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穿越之农门恶妇 > 第61章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穿越之农门恶妇 !

    第61章

    “那样的一张脸,王大人,你说,若是出现在京城里,会造成什么样的轰动?我想许多人的表情一定会非常有趣的。”轩辕熙刻意压低了声音,不过,依旧不能听出他语气里的期待。

    不过,除了一双露在外面黑漆漆的眼睛,谁也看不到他的表情,见对面的王雪君神色围边,无趣地耸了耸肩,“还是说,王大人和蔡大人准备让她一辈子都待着这个小村子里,我想那人若是知道了,是肯定不会感激你的。”

    “哦?”王雪君依旧是抱腰的姿势,只是脸上的笑意少了许多,“看来我们是熟人了,关于那人和那张脸的事情,这天寒地冻的,你何不摘下面巾,然后我们找个地方,喝杯热茶,慢慢详谈。”

    “呵呵,王雪君的名字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与你慢慢谈,还不如直接动手胜算来得要大一些,”轩辕熙这话刚刚落下,就感觉到身后凌厉地掌风朝着他的背心而来,正要闪身躲过。

    “主子,这里有我们,你先走!”前后出现五个黑衣人将轩辕熙保护起来,说话很是干净利落。

    “呵呵,”轩辕熙低沉的笑成带着愉快的心情,“很遗憾,今天不能领教王大人的高招,不过,还是希望王大人能想想在下的话,若她真与那人有渊源的话,你这样隐藏着他唯一的亲人,我想他肯定是不会感激你的,希望下次有机会再跟王大人慢慢详谈,告辞。”

    说完,一提气,一道黑影划过,迅速地消失在黑夜里,徒留两帮人马在黑夜和寒风下对持良久。

    “博文啊,回去了。”王雪君说完,优雅地打了个哈欠,转身朝着村外走去,那速度,看似悠闲,却快得很。

    蔡博文看了眼并没有要动手的十个黑衣人,跟上了王雪君的脚步,“师傅,你说他们。”

    “至少现在看来是没有恶意的,以后就难说了,”王雪君没有告诉蔡博文,能拥有这样顶级的侍卫暗中保护的,还是十个这么多,在京城里,人数绝对不会超过十根手指头,这也是为何他会放任那人离开,而并没有让他自己的暗卫出现的原因所在,如是闹大,恐怕知道的人会更多,反而不好。

    蔡博文沉默了一会,才开口说道:“她是不是终究还是逃不过那个地方?”

    王雪君停下脚步,抬头看着清冷惨淡的月光,“若是天命如此,我们能做的也就只能是顺其自然而已。”

    天气一天天的转冷,当第一场雪下来的时候,整个杨家村像是被披上了一件厚实的白毛衣,除了必须要出门的,大部分人都窝在家里,孩子在院子里玩耍,玩疯了的时候便会响起大人的吼声。

    在这个时候,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真正地闲暇了下来,每日里除了一日三餐,就是一家人坐在一起,说着漫无边际的话,妇人们多半是会拿针线,要么绣绣花,要么缝缝补补,男人们有手艺的会做些手艺活。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空闲的,家里处境困难的,会趁着这一年的最后一个月去县城里做工,虽然因为寒冷,会比之前更苦,可工钱也远远比平日里要多,所以,就是杨家村都有不少人愿意去的。

    “总算是好了,”看着面前的一大幅绣品,司月很是松了一口气,站起身来,活动着她的两只胳膊。

    杨天河放下手中的医书,这仅仅只是入门的,杨双林送给他看的,再配合着每日定时定点的学习,倒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困难和吃力,走到司月旁边,“真好看。”

    “恩,等清洗好了之后,你就顺便送过去。”想着外面的寒风凛冽,即使是穿得再厚实,司月也是不愿意出门的。

    “好。”杨天河倒没觉得什么,以往的这个时候,他应该在县城里做工,穿得也不像现在这样,一出门司月就必须让他们父子两个从头包到尾,严实得只剩下一双眼睛在外面,低头看着完好没有一个冻疮的手,对于现在的日子,他是再满足不过的了。

