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穿越之农门恶妇 > 第46章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穿越之农门恶妇 !

    第46章

    面朝黄土背朝天,自古以来这便是农民干农活的姿势,特别是在这炎炎夏日,火辣辣的太阳烘烤着背脊,地面上沸腾的热气扑面而来,而此时,杨双吉带着他的两个儿子也是以这样的动作挥洒着汗水,换取收获时的硕果。

    “你说什么!”周氏的到来,打断了杨双吉的东子,带着草帽,在地里锄草的杨双吉此时已经汗流浃背,听着周氏风风火火跑来告诉他的消息,这么一锄头下去,差点就挖在他的脚背上了,吓出一身冷汗的他还不忘表达他的震惊。

    周氏此时的心情也很是复杂,原本听女儿的分析,她的心里是并不怎么相信的,只是,当让她的三个孙子去看了之后,得到三个小子肯定的回答,她肯定,这是真的了。

    高兴吗?有那么一点点吧,毕竟杨兴宝也是她的孙子,他有了出息,她的脸面上也会沾上光彩的,还有,连带着家里人也会跟着好过。

    可她更多的是不甘心,明明她的老五无论从哪一方面都比那什么都不懂的小兔崽子要出色得多,为什么大儒就没有看中他的儿子,而选中她孙子中最不得她喜欢的那个,再一想到司月那个贱人此时心里一定得意得要死,她就恨不得咬碎一口牙齿。

    “老头子,我已经让兴盛他们确认了,那两人确实是他们考试那日所见的两个贵人。”心里那么想着,周氏说话的声音也带上了几分不满,“我是亲耳听到,他们其中一个指名道姓地要找杨兴宝,虽然没听见他们说什么,可小宝那么一个屁大点的孩子,除了收徒的事情,我实在是想不出还有其他什么事情,再有,老四可是拿着五两银子出去买菜,就他笑得那牙齿都快掉的样子,估计这事十有八九都成了。”

    杨双吉并不怀疑周氏的话,毕竟在农忙季节,又是这么大的事情,除非周氏不想过了或者是疯了,才敢撒谎。一手紧握着锄头,一手拿着脖子上的面巾擦着脸上的汗水,他的心情比起周氏更加的复杂,连脚下踩到平日里爱护得很的小禾苗都没有感觉到。

    “这事吧,”杨双吉看着远处的泛着绿光的树叶,砸吧了两下嘴,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如果是落在老五或者另外任何一个孙子的头上,他都会立刻就喜滋滋地扔下锄头往家里跑。

    可一想到老四这些日子与他们日益的疏远,就是刚刚才五岁的小宝,他也没有忘记那张巴掌大的小脸带着愤恨的目光冲着他们,叫他们坏人时的场景。

    还有他那不安好心诡计多端的媳妇,大儒收小宝当徒弟的这事,老四媳妇恐怕在其中出了不少力气,如今他倒是有些明白那日老五说婚事的事情他们是不是做错了的原因,如若当初他们并没有骗婚,那大儒的徒弟是不是就落在了老五的头上。

    “老头子,你倒是说句话啊。”周氏站在一边看着沉默不语的杨双吉,“难不成这事我们就当成不知道?”

    杨双吉摇头,后不后悔又有什么用?收回乱想的心思,想着眼前的事情,不能当成不知道的,小宝总归是他的孙子,是他杨家的人,这一点就是大儒来了,他也否认不了。

    只是小宝现如今还小,就算是拜了大儒为师以后前途无量,在他看来那也至少是十年之后的事情,十年并不短,谁又能知道这十年内不出什么意外。

    所以,如今对他们杨家来说,最重要的还是老五的乡试,他们这个家啊,眼看着就要撑不下去了。

    这两天,其他的三个儿子愈发的沉默了,就是话最多最爱偷懒的老三都一声不吭闷头干活,杨双吉清楚,他们心里头都有自个儿的想法,他们的心里是有怨的,只是他们在等,等老五乡试的结果,若是中了,那么一切都相安无事,可若是不中,等待他们家的将会是一场剧烈的争吵,就像他没有十足的把握老五一定能中举一样,杨双吉也没有绝对的信心还能将他们镇压下来。

