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穿越之农门恶妇 > 第24章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穿越之农门恶妇 !

    第24章

    听到村长的话,司月的心不由自主地沉了沉,虽说这话是对杨家那几个女人说的,可未尝没有偏帮着杨家,不想将这件事情闹大的原因在里面。

    再有,她并没有高估杨家在这个村子里的地位,刚才仅仅是听了周氏几人的片面之词,这些村民就一副咬牙切齿恨不得立刻将她沉塘的模样,而如今,事实已经摆在他们面前,先不说他们心里是怎么想的,刚刚还说得顺溜的嘴巴就像是被狗咬了一般,这样巨大的差距让司月更加迫切地想要了解这个社会,只从小姑娘记忆里得来的东西就跟抓瞎没有什么差别,感觉实在是不好受。

    看着几个女人的脸色,司月的东西在谁手里是在清楚不过了,杨天赐皱眉,这个小偷绝对不能是周氏,甚至跟她一点边都不能沾,否则,他堂堂一个秀才,竟然有一个偷儿媳妇东西的娘亲,这绝对会成为他以后光明人生的一大污点。

    大嫂也不行,长兄如父,若是此次将大嫂推出来,大哥心里可能会有疙瘩,到时候不能在家里好好侍奉双亲,安置家里人甚至会故意拖他的后腿,他不能冒险。

    二嫂也不行,他清楚家里田地里产出能换多少银子,最多也就够他们这一大家子紧巴巴的日常生活,而他们读书的花费大部分都是二哥在城里做厨子挣来的,再以二哥的聪明,他若真这么做,二哥肯定会闹起来的。

    如此,也就只剩下三嫂了,杨天赐将视线集中在陈氏身上,给了杨双吉一个眼色。

    杨天赐这么想,他的三个兄长何尝没有他们的小心思,或许他们之中有人之前可能想不到那么深远,只是在司月那关于小偷的一番言论之后,他们又怎么能够让他们的婆娘担当贼人的罪名,他们倒是无所谓,可对于在村学里读书的儿子影响就大了,以后在村子里还能抬起头来?甚至有可能前途会因此而毁掉。

    看着杨天赐的动作,杨天江就觉得不好,他虽然在平日里干活的时候经常偷奸耍滑,可并不是一点心眼都没有,在杨双吉要开口的时候,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对着陈氏狠狠的一巴掌扇了下去,打得没有丝毫准备的陈氏整个人摔倒在地上。

    似乎还不解气,边用脚踢边怒火冲天地吼道:“你这婆娘,蠢得要死,四弟妹的嫁妆也是你能拿的,还不快交出来,快说,为什么要拿四弟妹的东西?你不说老子今天就休了你。”

    陈氏被打得不断地哀嚎,疼得不行的同时却还是看清了杨天江的眼色,也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别打,别打,我交,”说完,哆哆嗦嗦地从袖口里拿出司月的簪子,“你别休我,这事真跟我没有关系,那手镯在大嫂手里,是二嫂说如果陈大娘早就想到上吊,一定会把地契和房契也给四弟妹的,娘就是在她们的撺掇下才把注意打到四弟妹的嫁妆上。”

    杨家,果然不是铁板一块,弟弟和儿子哪一个更重要?司月抱着首饰盒子低着头站在一边,看来杨天江是有选择了。

    杨天江拿过簪子,走到司月面前,努力挤出一个歉意十足的表情,“四弟妹,你收下吧,这事是你三嫂不对,等我收拾了她再让她给你赔礼。”

    司月沉默地接过,她已经说了她该说的了,现在可是杨家人表演的时间,至少现在看来,第一场很是精彩。

    杨天江一转身,整张脸就阴沉了下来,走到陈氏面前,一把将她拎起,拖着就往房间里去,“丢人现眼的玩意。”意思很明确,他要回去收拾他婆娘。

    杨家村的村民一个个看得目瞪口呆,村子里好久都没有发生这么精彩的事情了,先是儿媳刀砍婆婆,再有儿媳怒烧嫁妆,接着又有杨老三暴打婆娘,他们实在是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事情。

    杨天赐在杨双江跳出来的时候就觉得事情不好,他还真小看了这个平日里吊儿郎当的三哥,反应可真快,不对,杨天赐皱眉看着站在那边的司月,这会不会还是司月的陷阱?而他的三哥是最先跳进去的,如若真是这样,这个女人是真的有些可怕。

