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穿越之农门恶妇 > 第40章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穿越之农门恶妇 !

    第40章

    杨天丽身为杨家人最是宝贝的小幺女儿,几乎是被父母疼在心里,兄长们捧在手掌上长大,而杨天丽自己也是个很聪明的小姑娘,在这些人面前,她就是一个可爱又善解人意的女儿和小妹。

    然而这一次,她的天真可爱在杨天河那里碰了墙,红着眼带着泪跑到她的房间,除了李氏,其他人并没有看见,她不是不想大吵大闹让爹娘给她做主,而是心里早已经有了其他的计划。

    这些天一直等着杨天丽行动的李氏暗自咬牙,她没想到小妹出马都失败了。不过,看着小妹今天的模样,她就知道,这事肯定没完?看了一眼杨天河的房间,端起已经洗好的菜走进厨房,今晚可有好戏看了。

    而杨天河在房间里认识到自己错误之后,站起身来,先是将小宝的书桌收拾好,放到一边,又开始收拾司月的绣架,丝毫不知道他的宝贝儿子正蹲在菜地里眼巴巴地等着他过去。

    司月摘完菜,看着杨兴宝那小小的身子蹲在地里头,扭着脑袋看着杨家的院门,眼里有着委屈,也有着担忧,是怕杨天河生他的气吧,真是敏感得让人心疼的孩子,这事分明是杨天河的错,明明小宝正是撒娇调皮捣蛋耍脾气使小性子的年纪,为什么要觉得不安呢?

    司月将菜篮子放在地边上,叹了一口气,心里埋怨杨天河一点都不懂得小孩子的心,走过去,将杨兴宝抱起来,“好了,小宝,别看了,这样扭着脖子不难受吗?”说着话,伸出另一只手给他揉了揉脖子。

    杨兴宝眨眼,看着司月,认真地说道:“难受的,娘亲,”不笑特别是现在苦着脸的杨兴宝,睁着他那双大眼睛露出可怜巴巴的神情时,司月觉得心肝肺都跟着在疼了,“只是,爹他怎么还不来啊?”

    司月抱着杨兴宝走到地边,将他放到一边,母子两就这么蹲了下来,司月看着执拗地想要得到答案的杨兴宝,移开视线,注视着远处山脚红彤彤的太阳,赌气似地说道:“没事,我在这里陪着小宝,如果你爹不来哄你,我们今天就不回去。”

    以杨天河的性子,估计是没有想到这小孩的心思,否则,早就跑过来的,不过,就算是如此,时间一久,他也会出来找他们的。

    杨兴宝看着司月的侧脸,在夕阳的余晖下漂亮得像画一般,听着娘亲肯定自信的声音,心里有了些底气,这才回想起来,错的都是爹,如果他不来,他就和娘亲讲,以后都不理爹了,反正娘亲是跟他是一伙的,肯定会站在他这一边。

    于是,母子两就这么蹲在地边上,说着不着边际幼稚得不行的话语,偶尔伸手无聊地将面前冒尖的杂草拔掉,白嫩嫩的两张脸做出一样的表情,与黄昏的杨家村组成一副美丽的画卷。

    不远处的杨家,杨天河收拾好屋子,有些奇怪这母子俩怎么还没回来,倒也没多想,将炉子的火升上,淘米焖上饭,等到他能做的都做完后,还没见两人的影子,这才觉得不对劲,心想不会出了什么事情吧?

    这么一想,杨天河哪里还能平静,急匆匆地往外走,结果,没几步路,就看见一大一小两个背影蹲在那里,旁边的篮子里放着几根丝瓜和一把青菜,心落到实处。

    “你们干什么呢?这么晚都不回家?”杨天河走过去,笑着开口问道。

    杨兴宝一听杨天河的声音,惊喜在他的小脸上一闪而过,随后虎下脸来,“哼,”大大地冷哼一声,用力地表示他还在生气呢。

    司月拍了拍杨兴宝的脑袋,也没有理会杨天河,站起身来,刚要拎篮子,就被对方抢先,她也不在意,“小宝,走吧,回去吧,娘亲给你做好吃的。”

