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穿越之农门恶妇 > 第65章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穿越之农门恶妇 !

    第65章

    “怎么样?是不是难受得紧?”杨天河将杨西西小心翼翼地放在椅子上,紧挨着站在旁边,让西西靠在自己身上,看着不复往日活力的杨西西,心里堵得难受,而从西西头顶传来的血腥味更是让他眼眶有些发红,杨天河甚至在想,等过些日子,一定要记得去寺里拜拜,给家里的每个人求个平安符,让菩萨保佑他们一家子平安,无病无灾。

    杨西西呡了呡没什么血色的嘴唇,脑袋一靠上杨天河的身体就不想动,“还好。”有气无力的声音更让三人心疼。

    杨兴宝僵直着身体站在一边看着自家哥哥,拿在手里冰冷的令牌让他多了不少底气,侧头,红着眼睛看着司月,“娘亲,这事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的。”

    司月摸着小宝的脑袋,“那是当然,小宝想怎么做,娘亲都会支持你的。”

    冷着脸看了一眼跟着进来的杨家人,全是大人,那几个孩子没一个出现的,心里更是不住的冷笑,“你说,我们把他们都抓起来好不好?养不教父之过,这大过年的,也不用特意去打扰你师兄,拿着这令牌去衙门,自会有捕快过来抓人,他们既然都不想好好地安生过年,想必,在大牢里过一定是别有一番好滋味的。”

    杨兴宝点头,“你,你,”周氏惊恐地看着司月,生怕她真的会这么做,她可不想坐牢的。

    “四嫂,这只是孩子之间的打闹,你何必如此小题大做,就是传出去,你也免不了多一个六亲不认的名声。”杨天丽柔声说道,这要是传出去,翻了年她就十四了,已经到了说亲的年纪,若家里的人名声坏了,她又能好到哪里去。

    “小妹,这话你就说错了,我的名声从来就不好,再多一个我也无所谓。”司月笑眯眯地说道:“可西西是我儿子,各位,若是换成你们,你们会善摆甘休吗?”

    “那四嫂你想如何?”杨天赐知道今天这事恐怕要善了不容易,跟司月讲感情,呵呵,别说笑话了,这个女人心里根本就没有一叮点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或者出嫁从夫的想法,再以她进门之后的所作所为,她恐怕就和四哥与小宝有些感情,至于杨家的其他人,那就要说是仇人会更准确一些,而谁会跟仇人讲感情。

    “我不想如何,既然小妹说这只是孩子之间的玩闹,那么,就让孩子们自己解决,我们都不插手,可好?”此时大堂的立场非常分明,杨天河一家四口在一边,而杨家的其他人在另一边,或坐或站的,中间隔着一个过道,颇有些谈不拢就打一架的趋势。

    原本看着小宝手里的令牌有些顾忌的杨家众人,倒是都松了一口气,小宝再怎么厉害,也只是个不到六岁的娃娃,总归是没有司月那么难缠的,“小宝,你想怎么样?”

    杨兴宝看着问自己话的杨双吉,这人是他的亲爷爷,在记忆里总共就没有几次这么温和地对他说话,“用石头打我哥哥的是杨兴旺,我哥哥流血了,他自然也要出血才行。”

    “什么!”一听到这话,李氏忍不住惊叫起来,这事关系到她的儿子,她怎么还能冷静,看着小孩,语气和态度都十分不好地说道:“小宝,兴旺是你的堂哥,你怎么就这么恶毒,为了一个来历不明的傻子,你就要对付自己的亲堂哥。”

    “他们从来都不是我的堂哥,”杨兴宝瞥嘴,不屑地说道,一张小脸一直都是冷着的,不过,那胖呼呼的包子脸再加上那小小的个子,看起来还真没什么威力,说完这话,也不看李氏,侧头,看着杨西西,“哥哥,你想让他怎么流血?”

