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神弃阿丹 > 第十章 大陆的故事

第十章 大陆的故事

一秒记住【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交了个新朋友,虽然是一头魔兽,可是俺还是很高兴的,心情愉快,脚下生风,俺扛着猎物就进了院子,大叫着:“妈妈,俺回来了。”

    “知道了,叫那么大声,等会邻居又提意见了。”屋里传来妈妈温柔的声音。

    俺心虚地向四周望望,还好,没有邻居出来说俺,俺一高兴就忘了,俺的嗓门比以前大多了。

    从屋里出来的不只妈妈一个人,还有一个矮矮胖胖的“肉球”——吉尔先生。

    “阿丹,这位吉尔先生说认识你,找你有些事情谈。”妈妈宠爱地看俺,声音轻轻柔柔,像春风一样。

    俺赶紧放下猎物,对吉尔先生一鞠躬说:“您好,吉尔先生,好久不见了。”

    妈妈看俺这么有礼貌,眼睛笑成了两个月牙儿。

    吉尔先生也以他招牌的笑眯眯的神色应道:“是啊,阿丹好久不见,最近怎么都不到我那去了。”

    俺有些忐忑的给吉尔先生解释,因为再没猎到过巨猿那么好的猎物,一般的猎物怕吉尔先生不满意,所以就没有再去吉尔先生的商行。

    妈妈在旁边听出了吉尔先生就是开出大价钱收购巨猿的人,赶紧也在旁边帮忙解释,因为答应了洛克大叔提供魔兽肉的生意,现在洛克大叔已经都打起了广告,俺必须得先给洛克大叔提供充足的肉食。

    看到俺们娘俩着急解释的样子,吉尔先生笑眯眯地说:“不用解释,不用解释,我没有怪罪阿丹的意思,我也知道像赤焰巨猿那样的大型高阶魔兽是可遇不可求的,还有,我并不收购魔兽肉,对洛克酒店的生意也不会形成竞争。”

    随后,吉尔先生指着地上的死猪说:“比如这个燎猪,我要收购的……嗯?”

    说到这,吉尔先生突然蹲下去把燎猪翻了个个,还在燎猪的背上摸了一遍,抬头微笑着对俺说:“阿丹,你又长本事,居然能够不伤外皮的把中阶魔兽燎猪震死。”

    俺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不是俺打的,是俺朋友打了送俺的。”

    听了俺的话,吉尔先生小眼睛里精光一闪,然后不在意地道:“是谁打的都没关系,就说这头燎猪吧,我收购的只是它的獠牙兽皮还有晶核,并不妨碍你们把兽肉卖给洛克酒店,而且,我的收购价格是很公道的,阿丹,以后你可以先把猎物送到我那,看看有没有我需要的,然后再把兽肉送到洛克酒店就行了,这样,即帮了我的生意,你打猎的收入也提高了,你说是不是?”

    听了吉尔先生的话,妈妈高兴地说:“这样啊,那吉尔先生您可是帮了我们大忙了,行,以后我就让阿丹先把猎物送到您那儿去。”

    妈妈发话了,俺自然没有意见。

    从那天起,俺晚上不用打猎了,工作变成了烤肉,令得俺烤肉的手艺大涨。可你不要以为俺轻松了,陪吃得多做每天的饭后运动,那可真是比打猎辛苦了一百倍啊。

    每晚和吃得多的蛮力对撞中,俺发现自己的力气增长得很快,而且,俺在被吃得多撞飞了n次之后,终于学会了在力不能敌时,采取俺以前最不喜欢的游斗的方式。

    而每天俺扛回的猎物都要先去给吉尔先生看看,这本来是俺不愿意干的事情,俺总是不愿意和陌生的人打交道,可去了没几次,俺就越来越喜欢去了。因为每次去到商行,吉尔先生总是拉着俺聊天,他给俺讲大陆上的见闻。