    “好,”杨新宝斜眼看了一眼杨天河,大声地说道,之后炫耀地牵着司月的手,走在前面,母子俩人继续嘀嘀咕咕,杨天河颠颠地跟在后面,几次想要开口,都被打断,在等机会吧。

    只是,这个机会一直到吃晚饭的时候,都没有等到,饭桌上,杨天河端起饭碗,“小宝,”叫着儿子的声音是难得的温柔,含糖量也不低。

    “娘亲,你不是说,食不言寝不语的吗?”杨兴宝侧头,留给杨天河一个后脑勺,问着司月。

    “恩,小宝,好好吃饭。”司月抿嘴,眼里尽是笑意,她之所以这么纵容这小宝,也是因为这孩子平日里太过乖巧听话,都不像个孩子了,如今他难得任性一回,这样的行为在她的眼里要多可爱就有多可爱,她又怎么能够不支持。

    再说杨兴宝,其实也是挺开心的,在经过最初担心爹会生气的一番忐忑之后,看着爹跟在他们母子后面着急上火,想要说话又没机会的样子,杨兴宝心里很是高兴,因为他知道,爹是很在意自己这个儿子的。

    杨天河不说话了,只是不断地给司月和杨兴宝夹菜,见两人虽然不跟他说话,却吃了他夹的菜,心里也跟着高兴。

    “四弟,四弟妹,爹娘找你们。”就在这时,杨天山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哦,我们吃完饭就过去。”杨天河看着门口面无表情的杨天山,先是一愣,即使这些日子想得够多了,也觉得在和家人相处的问题上大部分都想通了,可就这么乍一眼看见自己的大哥,没有一丝问候,那双平静的眼睛里也没有半点的关心,就算早就想到会有这种可能性,心里还是觉得有些闷。

    于是,杨天河放下碗筷,以同样的面无表情,看着杨天山开口说道,至于爹娘找他为了什么事情?他这才想起来,小妹今天从她屋子里哭着跑出去,爹娘现在才找上门,估计不但是为了小妹做主,恐怕还将主意打到了司月的绣技上。

    想到这里,杨天河对家人在心里产生疲惫的同时又觉得烦躁,好好地过日子不好吗?他都想好了,爹娘他自然会继续孝顺的,可像之前骗婚那样,没道理的事情,他是万万不能再做的了。

    养伤这一段时间,杨家人的漠然,和妻儿的朝夕相处,他的心早已经偏向了这个小家,许久没感觉到的幸福,如今好不容易得到,他是怎样也不想失去的。

    这下子轮到杨天山吃惊了,若是以前的老四一听这话,无论有多忙,都会立刻过去的,如今,却连大哥两个字都没叫,哼,果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爹娘让你们现在就去。”杨天山不满的目光盯着司月,都是这个女人带坏了四弟,回想起来,自从这个女人来家里之后,四弟与他们越来越远不说,他们家的生活好像除了闹腾就是憋屈。

    杨天山的目光那么强烈,司月想要装作没看见都不成,只得放下碗筷,侧头看着杨天山,“那么,我请问大哥,爹娘可有准备我们一家三口的晚饭?”

    “四弟妹,现在是夏天,等见了爹娘回来再吃也饿不死人的。”杨天山的脸更加阴沉,他们兄弟之间说话,这女人插什么嘴,一看就是个不安分的,最重要的是,老四竟然在一边默不吭声地看着,果然像娘说的那样,有了媳妇忘了娘。

    一听这话,就知道答案,饿不死人,司月笑了,难不成吃饭就是为了不饿死?或者只要不饿死就可以不吃饭?这算是什么逻辑?

    “是死不了人的,上一次当家的在地里弄成那样不也还没死吗?”司月的声音和她说话的表情一样,温和得没有丝毫的攻击力,不过,这说出话的内容却让杨天山吐血,“大哥,我们当家的现如今在养身体,每天都要准时吃药,难不成你们还非折腾死我们当家的才满意?”

