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穿越之农门恶妇 > 第5章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穿越之农门恶妇 !

    第5章

    “站好,别乱动!”小小的杨兴宝因为开心过多,忍不住朝着司月靠过去,不过,很快的头顶斥责声传来,不想让娘亲讨厌的杨兴宝赶紧闭上偷偷睁开的眼睛,乖乖地站好,嘴扯开的是和杨天河一模一样的傻笑,就连洗头水进入嘴里他都觉得是甜的。

    真脏,看着混合着黑色的洗头水,司月一张脸不自觉地皱成一团,眼角看着呆站在一边的杨天河,没好气地说道:“愣着做什么,还不端水过来,没看见我两手都没空吗?”

    “啊,”杨天河一愣,随后又“哦”了一声,拿起刚刚司月刷牙的碗从盆里舀了一碗温水,凑上前,满脸疑惑地看着司月,“浇啊!”

    杨天河同样是一个指令一个动作,很是直接地将一碗水全都泼到杨兴宝的头上,看着他的动作,司月眉毛打结,对他就没有半点客气,“你是笨蛋啊!一碗水就这么泼下来,要慢点明不明白?当你儿子可真遭罪。”

    “我明白了。”杨天河被骂也不在意,乐呵呵地端着空碗弯腰准备再舀水。

    杨兴宝被泼得很是难受,一听是爹的行为,倒也习惯了,不过,心里在默默地点头,爹可真不会照顾孩子,幸好娘亲回来了。

    司月深吸一口气,“杨天河,你有点眼力界没有啊!没看见你儿子被你泼得很难受啊,赶紧挤干面巾给他擦擦脸啊!”

    “好,”杨天河是立刻放下手中的碗,动作迅速的拧干面巾,绕过司月的身子,蹲到杨兴宝面前,果然看见自家儿子紧闭着双眼,双唇不断地往外噗水,水嗒嗒的脸很是难受,赶紧给他擦拭。

    结果,动作生疏的他没有掌控好力道,拿着面巾的大手抹过去,没做过的他也没想到用另一只手扶着小孩,于是没准备的杨兴宝小小的身子整个人都向后倒去,要不是司月两手快速地扶住,恐怕已经栽倒在地了。

    杨天河有些发傻,一副完全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的模样。

    司月也被吓了一跳,一双眼睛圆溜溜地瞪着杨天河,几个深呼吸之后,还是不留情地说了一句,“猪都比你有脑子。”

    “爹,你真笨,”杨兴宝稚嫩开心的声音响起,可惜,乐极生悲,刚想睁开眼睛看看发生什么事情了,结果,洗头水就钻了进去,伸出小手乱舞,整个人难受得都快跳起来了,“快把面巾给我,眼睛进水了。”

    “哦。”杨天河讪讪一笑,将面巾递到那飞舞的小手里面,杨兴宝接过后,慌忙在自己脸上抹了起来。

    “面巾你自己拿着吧。”司月的语气虽然依旧生硬,可比起对着杨天河说话的态度绝对要好得多,不再指望杨天河这个动作粗糙的男人,一手倒水,一手洗着。

    蹲在地上的杨天河就这么呆呆地看着两人,司月舀水再缓缓地倒到自家儿子头上,小宝时不时地擦拭一下脸,这两母子配合得倒是默契,心里越想越美的他不知道此时脸上的笑容愚蠢得让司月想要抬脚狠狠地踩上去。

    即使是这么节约用水的洗头,杨兴宝的小脑袋也用了整整两盆热水才洗干净,灰扑扑的笑脸,黑漆漆藏污纳垢的耳背,甚至带着异味的脖子,都露出有些暗黄的原色。

    对于这一家子的行为众人心里各有看法,杨双吉看着即使被指使,被骂也就依旧笑得开心的儿子,眼睛微微有些发红,仔细回想一下,他竟然已经不记得老四上一次这般笑着的时候了,这么想着,心里的愧疚又多了一些,或许这样也不错。

