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穿越之农门恶妇 > 第31章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穿越之农门恶妇 !

    第31章

    杨天河带着愉快的心情回到家,院子里并没有人,走到房间门口就看见司月正握着小宝的手,一笔一划地教他写字,母子两人神情严肃认真,他愣愣地靠在门边看着,直到司月放开小宝的手,抬头看见了他,“洗了吗?”

    好吧,听了这话,杨天河郁闷却很是干脆地转身,打水,洗脸洗手,心里再一次嘀咕,这媳妇什么都好,就是太爱干净了,出去一趟回来就得洗手洗脸,吃饭前要洗手,上茅厕后要洗手,他算了一下,每天单是洗手至少都要七八次,这还不算每天都必须要洗头洗澡换干净衣服。

    虽然是心里这么想的,可洗手洗脸的动作他却不敢马虎,若是稍微有些敷衍,被司月看见,那漂亮讨喜的脸蛋会立马就黑了下来,几个时辰都不会搭理你,眼角看着院子里又被晾晒出来的棉被,虽然每天打地铺闻着被子上太阳的味道很是舒服,可也用不着一有太阳就将它们拿出来晒吧?

    他也曾经将这话问出来,不过,除了得到司月一个鄙视的白眼,什么都没有,而她只要在家,依旧是每日照常地晒被子,哎,算了,只要她觉得开心,再说这样的讲究也没有什么不好,虽然是在这么叹气,可杨天河自己都没发现,他完全是一副得了便宜有卖乖的幸福样子。

    洗好之后,看着太阳已经快下山了,自觉地将晒干的衣服收好,看着怀抱里小宝和司月都是棉布新衣,而他依旧是之前的粗麻布,上面的针线活比起司月的实在是差得太远,不过,他也没有半点不满,皮糙肉厚的,穿什么并不讲究。

    乐呵呵地走进房间,小宝板着脸坐在专门为他的身形做的小书桌前,小小的手握着毛笔的姿势已经很是端正,只是,现在写出来的字,算了不看也罢,司月坐在旁边的绣架前,十指灵活,动作迅速分针走线,神情静谧而又专注,房间内美好的气氛让他怎么也不愿意打破。

    杨天河安静地坐在一边折叠衣服,时而看看儿子,时而又看看妻子,轻手轻脚地将儿子和妻子的衣服放在司月的木箱子里,再把他的放在旁边的箱子内,走出去,不一会就抱着棉被进来,先是将床铺铺好,再套上一边折叠得很整齐的被罩,看着床上没有任何花样却很是舒服的天蓝色,怎么都觉得那灰扑扑的蚊帐碍眼。

    等到杨天河把自己打地铺的两床棉被都收拾好,就拿着凳子坐在门口,生炉子煮饭,洗菜,炒菜他不在行,可蒸米饭还是难不倒他的,越是与司月相处,他就越是震惊,司月完全不像村子里的那些人说的那么不堪。

    比当厨子的二哥还好的厨艺,比秀才五弟还要出众的字迹,甚至那一手绣技,虽然对于这个他一点也不了解,只是,家里女红最好的二嫂,更被娘看重要求教会天丽,可二嫂的一根绣帕似乎也才卖二十文钱。

    虽然司月的绣品比绣帕要大得多,看起来也复杂得很,可那五十两银子一副的天价也是二嫂拍马都比不上的,呵呵,看着能干的媳妇,杨天河已经不知道在心里闷笑了多少次,老天是怎样的眷顾他,才会在阴差阳错中给他送来这么好的一个媳妇。

    于是,当杨双吉带着两个儿子回到家里的时候,就看见杨天河笑得跟白痴一般在洗青菜,顿时,脸都黑了下来,这些妇人该干的活计他一个大男人做起来像什么样子。

    本来,若仅仅只是这么一件事情,还不足以让杨双吉发火,可自从老三媳妇闹过之后,他经常能看见老四做那些男人不该做的事情,给他媳妇烧洗澡水,倒洗澡水,去菜地里摘菜,淘米洗菜,洗碗煮饭,甚至在他听说司月和小宝的衣服都是老四洗的之后,特地在吃过早饭后等了一会想要亲眼确认,没过多久就果然看见老四端着木盆,在井边洗衣服,而他手里洗着的素色衣服,明显就是前一天老四媳妇身上穿的那件,那一刻,杨双吉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的心情。