    冬天日子短,晚饭过后遛食的事情也因为司月怕冷而取消,一家子人和杨家村所有人一样,早早地上了床,待在被窝里,若说他们一家三口有什么不同的,那便是说话的声音比别家要大上一些,因为杨天河不跟他们母子一个屋已经够可怜的了,说话的时候怎么也要带上他一起的。

    然而,即使是司月再不想出门,年货还是要办的,这个新年,对于他们一家三口来说,都是特别的,这是司月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个新年,是杨天河和杨兴宝分家后的第一个新年,当然,在他们父子眼里,最重要的是,杨天河多了一个媳妇,杨兴宝有了娘亲。

    农村里过年,是从腊月二十三就开始算起的,可直到腊月二十的时候,田氏看着他们家里什么都没有,再看着司月一副不紧不慢完全不着急的样子,急着说道:“我说妹子,你们可要比我们快些准备起来才好。”

    “为什么?”前世的时候,司月对于过年的热闹仅限于八岁前的模糊记忆,八岁以后,她看到的基本上都是些皮笑肉不笑的脸,要么是在迎来送往,要么就是在大酒店里吃吃喝喝。

    而对于这里的习俗,也是从书上看来的,但她知道,这么大的大齐国,并不是所有的地方都像书上说的那般过年,所以,她打定主意,一切以隔壁杨大叔家的准备为参照物。

    杨双林身为长辈,自然很高兴地点头,过年嘛,自然是越热闹越好的,只是,他到底是个男人,哪里有田氏细心。

    田氏眉毛一挑,指着他们家空旷的院子,“腊月二十六的时候要‘炖大肉’啊,妹子,我们家是准备杀一头猪的,你呢,是准备杀头猪,还是去集市买肉?”

    “有什么区别?”司月眨眼,她是真的完全不知道啊。

    “那到没什么区别,杨家村家里养猪的,除了日子实在过不下去的,都会在这一天杀猪,不过,你家不是没养猪吗?去集市多买些猪肉也是一样的。”田氏笑着说道。

    司月想着自家宝贝儿子这些天欢喜得比以前更厉害了,因为王大人已经说了,从腊月二十三一直到正月十五他都放假,当然,让小孩更开心的是过年,有事没事就将这两个字挂在嘴边,就是杨天河这么一个大男人一提到过年眼里都是亮晶晶的,被这两人带动,让她心里都不由得有些期待起来。

    略微思考了一下,这才笑着说道:“那我们家可以买一头猪,”蹙眉,没地方放活猪啊,看着田氏,“大嫂子,能不能先放你们家猪圈里,等到腊月二十六那一日,再拉到我们家来,杀猪。”

    过年嘛,过的就是气氛,图的就是喜庆,这别人家都在热热闹闹嗷嗷地猪,就他们家冷冷清清地对着一堆肉,那怎么行?若真是如此,她都可以想见他们家宝贝儿子伸着脖子看着隔壁杨大叔家热闹羡慕的可怜样子,一头猪而已,又不是买不起。

    田氏看着司月,却没有一口气答应,过年嘛,不仅仅习俗多,禁忌也不少,仔细地想了一下,这才点头,“成,不过,最好是提前买,别到时候事情一多,忙得不可开交。”

    司月受教地点头,“恩。”

    “腊月二十七,杀只鸡,这个你更得早些买,最好能买到好看且气派的公鸡,那样吉利。”田氏想了想接着说道。

    听到这话,司月想了想,眼睛一亮,笑容灿烂地看着田氏,“大嫂子,我记得你们家有一个很漂亮也很威风的大公鸡,不知道卖不?”

    “想都别想,那是我们家为过年准备的,卖给你们了,我们家上哪去买啊?”一听司月这话,田氏想都没想地拒绝,不过,听着司月夸她们家的公鸡,又挺了挺很有料的胸膛,脸上尽是骄傲之色,“那公鸡,可是我和二弟妹早早就准备好,精心养出来的。”而实际上,只是草草地丢给家里的小孩子在喂养,那大公鸡能长成那样,除了基因问题那就是它自身努力的结果。

    “哦,那我就只得去市集上买了,还有没有其他的要准备的?”司月笑着问道。

    “你们先把这两样准备好吧,腊月二十七那一日,县城里会有市集,到时候我们全家都会出动,会带上你们一家三口的,”田氏笑着说道,“你们记得准备好银子就行。”