    “我不跟你这无知妇人一般见识。”杨天山冷哼一声,说出的话差点就让司月笑喷了,这还是她第一次被这么骂,倒还挺新鲜的,无知妇人?她是吗?不过,她却明白,这只是因为杨天山无言以对才弄出这么一句挽回面子而已。

    司月不计较,不代表杨天河愿意自家媳妇被这么说,在他的眼里,她的这个媳妇聪明能干,善解人意,虽然偶尔有些调皮,也会使些小性子,可却是最好的媳妇,谁也比不上的。

    而杨兴宝心里不断地重复着两个词,坏人,坏人,因为记着娘亲的话,所以并没有说出口,哼,娘亲是无知妇人,你这个坏人就是大笨蛋,大傻瓜。

    “大哥,等我们吃过晚饭,我吃了药之后就过去。”即使是心里不满,可杨天河到底还记得对方是他的大哥,长兄如父,所以,再怎么也不能撕破脸的。

    “老四,你很好。”说完这话,杨天山转身离开。

    “你没事吧?”司月是知道杨天河心里总归会有些难受的,那毕竟是亲人,血脉骨肉相连,这种关系不是说割舍就能割舍的,当然,这种亲人带来的伤害也是需要长时间慢慢愈合的。

    听到司月关心的话语,杨天河心里一暖,受宠若惊的同时脸上又染上了愧疚之色,“没事,你放心,爹娘若是提你绣技的事情,我会给你挡着的。”

    哼,你不挡着谁挡着,这是你唯一的用处好不好?司月在心里这么说,“先吃饭吧,还有,一会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要记得你的身体,我花了六百多两银子在给你养着的身体,不能太动气,明白吗?”

    “恩,”杨天河点头。

    司月担心对方没记住,接着说道:“否则的话,你养身体的时间有可能会无限地延长,到时候别说给我们编凉席,就是到了冬天,你也有可能什么都不能做,好好想想吧。”

    好吧,司月是挺了解杨天河的软肋的,六百两银子来养他的身体,他怎么能够不全力配合吗?浪费银子,浪费司月的心意是要遭天打雷劈的?最关键的是,他不想在看着司月忙里忙外,而他自个儿却只能闲着,半点忙都帮不上,那种滋味实在是难受得很。

    “恩,”这一次,杨天河用力地点头,“我一定不动气。”

    “娘亲,你放心,我会看着爹的。”这个时候,杨兴宝也顾不上生气,开口说道。

    “哎哟,我的小崽子,你终于知道理我了。”杨天河傻兮兮地来了这么一句,得到司月一个看白痴一样的眼神,这愚蠢的男人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没救了。

    杨兴宝歪头躲过杨天河伸过来的大手,直接丢了一个白眼过去,“爹,你高兴的太早了,我只是暂时理你而已,等到从爷爷那边回来后,我接着不理你,哼。”

    杨小宝认认真真地说着这话,司月满眼都是笑意,特别是看着杨天河哑口无言的尴尬模样。

    “别啊,小宝,爹真的知道错了,以后拿你的点心,一定问过你再拿,行吗?”杨天河收回手,改摸他自己的脑袋,原本觉得老子向儿子认错这事有些丢脸尴尬,可说出来之后,反而没有那种感觉。

    “只是点心吗?”眼看着杨兴宝态度有软下来的趋势,司月冷不丁地开口问道。

    “是啊,爹,”杨兴宝从来不是小气之人,就像是那盒点心,每次吃的时候都要问过爹娘的。

    “只要是小宝的东西,我都会问过小宝之后,遵循小宝的意见的,好不好?”在两双眼睛的注视下,杨天河没有半点骨气的选择退让。

    “这还差不多。”杨兴宝表示他勉强满意。

    司月放下碗,对着小宝说道:“小宝,你这么要求你爹,自己也要做到,以后无论是爹娘还是其他人的东西,即使是再小,再不值钱,哪怕是一根针,你都不能擅自做主,这是一种尊重,只有你尊重别人,才能得到别人的尊重。”

    “恩,娘亲,我明白的。”有这件事情做引头,杨兴宝倒是很快就理解了,笑着回答道。

    杨天河看着母子两人的互动,心想,之前他或许完全是白操心了,司月肯定能够将小宝教育得很好的。

    这边杨天河一家三口磨磨蹭蹭,那边,杨家一大家子齐齐地坐在堂屋,饭菜早已经在厨房里温着,因为他们家的秀才郎还没有回来,他们自然是要等着的。

    “怎么样?”看着杨天山走进来,周氏等女人两眼放光,那模样仿佛看到一堆闪着耀眼光芒的金子,“过来了吗?”