    所以,这事情一件件的堆积,杨双吉的不满就越来越浓烈,加之今天下午在外面有看见老四乐颠颠地查看司家田地里的小麦,回来又遇上这一出,得,杨双吉的怒火已经到了爆发的临界点,他想,如若再不好好收拾这老四一顿,他还真当他自己是上门女婿了,不对,就是上门女婿也没有给女人洗衣服烧洗澡水的,也不怕晦气。

    “老四,你跟我进来!”不悦的声音不仅打断了杨天河愉快的心情,也让司月从绣活中抬起头,杨兴宝瞥嘴,原本安静的环境很快就热闹起来,在家里的周氏和杨天丽跑出来查看情况,菜地里摘菜的小周氏一看自家男人回来了,也不在地里磨叽了,动作迅速地提着篮子就跑了回来。

    杨双吉的脸已经黑得很是明显了,杨天河又怎么会看不出来,连忙站起身来,甩了甩手上的水,对着屋内的司月说道:“我过去一趟。”说完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在看见司月点头之后,才进了堂屋。

    他这一行为,杨双吉看在眼里是气在心里,如此的夫纲不振,真的是他的儿子吗?回想起杨天河和他原来的那个媳妇相处的场景,并没有出现这种情况,看向司月房门口的眼神很是不满,问题果然还是处在老四媳妇身上。

    “娘,爹不会有事吧?”杨兴宝有些担忧地问道。

    “不会的,”司月摇头,人家是亲生父子,再怎么闹也不会出人命的,对于这点,司月是丝毫不担心的,“累了吗,”自从开始教小宝读书开始,这孩子的认真刻苦劲头让原本想要严厉对待的她都让步,“累了就休息一会。”

    虽然杨兴宝不觉得累,可娘亲的要求他是不会拒绝的,“好的,”小心地放下毛笔,看着自己的字和旁边娘亲的字,小脸染上一抹红晕,“娘亲,我帮你洗菜吧。”

    “好,”司月将绣架放到一边,站起身来,母子两开始像往常那般做晚饭。

    另一边,杨天河跟着杨双吉进入堂屋,“啪!”杨双吉手中的烟杆重重地敲在一旁的茶几上,“老四,你给我跪下!”严厉地一声怒吼。

    杨天河没有丝毫犹豫地跪在杨双吉面前,虽然他压根就不知道做错了什么,可跪爹娘是理所当然的,他也不绝对有什么不对。

    看着儿子面无表情的脸,杨双吉怎么都觉得刺眼,这完全是对比老四做那些令男人丢脸的事情时那一副甘之如饴的快乐笑脸,在杨双吉眼里这是红果果的打脸啊,原来他这个老子在他心里已经是这么的不受待见了吗?如今连待在一个屋子里都要给他摆脸色看了吗?好大的胆子。

    杨天河是不知道杨双吉心中所想,可即使是他知道,又能如何?解释他这样的表情其实是因为自家爹一脸严肃地要求他跪下,在这样的场合下,他总不能嬉皮笑脸的吧。

    杨双吉是越想越觉得老三说得对,一向觉得自己比村子里那些粗鲁只会打骂孩子的父亲要温和得多,可此时,他是真的想要狠狠地揍杨天河一顿,不过,想着两天后的麦收,他忍住了,在好几个粗重悠长的呼吸过后,心里总算是平静了不少。

    摆起十足威严的父亲面孔,杨双吉看着跪在自己面前一米远的儿子,声音慈爱中不缺乏威信,“老四,你知道错了吗?”