    “老大,”在短短的时间内,杨双吉想了许多,最终扬声叫了不远处的杨天山,见他听到声音往这边跑过来,之后把事情说了一遍。

    杨天山是同样的不可置信,“你现在去县城,将这事告诉老二和老五,至于要怎么做,让他们自己做主。”这件事情太大了,而对方太尊贵了,杨双吉心里也忐忑不安,就怕一着不慎,将好事变成坏事更甚者是祸事。

    “爹,你说的是真的?”杨天山听了杨双吉的话,转身就走,走了两步之后,才回头,盯着杨双吉问道。

    “恩,”杨双吉点头,灼热的太阳此时已经影响不到心事满满的他了,“走吧,叫上家里人,先回去再说吧,这事不要声张。”

    而杨家小院,自杨天河走后,就算是两个炉子的活都已经升好,司月也没有再进房间,而是拿着小凳子,坐在门边的屋檐下,看着凉席上的王雪君和杨兴宝两人玩耍。

    对于司月来说,这个时代对女人的苛刻变态让她是铭记于心,就算有了杨天河的保证,她也觉得还是注意一些好,身正不怕影子斜这种事情其实大多数只存在与理想状态,不是还有无中生有这一回事情吗?

    前身不就是个再好不过的例子,就算是她内心坚强抵得住流言蜚语,可如今身为小宝的娘,总是要为他考虑一些的。

    屋内,王雪君和杨兴宝玩得起劲,蔡博文坐在凳子上看着,一张脸严肃威严的样子,只是偶尔眼里闪过的笑意显示着他不错的心情。

    “怎么?刚刚你为什么不阻止?就不害怕我收小宝为徒的事情被他们知道?”王雪君就这么大咧咧地坐在凉席上,笑看着司月问道,至于他为何会那么了解杨家的情况,他相信就是他不说,对面的司月也明白的。

    “他们是小宝的家人,总会知道的,况且,有王大人您在,就是他们知道,又能改变什么或者做些什么吗?”一个院子住着,要隐瞒就得费好些心思,何苦呢?

    再说她从未想过要瞒着这事,想必现在知道这事的杨家人心里肯定是非常不好受的吧,嫉妒可是人类的原罪,她就不信杨家人能逃得过,谁让这场收徒考试杨家这个小院五房人都参与了呢。不是有一句话说得好,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吗?

    “需要帮忙吗?”一直没吭声的蔡博文开口说道,还是主动帮人,王雪君却是笑了笑,并不觉得惊讶。

    “多谢蔡大人,这些小喽罗哪里值得蔡大人费心,”既然已经调查过他们家了,即便不是全部,想必他们对家里的每个人都有一定的了解,她可不认为她的那些心思能瞒过这两人,所以,从王雪君问那话开始,司月就不打算隐藏她对杨家人的厌恶以及要对付他们的心思。

    王雪君看着在一边玩得认真的杨兴宝,伸手把他摆好的形状弄乱,也不理会他的怒视,转身对着司月。

    “看来你很有信心,我最初都有些惊讶,这么小小的一个农家小院,竟然也会算计得如此精彩,只是,我有点好奇,你有那般精致的手艺,为何司家会落得那般凄凉的结局?如若我的消息没错,你父亲若是接着吃药,估计现在还是活着的吧。”

    司月对上王雪君的目光,对方虽然依旧是笑着的,不过,那目光如炬,带着她都承受不住的压力,将嘴唇抿得发白,双手握紧,垂下眼帘,“人总是要经历一些事情,才会长大的。”