    “没有,四弟说,他们吃过饭喝了药就过来。”杨天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声音带着一丝不悦地说道。

    “真是不像话,这让长辈等着他们的话还能说得理所当然,这是不孝啊,老头子,你就不管管。”周氏一脸愤恨,在得知小女儿受了委屈的时候,她就恨不得冲过去,撕烂司月那一张狐狸精一样的脸。

    只是,她也没想到,那狐狸精竟然会有那么好的绣技,六百两银子啊,如果家里的女人都学会了,那他们家以后再也不用为了银子操心。

    于是,看在银子的份上,周氏忍了,在准备好晚饭之后,等杨天赐之际,召集全家人,当然杨天河他们三个当事人被排除在外,再有了杨天丽和李氏的作证,很快杨家的其他人就明白了这件事情的重要性。

    “行了,你还能不让老四喝药吗?”一听到喝药儿子,早已经被杨双吉遗忘了的愧疚再一次涌上心头,脑子里不由自主地想到当日老四被杨天云背着时毫无生机的模样,犹豫了一下,才开口说道:“一会关于老四媳妇女红的事情,她若是不愿意,就算了吧。”

    这话刚一落下,杨家的男男女女都变了脸色,“老头子,你没事吧?”周氏开口问道,其他人也是用同样的眼光看着杨双吉。

    “我能有什么事情!”杨双吉脸色一黑,“那你们说要怎么办?又像之前嫁妆那样,闹得整个村子的人都知晓?还闲不够丢人吗?还是你们以为那老四媳妇是个好欺负的,你们想学她就教啊!”

    “爹,你为什么会这么想?”杨天丽一脸我很不明白的模样,看着杨双吉,“四嫂是我的嫂子,我是她的小姑,嫂子教小姑女红,这在哪里都能说得过去的啊。”

    “是啊,爹,”李氏接着杨天丽的话,“再说,这事对四弟妹也没有半点坏处啊,那样好的绣品,即使是我们家里的女人每个人都学会了,也肯定是不愁卖的,价格也不会因此而便宜的呀。”说完,摆着的是一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模样。

    小周氏本来就不喜欢绣花,那一手针线活也就是看得过去,不会丑得丢人而已,本来觉得今天这事跟她没什么关系,可看着一边已经十岁的女儿,眼睛一亮。

    “爹,娘,小妹已经十一岁了,再过两年就该说亲了,等到五弟中了举人当了官,小妹肯定是要嫁城里的大户人家,我听说那些人家挑媳妇可跟我们村子里不一样,一手好的女红非常重要的。”

    “大嫂,你说什么呢。”杨天丽红着小脸蛋说道,却也没有反小周氏的话。

    小周氏的算计一向不深,她想,杨天丽若是嫁了城里的好人家,接下来,她女儿说亲也就容易多了,有个当官的小叔在,是绝无可能嫁给那些泥腿子的。

    “大嫂这话虽然说得直,可也是有道理的。”一直没说话的王语嫣轻言细语地开口,“小妹嫁得好,家里的女儿以后肯定是不愁嫁的,就是相公,也多了个妹夫帮衬,对相公的仕途也是很有帮助的。”

    在几个媳妇你一眼我一语的情况下,杨双吉的愧疚慢慢减轻,老五媳妇说得不错,他们家底子薄,若是家里的几个姑娘嫁得好,这也是人脉,再说他也是真的心疼小幺女,自然希望她能嫁个好人家,能享福就更好了,在这样的言语挑拨之下,杨双吉的心动得厉害。

    “爹,先不说老五中举之后的事情,就说现在,你看看我们一大家子,过得是什么日子?”杨天山沉着声音开口说道:“不是我们不愿意过苦日子,可若是能过上好日子,为什么要白白的放弃。”

    听了这话,杨双吉扫向屋内的众人,他们现在的生活也只能够说得上饿不死,跟吃饱吃好根本就沾不上边。

    看着自家爹沉默,杨天江的眼珠子一转,“若是银子够了,家里的小子都可以送去读书,爹,一门子的官老爷难道不好吗?”虽然杨天江现在只有一儿一女,可看着年轻的媳妇和自己,那是肯定还要再生的。

    “老二,你有什么话就一起说了吧?”看着这一大家子这么齐心,杨双吉的心情很是复杂,他如今还没有老到眼瞎耳聋心不明的地步,别看下面这些儿子媳妇一个个说得那么冠冕堂皇,恐怕每个人都有他们自己的小心思。

    可此时的他又能如何,毕竟他们一个个都说得很有道理,甚至好些都说到了他的心坎里。

    杨天海看着杨双吉,即便他对自家爹有一定的了解,此时也看不出此时对方在想什么,不过,这件事情从一开始可以说就是他们二房引起的,所以,该说的话还是得说。

    “我是赞同大哥的话,五弟自小便聪慧过人,他的才学是完全不用我们担心的。”杨天海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抬头,看着杨双吉,“可是爹,你觉得我们只是不拖他的后腿就好了吗?”