    低着头的杨天河抬起头一脸茫然地看着杨双吉,随后很是认真地说道:“爹,儿子不知,请爹指教,我一定会知错就改,不会辜负爹的一番苦心教诲。”

    原本对于杨天河的茫然有些冒火的杨双吉,听着儿子态度端正的话语,倒是舒缓了怒气,可一想到他这几日干的事情,说话的语气又重了几分,“你不知道?洗衣服,洗菜,烧洗澡水等等,”他都不想一一列举了,免得被气死,“老四啊,这些活哪里是一个男人该干的?”

    杨天河一愣,他有猜想爹生气是因为不相信自己不能干重活,以为自己这几天是在偷懒,可没想到是这样的小事,“爹,都是一家人,司月忙不过来的时候,我只是帮把手而已。”

    “你媳妇忙,那你告诉我她忙什么?”听了这话,杨双吉差点就背过气去了,在他看来家里最闲的就是老四媳妇。

    “绣花,教小宝识字,”说到这里,杨天河有些期待地看着杨双吉,“爹,我打算过一阵子就送小宝去村学,司月说小宝很聪明,这才短短几天,就认识了将近一百个字。”

    至于写得怎么样,杨天河也见过几次,歪歪扭扭松松垮垮的,仔细看还能认出是什么字,唯一难能可贵的是不缺笔画,只是废纸得厉害,本来那纸买得就贵,看着小宝那样的糟蹋,说实在的他真心疼。

    可跟司月一提,她完全不在意,还理所应当地说,刚开始学都这样,等过段时间就好了。

    听了杨天河的话,杨双吉一愣,按照一家送一个孩子上学,杨天河的要求并不过分,可如今因为老五的秋试在即,家里的银子紧巴得很,“老四啊,家里的情况你也清楚,小宝的年纪还小,这事等到老五秋试之后再说吧。”

    如果没有司月那般豪气在前,杨天河会赞同杨双吉这一番话,可如今,他虽然心里也是理解的,但到底控制不住心里难受,况且,他听出来了,爹这样说并不是答应了,而是看老五秋试后的结果,若是老五中举了,让小宝上村学应该没问题,可若是没有,这事就悬。

    “好,”爹都这样说了,杨天河即使心里有很多的想法,也只得如此回答。

    杨双吉却是觉察了他身上低迷的情绪,眼里的精光一闪,“老四啊,那些事情你不要再做了,若是传出去,我们杨家的这些男人还怎么能抬头挺胸做人啊!”

    对于这一点,杨天河却是不能答应的,“爹,你放心,这些事情我不会在外面干的,家里的人哪一个不知道轻重,肯定不会传出去的。”从成亲那一晚,他就下定决心,要像岳父岳母那般好好照顾司月,甚至更加地用心,从司月白皙手心没有任何茧子,只有拿针的手指头才有,再加上司月宠爱小宝的程度,都可以看出她之前过得是怎样舒心的日子。

    “你还真是被你媳妇迷得脸面都不要了。”看着冥顽不灵的杨天河,杨双吉暂时是没有办法,算了,再过两天就收小麦了,他就不信,让他忙起来,还有心思去做其他的事情。

    “这件事情暂时不提,”杨双吉冷着脸开口说道:“你好好准备,过两天家里收小麦。”

    杨天河低着的头没有抬起,爹果然是不相信的,“我给你们在场子看麦子行不?”

    “呵呵,”听了这话,杨双吉是怒极反笑了,“老四,你这是要气死我吗?在场子里看麦子的活我已经安排给兴达了,难不成你要跟你九岁的侄儿抢活,让他去替你收麦子?你还要不要脸啊!”