    她不知道这样的话能否过关,可她能怎么说,难道告诉他那个时候她还不是这小姑娘?即使这个大儒名声斐然,就算他这个人名副其实,她也不会愚蠢到将这个事情说出来的。

    只是,这一次对视,她却能够肯定,这个大儒是有真本事的,单单刚刚那一瞬间散发出来的气势,她就不认为在对方眼皮子底下撒谎能够成功,所以,才会说出这样模糊的回答。

    不算撒谎,前世的她经历父母死亡,以为的报恩得到的是无尽的冷漠嘲讽以及侮辱,若是在那样的环境之下,她不逼着长大,她会是什么结局可以想象。

    王雪君知道司月并没有说实话,不过,他也不打算追究。

    “你对小宝这么好,就不怕他以后不孝顺你吗?毕竟你只是他的继母。”对于这一点,王雪君其实是最好奇的,司月在杨兴宝身上所花的心思,就他所知道的,就是许多的亲娘拍马都赶不上。

    司月看了一眼杨兴宝,笑眼中出现的一丝温柔很快被冷漠所取代,“他以后会不会孝顺我这并不是我能决定的,而是由他还有王大人您决定的,至于继母一说,如果不是这拖油瓶一直粘着我,甩都甩不掉,我才不会管他呢。”

    突然变了的语气,甚至可以说是刻薄的话语,让王雪君和蔡博文都是一愣,不自觉地看向杨兴宝,果然,那小孩瞪着大眼睛,不过,被瞪的却是那还没上任的师傅,王雪君。

    “大人,你说错了,娘亲才不是继母呢,我知道继母就是后娘。”杨兴宝一本正经地反驳道:“还有,你以后都不要对我娘亲说这两个字,她的病还没有痊愈,很容易复发的,到时候小宝的娘亲没有了,我,我,我就不当你徒弟了。”

    小孩已经知道王雪君很厉害了,所以,结巴了两下,也只能想出这样的威胁话语。

    听着杨兴宝的话,蔡博文和王雪君都是一头的雾水,满头的问号?一看司月那气色红润的样子就不是有病的,再说,杨兴宝确实不是司月的孩子啊。至于小孩威胁的话,他们都没有放在心上。

    看着这两人的模样,司月心里乐了,“小宝,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我是你后娘。”

    果然如司月所料,“是亲娘,”杨兴宝坚持地说道:“娘亲,你不要相信他的话,你要相信小宝所说的啊。”

    “所以呢?”王雪君问道,“你对他做了什么?”小孩的样子绝对是不作伪的,这一点王雪君还是能看得出来的,因此,在听到这么诡异的对话后,他才会有疑惑。

    “不是我对他做了什么,是他爹对他做了什么?所以,这孩子就死心眼地认准了我是他的亲娘,天知道我才十五岁怎么怎么就有了一个五岁的亲生儿子。”话虽说得很是无奈,可眉宇间却有些得意,这孩子执拗得真是可爱。

    看着这一对母子,他们心里多少有些羡慕,而对于小宝方才的表现,王雪君就更加确定自己收他当徒弟的事情做得太对了。

    周氏匆匆出门,没一会杨双吉几人就跟着回来,看了一眼坐在门前的司月,把各自清洗干净之后,回到堂屋,安静得不正常。

    “爹,那两位贵客就在老四的房间,我们为什么不过去!”杨天江心里不甘的同时,又灵活的想到,有那样厉害的大儒在,哪怕只是帮他们说一句话,或者是一丁点的恩惠,他们家就有可能享之不尽。

    “闭嘴,把你那歪心思收起来,过去,你过去说什么啊,你以为他们跟村长一样啊,那么好说话,”杨双吉语气严厉地说道,随后扫向屋内所有的女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想什么,那大儒的便宜哪里是那么好占的,一个不注意,牢狱之灾都是轻的。”

    这话倒是真将屋内的人震住了,随后一想就明白,那可是跟皇上都很亲近的人,即使是要他们一家子的命,恐怕对于大儒来说,也仅仅是一句话的事情,想到这里,一个个都觉得脖子上凉飕飕的。