    这话让杨双吉一愣,心里泛苦,说到底也是他们的身份背景太差,毫无底子,否则,又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事情。

    “你知道五弟的同窗,大部分来我们酒楼吃饭,说是挥金如土都不过分,接下来的乡试,爹,你真觉得只靠才学就够了吗?”在这一堆人中也算是见多识广的杨天海是不相信这句话的,“我这些日子在酒楼里听过不少,他们家里人早早地就开始打点了,可五弟呢?如若是输在才学上,我们还认了,若是其他的方面,爹,你甘心吗?”

    杨双吉紧握着手中的烟杆,他甘心才怪。

    “还有一句话,我一直想说的,”杨天海这副掏心掏肺的样子让在场的人都有些动容,“对于我们来说,五弟这个秀才来得实在是太不容易了,是我们这么些年辛苦劳作,省吃俭用还有五弟多少个日日夜夜寒窗苦读出来的,如若到最后也只能是个秀才,爹,难道我们一大家子人这么努力的付出就仅仅是为了省下那么一点税收?这样太不值了。”

    在场的人都不说话了,他们之所以这样毫无怨言地供着杨天赐,不可能一点私心都没有,在他们眼里,只要杨天赐当了官,别说他们的身份不一样,就是他们儿子的前程也有了希望。

    “哎!”杨双吉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他知道家里的人都在等着他说话,“你们好好跟老四媳妇说,只要不闹起来,我也就不管了。”这话说完,对于杨天河还剩下一丁点的愧疚倒是又多了一些,只是他这个当爹的也很无奈,相信老四会明白的。

    得到杨双吉的支持,众人心照不宣地松了一口气。

    没过多久,杨天河和司月牵着杨兴宝走了进来,一一打过招呼之后,便在杨天江夫妻两人对面的空椅子上坐下,即使是知晓他们的目的,杨天河也没打算率先开口,司月就更不可能主动地说话。

    堂屋内一时间倒是安静了下来,只是,看着众人这神态,令司月心中冷笑,让杨天河再次失望的是,入眼看见的全是亲人,却没有一个问问他的身体,看看他的手指。

    “老四媳妇,你老实告诉你,你给老四买人参的银子是从哪里来的?”吃过几次亏的周氏依旧端着婆婆的威严,看着已经恢复白白胖胖的司月,直接开口问道。

    司月端起她温和无害的笑容,礼貌而客气地说道:“娘,你们不是知道吗?这自然是我的嫁妆。”

    杨家众人将视线集中在杨天河身上,成亲那一日,他们将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杨天赐身上,比起杨天赐这个秀才郎娶秀才之女,杨天河娶个名声不怎么样的填房实在是没什么看头,也正是因为如此,杨家人除了杨天河,没人知道司月那仅仅就一抬嫁妆的箱子里到底装的是什么。

    “恩,”杨天河点头,虽然新婚那一晚所签的契约并不具有法律的效应,可他是一定会做到的,“就是司月的嫁妆。”

    “那你的那一手女红是怎么回事?”在杨天河这里得不到想要的答案,周氏再一次问着司月。

    “我在家里自学的。”司月依旧温和地回答,只是,回答的话是滴水不漏,毫无破绽。

    “那你为什么不愿意教天丽?”看着司月没有之前那样凌厉的气势,得理不饶人的嘴巴,周氏的底气更加的足了起来,质问这样的话也理所当然起来。

    司月一愣,随后笑着说道:“我为什么要教小妹,女红不应该是亲娘教的吗?怎么,娘,你没教小妹?”