    “娘,你看着天色也不早了。”堂屋内,周氏的大媳妇小周氏放下手中的针线活,看着越来越高的太阳,笑着说道:“若再耽搁下去,兴家,兴隆,兴才上学该迟到了。”

    此时,周氏的脸已经一片漆黑,即使是对五儿媳妇的欢喜也抵消不了她身为婆婆,竟然被司月那样一个名声臭过一条大街的懒女人的下马威来得难受。

    没错,经过这左等右等,周氏已经很确定司月是在向自己示威,这若是放在以往,那还得了,这是想翻天了。

    只是,如今今时不同往日,老头子才说过的话她可不敢忘记,“哼。”周氏的两个嘴角下垂,扫了一眼小周氏,还有其他两个媳妇,“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心里在想什么,那是老头子的意思,你们心里不服气可以现在就去说。”

    小周氏听完,呐呐不语,再一次拿起活计,老二老三媳妇也跟着低下头,闷声不吭,她们心里是极其不满的,凭什么那女人就可以那么特殊,就因为她父亲救了老头子?可不管她们怎么想,周氏的一句话就堵住了她们,她们又不是傻子,去跟老爷子较劲,不值得为了那样一个女人落下一个不孝的罪名,不过,要她们就这样认了这么不公平的事情那也是绝对不可能的。

    “爹,时间不早了,地里的活?”院子东边角落,一颗小孩腰一般粗的石榴树下,杨天山看着给小宝洗手的司月,这洗个手用的时间也太久了吧,还让老四去拿剪刀,让他都不得不怀疑这个四弟妹是故意的,因此,才开口问道。

    “哎,”杨双吉如何不知道地里的活还有很多,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开口说道:“我们进去吧,老大,你去告诉老四,让她媳妇快点,准备敬茶。”他答应了老四的事情却并不代表着这新媳妇就可以无法无天。

    “好。”杨天山跟着站起身来,走到这一家三口面前。

    此时,司月正拿着杨兴宝的手咔擦咔擦认真地剪手指甲,对于走进的杨天上一点也没察觉,“四弟妹,这手指甲什么时候都能剪,爹娘等着和新媳妇茶呢。”

    本来杨天山给杨天河使眼色,希望他开口,可哪曾想平日里挺机灵的四弟,如今心眼子里都只有他那新媳妇,不过,想想自己刚娶媳妇那时候似乎也差不多,理解的同时,就直接对着司月说道。

    “马上就好,杨天河,你去把茶倒好,我这还有两个手指头,很快的。”司月抬起眼皮看了一眼杨天山又低下,想着这小娃满指甲的黑渍,顿了一下,开口说道。

    杨兴宝小弧度地挥动着似乎轻松了不少的另一只手,“是啊,爹,你快去吧,很快的。”

    杨天河和杨天山两人的嘴角同时抽了一下,得,你们是亲母女,我们是外人行了吧,“大哥,你看。”天色确实不早了,因为这杯推迟的茶耽误了大家的时间,杨天河的脸上有些不好意思。

    “无事,这点时间还耽搁得起的。”人家都那样说了,杨天山还能说什么,不过,想着这四弟妹的速度,还是不放心的来了一句,“四弟妹,稍微快点啊,小宝的肚子也饿了,不是吗?”

    既然你那么喜欢小宝,这样说总可以吧。

    “小宝不饿。”只是一向乖巧沉默的杨兴宝坚定不移地拖着自家大伯的后腿,十分响亮坚定地说道。

    等到杨天河带着司月踏进堂屋时,杨家人按照尊卑长幼一一坐好,四个女人一溜的黑脸,周氏看着比自家宝贝闺女还要白嫩富态的司月,眼睛像是淬了毒一般,心里冷哼,老头子只让我不指使你干活,不打骂你,可没有说不能用眼神厌恶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