    “恩,恩,”司月连连点头,她现在总算是看出来了,不仅仅是家里的两个人,就是眼前的田氏,似乎对春节都格外期待,不然,她如何又会眼冒精光,一副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的样子。

    于是,就在这一天,司月和杨天河用过午饭后,拉着杨天河,把买猪和公鸡的事情告诉他,“我是赞同买猪,而是不是买肉的,你的意见呢?”隐含的意思是公鸡是一定要买的。

    “那就买吧,”杨天河想了想,笑着说道:“我想这个时候,村子里要卖猪的人一定不少,我去打听打听,若是相中了,定下来就更好了,我们家没有猪圈,到了二十六那日,直接牵过来也不麻烦。”

    “恩,你总算聪明了一回,这个主意不错,这样就不用麻烦大嫂子他们了。”司月点头。

    这天下午,杨天河将杨家村要买猪的人家都看了一遍,最后从离着他们不远处的杨双祥家里挑了一头,至于说帮忙多喂几天,在一个村子住着,又是亲叔侄,这根本就不算是什么事情。

    公鸡的事情杨天河出手就更快,接小宝下学的时候,就去集市逛了一圈,在专门卖公鸡的地方,挑选了一只司月强调的又好看又精神气派的公鸡,付了钱,拎着公鸡,父子两乐呵呵地回家了。

    腊月二十二这天的下午,杨天河接小宝回家,而从这一天起,今年小宝便再不用上学了。

    “王大人,这是?”离开的时候,杨天河有些傻眼地看着一马车的年货,瓜果点心,茶酒油酱这些原本就有包装的就不说了,鸡鸭鱼肉也有不少,都贴上了喜庆的红纸,还有春联,年画,福字,更夸张的是,他们一家三口的衣服都有,虽然一水的红色,可一看质量就是很不错的,满满地一马车年货,看起来是应有尽有。

    王雪君完全不在意地说道:“这些都是城里那些钱多得不知道怎么花的大户人家送来的,我让人挑出最差的,诺,就是你面前这些,你带回去吧。”

    杨天河本来就不知道怎么拒绝王雪君,一听这话,就更加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很明白即使这些是最差的,对于他们这样的人家来说确实极其珍贵的,恐怕值好些银子,两位大人已经够关照他们的了,他们没送礼也就罢了,怎么还能够收这么贵重的礼。

    “怎么!”看着杨天河不动,王雪君扬起的声音沉了下来,“我想送点东西给我徒弟都不行吗?”

    “多谢王大人。”杨天河一看,吓得连忙回答道。

    早这样就就行了吗?“对了,这一段时间一直都有吃你们家送来的菜,你那媳妇手艺真不错,”王雪君笑着说道:“不过,我记得只给了你们一百两银子,这都两个多月了吧,你们贴进去不少吧?”

    “没有,王大人,那银子还剩下四十三两二百来文,”至于二百多少,杨天河要回去看账本。

    “还有这么多?你确定?”王雪君笑着问道。

    “确定,所有的花费我都有记账的,”怕王雪君不相信,杨天河补充道:“王大人,你若想看,明日我给你送来。”

    “算了吧,我没那工夫,快些回去吧,”王雪君替小宝将帽子系紧,摸了摸他毛茸茸的脑袋,“快些回去吧,别冻着了啊。”啧啧,一百两银子,杨天河每天送来的菜可不少,等有空去他家的时候再看看这个农夫所记的账本。

    “师傅,我会来看你和师兄的。”杨兴宝拉着杨天河的手回头对王雪君说道。

    “恩,”王雪君点头。

    当马车进入杨家村时,是立刻就引起了轰动,那高头大马瞧着可是稀罕物,至于后面那一车火红的年货,他们就只剩下满眼的羡慕。

    即使有着赶马车的人帮忙,将这些年货全部搬到堂屋内都用了不少时间,司月无语地看着面前的一堆,一家三口又开始分门别类地整理起来,“司月,我们还要去买年货吗?我看着这都挺齐全的。”

