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神弃阿丹 > 第十九章 团长米拉

第十九章 团长米拉

一秒记住【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看着抓狂的群盗,俺很认真地指了指不远处的空地说:“俺们过去那边打。”

    一伙强盗难以置信的望着俺,场面突然变得鸦雀无声。

    最先反应过来的吉尔先生低声下气地求道:“各位大人,你们就过去打吧,我们商队就他一个保镖,打赢了你们就把货拿走,反正货物那么重,您派两个大人看着,我们也不可能偷偷溜悼,要是在这儿打,把车架打散了,你们还得重新装车,很麻烦的。”

    一众强盗大眼瞪小眼,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没看过有那么为强盗们着想的货主。

    为首的两位强盗对了一下眼神,女武士玛丽说道:“我看可以,反正就算人跑了,货也跑不悼。”

    听了玛丽的话,桑塔纳恶狠狠地盯着俺说:“大个子,既然你为自己找好了墓地,我就成全你。”

    俺在一帮强盗的围困下,向不远处的空地走去,吉尔先生和一个手下交待了两句,带着他那走路都颤微微的老管家跟了上来,卡拉奇犹豫了一下,一咬牙,也跟过来了。

    俺一个人站在空地中央,三十多个强盗站在半弧形把俺围住,吉尔先生与卡拉奇他们站在俺身后远处,一付看热闹的样子。

    盗贼首领桑塔纳拔出武士剑指着俺说:“大个子,你还有什么遗言吗?”

    他这么做大概是想看看俺害怕的样子吧,俺却有些不耐烦了,抽出肩上的木棒说道:“你话真多。”

    听了俺的话,桑塔纳当场爆走,挥舞着武士朝俺暴冲过来。

    他转瞬间就跨过俺和他之间的十多米的距离,爆着浓郁的深青剑芒的武士剑向俺胸前砍到。

    俺吃了一惊,这个桑塔纳无论是反应速度还是斗气的威势都是俺遇过的最强的对手。俺不敢小视,赶紧单臂叫劲,把木棒狠狠地架了过去。

    “夺”的一声,这次木棒与武士剑交击没有发出金铁交鸣之声,而被武士剑狠狠地斩入了三分之二深,俺也被巨大的冲力冲得向后退了一小步,可看得出桑塔纳也并不好受,他持剑的手出现一阵剧烈地颤,虎口迸裂出了红光。

    俺猛地一脚喝出,已经在一剑之间领教了俺过人力量的桑塔纳不敢再硬抗,无奈之下松手放开了仍卡在木棒中的武士剑,向后猛退。

    俺得势不饶人,把那根仍卡着一支武士剑的大棒舞得‘呼呼’作响,满场狂追桑塔纳,正在后避的桑塔纳发现,俺的一双大长腿实在太快,他正常的躲避动作根本避不过俺的速度,再逼无奈,只好向旁扑到,利用扑跌之势拉开俺俩的距离。

    盗伙大吃一惊,他们没想到桑塔纳在俺手下居然仅一个回合就丢了武器,而且被俺逼得狼狈地在地上连滚带爬。

    “大家一块上。”惊醒过来的玛丽,因为桑塔纳的狼狈样,也大大的高估了俺的实力,不敢单身犯险,打起了群殴的主意。

    “杀啊!”威名在外的飓风强盗团最不缺少亡命之徒,虽然被俺的‘实力’吓了一跳,盗众们还是鼓足勇气冲了上来。

    他们这一蜂涌而上,俺立刻左支右拙,虽然用木棒敲倒了两个人,但身上也添了几个伤口。本来在靠在后面的玛丽看出俺的实力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夸张,立刻变成了冲锋在前,而重新取了把剑在手的桑塔纳也气势汹汹的要找回面子,他俩一加入,俺的情况更加不堪,正在危急时。

    “阿丹,你的朋友呢?”远处传来卡拉奇焦急的声音。

    卡拉奇提醒了掩,情况十分紧急,俺右手将木棒舞得飞快,左手狠狠地在劲间擦了一下(俺将赤焰巨猿的晶核串在了两枚戒指之间,只要随手一擦,就能启动戒指)。

    “哎哟。”几声惨叫,几个盗众被凭空出现的吃得多压得筋断骨折。

    “嗷。”被空气中的血腥味薰得狂性大发的吃得多张开血盆大口,挥起蒲扇大掌把四下的盗众打得哭爹叫娘。

    “巨暴熊!大家快撤。”桑塔纳惊叫一声,咬着牙向吃得多攻了上去。

    玛丽犹豫了一下,可看到旁边几个喽罗都在看着她,也硬着头皮攻了上去。

    在两个首领的掩护下,一帮喽罗如潮水般向后退却,被他们围攻了许久的俺不愿放过这个痛打落水狗的机会,挥着大棒开始追击,气势被夺的盗众不得先前勇猛,被俺一连干翻了好几个。

    正当俺要乘胜追击时,背后突然传来一串闷雷似的脚步声,一阵灼人的气浪向背上扑来。

    俺赶紧右脚跟为轴,一个旋转,一棒子向身后打去。

    “咔”俺的木棒断了成两截。

    “呶……”一声痛叫,一头身材几乎直追吃得多的燎猪向后退却,它的一根獠牙上出现了裂纹。

    “不要慌,立刻结成防守战阵。”一声听不出任何感情的声音响起,乱成一团的盗众们像找到主心骨似的很快组织了起来。

    俺循声望去,一匹长着独角的黑色大马上,坐着一个身着黑色法师袍的枯瘦老者,他正用那看不出喜怒哀乐地眼睛定定地看着俺。

    俺丢悼手中的断棒,重新从戒指里取了根好棒子,同时抄了块石头在手里,偷偷地藏在身后。

    那枯瘦老者把身中的细棍一挥,一只夜枭突然出现,它身形一闪,快速地向吃得多的鼻头叮去。吃得多狠狠地挥了两掌,都被它灵巧地躲开了,桑塔纳与玛丽趁此机会,脱离了吃得多。完成任务的夜枭飞到了那头巨大的燎猪的背上,与吃得多对峙起来,暴燥的吃得多一反常态的,并没有马上扑向这两个挑衅它的家伙,两只小眼睛里闪着很少见到的嘲弄眼神。

    “啊,是飓风强盗团的团长,召唤法师米拉。”远处传来吉尔先生的惊呼。

    米拉看了一眼把他们身份点出来的吉尔先生,然后又把视线转到俺身上,“桀桀”地笑道:“我真是消息闭塞啊,德比克城西区,魔兽森林边上出现了一个比里约克和达克林更强大的强者,我居然后知后觉,差点就栽了跟头啊,朋友,你是魔武双修者吗?”

    俺摇摇头,老实回答:“不,俺是个魔弃者。”

    远处的卡拉奇急得直跺脚,这个阿丹,知道他笨,不知道他那么笨。

    桑塔纳与玛丽同时松了口气,还以为这家伙是瞧不起他们而不发动斗气,原来是个魔弃者,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他宁愿受伤,也不使用斗气。

    米拉听了俺的话,白多黑很少的眼中少有地爆出一比转瞬即逝的贪婪,他偷偷撇了一眼吃得多,心里暗道:“果然是个无主的魔兽。”

    在远处观望的吉尔先生脸上阴睛不定,心里想着:“怎么回事,只出来了一头巨暴熊,难道这傻小子只带了一头魔兽出门,这下麻烦了。”

    在众人不注意的天空中,一只黑影偷偷地从云中探出了身躯,而从远处的树林里,也悄无声息地刮起了一阵轻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