    “那老头子,我们就什么都不做?”周氏开口问道。

    “无论做什么,都要等到老四回来再说。”从知道这事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好一段时间,杨双吉心里隐隐已经有了些想法,只是,必须得等到老四回来才行,他那媳妇太精明,很容易弄巧成拙,所以,只能从老四身上下手。

    “你就不好奇他们会做什么吗?”王雪君笑着问道。

    “肯定是会将主意打到两位大人身上的,”司月并没有怎么犹豫地开口,“毕竟还没分家,两位大人,今天的午饭恐怕是要在堂屋里吃的。”

    “无碍,”王雪君并不在意,见过了太多的阴险小人,说真的,他还从遇上过这么明目张胆算计的蠢人,“我觉得倒是挺有趣的。”

    司月是看明白他话里的意思,提醒道:“王大人,他们这些人一般都没有自知之明,更不懂得识时务,到时候?”

    “你放心,只要不触及我的底线,我都不会与他们计较的,”王雪君倒是很自信地说道,“而且,这不正是你希望的吗?”

    既然心思被看穿,司月倒不掩饰,点头,“王大人,我并不希望小宝被您收徒的事情传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小宝才五岁,心思并不复杂,我担心他会被虚荣带到歪路上去,这对他的成长是一点好处都没有的。”

    “所以说你算是个很称职的母亲,”王雪君点头,这一点蔡博文最能体会,当初他收蔡博文为徒时,他那母亲是一脸骄傲,恨不得让城里所有人都知道,想到这里,王雪君停顿了一下,“你可以放心,我呢,自认还是一个称职的师傅,也只是一个师傅而已。”

    这边,杨天河怕午饭做晚了,会饿着两位大人,所以一路可以说都是飞奔,半点也没有耽搁,买东西也顾不上降价了,等回到院门口,看着天色,才松了一口气。

    这一次,他是直接将牛车赶进院子里,车上所有的东西他都用一块大油布给盖住,一是怕被晒坏了,二也是担心,带着这么多的东西进村,太招眼了,会惹出闲话的。

    看见门口的司月,咧嘴一笑,正准备搬东西,杨家的女人却是从堂屋跑出来,一拥而上,将牛车围住,倒是没反应过来的杨天河被推到了一边“四弟,这厨房里的事情交给我们这些女人就行了,你快去歇会吧,”小周氏的声音真可谓是前所未有的温柔,可听在杨天河的耳朵里总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还有,爹有事找你。”这话小周氏压低了声音,一副深怕被屋子里面的贵人听到的模样。

    杨天河这一愣神,许多的东西都已经搬进了厨房,“四弟妹,快点来帮忙啊,可别饿着贵人了。”拎着两条鱼的小周氏在厨房门口笑眯眯地喊道。

    得,对杨家人了解也算是透彻的司月都被这不要脸的行为给弄得嘴角不断地抽搐,更别说屋内的蔡博文和王雪君,两人虽然见过后院女人那些不见血却阴狠毒辣的争斗,可至少在明面上,那些女人哪一个不是风姿绰约,笑颜如花又知书达理的,像杨家这样土匪般完全不顾及脸面的女人,他们还真是第一次见,心中感叹,这脸皮得厚到什么样的程度,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再抬头,就剩下杨天河神色茫然干巴巴地站在那里,旁边喘着气的老黄牛以及它身后光秃秃的车板,就连那遮阳的油布都不知所踪,两人再一次感叹,伸手真是敏捷啊。

    “两位大人,想必过不良多久,爹就会请你们过去。”司月站起身来,说实在的,她真不喜欢大热天闷在厨房里做饭,哎,刚向那边走了两步。

    “四弟妹,”陈氏的声音又响起来,刚刚还在小周氏手里的两条鱼被她拎了出来,“你快点把鱼收拾了吧。”

    “好。”司月这个好字还没有落下,那边杨天河耳朵一动,在脑子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已经习惯性地开始说道:“司月,你别动,放着我来。”话落就抢先接过陈氏手中的两条鱼。

    看着杨天河,同样身为男人的蔡博文和王雪君实在是不知道能说些什么,难怪他们进院门的时候杨天河在洗衣服,这女人才是强人,瞧瞧她把自家丈夫调教得多听话啊。

    “小宝,”想到这里,王雪君开口问道:“是你爹好还是娘好?”