    杨双吉这话说得很是不客气,气死老子,就等于说是他的不孝,他听得出来爹话外之意,这是在逼他,要么选择去收麦子,要么他不孝的名声就会传出去,后果会是怎么样怎会不清楚,伤心难过甚至绝望的他,想着司月和小宝,想着面前坐着的到底是他的亲爹,终究还想做最后的争取,“爹,大夫说我真的不能干重活,否则,会影响寿数的,你若是不信,我可以把大夫写下来的病情给你看的。”

    沉默在堂屋慢慢延伸看来,杨天河看着杨双吉,眼里那微弱的光芒慢慢地熄灭,很快就将头低了下去,整个人的气息越发的低沉。

    杨双吉却以为老四是在他锐利的眼神下心虚地低下头,不敢看他,越发地认为老三说得不错,哼,不能干重活,若真要养身子,就不应该乐颠颠地干那些男人不该干的事情,“老四,你真的很让我失望,为何只是娶了个媳妇,就变成这样了,连亲爹都欺骗。”

    杨天河张嘴想辩解的,可自家爹失望的语气,还有话里的内容让他最终选择沉默以对。

    “回去好好想想吧,别忘了两天后家里收麦子。”既然已经拆穿了儿子的阴谋,杨双吉就不会再多说,至于惩罚,既然老四想要偷懒,那他就加重他的活,给他一次难忘的教训,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再犯。

    杨双吉的打算杨天河是不知道,沉着脸走出堂屋,天色越发的昏暗,家里的人基本上都回来了,看着他出来,一双双眼里都充满了探究,“爹,你没事吧?”

    杨兴宝到底是担心自家爹的,看着他往这边过来,蹲在驴子旁边看着司月炒菜的小家伙站起来,跑过去扒着他的双腿,扬起脸问道。

    司月也抽空看了一眼,虽说只是一样,可杨天河还是挺满足的,抱起儿子,用力地吐出一口气,“没事。”麦收的事情已经是不可更改,他如今只希望身体并没有老大夫所说的那般严重。

    这一天晚上,一家三口依旧在吃过晚饭后出去溜达了一圈,回来洗刷过后,杨兴宝是沾床就睡着了,司月靠在床头,看着一边弯腰打地铺的杨天河,“明天我们去县城一趟。”

    秦家那房子她已经决定买下来,不过,上一次所赚的两百两银子,如今只剩下几百个铜板,别说买房子,就是接下来的生活都成问题,当然,对于花掉的那些银子,她却是不后悔的。

    这个身体能拿得出手又不会让人觉得奇怪的就只有绣品,看来还得去一趟李氏绣庄,以她对那个只有一面之缘的老板娘的了解,那种充满诗书气质的人开这么一个店,目的根本就不是赚钱,当然她这也不算占那老板娘的便宜,若是等到绣品出来后再去卖,那价格至少要高上一倍甚至不止,就当做是抵押贷款,她也是付了利息的。

    杨天河的手一顿,“恩,什么时候?”

    “下午吧。”上午得将画做出来让人看看花样不是吗?司月皱眉,她觉得这一次来一幅更大的,价格更高一些不说,也可以打响名声,虽然对自己的绣技很有自信,可若能长期合作也方便许多。

    “好。”杨天河躺在床上,犹豫了许久,也没有说出麦收的事情,司月的态度他清楚得很,哎,一想到这,杨天河心里就觉得难受不已。

    司月也没有多问,不过,多少她也能猜出一些来,嘴角微微勾起,笑容中带着点坏坏的感觉,这样也好,以她现在的处境,笼络住杨天河的心是完全有必要的。

    杨天河吃过早饭,依旧如往常那般做着在杨双吉眼里不是男人该干的事情,去村子里买肉,在井边洗衣服,去菜地里摘菜,当然,杨家人让他干的一些轻巧活,他也没有拒绝,总之,一个上午,他真正休息的时间其实并不多。

    “哇,”杨兴宝两眼放光地看着桌上的画,随后崇拜地看着司月,“娘亲,你好厉害,这画真好看。”他懂得并不多,可看着在娘亲的手下慢慢形成的画卷,真是好看得很。

    “是吗?”司月倒也没有不好意思,她的画工即使说不上顶好,但在这个小家伙面前还是可以得瑟的。

    等到长长的一副画干了之后,司月将其卷起来,放在一边,回想着这些天的生活,还真是悠闲,除了每日的三顿饭,就是绣花,她基本不用在做其他的事情,听着热闹的杨家小院,估计是杨家人心情不好,一想到这,她的心情就更加地好了。