    周氏的女红跟小周氏差不多,做衣服还可以,拿出去卖就完全不行。

    “四弟妹,你是小妹的四嫂,教教小妹又怎么了?”小周氏接替了周氏的问话。

    “可我这女红只准备传给我女儿的啊。”司月依旧带着温和的笑容,话说得理直气壮,隐含的意思很明显,你杨天丽只是小姑,并不是女儿,总归还差一层。

    “我们不是一家人吗?”李氏轻声问道。

    得,这还一个个的来,司月笑看着李氏,这个是罪魁祸首,“二嫂,我也没说我们是一家人啊,那照你这般说,我可听说二哥的厨艺不错,反正现在我们当家的也不能干重活,要不,二哥也教教我们当家的,让他有个养家糊口的手艺?”

    杨天河看着杨天海,他是知道司月是开玩笑的,可看见对方沉默不语,还有些微微变色的脸,哪里不知道他的想法,他的这些家人,哎,让他该怎么说他们呢?难道告诉他们,能不能不要自私得这么明显?

    “二叔,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杨兴宝突然开口,稚嫩的声音在一群大人中间显得格外清脆。

    司月挑眉,摸了摸杨兴宝的脑袋,不错啊,今天才学的,就能活用了,她就说,她这便宜儿子有个十分聪明的脑袋瓜子。

    被一个晚辈这么教训,杨天海笑着的脸有些绷不住,李氏赶紧说道:“四弟妹你要是不愿意,直说就是了,何必扯那些乱七八糟的。”

    “我没直说吗?”司月笑眯眯的眼里闪着冰凉的光芒,侧头看着杨天丽,“小妹,我今天下午明明白白地拒绝了你,我说了不愿意教你的,”司月一字一句的重复,“难不成你没听清楚。”

    从小到大,杨天丽都没有被这么对待过,即使是其他的几位嫂子在心里对她不满,也不敢说什么,因为几个兄长会站在她这一边,可现在,四哥从进来就一直绷着脸,一言不发地坐在那里,任由这个女人嚣张胡闹。

    可她能如何,她是乖巧温顺的姑娘,绝对不能像娘和大嫂那般撒泼哭嚎,不过,这也不代表她就束手无策,“四嫂,爹娘在,不分家,家里所有人挣的银子都应该交由娘来保管。”

    轻轻的一句话,让周氏等人眼睛一亮。

    “是啊,”陈氏笑得开心地说道:“四弟妹,不知你那副让二嫂和小妹都惊艳的绣品要卖多少银子?”

    杨天河眉头一皱,司月给他一个安心的眼神,“那我晚上回去便将那绣品一把火烧了,之后再也不动针线,小妹倒是提醒了我,既然没分家,娘,你什么时候把那六百两银子给我,我想爹和娘也不愿意被外人说,贪图儿媳妇嫁妆这样不好的话吧?还有,就算我们单独开火,虽然家里的伙食差了些,可到底应该也有我们一家三口的分,就是拿来喂猪喂鸡也可以的,我再用我的嫁妆单独给我们可怜的一家人补身子,怎么也不能让人说爹娘克扣我们的伙食吧?”

    “你,”周氏想要发火,可老头子在一边坐着,他的话才刚说完没多久,若是这个司月真的闹开,那就不好了,虽然如此,不过,她的刀子眼还是不要钱地往司月和杨天河身上招呼。

    几个女人你来我往的对话,让杨家的男人深深地意识到,之前所吃的亏并不冤枉,这司月一张嘴实在是太厉害了,家里的这些女人完全不是对手嘛。

    “听小妹说那一副绣品很是好看,上面甚至还有诗句,‘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四弟妹,我没说错吧?”王语嫣开口,“不知这诗句是从何而来?”

    司月看着王语嫣,这个女人长得并不算漂亮,至少比不得她现在的这张脸,只是身上多了一股农村女人没有的做作才女酸气,倒是显得与众不同,特别是在刚刚念诗的时候,整个人出现一种别样的味道,在这一堆人中倒是很吸人眼球,眯眼,正要回答,杨天赐却带着一脸兴奋激动走了进来。

    完全不同于之前的淡然出尘,也没有跟杨双吉等人打招呼,直接失礼地冲到王语嫣面前,“语嫣,刚才的那句是诗是怎么回事?”两手失态地紧紧抓着王语嫣的手臂。

    杨天赐这样激动并不是没有道理的,今天下学之后,他如今的岳父大人兼先生特意留下了他,把大儒王雪君的情况说了一遍,想着先生说,王雪君对寒门子弟很是照顾,收徒并没有门第观念,只要能得了他的眼缘,以后大好前程唾手可得。