    “都好。”杨兴宝笑着回答。

    王雪君得到蔡博文一个鄙视的眼神,“那是我厉害还是你娘厉害?”

    “娘亲。”杨兴宝头也不抬地回答。

    “是大人厉害还是你娘厉害?”

    “娘亲。”

    得,看着外面笑着的司月,果然够强,丈夫儿子都以她马首是瞻,这可不是一般女人能做到的。

    厨房门口,陈氏的笑容一僵,有些不满地说道:“四弟,这是女人的活,你做什么做啊,快去堂屋吧。”

    只是杨天河并不听她的话,如果到现在他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话,那就是傻子了,无论爹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反正想着刚才家里几个女人的行为,觉得丢脸的同时心里又甚是反感。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他一直就知道司月并不喜欢洗东西,无论是衣服,肉菜,还是吃过的碗。

    “你去吧,今天有客人在,闹开了小宝以后怎么办?”司月小声地说道,自从认清了这个社会的女人处于什么样地位之后,在杨天河面前,她就是一个温柔善良又能干只是偶尔有些小脾气的好女人,为了将她的形象在杨天河心里定型,她是不遗余力地在杨天河面前刷好感。

    杨天河看着笑得淡然的司月,他知道司月每次这么笑都心情都不是很好,又委屈她了,心疼的杨天河这么想着,却还是点头,随后对着陈氏说道:“三嫂,司月收拾东西慢得很,在厨房里也帮不上什么忙,就不进去了,免得帮不上忙还添乱,耽搁了吃饭的时辰就不好了。”

    陈氏哪里不知道这是杨天河的推托之词,可她能如何,身为女人,她只会两样,抓住自家男人的心和撒泼,后者她可不敢,刚刚爹已经放了话,今天谁要是吵闹,大声说话,就将她赶回娘家。

    至于司月,既然是夫为妻纲,那么,她自然要听丈夫的话罗,于是司月又坐回了她原来的位置,那里晒不到太阳,而且时不时有一阵凉风吹过,惬意得很。

    在杨天河进堂屋后没一会,杨天赐和杨天海兄弟两人也匆匆地赶了回来,只是看着杨天河的目光是更加的复杂。

    杨双吉见五个儿子都到齐了之后,才把他的打算说出来,“来的人是大儒和县令大人,无论是哪一个都不是我们能得罪的,”这些话他在心里想了许久,如今很是沉稳地说出来,还不忘观察几个儿子的神色,“只是,老四,那两位客人是什么样的身份,那样的尊贵,总不能让他们就挤在你们那小房间内吃午饭吧?”

    杨天河并没有点头,爹的话听着是很有道理,可以他对爹的了解,他爹不可能一点打算都没有,“还有,他们是有身份的人,吃饭自然不会像我们家这样,男人和女人是要分开的,你觉得你能陪着两位大人吃饭聊天吗?”