    用过午饭,杨天河是没打算带着小宝去县城的,可司月却不放心将他留在杨家,杨天河是很少反驳司月的意见,于是一家三口再一次借了王猛家的牛车,往县城而去。

    “当家的,你说他们这经常跑县城,都干什么去啊!”朱氏倒不是有什么坏心,纯粹是好奇,“马上就麦收了,也不知道司家妹子怎么打算的,她那四亩田地里的麦子我去看过,收成应该很不错。”

    “我这几天也去看了,有几次碰上杨老四,应该不会有问题的。”王猛虽然是这么说,可心里还有些担心,司家妹子不会傻得把麦子往杨家拉吧,不过,即使她有这样的打算,他这个外人也不好说什么,“反正我们家的地也不多,劳力还不少,若到时候司家妹子那里忙不过来,我们去帮忙就是了,四亩地的事情,很快就能搞定。”

    “恩,”朱氏点头。

    已经前往县城的司月是不知道王猛夫妻的想法,到了县城,司月也没有了闲逛的兴趣,直接奔向李氏绣庄,一家三口因为在孝期,司月穿着素白色的衣裙,只有袖口,腰间还有裙摆处有一根翠绿的小草,也算是添几分生气,不让人觉得晦气。

    杨天河和杨兴宝这对父子就没有那么讲究,一水的灰白,走进绣庄,里面依旧冷冷清清,与外面的热闹倒也几分格格不入。

    伙计小文一看见司月,眼睛都亮了,“小娘子,你来了,快里面请。”

    对于伙计的热情司月有些不解,可这样的欢迎让司月心里的把握更大了几分,“请坐,”小文说完,又倒上茶水,放了点心,“您稍等,我去请掌柜的过来。”说完,也不管铺子里的东西,转身就去了后堂。

    被这样的热情招待,最初杨天河有些不知所措,不过,在看到淡定的司月后,也就平静下来。

    杨兴宝乖乖巧巧地站在司月身边,一双眼睛好奇地打量着四周,“吃吧,”虽然想吃桌上的点心,可见爹娘都没动,他也就不好意思身后,直到司月将一块点心递给他,才笑着说道:“谢谢娘亲。”

    不知是因为司月的影响,还是小宝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见天饿肚子的小可怜,吃着点心的动作秀气得都不像农家的孩子,对于这一点,司月是满意的,她可不信以小宝的聪明成就会比那个人五人六的杨天赐差。

    掌柜的并没有让司月等多久,“久等了,”妇人依旧在她的位置上坐下,小文很是恭敬地端上茶水,“你这次来,是绣品已经好了吗?”本就不熟悉的两人,倒是用不着说那些客道的话语。

    妇人问出这话时,心里是有疑惑的,前几天见她的时候孝服都还没有脱下,可见家里是有亲人去世,在那样的情况下,还有时间和心思绣花?

    司月摇头,“那倒不是,那四幅绣品我也是前两天才开始,并没有那么快,”说到这里,司月顿了顿,“我今天来,还是跟上一次一样的目的,家中急需银子,所以,”司月将包袱里的画卷拿出来,“若是夫人看着喜欢,你就开个价,这副绣品加上之前的四幅,至少今年,我没有那个能力再出第六幅了。”

    那妇人点头,见司月的目光坦然,不由得高看几分,她虽说不在意这个店铺的盈利,可也并不愿意当冤大头,如若司月的眼神带着心虚或者不好意思,她的画作再好,她也会斟酌一二。

    一个眼神过去,小文手脚利落地接过司月的画卷,在妇人点头后,小心地打开,虽然,早就有心里准备,可小文惊讶得差点就将手中的画掉落在地。

    原本神色淡然的妇人也猛地站起身人,让小文将画在柜台上摆好,仔细地查看,越看越惊心,这如云雾缭绕,仙境般的景物,大气磅礴却又秀丽异常。

    司月和杨天河是跟着妇人一起站起来的,“这位夫人怎么称呼?”终于那妇人从画上将视线移开,看着一边的司月笑着问道。

    “夫家姓杨。”虽然骨子里很不愿意这么说,可司月却明白入乡随俗的道理。

    “杨夫人,我夫家姓李,呵呵,”李氏说完,即使是十分爽朗的笑容,都透露着优雅与华贵。

    “李夫人。”司月点头。

    李氏指着面前的画,“若是我没猜错,这幅画远远不是好看这么简单吧?”