    这对于杨天赐来说,无疑是个天大的好消息,更重要的是,王雪君视金钱如粪土,对攀亲走后门的更是深恶痛绝,这对于既没银子又没背景势力的杨天赐来无疑是最有利的,他甚至认为这个大儒的禀性天生就是要收他当徒弟的。

    当然,之后先生也说了,礼还是得送的,但一定要送得好,送得妙。

    于是,在回来的路上,杨天赐都在想这个问题,一直到家门口都没有结果,谁能想到会有这么大的惊喜等着他。

    “相公,你先放手。”王语嫣皱眉,温柔地说道:“你先冷静点。”

    杨兴宝看着从来就没有将他放在眼里据爹说非常出色的小叔,瞥了瞥嘴,随后抬头,无声地询问着司月,娘亲,小叔这是怎么了?

    司月微微抬起右手,手心朝下,在身前放平,像波浪一样翻了两下,杨兴宝点头,明白了娘亲的意思,得,又一个抽风的。

    这些日子的朝夕相处,杨天河自然是看得明白两人之间传达的意思,嘴角微微抽搐,突然间他发现,似乎无论在什么样的环境,只要有这两母子在,他沉重的心情总会很快的消失不见,变得轻松且诡异起来。

    对面,秀才郎杨天赐终于察觉到自己的失态,连忙放开王语嫣,“没事吧,语嫣,我是太激动了。”说完在一边坐下,急切地问道:“刚才那诗句,你再念一边。”

    王语嫣又念了一遍,杨天赐的眼睛亮得更加厉害,甚至整个身体都因为激动微微颤抖,他想,这样的句子一定能够打动大儒的。

    “老五,到底怎么回事?你这个样子像什么话?”杨双吉大声呵斥,对于杨天赐此时的模样很是不满,一点都不稳重。

    “爹,你不知道,天大的好事。”杨天赐按捺住激动的心情,神态说话总算是稍微正常了一点,快速地将事情说了一遍。

    一听这话,杨双吉自然高兴得很,不过,“那王雪君是谁?真有那么厉害?”

    当代大儒要来安县收徒,这个消息令司月的心也是一动,看着乖巧站在她和杨天河中间的杨兴宝,虽然她从不认为自己是无知妇孺,她能教小宝的是学堂里学不到的,但小宝要走科举仕途的道路,肯定不能缺一个好的先生。

    “这大儒来头可大了,他父亲是帝师,兄长是皇子的师傅,而他,是同样的满腹经纶,每隔几年便会出游,在大齐各地收徒,据说,他的弟子,科举考得最不好的都是进士,也就是殿试至少是二甲。”即使是已经听过先生说过这大儒的来历和本事,如今再说一遍,他的整颗心都在不停地颤抖。

    整个堂屋除了急促的呼吸声,便在没有其他的声音,一个个都目瞪口呆,真好好大的来头,对于他们来说,这样的人就好比天神的神仙一般,遥不可及。

    杨双吉好半天都才反应过来,“老五,也就是说,你很有可能也会被这样的大儒收徒?”问话的声音也开始颤抖。

    “恩,”杨天赐重重地点头,又将他知道关于大儒秉性的事情说了一遍,“爹,这样的机会怎么也不能错过的。”

    “呵呵,”之前关于司月绣技的事情早就被抛在脑后了,用力地呼出一口气,饶是如此,杨双吉还是有一种身在梦中的感觉,惊喜来得太大,太突然,他真的不敢相信,“你说的都是真的?”

    “爹,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可能开玩笑,大儒的收徒考试就安排县衙,三天后开始。”杨天赐笑着说道。

    “还要考试?老五,你有没有信心?”杨双吉笑着问道,对于儿子的才学,他读书虽不多,可先生从小夸到大还会有错?所以,关于这个问题杨双吉是从来都不怀疑的。

    “当然有信心,”杨天赐此时的笑容非常灿烂,整个人都带着一种意气风发,带着一种仿佛马上就要跃入龙门的振奋,“对了,语嫣,刚才的句子还有多少人知道?”