    “爹,食不言寝不语的。”杨天河开口说道。

    “那是对平日里吃饭而言的,如今大儒要收小宝为徒,这样的大喜事却是不同的。”杨双吉开口说道:“我是这个家里的主子,贵客来了,总不能不见的吧?你去把他们请过来吧。”

    “恩,”杨天河点头,到了这个时候,若是他再有异议的话,就是不承认他爹这个当家人,之后爹会说出什么样的话他能想到,以他爹势在必行的架势看来,既然反抗不了,还不如早些点头同意,也能少听些影响心情的话。

    等到杨天河的前脚刚刚离开,杨双吉就立刻转头对着杨天赐说道:“老五,我知道你现在心里肯定不好受,不过,这也是你的一个机会,向两位大人展示你的才华,即使是不能改变什么,能留下个好印象,对你接下来的乡试说不定就会有意想不到的好处。”

    “爹,你放心,我知道怎么做的。”杨天赐的想法和杨双吉是不谋而合,既然收徒之事已成定居,他之所以赶回来,也是有着同样的打算。

    只是,此时一颗心都在思考一会见了两位大人该如何做的父子两人,都没有注意到杨天山兄弟三个眼里对杨双吉安排的失望,虽然早就知道爹对老五有多看重,可经过收徒考试之后,他们心里却有了别的想法,儿子一个个都大了,总不能因为老五一个人,就让他们的儿子也跟着吃苦受累吧?

    累积的不满之所以选择隐忍而不是爆发,也是像杨双吉所想的那样,他们在等着杨天赐乡试的结果。

    王雪君和蔡博文出房门的时候,杨双吉已经带着他的儿子孙子整齐地站在院子里,一看见两人,便要磕头行礼,“呵呵,不必这样多礼,本来就是我们叨扰了。”

    他倒是能够接受这一群人的一跪,只是他身边的小家伙却不能,因此,王雪君在笑着说完这话,也不给众人反应,牵着杨兴宝就直接往堂屋里走。

    杨双吉等人或许觉得他们掩饰得极好,可在蔡博文看来,实在是太不够看了,冷漠这一张脸跟上王雪君的步伐,一声不吭地走进去,徒留太阳底下有些反应不过来的杨双吉等人,这怎么跟他想象中的不一样。

    民跪官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所以,对于下跪之事,杨双吉一点都不抗拒,反而希望在两位大人叫他们起身之时,能搭上话,从陌生渐渐变成熟悉。

    “爹,进去了。”说实在的,杨天河看着他爹一脸失望的模样,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毕竟是他的亲爹,心疼是有些的,可一转眼又想到,为了老五的前程,别说爹心甘情愿,就是再不折手段的事情他也回去做的,这么一想,又收起了他有些酸酸的心事,因为他爹根本就不需要。

    “恩,”杨双吉稳住心神,并没有看杨天河,而是给了杨天赐一个眼神,于是,走进去的时候,他身后的儿子由老大老二,变成了老大和老五,他相信,只要大儒和大人的眼睛没瞎,绝对就能够看出在这一群人中老五是多么的出众。只是,杨双吉再一次忽略了低着头的杨天海眼里的阴暗。

    王雪君和蔡博文两人是毫不客气地坐在主位上,杨兴宝板着脸乖巧地站在王雪君身边,“坐吧,都别拘束。”

    接下来的事情让杨天河整个人都恨不得能够找个地动钻进去,一直到吃饭结束,他都不敢看那两位大人的表情,那完全就是老五一个人所演的独角戏,难道他就没有看见两位大人奇怪的目光吗?

    而在杨双吉的眼里,是满怀骄傲地看着谈笑风生的小儿子,不时地点头附和调节气氛。

    王雪君和蔡博文在吃午饭期间是一言未发,一个带着贵气的笑容,一个面容严肃威严,就这么静静地看着,说实话的话,从杨天赐的谈吐可以看出,他还是有些才学的,假以时日未必不能心想事成。

    只是现在嘛,终究太过年轻,见识也有些狭窄,又太过浮躁,急功近利,如若不能克服这些,即使是侥幸中了举,在官场也定是走不远的。

    这些两人心里都明白,却不会说出口,更别说提点一二,更别提告诉他,他该做的是准备乡试,好好地和小宝打好关系,那样,至少在读书上需要困难,可以告诉小宝,然后让小宝再问王雪君,当然,以现在杨天赐的性格,整个长时间温润的过程他也是等不及的。