    “当然要,”司月点头,“好久我们都没有一家人去逛街了,二十七那一日县城一定很热闹,我们带着小宝去逛逛,看上了就买,只是,不用买那么多而已。”

    司月并没有怀疑王雪君和蔡博文的用心,毕竟在她看来,她家儿子就是最可爱的,如若是身份交换,她也会那么做的。

    腊月二十三,这天一起来,司月就明显感觉到整个村子的气氛都不同了,窝在家里的人也开始出来四处走动,带着喜庆的笑容,说着吉祥的话语,好似一夜之间,一下子就热闹了起来。

    送灶神,对于司月和杨兴宝都是新鲜事,一个记忆早就模糊,一个以前根本就不能上前看,而杨天河作为一家之主,第一次主持这样的事情,别看面上挺镇定的,实际上心里也是紧张得很。

    好在之前看过杨双吉做,有特地到隔壁去详细咨询了一番,事情到很顺利,黄昏的时候,司月和杨兴宝睁大眼睛看着杨天河将糖涂在灶王爷嘴的四周,嘴里念着:“好话多说,不好话别说。”之后,算是结束了送灶仪式。

    看着温暖的烛光映照着灶王爷的神像,再看着一脸严肃像是再进行神圣事情的小宝和杨天河,司月觉得一直飘着的心好像找到了停靠的地方,温暖了起来。

    因为是小年,所以,司月准备了丰盛的晚饭,堂屋一边的黑圈圈已经迫不及待地享用属于他美味的晚餐,而饭桌上,司月和杨兴宝都看着杨天河,意思是,你不讲两句?

    杨天河尴尬地咳了一声,红着脸笑声地说了“一家平安”四个字后,“开饭!”大声地说道。

    “呵呵,”司月和杨兴宝都笑了起来,不过,也拿起筷子,开始用饭,只是,才到一半,院门被拍响了,“老四,老四。”杨天山急促的声音传来。

    “是大哥,”杨天河放下筷子,脸上的笑容不由得淡了几分,带着几分疑惑,“这个时候来估计是有什么事的,我去看看,你们先吃着。”

    司月和杨兴宝却是同时放下了筷子,虽然这个时候被打扰有些扫兴,不过,“爹,我们等你一块吃。”杨兴宝笑着说道,感觉到自家爹的大手摸着他的脑袋,笑容就更加灿烂了。

    不一会,感觉到有陌生人的脚步走进来,黑圈圈也顾不得美食了,冲着杨天山叫道。

    只可惜,它如今的样子完全引不起杨天山的注意,在女主人叫它一声之后,停了嘴,跑到继续吃饭。

    杨天山的脸色并不太好,走进屋,看了一眼桌面上摆着的菜,径直走到火炉旁边,烤了烤火,对于司月和杨兴宝打的招呼,只是简短地嗯了一声。

    司月看着杨天山冷成那个样子,好心肠拿了碗去厨房舀了一碗热骨汤,毕竟他们家黑圈圈都有份,更何况这人是杨天河的兄长,杨天河一看见,连忙接过去,“你小心点,要是被烫到了怎么办?”之后,走到杨天山身边,“大哥,喝完热汤吧,大骨熬的,喝了能暖身子。”

    “恩,”杨天山也没有客气,接过后更是不怕汤,咕噜咕噜地喝了起来,不小的瓷碗,装着的一碗骨头汤就这么被他一口给喝了下去,“啊!”随后,舒服地叫了一声。

    “还要吗?锅里还有。”看着杨天山这样,杨天河皱眉,大哥这是晚饭都还没吃?

    “不用了,主要是外面太冷,喝了一碗热汤就好了,”杨天山将碗递给杨天河,坐到一边,“老四,爹让我叫你们一家三口过去,有事情要商量。”

    “大哥知道是什么事情吗?”杨天河问道。

    杨天山摇头,“不知道,不过,就差你们了,”看着屋内的样子,应该是还没有吃完晚饭,“要不,等事情商量完了,你们回来再吃?”

