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穿越之农门恶妇 > 第25章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穿越之农门恶妇 !

    第25章

    一场精彩纷呈的闹剧,最后以司月的一句警告结束,也成功地让看热闹的众人收起了对司月的同情,瞧瞧她说那话时的强硬态度,根本就不需要他们多余的操心。

    “司家妹子,”朱氏担忧地看着司月,本想安慰一两句,同时也想劝劝她收收脾气,可看着一个个都紧绷着脸的杨家人,只捏了捏司月的手,转身离去。

    “啊!”一声高亢的尖叫划破院子里曲终人散后的寂静。

    吓得杨兴宝浑身一个哆嗦,周氏留给小宝的阴影已经够多的,司月当然不想这便宜儿子被吓坏,弯腰将其抱起来,轻拍着他的背安抚着,至于一蹦而起也不怕闪着腰面,目狰狞的周氏,跟她有关系吗?

    即使是对方恶狠狠地朝着她扑过来,就算是抱着小宝司月也能够轻松地闪过,见周氏踉跄地向前窜了好几步才稳住身体,“婆婆,当心点,免得摔一脸血又说是我用刀削出来的!”

    完全是说风凉话的语气,再配上一脸遗憾“你怎么就没有摔死”的表情,周氏气得两眼发昏,颤抖地指着司月,“你,你,你。”

    “哟,这是怎么了?说话都结巴上了,不会是要中风吧?”司月说话的调调嚣张得没边,对于杨家人没有半点好感的她自然不会施舍她奢侈的同情心,反而是看着他们越难受,她的心情就会越好。

    杨天河本想让司月少说两句的,可一瞧着她们母子两人同仇敌忾,共同抗敌的模样,话就梗在胸口,明明他们是一家人,他真的很想融入进去,让司月也接受他。

    可周氏是生养他的娘,在这个时候,他真的做不到像小宝那般毫无顾忌地站在司月那边,只得闷闷地杵在一边,心想明明进家门前还好好的,为什么又变成这个样子了?她娘到底还想不想好好过日子了,还有爹到底还记不记得曾经答应过自己的话?

    只可惜,杨天河想要息事宁人,周氏却不打算放过他,直接冲了过去,也不管他额头上的伤口,一个巴掌呼了过去,打得杨天河头晕眼花,更重要的是,周氏的指甲划过伤口,本就没怎么止住的鲜血又开始往外冒。

    “爹,哇哇。”司月微微一皱眉就松开,想当做没看见,可杨兴宝突然出现的哭声,还有不断挣扎往下掉的身体,这才想起杨天河是她便宜儿子的亲爹,真要不管,小宝哭坏身子亏得还不是她。

    说实在的杨天河被打的有些发懵,差点就支撑不住身体,用力咬住舌尖,疼痛传来,才扫清眼前的黑暗,周氏尖锐的声音不绝于耳,“杨天河,你个遭天打雷劈的畜生,就这么看着你老娘被那个贱人欺负,你还是不是人啊!”

    儿子的哭声与亲娘的咒骂声交杂在一起,让杨天河更加的头昏脑涨,加上这些天一直没休息好,鲜红的血迹映衬的他的脸色难看得很。

    “小宝,拿着这银子带你爹去看大夫吧。”司月从荷包里掏出一个碎银子,放到小宝手里,这男人总归是因为她才受伤的,也算是还了他这个人情。

    杨兴宝两只小手小心翼翼地捧着银子,红着眼睛看着司月,“娘亲,你不去吗?”他觉得这个院子里除了爹和娘亲,其他人都好可怕,留娘亲一个人在这里会不会被他们欺负,“要不,你跟我一起去吧?”

    摸了摸杨兴宝的脑袋,这小孩她还真不放心,再看着杨天河此时的模样,要是晕倒在半路上会吓到小孩的吧,“也好,”司月是绝对不会承认她不忍心拒绝这两双带着十足恳求的眼神。

    司月拿起两个小木盒子,转身进了放屋子,很快又空着手走了出来,牵起小宝,就往外走,路过杨天河身边的时候,“跟上,”留下十分简短干脆的两个字。

    “等等,老四媳妇,家里有伤药,给老四敷上就行了,不用特意去看大夫。”杨双吉突然开口说道。

    杨天河迈出的脚步停了下来,一股凉气从内心深处蔓延全身,即使是夏日,他依旧觉得浑身发冷,他知道他的伤不重,没必要特意地去看大夫,跟着司月走也是想要离开让他堵心得很的地方,却怎么也没想到,他爹会说出这番话,为的什么?不还是面子二字?