    饭后,周氏拿出她珍藏的茶叶,端上去之后又小心翼翼地退了出来。

    今日吃午饭原本就比以前晚,再加上饭桌上的耽搁,此时早已经到了杨兴宝的午睡时间,大大的眼睛一点精神都没有,眼皮耷拉着,原本站得笔直的他慢慢地向王雪君靠去。

    “怎么,困了?”在王雪君眼里,杨兴宝一直都是精神奕奕的,如今这个样子还是第一次见,用食指戳了戳他肉呼呼的脸颊,笑着问道。

    “恩,”杨兴宝揉了揉眼睛,倒半点没能提神,反而打起哈欠来,“好困。”大眼睛已经开始迷蒙了。

    “那就去睡吧。”王雪君看着杨兴宝可爱的样子,揉了揉他的脑袋,笑着说道,得了这话,虽然困极了,杨兴宝还是跟在座的一一打了招呼之后,才摇摇晃晃地退了出去,那动作,让两位大人都有些担心他会不会在门槛处摔倒。

    杨兴宝是回到房间,脱了鞋,爬上床就开始睡觉,这边杨双吉和杨天赐两人却是一喜,机会来了,有小宝在,两位大人的注意力都被分去了好多,如今好了,整个家里能和两位大人有话题的就杨天赐一人,这样的天赐良机他们怎么能够错过。

    只是,杨天赐还没开口,王雪君就收起笑容,微微上挑的眼睛带着冷意,整个人的气势也在这一瞬间发生改变,那比之一直严肃的蔡博文还要吓人的威严,让人不敢直视的强大气势,“把家里的人都叫来吧,我有话要说。”平声静气一点情绪都没有的声音却让人不敢反驳。

    原本淡然中带着那么一点清高准备说话的杨天赐,声音就这么卡在喉咙,脸色在青白之间不断地变幻。

    不一会,杨家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坐在堂屋,王雪君也不废话,“想必你们也猜到了,我准备收杨兴宝为徒,只是这件事情,我不希望有这个院子之外的其他人知道,你们明白吗?”

    “明白。”众人纷纷点头,就是杨双吉和杨天赐在面对这样的王雪君时也是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不敢想。

    “另外,别人我知道,你们之中有人打着我或者蔡博文的名号在外面耀武扬威,那后果绝对不是你们能够承受得起的。”本来是不用说这话的,但王雪君就怕杨家这些人刷新他的认知,出现意外,有句话说得好,无知便无畏,所以,他需将丑话说在前面。

    杨家人再一次点头,表明他们都听进去了。

    对于他造成的效果,王雪君很是满意,站起身来,“走吧,出来得够久了,再去看看小宝就该走了。”

    “恩,”蔡博文点头,看了一眼司月和杨天河,两人肯定是要跟着过去的。

    因为王雪君刚才的变脸,杨双吉等人也不敢再有多余的举动,只得眼巴巴地瞅着一行四人离开,心里的滋味比起之前是更加的难受。

    回到在两位大人眼里狭小得不行的房间,看着杨天河和司月两人,王雪君倒是没多说什么,只是坐在床边的凳子上,看着睡得香甜的杨兴宝,戳着他的脸颊捏着他的鼻子捣乱。

    “王大人,您的要求我都明白,不知道我可不可以问一下,您准备将小宝教成什么样,或者您希望他以后变成什么样的人?”司月想了想,还是开口问道。

    王雪君停下动作,看着司月,“难不成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是有那么一点点,对小宝,他的仕途能走到哪一步是他自己的造化,我们做父母的能帮的并不多,长大后做好人或者坏人我也不是在意,毕竟这是他的选择,只要他开心就好,”司月这话让杨天河的脸色有些变,蔡博文和王雪君却是认真地听着,“只一点,我希望他能够不被欺负又有自保的能力。”