    “李夫人高见,”司月再次点头,上前一步,带着礼貌却不梳理的笑容,不卑不亢地说道:“这幅画叫做聚宝盆一帆风顺,红日寓意蒸蒸日上金龙吐珠官印在握,瀑布是财源滚滚来势汹汹,树木招财进宝辟邪挡灾,”司月侃侃而谈,手指随着她的介绍而在画上移动,“湖泊聚宝盆中只进不出,小船一帆风顺一路通达,人家人丁兴旺子孙满堂。”

    “好,说得好,好一个一帆风顺子孙满堂。”李氏听着司月的解释,眼界更亮,笑容更加灿烂,“杨夫人这口才真是令我佩服。”

    “不敢,夫人谬赞,”司月依旧笑得坦荡,不过,眼里的自信让她整个人光彩照人,随后脸上出现一抹红晕,“不敢欺瞒夫人,我虽是农家女,可父母诸多溺爱,家务农活是样样不会,白长这么大岁数,也就只这一样能拿得出手。”

    这话李氏听得一愣,随后心里的疑惑倒是消失无踪,她原本还可惜这么一个心灵手巧的人竟然配给了一个农家汉子,原来如此,“你也不必如此,就这一手,已经让天下多少画师汗颜了。”

    司月这话不仅仅是为了消除李氏心里的疑惑,也同样是说给杨天河听的,她不是没有看见杨天河对着自己痴迷之后,眼底浮现的自卑,虽然以她现在对杨天河的了解,这男人在人品上是完全没有问题,可谁知道长久下去,小小的自卑也可能会形成很大的矛盾。

    而杨天河在看着司月介绍她的画时,整个人飞扬的色彩让他的心不像是自己的一般跳动不停,可还没有等平静下来,他突然觉得这样出众的媳妇真的是他能够配得上的吗?

    直到司月对着李氏坦言后,他难受的心才轻松下来,无论他配不配得上,司月都已经是他的媳妇了,心里再一次感激岳父岳母那般宠爱司月,让她家务农活样样不会,不对她的厨艺还是很好的。

    司月的这些缺点在大户人家算不得什么,可在农村却是致命的,虽然为司月有这样的缺点而高兴有些不好意思,又因为司月的这些缺点他才找到自己的价值所在有些不地道,可杨天河看着司月的眼睛是更加热烈了,他甚至觉得有这样缺点的司月才可爱得很。

    杨兴宝则是亦步亦趋地跟着司月,见别人夸他娘亲,小脸一副与有荣焉的自豪模样,呵呵,他娘亲就是这么厉害。

    “杨夫人,既然这幅画已经到了我的店,我万万没有推出去的道理,”李氏笑着说道:“这样吧,八百两银子,你的绣品我收了。”

    “夫人爽快,”司月笑着说道,她知道,这个价已经很高了,不过,等到绣品出来,无论是这夫人要卖还是送人或者她自己留着,都绝对超过她所说的数,“麻烦夫人写契约书,年底之前我一定会将五福绣品都送过来的。”

    “小文,”李氏心情愉快地吩咐小文,“这个我不担心,或许有了你这些绣品,我这绣庄估计也能盈利了。”在这个安县之内,还没人敢欺骗于她。

    “夫人说笑了,”司月心情也挺不错的。

    等出了绣庄的大门,杨天河的心情就跟上一次王猛夫妇的一样,两脚像是才在云端之上,做梦一般,等到回神过来时,他的手上又是鱼又是肉的,还有几包糖,不少的瓜果点心,“司月,你这是?”