    杨天河看向司月和杨兴宝,司月点头,对于杨天山的提议一点也不意外,那一群杨家人,是从来不会迁就别人的,不过,搬家这么久,杨家人忍到现在才上门打扰,已经算是不容易了,再说这过年过节的,她可不想争吵闹出什么不愉快来影响心情。

    站起身来,“大哥,你在这里等等,我们去收拾一下。”司月开口说道。

    三人回到房间穿上厚厚的棉袄,虽然看起来很臃肿,可贵在暖和,司月先是低头,给小宝将他的兔毛帽子带上,在下巴处将纽扣扣上,天气这么冷,司月做帽子的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雷锋帽,保暖得很,这不,杨天河和杨兴宝父子两个即使是下雨下雪天,每日走到县城,杨家村好些大人孩子待在家里都着凉了,他们愣是一点事情都没有。

    拍了拍厚实的帽子,司月很是满意,拿出自己那顶很少带的,扣好,再将缝在帽子上的面罩带好,低头,小宝已经带好了手套,也将自己的手套戴上,母子两牵着手走了出去。

    “司月,你带这帽子真好看。”杨天河笑着说道,因为面罩的关系,声音微微有些嗡气,而他每次看到司月带这帽子都要说上一句。

    在外面等着的杨天山看着这一家三口出来,瞧着他们的出门装备,再想着自己的一身,虽然也是棉袄棉裤,可差距他是一眼就看出来的,郁闷地说道:“走吧。”

    “恩。”杨天河点头。

    锁了门,没有什么光亮的夜路实在是不好走,杨天河抱着小宝,回头看着很少走夜路的司月几乎弯着腰再后面慢慢地摸索,走过去,“你抓着我,我带着你,不会有事的。”

    司月抬头,看着杨天河两手都抱着杨兴宝,自己手上又带着手套,怎么抓,索性站在杨天河的右边,伸出左手,从他的右胳膊间穿过去,挽着,“走吧。”

    “哦,”司月突如其来的动作让杨天河有些愣住了。

    “你别多想,我是因为这样才不会被摔到,你可得稳住,”司月想了想又补充道,“好好看路,千万别把我往沟里带,摔了我和小宝。”

    杨兴宝一听司月这话,两只粗粗的胳膊紧抱着杨天河的脖子。

    “呵呵,不会的,这村子里的路我熟悉得很,就是闭着眼睛走也不会摔跤的,”杨天河笑着说道,他们这样走着真好,让他觉得似乎耳边呼呼刮着的寒风都美好了起来。

    “吹牛!”司月想也不想地说道。

    “就是,爹,说大话鼻子会变长的哦,”杨兴宝笑着说道,这是娘亲给他讲的故事,他知道,爹也知道,“闭着眼睛根本就没办法走路的。”

    得,杨天河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也就是这么一说,可这娘两,他是一个也奈何不了的。

    走在前面已经拐了弯的杨天山回头,看着杨天河一家三口慢悠悠地动作,心里就越发郁闷了,即便你们这样不冷,可不可以不要这么磨蹭啊,我很冷的好不好?

    “老四,你能不能快着点!”郁闷的杨天山大吼一声。

    杨天河听了之后,心情好的一点也不在意,“好。”只是话虽然是这么说的,速度依旧是很缓慢,气得杨天山先行回去了,反正他们又不是不认路。

    “老四呢?”身子已经养好的杨双吉看着进来的只有杨天山一人,有些不满地问道:“难道我这个当爹的还请不动他了?”

    “没有,在后面了。”杨天山带着一身的寒气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看着身边安稳坐着不动的小周氏,火气一下就上来了,“你是个木头啊,可不可以有点眼力界的,不知道去给我倒杯热水让我捂捂手暖暖身子的吗?”

    对于杨天山突如其来的发火,杨家所有人都有些惊讶,可一听他的话,杨家的男人都一脸不满地看着小周氏,可不就是没有眼力界的吗?