    或许杨天河不明白,可王雪君和蔡博文却了解的,“放心,我的徒弟从来就没有被欺负的,只要他不涉及皇权之事捅再大的篓子我都会给他兜着,他不会是像你父亲那样的好人,当然,以小宝现在的性子,要变成十恶不赦之徒也不容易。”

    王雪君的话让蔡博文有些震惊,不过,瞥了一眼司月,心里倒是明白得很。

    “多谢王大人。”司月这一声感谢是出自真心的,她不怕孩子变坏,就怕变成她两世的父亲那样,即使是书上写得大齐的吏治清明得像泉水,她依旧认为,官场比起这个村子更容不下好人,若真是把小宝教育成烂好人一个,恐怕等待他的便是死无葬身之地。

    “明日便是吉日,杨天河,你带着小宝来县衙拜师吧。”王雪君留下这话,就和蔡博文两人离开,司月这才注意到,外面的烈日对两人一点影响都没有。

    “司月,”送走两人之后,杨天河犹豫了一下,才开口说道:“做个好人不好吗?你为何要那么说。”

    司月并没有说话,推着杨天河到床边,“你看看你儿子,好好看看小宝,老五的话你应该记得吧,大儒的徒弟最次的也是进士,更何况我们家小宝是大儒从小就开始教的,只要他不是笨蛋,不出其他的意外,入官场是一定的吧?”

    杨天河点头。

    司月将那本律法的书给了杨天河,“这上面记载了多少官员被杀的案子,你不会真以为这里面没有被冤枉的,或者,你以为大齐现在所有的官都像蔡大人那般?”

    杨天河摇头。

    “很好,看来你还不是个傻子,”这话说得杨天河有些尴尬,“那你就好好地看看你的儿子,若是做好人会落得个身首异处的下场,我宁愿小宝好好的活着,当个坏人,祸害别人,杨天河,我想问你,在小宝和一个外人之间,若是必须得死一个,你怎么选择?”

    “当然是外人死了。”杨天河没有犹豫地回答,随后脸色有些发白。

    “那就好,我知道一时半会你可能反应不过来,不过,没关系,你慢慢想。”司月笑着说道,她想,或者杨天河还有调教的可能,虽然她所说的话其实并不形成因果关系,甚至是关联都不是很大,但她肯定不会去提醒杨天河的。

    于是,这天下午,杨天河闷闷地洗了衣服之后,也没有再继续编凉席,而是时不时地看着写字或者玩七巧板的杨兴宝,那目光充满了纠结,杨兴宝也不在意,只当自家爹又抽风了。

    “司月,我想我明白你的意思,”杨天河想着面对爹娘时的憋屈,虽然他不认为自己以后会像爹那般对小宝,可是,有些苦他受过了就好,若是能像司月说的那样,让小宝开开心心,又不被欺负地过一辈子,也挺好的。

    “师傅,你今天是那话,是因为老将军?”离开杨家之后,走出好一段,蔡博文才开口问道,之前包括自己在内的九个徒弟,师傅可从没有说过那话。

    “是啊,救命之恩,我一直想报答的,只是,人已经不在了。”王雪君的眼里有这怀念,“你说,这是不是天意,小宝不是我遇上的第一个小孩,却能让我一见就喜欢,如果不是这样,恐怕没人知道,他竟然还有后人在。”

    “恩,”蔡博文点头。

    “你说说你,”原本还神情哀伤的王雪君,一脸责备地看着蔡博文,“她一直就在这个村子里,你身为安县的县令,竟然都没有发觉,你干什么吃的啊。”

    “恩,”蔡博文点头,他明白师傅的意思,若是他早些发觉,估计司家夫妇如今还好好地。

    “也罢,天意如此,半点都强求不得,再者,我看着那杨家虽然乱了些,可她在那里是混得如鱼得水,”王雪君笑着说道:“若那杨天河能一直那般,她这样过一辈子未尝不是幸事。”

    “我明白师傅的意思。”以后即便是再有人巧遇,他也会尽力不让人将消息传出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