得多

第九章 吃得多

一秒记住【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刚刚交上的朋友卡拉奇走了,俺的生活也恢复从前一样。再次出打猎时,那只奇怪的秃头丑鸟和那头逃跑的大狼没有再出现,让俺提了半天的心终于放下了。

    森林里的魔兽多了起来,不过再没看见像大狼和巨猿那么厉害的家伙,俺现在明白为什么第一次进入森林时,走了那么远都没见到魔兽了,有大狼和巨猿那么厉害的家伙在那儿呆着,其它魔兽哪敢靠近啊。就俺也不敢,想想那天俺虽然有和它们打一架的冲动,可是俺知道,它们能像俺敲死大兔子一样,轻易弄死俺。

    这天晚上,天气实在是太闷热了,俺和往常一样,把篝火升到了洞外,俺正烤着肉,是一只鹿身上的胸脯肉,吃得多了,俺发现鹿身上的这块肉最嫩、最好吃。

    看着鹿肉在火上“滋滋”的冒着油,俺的口水都流了出来,快行了,俺拿出调味料往肉块上抹。

    “嘭”、“嘭”、“嘭”……”,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传来。

    俺赶紧入下肉,警惕地望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这时,俺刚发现,四周是那么的安静,这种情况和俺第一次进入森林时是极其相似的。

    “有大家伙?”俺赶紧拿上了自己的铁棒,没错是铁棒,这是知道俺在魔兽森林打猎后,铁匠达克林大叔用生铁为俺打的,十分沉手,比木棒好用多了。

    俺看到那家伙了,它一路从森林往外走,好象力气用不完似的,举起两只巨大的前爪拦在它面前的树木全部拍倒。它抬起头,隔着老远俺都听到它鼻子的抽气,然后,它两眼冒光地向俺的方向走来。

    “嘭”“嘭”……,步伐仍是那么慢腾腾的,可是不知怎么回事,从森林到羊角山上这段俺都要跑上十分钟的路程,它短短一分钟就站到了俺的面前。

    俺警惕地看着面前的魔兽,它真是个大家伙,四肢着地的站着,它的肩高就与俺相等了,而它的腰身足有俺三个粗。不抬起前肢站起来,只要把它那大脑袋向上一抬,应该就比俺高了,还好,它的大脑袋永远都低着。

    大家伙俺对峙了一会,突然,用与它的身体毫不协调的敏捷速度扑了出来。

    虽然吃惊于它的速度,但早有准备的俺微撤一步,把手中的大棒举了起来。正当俺准备给他来个迎头痛击时,才发现它的目标不是俺,它从俺身边窜了过去。

    接下来发生的事让俺生气了,这大家伙扑到了火堆旁,把俺烤好的胸脯肉咬在了嘴里。

    “吐出来。”俺大叫着,举起铁棒狠狠地敲向了它的大屁股。

    “嘭”,一阵尘土飞扬,瞬间,那大家伙与俺之间出现了一堵土墙,挡住了俺的铁棒攻击。

    俺没有停下,继续攻击,俺知道这是那大家伙的魔法防卸。俺两三棒敲碎了土墙,却看见胸脯肉已经叫大家伙吃了一半,俺勃然大怒,你吃东西还挺快的嘛,手上抄出一块石头砸了过去。

    “噗”,大家伙不闪不躺,仍在低头大口吃着,那块石头好象对它没有任何影响。

    俺再冲向它时,一道讨厌的土墙又凭空出现了。就这样俺和土墙做了一阵运动后,眼睁睁地看着它把俺烤好的肉吃悼了。

    大家伙吃完肉后,转身一个屁股墩,坐了起来,它摸摸肚皮,似乎还没吃够,居然指着剩余的鹿肉和火堆,冲着俺“嗷嗷。”叫,那意思很明显,叫俺再烤肉给它吃。

    看到它的动作,俺鼻子都气歪了。

    俺双脚一跺地,腾空而起,想给它来个当头棒喝。这回大家伙没有再施放土墙,俺跃起的高度明显高出它几次放出的土墙,大家伙把身体卷成一个巨大的肉球向俺撞来,俺一棒子打在它身后,手感却和打在土墙上一个样,接着被它的凶狠冲撞,撞飞了出去。