    听了这么多,也了解了事情的经过,王语嫣怎么可能不知道杨天赐的想法,老实地回答道:“这是四嫂绣品上的句子?”不知为什么,这话一出口,她的心微微发酸。

    “四嫂,”杨天赐一愣,看着司月,笑着问道:“那句子除了家人还有谁知道?”此时的杨天赐,完全忘记了杨家和司家之间的恩恩怨怨。

    “王大哥夫妇,李氏绣庄上下,都知道。”明白杨天赐的打算,司月笑容更加温和地说道,她倒是想陷害杨天赐,毁了他的前程,可也不能将小宝搭进去。

    “老五,这事你不能这样做,若是被人知道,别说大儒不会收你做徒弟,你自个儿也会身败名裂的。”看着杨家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司月身上,杨天河恐怕是唯一没有被这大儒惊天的来历弄晕脑袋的,而实际上他之所以这么清醒,完全是因为司月那句天上是有可能掉馅饼,可你抢到的更有可能是砒霜馅的。

    这天大的惊喜对于杨家人来说可不就是大大的馅饼吧,在他看来,既然老五有才学,好好地参加乡试,考中举人也不成问题,那大儒能收他为徒自然是好事,不能也用不着太难过,毕竟就像当初二哥能找到师傅学厨艺一样,这事,要将缘分的。

    可若是老五存了别的心思,用这样的歪门邪道,他想即使是牛肉馅的饼也很有可能会变成砒霜馅的。

    “老四,你怎么说话的,难不成这好事没贪到你身上,你心里不高兴?”杨天江接了杨天河的话,笑着说道:“再说,那句子,四弟妹拿着又没用,给老四用用又怎么了?”

    “这也能用用的吗?这是旁门左道,老五,你要想清楚,”杨天河不理会杨天江,接着说道:“这事若是被发现,你一辈子就完了。”

    司月偷偷地给了杨天河一个白眼,要他多事,没看见人家杨天赐已经开始沉思了吗?当然,这件事情她同样是万万不能赞同的,这杨家还没有分家,若是杨天赐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会影响到她家小宝的名声。

    “或者五弟就是想做这么一个沽名钓誉之徒。”司月笑着说道。

    杨天赐冷静下来之后,起了一背的冷汗,也庆幸他们家还有人没被冲昏脑袋,否则的话,他这一辈还真有可能被毁了,“爹,还有三天时间,我再想想,送什么礼给大儒。”不再提那句子的事情。

    杨双吉点头,就算他能放心家里人,可还有外人知道,若真的那样做,实在是太冒险了,“老五,沉稳些,你们先生不也说整个县学,你的才学都是顶好的吗?既然要考试,你努力一把,肯定没有问题的。”

    “恩,”杨天赐心想,可不就是嘛,虽然名额少了一些,可放眼整个安县,能比得上他的也没几个,再说,他还占有年龄的优势,他可不信大儒会收一个二三十岁以上的徒弟,这样他入选的可能性又大了许多,“爹,放心吧,我会好好准备的。”

    “小宝,你先回房间好不好?”司月低头,对着杨兴宝小声地说道。

    杨兴宝不解地看了一眼司月,随后乖巧地点头,又跟屋内的众人打了招呼,才离开,当然,此时被他打招呼的人一个个除了不耐烦地挥手,每一个应的。

    “老五,你想想要准备什么礼物,我们家会全力的配合的。”杨双吉笑着说道:“你们说是不是?”

    此时,杨家的人已经从这振奋人心的消息中回神过来,一个个带着热切的目光看着杨天赐,“爹,你放心吧,五弟这是要有大出息了,我们做家人的怎么能不配合,”杨天山这个做老大的首先发话,颇有气势地笑着说道:“五弟,有什么事情说一声就行,只要大哥能做到的就决不推辞。”

    接下来众人的话就围着杨天赐,那一个个慷慨激昂,热烈讨论的仿佛杨天赐已经是大儒的弟子一般。

    “咳咳,”虽然有些不合时宜,不过,司月还是干咳两声,打断了他们的热切会谈和亲密交流,“爹,娘,我有话要说。”

    杨双吉很想当做他没听见,毕竟现在的气氛实在是太好,他想要多享受一回,可司月的声音不小,他也只得应承,心想这老四媳妇可真没眼力界,“说吧。”声音很是敷衍。

    “首先呢,”司月这话一出口她自个儿嘴角就抽了一下,还真当这是开大会,汇报工作呢,“我要感谢五弟给我们带来这么好的消息,其次,我决定,三天后让我们家小宝也去县衙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