    “看着我做什么,还不快去,”周氏同样对着小周氏吼道,即使再亲的儿媳妇,和儿子比起来,到底还是儿子重要一些。

    小周氏不敢再说什么了,赶紧起身,去了厨房,很快就将一杯热开水递给了杨天山。

    杨天山喝着没有什么味道的白开水,脑子里回想着老四家里骨头汤的美味,看着自家没有什么变化的堂屋,再想着老四那堂屋里堆着的年货,心里就越发的不是滋味了。

    一屋子人左等右等,总算是听到了敲院门的声音,“我去,”杨天江第一个站起身来,打开堂屋的门,跑了出去,“四弟,四弟妹,还有小宝,你们来了。”十分热情的笑容让杨天河有些怀疑这人是不是他三哥,这声四弟好亲热啊,只是,他听在耳朵里真的很不习惯。

    “恩,”杨天河点头,等到杨天江再一次将院门关上,才跟着他走进堂屋,“爹,娘。”

    “爹,娘,”司月跟着杨天河叫道,叫完,伸手将脸上的面罩摘下,想着一会就要回去,再说,这堂屋也没有他们家的暖和,不仅她的帽子没摘,也没让杨天河和杨兴宝摘帽子。

    “爷爷,奶奶。”面罩摘下来,露出杨兴宝此时可以说得上是粉雕玉琢的脸蛋,看得在场的人一阵失神,这娃娃还是小宝吗?

    “坐吧。”杨双吉开口说道。

    剩下的只有两个座,自然是没有准备小宝的,杨天河就让小宝坐在他的腿上,而他伸手圈着。

    “爹,这人都已经到齐了,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了吧。”杨天山开口说道。

    杨双吉点头,视线扫过一屋子的人,停留在杨天河一家三口时,暗了一些,果然老三说得没错,老四的日子过得不错,别说小宝和司月养得好,就是老四自己也是红头满面的。

    “马上就要过新年了,虽然说现在你们兄弟几个都是各自开火,可除夕夜的年夜饭是无论如何也要一家人在一起吃的,对于这一点,你们没有意见吧?”杨双吉笑着问道。

    这一点别说杨天山兄弟四个不能说什么,就是杨天河也不能拒绝。

    “如此,除夕夜这一顿年夜饭就这么定了,”杨双吉高兴地说道:“那么接下来的一件事情便是关于二十六杀猪的,”这话一落,杨家四个媳妇都将耳朵竖了起来。

    “今年家里养了三头肥猪,我准备杀一头,其他两头都卖掉,”杨双吉看着众人的反应,对于心不在焉的老四两口子有些不满,“你们有没有意见?”

    “爹,杀一头我能理解的,毕竟我们兄弟四个只是各自开火,并没有分家,”杨天江开口说道:“只是爹,卖掉的那两头猪的银子要怎么分?五弟妹就不用说了,嫁到我们家的时候,猪都已经不小了,再说,五弟妹别说打猪草,就是喂猪这样的事情都没有干过,是不是啊?媳妇?”

    “是的,”陈氏点头说道。

    “至于二嫂,我们大家都知道,二嫂的一手女红那是出了名的漂亮,只要一有空闲时间,就在绣花,没各自开火之前,她到底挣了多少银子,又交了多少银子,恐怕就只有二嫂自个儿心里有数,要说家里的三头肥猪,若是说大嫂和我媳妇劳心劳力养起来的,这话并不过分吧?”杨天江笑容满面地说道。

    司月好笑地看着这个杨家老三,以前倒是没发觉,一关系到银子,他倒是格外精明,嘴巴也利索得很,丝毫不逊于杨天海和杨天赐。

    而杨家人心里清楚,杨天江这话说得还真是不过分,不过清楚是一回事情,心里舒不舒服就只有他们自己体会了。

    “所以,这卖了两头猪的银子我和大哥平分,以二哥现在的工钱,五弟现在的身份,不会跟我和大哥两个苦哈哈的泥腿子争吧?”杨天江接着开口。

    在杨天山听来,杨天江的话说得并没有错,他们兄弟两个是来钱最少的,也是最慢的,却是干活最苦的。

    杨天海心里倒是不平,可他能如何,谁让他一个月十两银子工钱地拿着呢,虽然最终到手的只有五两银子的,可他毕竟当了不少年的厨子,还有其他的油水来源,这两个月的小日子过得还不错,他可不想因为这么一点小事,而影响到他们兄弟四个达成的协议。