    司月扫过杨天河的表情,倒是生出那么一丁点的同情,虽然她和小姑娘的爹娘都不在了,可在世时到底是将她们捧在手心里的,再看着杨双吉和周氏这对父母,身为他的儿子真正是可怜得很。

    眼神停留在杨双吉身上,冷光一闪而过,就算她现在还没有接受杨天河这个男人,可他身上已经打上了司月男人的标签,你们这样地欺负是当她不存在吗?

    “若我现在一定要带他去看大夫呢?”司月下巴一扬,眉头一挑,十分嚣张地说道,她可不是杨家这一群虚伪的人,都已经撕破脸皮了,再说这里又没有外人,还装个什么劲?你要是直接说不要顶着一脸血去外面丢家里的人,她或许还不会这般。

    杨双吉紧皱着眉头看着司月,至少在这个家里,还从来没有人敢用这样的态度跟他说话,想着从司月进门后接二连三所发生的事情,再看着明显没将他话放在心里的杨天河,深深觉得他作为一家之主的威严被挑战了。

    “我是他老子,我的话他不听,就是不孝。”杨双吉一字一句说得很是用力,目光一眨不眨地盯着杨天河。

    司月看着杨天河因为杨双吉的话眼里出现的震惊,显然不孝二字对杨天河的打击很大。

    “子不教父之过。”司月冷淡地说道,“走了。”她就不信以杨双吉这么爱面子惜名声的性子会将这话传出去,像杨家这样的人,绝对是杨抽不可外扬的忠实执行者。

    杨天河再没有多看杨家人一眼,跟着司月走了。

    “啪!”先前的闹剧,丢了那么大的脸,再加上刚才老四的表现,让他隐约觉得有些事情脱离了掌控,都是这婆娘惹的祸,看着周氏如今的泼妇形象,怒火中烧,杨双吉此时急需要一个发泄口,甚至没有顾忌儿子儿媳妇在场,一个巴掌狠狠地打了下去,那力道之狠,让周氏摔倒在地不说,半边脸几乎是立刻就肿了起来,牙床都有些松动。

    “呸,”感觉到嘴里的腥味,周氏吐出参杂着血的口水,抬头正想哭嚎,可看着杨双吉阴沉得实在可怕的脸,眼里的恐惧一闪而过,整个人也因为害怕而缩了起来。

    这一巴掌下去之后,杨双吉的理智回笼,虽然依旧生气,倒也没有再动手,“跟我进来。”

    周氏哪里敢耽搁,手忙脚乱地爬起来,小跑着跟上杨双吉的步伐。

    “愣着做什么,看看你做的好事!”杨天山狠狠地瞪了一眼小周氏,拉扯着她进了房间,不久之后就响起小周氏的哭嚎。

    杨天海和杨天赐心中叹气,虽然今天这事是他们娘挑起的,可会闹成这样若说没有司月的功劳在里面,他们是绝对不会相信的,他们不会动手,却也会好好地跟自家媳妇说说。

    今天这事,可谓是他们家完败,对家里的几个女人的名声都有不小的影响,最狠地是司月的那一番小偷论,对外,恐怕整个村子里的人都知道司月和杨家人不和,有了今天的事情,以后他们家若是再与司月有冲突,这些村民恐怕就不会再像今天这般了,总得来说,若是不是有杨天赐这个秀才在,恐怕他们家在杨家村的地位会下降得更多。

    令杨天赐更加担心的是家里,为了公平,除了四哥,家里每一房人都有一个读书的,这样可以保证家里的人劲往一处使,可这样的公平却不牢固,从三个兄长今天的表现就可以看出,裂痕已经出现,儿子和兄弟的选择,他的三个兄长明显都是偏重于前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