    这些东西他们一家三口可吃不了,这么热的天,即使是司月又挣了八百两银子,可若是坏了扔了他还是会心疼的。

    “一部分是给王大哥他们家的,另外的,我准备送给村长。”司月并没有隐瞒,进了酒坊,让杨天河选择味道不错的打了五斤,等到出了县城,杨天河才回神过来。

    “司月,你是有事情找村长办吗?”杨天河问道。

    司月点头却也没有多说。

    回去的时候,天色尚早,朱氏在家,对于司月的东西本来是不愿意收的,可司月一句你要不收,那我以后可不敢再来借牛车了的话给堵住了,不过,心里还是很欢喜的,毕竟他们家田地不多,虽然说不上饿肚子,但是吃肉却也是好长时间才能有一回的,也不是她馋,只是心疼家里的孩子。

    村长杨双盛是杨双吉同辈的兄弟,也就是杨天河的族叔,司月看着村长的房子,也就是青砖瓦房,除了古朴清幽一些,并不比村子里其他的房子好很多,开门的是在家里带孩子的陈氏,看着杨天河这携家带口,手里又是鱼又是肉,还有点心白酒,惊讶之后,笑着说道:“你们这些孩子,来就来呗,还带什么东西。”

    司月羞涩一笑,“大婶,晚辈孝敬长辈也是应该的,再说,第一次登门,怎么也不能够空着手的。”

    “是啊,”杨天河笑呵呵地点头应和,杨兴宝在司月的眼神示意下脆生生地叫道:“大奶奶好!”

    “真乖,”陈氏看着杨兴宝的小模样,除了太瘦,怎么看怎么讨喜,“快进来吧,现在太阳烈,你们杨大叔也正在家里休息。”作为村长夫人,陈氏哪里猜不透他们有事要办。

    见了杨双盛,又是一阵寒暄,特别是杨天河,还被杨双盛训斥了一顿,“胡闹,我们家并不缺这些吃食,以后在这样我是不会让你登门的,你瞅瞅你家儿子,都痩成什么样了,还不好好补补,若真有个什么,有你后悔的。”

    村子里哪里有什么秘密,司月单独开火为小宝补身子的事情杨双盛又怎么可能不知道,所以,他才会有这么一说。

    杨双盛不仅仅是村长,还是长辈,杨天河自然恭敬地听着,不过,不管事情能不能办成,东西他是断断不会带回去的。

    “说吧,你们有什么事情,”训完话,杨双盛便以村长的口吻开口说道:“先说好了,都是一村子的人,能帮的我自然乐意帮忙,可不能的,你们就是求我也没有用。”

    杨天河再一次表示自己心里明白,绝对不会提过分的要求,其实完全不知道是什么事情的他心里还是有些打鼓的。

    “是这样的,杨大叔,我想买下秦家的房子,”司月这话一出,不说杨天河吃惊,就是杨双盛也诧异地看着司月,当然,杨双盛也明白,司月所说的买,是用司月的嫁妆买。

    “司家那小院就是你的,为何还要买秦家的房子吗?”杨双盛不解地问道,杨家那房子倒是比司家的要好上许多。

    司月低头,垂下眼帘,“杨大叔也知道我是爹在山上捡到的,爹娘一直宠我爱我,即使是如今爹娘已经离开,但这般天大的恩情我怎么能够不报,”

    此时的司月与烧嫁妆时的她差别太大,让杨双盛都有些反应不过来,不过,还是欣慰地点头,“这是应该的。”

    “如今我已经嫁人,是杨家的人,也算我自私,爹娘留给我的房子有着太多幸福快乐的回忆,让我每每想到都觉得心暖暖的,”司月声音温和地说道:“所以,那房子我想一直保存着,有空就去打扫一下。”

    杨双盛再次点头,示意她接着说。

    “有那房子做念想,爹娘留给我的那四亩田地我就想拿来做些其他的事情,眼见着麦子就要收了,我打算买两个人打理这四亩田地,遇上有像我这样被扔掉的孩子,无论男娃还是女娃,也不管身体健康或者带有残疾,带回来养着,虽然说我不能做到像爹娘那般的精心,可也会让他们有个遮风避雨平安长大的地方。”