    “我没意见。”杨天海笑着说道。

    “我也没有意见。”杨天赐是同样笑着说道,只不过,因为两兄弟的身份或者是从事的行业不同的关系,很明显,杨天赐的笑容要更高端上得了台面一些。

    “既然是这样,那么,大哥,这过年杀的那头猪,分成五分,你拿两份,我们兄弟三人各拿一份。”倒不是杨天江大方,毕竟爹娘跟着大哥吃饭,他再怎么算计,也不会想去抢爹娘应得的那一份,否则,还真会落下不孝的罪名。

    “可以,”杨天山点头,既然两头猪杨天海和杨天赐都没有争,那么,他们就更不会计较这一份肉了。

    杨双吉黑着脸,看着他们兄弟四个就将事情商量好了,完全没有人问他的意见,心情会好才怪。

    杨天河有些茫然,他不明白这样的事情叫他来看什么,仅仅为了除夕夜那一顿年夜饭,他怎么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至于杨天河悲愤的心情,说实话,他还真察觉不到,看着这四个兄弟有商有量的,其实也不错。

    司月幸灾乐祸地看着杨双吉的模样,心里假惺惺地同情了他一把,被四个儿子抛弃了吧?这可怜呐!

    “你们说得倒是好,老四不是你们兄弟啊。”终于杨双吉找到了突破口,对着四个儿子说道。

    杨天河一听,心想,果然没有那么简单,对上四个兄弟投来的目光,还有其他几个女人凶狠的眼神,倒不是害怕,可他确实没想插一手的,于是摇头,“我已经分出去了,不用算我一份,其实,以后家里若是这样的事情,不用叫我来的。”

    对于杨天河的识相,杨天山等四个兄弟心里都是满意的。

    “我说的是腊月二十六那一日,家里杀猪,让老四一家过来的帮忙,顺便一起吃顿杀猪饭,”杨双吉不死心地说道:“再说也让村子里的人看看,即使老四分出去了,你们还是亲兄弟。”

    用得着吗?司月在心里哧鼻,也不想想,你和杨双庆,杨双祥也是亲兄弟,怎么没看见你们亲兄弟之间有多亲热,恐怕还没有和普通的村民相处得好。

    杨天山点头,“这倒是可以。”老大发话,其他兄弟三个也乐得多一个人手。

    “不用了,”杨天河再次摇头,见其他人都看着他,笑着说道:“爹,大哥,多谢你们的好意,不过,那一日我们家也杀猪,就不过来了。”

    杨双吉疑惑地看着杨天河,“你们家都没养猪,杀什么猪?”好啊,老四,说谎也要编一个好一点的理由吧。

    “前两天我已经在三叔那里买了一头肥猪,等到二十六那一天,再牵到我的院子里杀。”杨天河解释道。

    “三叔?哪个三叔?”杨双吉一愣,随后问道。

    结果,这个问题,杨天河有些傻了,还有好多三叔吗?村子里约定习俗,其他的各房三叔他不是要在前面加上名字的吗?“双祥三叔啊。”

    “胡闹!”杨双吉一听,用力地拍了一下身边的小茶桌,“明天去给他说,你不买他家的猪,自己家里有两头猪要卖,你却去买你三叔家的,让外人知道了怎么说我们杨家,怎么看你爹我啊。”

    “爹,我已经把银子都交了,做人怎么可以言而无信,再说,事情哪里有那么严重,我现在已经分出去了,买谁的猪不是一样买啊。”无论是亲三叔还是村子里其他的人,杨天河一开始就没有打算靠关系占便宜,该多少银子就多少银子,之所以挑中那一头,是因为够肥够大,他们一家三口可都是很喜欢吃肉的。

    “老四,你这是不听我的话了。”杨双吉阴沉着脸说道。

    杨天河皱眉,“爹,这不是听不听话的问题,我已经说了要买三叔的猪了,三叔家今年一共有六头肥猪,已经卖了四头了,剩下的两头,一是留着自己家里吃的,一头就是给我留着的,我若是现在说不买,算什么事情啊,三叔不还的再找一次买猪的吗?这样的事情也不地道啊,爹,我怎么能这么做。”

    “爹,四弟说得没错,”杨天江开口说道:“他如今已经是一家之主了,若是出尔反尔,传出去,村子里的人会看轻老四的。”