    杨西西眼睛里只闪过一道亮光,随后靠在杨天河的身上毫不在意地说道:“小宝,不要老是将流血这话的话挂在嘴上,你是读书人,要斯文,这么凶残可不好,再说流血也不一定能让他记住。”

    说到这里,杨西西停顿了一下,心里对之前所说的话竖起了大拇指,恩,有个这么乖巧的弟弟真好,可就是太老实了,这可不行,很容易吃亏的。“我刚才看得很清楚,他是用右手扔的石头,砍掉他的右手就好,你想想,这样他以后便再也不敢卑鄙地暗算别人,再说,我们也是为了他好,要知道我若是被他打死了。”

    “呸呸,胡说八道什么!”司月和杨天河同时说道。

    “嘿嘿,”杨西西尴尬一笑,瞟见小宝眼里都有笑意,刚刚还有些得意的心又有些郁闷了,在弟弟面前丢人了,不行,得挽回做兄长的面子,“恩,我们今天若是不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要是他以后打死了人,那可是要抵命的,小宝,你要记住,得饶人处且饶人,凡是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在场除了杨兴宝听得认真,杨家人是惊恐地看着杨西西,而司月和杨天河嘴角抽搐,瞧瞧这孩子还敢说小宝凶残,他才是最凶残的好不好?

    司月看着杨西西的眼睛,依旧清澈如水,这西西到底是长在什么样的家庭,砍手这样的事情也算是从轻处罚?

    杨兴宝想了想,接着说道:“虽然杨兴旺的右手没有哥哥的脑袋重要,不过,既然哥哥这么说,我就饶了他这次,一会去县城让差大哥过来砍了他的右手就好,不过,哥哥,其他的人怎么办?”

    就是杨天河和司月都不得不承认,果然还是孩子跟孩子好沟通,他们年纪太大,有代沟。

    “小小年纪,就知道惹是生非,要么不教训,要教训就要深刻,抓到衙门去,打板子,只要不打死,留一口气就行了。”杨西西依旧说得风轻云淡,因为头昏,声音都比平日里要轻许多,仿佛这样的事情他经常做一般。

    “好,”杨兴宝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在他眼里,那几个堂兄在对他出手的时候就重来就都没有手下留情过,再说,听着自家哥哥那么温和地说话,他对杨西西口中的惩罚并没有什么直观的认识。

    “爹,你记住哥哥的话了吗?一会记得去一趟县城,我人还小,留在家里照顾哥哥就行了。”于是,说完这话,在杨兴宝眼里,这件事情就算这么解决了。

    “哦,好。”这一次杨天河并同样没怎么犹豫,从进了堂屋,西西就一直靠在他身上,而他用手帕捂着西西的伤口,所以,他是最直观地感受到从西西的伤口流出的鲜血,浸湿了他的手帕,染红了他的手,在这样的情况下,杨天河若是还有心情去担心另外五个罪魁祸首,那他就是真的傻子了。

    再说,他也觉得西西的话并没有错,那几个孩子确实是太不像话,现在想想,之前打小宝的事情,几个兄弟说是赔罪,多半也只是在他面前做做样子而已,并没有真正地好好教训一番,让他们认识到错误,不然的话,今天的事情可能就不会发生了。

    杨天河的点头,让连着杨双吉在内的杨家人都震惊地看着杨天河,老四不是一向最心软的吗?那傻子说出这么恶毒的法子,老四非但不教训他,反而赞同支持他,这人还是老四吗?

    “杨天河,你怎么那么恶毒,就为了一个傻子,你就要你的侄儿偿命吗?”小周氏是第一个忍不住站出来的,张牙舞爪地冲杨天河吼道。

    而将众人的表情看在眼里的司月笑意更甚,若是他们真以为杨天河还是之前那个任人拿捏,闷不吭声的杨老四,那就大错特错了,他们千不该万不该,对西西和小宝动手,这已经碰了杨天河的底线还犹不自知。

    “侄儿?大嫂,就不知道到底是谁教的,你口中所谓的那些侄儿从未叫过我这个四叔一声,我也不计较,但也没道理让我这个做长辈地眼巴巴地去认那些性子高傲眼高于顶的侄儿,”杨天河同样也笑了,不过,身子却一动不动,他知道西西头晕,一晃就会更加难受,“再说,西西和小宝又没要他们的命,大嫂,你这么激动什么。”

    “一只手都没有了,这还不是要人命吗?”李氏此时也有些慌,看向杨天海,发现他一直看着杨天河,心里就更慌得厉害了。

    “小宝,”这时,杨西西笑容灿烂地说道:“二婶怎么说也是长辈,既然她觉得没了一只手就等于要了他杨兴旺的命,那么就成全她,也免得杨兴旺受罪,直接砍了脑袋更干脆。”

    “哦,好。”杨兴宝只知道,砍了杨兴旺的脑袋,以后就再也不用见到那张讨厌的脸了,心里自然是欢喜的。

    而坐在西西旁边的司月看着西西,有些疑惑,他其实就是个黑的还是性子本就如此,但无论如何,西西的出生出身还该应该再往高处想,毕竟能这么面不改色要人命的,绝不会是一般人。

    “你,你,”李氏气得不行,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哇哇,”这时,孩子的哭声传来,七岁的杨兴才被杨天江毫不怜惜地拖了进来,脸上两个巴掌印很是对称,肿得非常厉害,嘴角都出血了,“闭嘴,不准哭!”