    杨天山和杨天海在听了陈氏的话之后,两人的脸是一片漆黑,他们担心的是同样的问题,儿子的名声,只是,老三已经做过的事情他们再做一遍是绝对不会有什么效果的,心里焦急不已,可在这样的时候办法不是说有就有的。

    不得已的陈氏突然跪在地上,“四弟妹,这事是我们不对,”话刚一落下,眼泪就啪啪往下掉,“可我们也是逼不得已的啊,家里四个书生要供养,就是我们整天省吃俭用也不够,是我们猪油蒙了心,才会一时糊涂,做下这样的事情。”

    这般的声泪俱下倒是引得不少人的谅解,村子里谁不知道读书是烧钱的事,更何况杨家还有四个,其负担之重也是可以想象的。

    “是啊,四弟妹,我们也是迫不得已的。”小周氏讪讪地将金丝镯递给司月。

    果然不简单,这样无耻的话都能说出来,再看着这些村民竟然还一副理解同情的模样,不得不说,杨家人能在村子里处于这般地位,聪明人实在不少,“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

    司月这一句话让许多的村民都满头雾水,听不明白这句话的同时,只觉得好高深的样子。

    “大嫂,二嫂,以后切不可如此行事,试想一下,如若学里的先生知晓他学生交上来的束脩是偷盗而来,会是何种心情?私塾是何等神圣圣洁之地,我不追究就是了,可千万不能拿此来做借口。”

    好像很有道理,在这些村民眼中,即使村学的房屋并不算好,可却是高贵神秘的存在,就算是村里最不要脸的泼妇,在村学周围都不敢高声说话。

    陈氏和小周氏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话,只一个不停地掉泪,另一个神色尴尬地站着。

    “一听四嫂这话就知道是通情达理的,”王语嫣实在没想到司月还读书识字的,回想着司月砍向她的凶狠模样,真是判若两人,“只是,无论如何,都是一家人,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说,非要动刀子,特别是对长辈。”

    整件事情的经过杨家村的村民算是了解的,可也觉得王语嫣说得没错,在这个孝字大过天的社会,司月的行为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小宝,告诉你五婶,我向你奶奶动刀子了吗?”

    “没有。”杨兴宝想也不想地说道,他可记得很清楚,奶奶当时离着娘亲好远呢。

    “你,你,你个小兔崽子,”因为王语嫣的话,周氏的底气又回来了,所以,再听到杨兴宝的话时,气得差点就一个巴掌呼过去,只是,杨兴宝的动作更快地躲在司月身后,一脸的害怕。

    “娘,你能不能别闹了,司月若真有心对你们动刀子,她堵在门口,你们一个个又怎么可能完好无损的站在这里。”杨天河不满地瞪了一眼王语嫣,这也是个不省心的,就那样结束不就好了吗?若真当司月是一家人,就不会当着大家的面再提起这事。

    至于他所说的话,也是刚刚才想到的,他们的房门可真心不宽,再说,司月挥刀的对象可是王语嫣,她算是哪门子的长辈。

    得,杨天河这一番话直接让众人觉得他们再一次明白了真相,大多数心里就两个想法,就没见过司家丫头这般刚烈和败家的女人,那么几十两银子的东西说烧就烧,气倒是出了,可就是他们想着都心疼得很,还有,今天这一闹,她把杨家的人都得罪遍了,以后日子恐怕不会好过。

    至于杨家的这几个女人,太狠毒了,不说这司月的孝服还没脱下就打起嫁妆的主意,单单是刚才将司月刀砍婆婆的事情捅出来,就是想要司月的命啊,偏偏最初他们一个个都还上当了,更有聪明的觉得杨家的女人从一开始就打的利用他们的主意,算了,以后跟她们要小心一些才好。

    “好了,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都散了吧。”村长的心情也不太好,不过到底还是没有对杨双吉说什么不客气的话。

    “慢着!”司月一开口,杨双盛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对于司月的得理不饶人很是不满。

    “刚才朝着我扔石头的长什么模样,我可记得很清楚,这样的事情我不希望有下一次,你们跟我可不是一家人,那时我会毫不犹豫地将你送官。”名声什么的,司月原身本来就没有,而对她而言,至少现在看得并不重,再活一世,司月更加不想委屈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