    杨天河听着司月的话,先是一愣,随后心里是满满的骄傲。

    杨双盛好久才找回他的声音,四亩中等地虽然不算多,可加上那沉甸甸的麦穗,也值几十两银子,“你说的是真的?”或许男人为了名声会有这样的气魄,可司月,她难道也是想挽回她的名声。

    “自然是真的,”司月抬起头,淡然一笑,“杨大叔,没有爹娘就没有今天的我,说不定我早就被饿死了或者被山里的动物吃了,我想,我这般做,爹娘也一定会赞同的。”

    这件事情自从她烧了嫁妆之后就开始琢磨,那些属于小姑娘的首饰她已经抽时间放在了小姑娘的房间里,房屋充满了那一家三口的回忆,谁也没有资格去打扰,之所以买下就近的秦家房屋,也是为了买来的人方便照看。

    至于那四亩田地,她不是真正的司月,那本来留给小姑娘的东西,她是不会要的,可这田地,还有地里的庄稼总不能也一把火烧给他们一家,想了许久,她才想出这个办法,以这样的方式为他们一家三口积福,也算是她对司忠夫妇的尊重。

    “这是好事,”虽然现在不是灾荒年份,可每年还是有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被抛弃的孩子,无论那四亩地能够养活几个孩子,也是行善积德之时,他作为杨家村的村长自然是十分赞同的。

    村长愿意帮忙,自然是没有问题,司月笑着说道:“还有,这件事情我希望村长能替我保密,等我买了下人,会将事情交代好,除了卖身契在我的手里,其他的我都不出面。”

    “这是为何?”杨双盛有些好奇,难道这司家丫头不是为了名声?

    “第一,我是个已婚妇人,”摸了摸小宝的脑袋,“这样的事情并不好出面,第二,我不想有人打扰爹娘的安宁,爹娘收养我完全是心甘情愿,给了我全心全意的爱,是没有任何的名利在里面,而我让人养着那些孩子,虽然不能像爹娘那般尽心竭力,可我有一样跟我爹娘是一样的,就是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任何实的或者虚的回报。”

    她是准备刷名声,可绝对不会拿着和司忠夫妻有关的事情来刷,那样干净纯粹的一家人,就是她也生不起利用的心思。

    就像现在,如若不是为了让村长明白她的意思,她提都不会提司忠夫妻,而之后,除了七七烧纸,逢年过节上香垒坟,她能不提及他们就一定不会提起。

    听着司月的话,在看着她眼里的坦然,杨双盛的笑容愈发的慈爱起来,也为他刚刚那么功利的想法愧疚,“这样吧,明天一早,我们去县城,跟秦家的人谈好,房契的事情交给我就行了。”

    “多谢杨大叔。”司月很是感激地说道,事情说完,司月和杨天河站起身来告辞。

    “留下来吃晚饭吧。”杨双盛心情十分好,“我也是借花献佛,肉菜都是你们带来的。”

    “多谢杨大叔,真的不用了,家里还留着呢,晚上若是不吃,这样的天气,明天就坏了。”杨天河笑着说道。

    听他这么说,杨双盛倒是没有勉强,看着一家三口离开,感叹道:“果然谣言害死人,这司家姑娘哪里有他们说的那么不堪。”

    朱氏进来就听见他这么说,笑眯眯地说道:“从一开始我就不相信,司忠那两口子是什么样的人我们还不清楚吗?即使是再娇惯孩子,他们的闺女也坏不到哪里去。”

    县城一很大的宅院内,“姐,这是你的新作,不错啊!”

    李氏笑看着自家弟弟,放下画笔,自从司月走后,她就关了绣庄,回到家待在书房里,回忆这那画,慢慢地画起来,“我可没这么厉害,对了,我已经让人去查那位杨夫人了。”

    男子眼里的疑惑一闪,立马就明白了,“难不成又是以为才女?”

    “你也知道我的身份,准备深交的话,一定要查清楚底细的。”说到这里,李氏的笑容淡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