    看着这样的场景,众人回神,这杨老三什么时候出去的啊?

    本来教训了杨兴宝一顿的几个孩子心里头正高兴着呢,可谁能想到,杨天江阴沉着脸冲过来,对着杨兴才狠狠地两个巴掌闪过去,随后,也不给他反应,拖着他就往堂屋里走,留下一脸震惊和害怕的四个孩子。

    “给老子跪下,”将人拖到杨西西面前,毕竟只有七岁,被打怕了的杨兴才腿一软,就跪在杨西西面前,看着儿子跪得好好的,杨天江才腆着讨好的笑容,“西西,这孩子不懂事,其实是我们当父母的平日里没有教好,让他无法无天了,才会做出今天这样的事情,这一次,三叔也不敢再包庇他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三叔,这话可是你说的哦。”杨西西笑着说道,他要是相信这个三叔的话,西西就是大笨蛋了。

    “嘿嘿,自然是真的,只是,西西,这孩子虽然不成器,可三叔如今膝下就他一个儿子,老了还指望他送终的,他也才七岁,能不能用不留下病根,又不伤及骨头的法子。”杨天山苦着脸求道,“就算三叔求你了。”

    “可以,”这一次,杨西西却出人意料地好说话,“三叔,你是长辈,还是那句话,既然是你开口,我怎么能不应承,你让他站起来吧,瞧瞧这脸肿得,多有碍观瞻啊。”

    杨天江一听,心里一喜,不过,面上却依旧黑着脸对着杨兴才吼道,“还不快谢谢西西哥哥,再站起来。”

    “谢谢西西哥哥,”杨兴才被杨天江吼得浑身发动发抖,哽咽地说道,声音小的离他最近的杨西西都没有听到,之后才怯懦地站起来,杨天江那两个巴掌威力很大,此时的他是真的害怕了。

    而陈氏坐在一边直掉眼泪,可她心里却很明白,她当家的疼儿子绝对不比她少,如今这么做,也是没有法子的。肯定是有他的打算的,她无论如何也不能拖后腿的。

    “话说,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看着你小小年纪,惩罚起来还真没什么意思,不过,我真就想知道,你那一口一口贱种到底是谁告诉你的?”杨西西的耳力比普通人要好得多,因此,那五个兄弟小声地说话,他都停在耳里,记在心里,敢这么说他的弟弟,胆也太肥了吧。

    杨天河听了这话,脸上难看得很,倒是当事人杨兴宝并没有什么反应,以前几个堂兄打他的时候都会这么叫,可那又如何,爹说了,娘亲只是去治病了,他才不是贱种,只是他们胡说而已,如今证明,他的想法并没有错,娘亲这不就回来了吗?

    杨家其他人的脸色也不好,毕竟这件事情也算是杨家的耻辱,不是说了以后谁都不许提的吗?如今又是怎么回事!杨双吉看着对自己的命令阳奉阴违的晚辈,真的很想说两个字,活该。

    杨兴才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陈氏,他的这幅模样却没瞒过杨家的人,“好了,瞧你被打得也挺惨的,活罪我也不忍心再让你受了,你现在就站到三婶面前去,大声地对着她说一百遍‘我是贱种’,这件事情就算放下了。”

    原本因为杨西西松口的杨天江和陈氏心中一喜,可在听到他后面的话时,心里的各种尴尬也就只有他们心里明白。

    “若是不愿意的话,我也不面前勉强,拖到衙门口继续去打板子吧。”杨西西笑眯眯地说道,一副我很好说话的样子。

    “够了,老四,你就让他这么折辱我们杨家人吗?”杨天江夫妻还没说什么,杨双吉就一拍桌子,对着杨天河吼道。

    “折辱?”杨天河好笑地看着杨双吉,“那我和小宝被折辱的时候你们一个个又在干什么?西西这样做再正确不过了,至少能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家小宝不是谁都能骂的。”