    “嗷。”大家伙兴奋地大叫一声,乘胜追击地向俺扑来。

    接下来的打斗和上次跟丑鸟的打斗一个样,俺痛痛快快的被蹂躏了。这个可恶的家伙,在自己的皮肤上附上了一层泥土铠甲,让俺的攻击对他一点作用也没有,它却用它地比俺大得多的力道一次次把俺打倒。这次打斗,唯一的好处是,俺不象上次和丑鸟那样有力没处使,这次是实实在在的角力失败了。

    最后,俺精疲力竭地躺在地上,大家伙却把鹿肉叼到俺面前,然后,再次指着鹿肉与已经熄灭的火堆对俺“嗷嗷”叫。

    俺有气无力的拒绝:“这是俺打的猎物,你要想吃,自己去打。”

    大家伙挠挠头,看看鹿肉,看看俺,小眼睛骨溜溜地转着。最后,什么也没表示,踏着沉重的步伐走了。

    第二天晚上,俺郁闷地在森林里转了半夜,一个象样的猎物都没碰到,只好在森林的边缘打了两只老鼠一只兔子。

    回到洞里后,俺生气地想,一定是昨晚的那个大家伙没有离开,由于它的存在,有点智力,又有点个头的魔兽们都离开了这片区域,害得俺只有打这些没有智力的老鼠、兔子。

    “嗷……。”连续的吼声从洞口传来,不用看,俺也知道就是昨晚那个大家伙。

    俺本来想不理它的,可是它连续不断地吼着,让俺心烦意乱,俺大骂着,扛上铁棒出去找它算帐。

    出洞看到大家伙,俺吃了一惊,它站在俺平常烤肉的火灰旁,背上居然驮着一头死猪与一只死鹿。

    见到俺,大家伙得意地一耸肩,把猎物甩到地上,它举起爪子指着死鹿,再指指火灰,然后指着死猪再指着俺的洞口,小眼睛里冒出得意的神色。

    在它重复了几次之后,俺终于明白了它的意思,它要俺帮它烤鹿肉吃,然后把死猪送给俺。

    俺看头那块头挺大的死猪,心想:“俺不吃亏。”

    就开始高兴地升火,边干活俺还边夸它说:“这样才对嘛!大家做好朋友,你要吃多少。”

    大家伙把整只鹿都叼到火堆旁,俺吃了一惊问:“全烤了,你吃得完吗?”

    大家伙点点大脑袋,得意的“嗷嗷。”叫。

    俺没再说什么,顺从地把整只鹿给烤了,俺打定主意,要是它吃不下了,俺要好好笑话它。

    不过,俺的计划没有成功,在好心的分给俺一只小只的鹿前腿后,在俺叹为观止的目光中,大家伙豪迈地把整只鹿吃进了肚里。

    “你可真能吃啊,以后俺就叫你吃得多吧。”

    它翻翻小白眼,继续嚼着骨头,没理会俺,俺就把这名字定了下来,瞧,这名字多适合它啊。

    吃完后,吃得多舒坦地仰躺着,在草地上晒起了月光浴。

    这时,俺看到吃得多的胸前,出现一道像湾月一样的白光,仔细看去,原来这个全身黑乎乎的家伙,胸口居然长了一片白毛,在旁边的黑毛映衬下,显得更是纯白光亮。

    这时,俺才想起,好象它从来不把胸口露出来过,即使是坐着,两只前爪也总是挡在胸口。

    看着那丛漂亮的白毛,俺忍不住地伸手想摸一把。

    “嗷……。”一声愤怒的长吼,俺被吃得多一爪子打翻在地,格挡的手臂被它抓得血肉淋漓。

    看到俺受伤,吃得多明显愣了一下,不过还是很快地扑了过来,又把俺好一阵蹂躏。

    还好,除了第一爪外,后面吃得多都是用它肉乎乎的脚掌把俺拍倒,没有再出爪子,俺虽然很惨,却没有受多大的伤害。

    于是,俺知道了,俺的朋友吃得多是不允许别人碰它的月牙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