    什么帝都有和山一样高的神殿啦。

    什么大陆第一魔武学校的老师全是高阶魔法师与斗士啦。

    什么大陆的极北是一片冰天雪地的海洋,那儿住着骄傲的龙族啦。

    什么大陆南方的的迷梦森林里住着的精灵,男的俊来女的美啦。

    什么人族的联军每三十年就要征伐一次死亡峡谷,以免亡灵族坐大啦。

    什么大陆的某个英雄人物曾经只身穿越魔兽森林啦。

    ……

    吉尔先生的故事极其精彩好听,让俺每每都沉醉其间。而他的结束语往往都是:“阿丹,像你这样年纪轻轻就拥有中阶战力的人,有机会应该去大陆上闯荡一番,说不定,以后大陆的故事里就有个大英雄叫阿丹了。”

    那些故事每每让俺听得热血沸腾,要不是回家看到瘦小的妈妈,俺恐怕早已打起了背着行囊闯天下的主意。

    这天晚上,俺又在给吃得多烤肉,边烤边给吃得多说白天俺在吉尔先生那儿听到的故事。

    俺原来以为吃得多是听不懂的,可是当俺给它说了大陆英雄只身穿越魔兽森林的故事后,它一晚上都在气哼哼地咆哮,连带着做运动时,差点把俺的骨头打散后。俺终于明白,这个傻大个是在装傻。

    从那以后,俺再不讲有关魔兽森林的故事。

    “嗷……。”

    吃得多突然怒吼起来,把俺吓了一哆嗦。怎么回事?俺没说魔兽森林的故事啊,俺说的是西方荒原的巫师,这它也听不得吗?可这故事已经说了两晚了,怎么这时候才发作?

    吃得多突然一脑袋把顶得飞进了山洞里。

    在石头上把屁股摔成两瓣的俺,终于明白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了。不顾骨头酸疼,赶紧爬出洞口看着。

    不知何时,开始起风了,那风微微而不绝地刮在洞口的草地上,把齐膝高的草木刮得乱摇,说不出的诡异。

    吃得多还站在原地,它的个头比平时暴涨了一半,它的黑色毛发上已经蒙上了一层黄色的泥土铠,它四肢微曲着,好象要随时扑向何方,掌上的利甲已经,长达两三寸的利爪在月光黑乌乌的发亮。

    俺终于看出那阵风的问题,它旋在草地上,围着吃得多的身体不停地打转,久久不曾吹向别处……

    “嗷……。”吃得多大吼一声,左前掌向地上一拍,四周的土地跟着一阵摇颤。

    这时俺看到,那旋风猛然一滞,一道模糊的身影淡淡地出现在俺的视线里,俺只来得及看到它似乎是一只黄色的四脚着地的兽类,它就诡异的一闪,避开想要扑击的吃得多,那道旋风再次出现,围着吃得多不住打转,好象刚才那道身影从不曾出现。

    “吓。”俺的两手紧紧地握上了两块石头,盯着火堆旁的铁棒,想着如何才能把它抢到手里。

    “桀。”一声令俺心烦意乱的鸣叫声从远方的天际传来。

    俺吃了一惊,今晚是怎么了,来了一个快得连影子都看不见的魔兽,现在这秃头怪鸟又来凑热闹。

    听到秃头丑鸟的声音,吃得多似乎有些着急地两只前掌齐顿地面,它四周的草地一阵泥土翻涌,突然冒出几十根土刺。

    “小心。”俺还没来得及为吃得多的魔法喝彩,就看到一道淡淡的黄色身影随着土刺弹起,狠狠地从身后扑向了吃得多。

    “嘭”,地上突然出现一个大坑,一个身上还夹杂着花草树木的泥人从坑里冒了出来,手上举着一块巨石砸向了那道黄色的影子,黄色的影子在空中轻巧地一折身,避过了巨石。“轰”天空突然出现一道闪电,轰在泥人身上,一下把它的上半轰得粉碎。电光火石之间,吃得多已经转过了身子,挟带着隐隐风声扑向了那黄色的影子。

    “啪”,争斗至今,两头魔兽第一次血肉相拼,吃得多巨大的身体被击得一阵乱晃,而那黄色的影子则是弹射而出,狼狈地在地上打了个滚,在力量上,似乎是吃得多占据了优势。

    那黄色的魔兽站了起来,俺这时才看清了它的样子。

    好漂亮,一身金黄色的毛皮上带着暗红色的斑点,一瘦削健美的体态有着说不出的流顺感,让人一看就知道有着敏捷而快速的行动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