    杨双吉看着杨天河一脸的坚持,就已经知道这件事情是没办法改变的了,没想到竟然让杨双祥给钻了空子,肯定是想挑拨他们父子的关系,一想到这里,也没有心思跟杨天河交流感情了,挥手:“没事了,老四,你们先回去吧。”

    杨天河点头,一家三口动作迅速地武装好,打了招呼就快速地离开,没有半点拖泥带水的。

    出了杨家院门,杨天河是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已经习惯了家里的轻松自在,他是越来越不喜欢这里的气氛了,“回去吧。”抱着杨兴宝,杨天河动了动自己右胳膊,等着司月的手臂传过来。

    司月倒是没有犹豫,挽着依旧是慢悠悠地往家里走,“汪汪,汪汪,”快到家门的时候,黑圈圈暴躁的叫声不断地传来,“娘亲,是黑圈圈,平时她不会这么叫的。”杨兴宝有些着急地说道。

    “别急,不会有事的。”司月笑着说道,不过,脚步却是加快了一些。

    突然,杨天河和司月同时停了下来,低头,动了动脚,随即慌忙地后退了好几步,“司月,好像是个人呐?”刚才杨天河差点就将怀里的小宝扔了出去,按住怦怦直跳的心,紧张且小声地说道。

    司月稍微要好一点,不过,也是被吓得不轻,任谁这么一踏脚踩到一个软乎乎的人,都会被吓到的,“恩,你抱着小宝先别动,我来开门,你捂着小宝的眼睛。”

    司月甩到手上的手套,掏出钥匙,“娘亲,为什么?”

    “小宝,听话!”司月说完正要上前,“还是你抱着小宝,我来开门吧。”说着,杨天河拦住司月的脚步,“我不怕的。”

    切,声音都在抖,还不怕,不过,随即一想,这样的事情确实是应该男人出头,司月伸手接过小宝,这小孩可比她最初抱的时候沉了好多,“小心点。”将钥匙递给杨天河,小声地说道,里面黑圈圈似乎是听到了主人的声音,叫得更加欢快了。

    杨天河磨着走了几步,之后垮了好大一步,来到门前,脱了手套的两手有些发抖地打开院门,“司月,快进来,”杨天河一脚将黑圈圈踢到一边,呵斥一声,最后对着司月说道。

    虽然依旧有些黑,可司月还是蒙着杨兴宝的眼睛,就担心,这小孩的眼尖,若是看到什么恐怖的画面,受惊了就不好了。

    等三人再一次回到堂屋,杨天河和司月都松了一口气,“那人怎么办?”杨天河问着司月。

    司月放下小宝,“小宝,你抱着黑圈圈去房间里待会好不好?”蹲下身子,对着杨兴宝说道。

    “恩,”杨兴宝听话地点头,他能够看出爹和娘紧张的神色。

    两人先将两个房间的灯都点上,再三强调没有爹娘的允许不能出来,最后,司月才跟在杨天河身后,两手紧握着一把铁锹,杨天河在前面提着灯,本不想司月跟来的,可他的嘴总是说不过她,反倒是很容易被对方说服。

    等到看清躺在地上的人昏迷了的时候,两人才放心下来,杨天河将灯递给司月,壮着胆子上前,摸了摸离着他最近的那只手,很是冰凉的触感让杨天河打了个哆嗦,小心翼翼地摸到那人手腕上的动脉。

    “怎么样?”司月开口问道。

    “没死,我们该要怎么办?”看着那人昏迷,惊吓过了之后,杨天河蹲在那人面前,扭头对着司月说道:“这么冷得天,如是放任不管,他肯定会被冻死的。”这已经是杨天河想到最残忍的方式了,但若真是放着不管,他心里肯定会内疚的。

    当然,他绝不会像司月那样,会想到将这人拖远,随便放到什么地方,让他自生自灭,只要不连累他们就好。

    虽然司月是这么想着的,可最终身为医生的职业道德,让她开口,“你先把他搬进堂屋。”

    “恩,”杨天河应了一声,之后,抓着那人的肩膀,将人拖进了院子,放在地上,关了院门,才又一次将人拖进了堂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