    “爹,没事的,三弟,你也别生气,我愿意的,”陈氏怕杨天河和杨双吉吵起来,连累到她儿子,她如今也后悔了,早知道会这样的话,她就是死也不会在儿子面前念叨这些的,“儿子,过来,说完就没事了。”话虽然说得轻松,可那跟吞了苍蝇一样的表情却是很能说明她现在的心情。

    杨兴才早就感觉到堂屋的气氛不对,只是他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其他的四个堂兄弟没事,就他一个人倒霉,不过,此时的他哪里敢抱怨,更不敢哭出声,委屈的眼泪随着他走到陈氏面前流淌了一地。

    “我是贱种,”已经上学的孩子,心里早就有了羞耻之心,小声地说完第一遍,整个脑袋都快缩到脖子里了,杨天江看着妻儿的模样,心里也不好受,不过,到底是走过去,坐在陈氏的旁边,紧握着她的手。

    “大声点。”杨西西温和的声音响起。

    杨兴才一抖,边哭边说道,声音依旧不大,不过,整个堂屋都能听见,“小宝,高兴吗?”杨西西却没看那些人,而是回头看着杨兴宝,笑眯眯地问道。

    “恩,”杨兴宝点头,十分解气地说道:“哼,我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再骂我了。”

    “小宝,他们不明白不要紧,不过,你一定要明白,还有西西,也要记住,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句话,不然,报应总会出现的。”司月看着两个孩子的互动笑着说道:“当然,西西今天做得很好。”

    “娘亲,我们记住了。”杨西西和杨兴宝同时说道。

    司月扫了一眼杨天山和杨天海两人,冷笑,他们以为这只是玩笑,以为杨天河不会真的去衙门吗?那就错了,西西的血是绝对不会白流,别说她不让,恐怕杨天河也不会允许的。

    在杨兴才一遍又一遍的“我是贱种”声中,迎来了杨双林,本来中乡去找他的时候,他还纳闷,这大过年的要是不严重,一般都不会请大夫的,可看着中乡欲言又止的模样,又想到杨天河今天要去杨家吃年夜饭,心猛地一跳,不会又出了什么幺蛾子吧?

    特别是在中乡提醒他最好带着伤药的时候,就再也坐不住了,拎着药箱,跟着中乡就急匆匆地往杨家赶。

    当脚踏进堂屋,就杨双林明显感觉到里面的气氛很不对劲,这哪里是吃年夜饭那,简直就是在打仗,两军对垒啊。

    不过,杨双林显然更关心杨天河一家子,视线匆匆地从杨家人身上一扫而过,之后停留在杨天河一家四口身上,“杨大叔,你快点来给西西看看,他脑袋被石头砸了,之前头上的伤就没有好,我有些担心。”杨天河一看杨双林出现,连忙将心里的担心说出来。

    杨双林一听这话,赶紧上前,皱着眉头查看杨西西的伤口,止了血,上了药,之后又问了杨西西好些问题,才开口说道:“药我家里都有,一会让老大给你送过来,只是,最好是卧床静养一段时间,直到头不晕了以后,才可以下床,一有什么不舒服的,一定要告诉我。”

    “恩,”杨天河点头,“我们一会也回家,到时候我过去取药就行了。”

    杨双林想了一下,也是,发生这样的事情,谁还有心情吃年夜饭,“也好,”说完,看了一眼司月,“给他多补补。”

    司月点头。

    杨双林来得快,也走得快,虽然他和杨天河一家走得近,可也要拿捏好分寸的,哎,只是,他没想到,在这样的日子,杨家还不消停,真是的。杨双林再一次无语了。

    送走杨大夫之后,杨兴才那一百遍也说完了,“西西,我们回家吧。”杨天河给杨西西小心地带好帽子。

    “恩,”杨西西点头。

    “老四,你真的要去衙门?”看着杨天河一家四口已经在戴手套帽子时,杨天海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

    杨天河一愣,“二哥,今天这事不是小事,如若不是西西运气好,那么大的石头,将人砸没了都有可能,西西是我儿子,我不能让他平白地受了这罪。”

    “我们可是亲兄弟,”杨天海站起身来,看着杨天河说道,声音沉甸甸的,那目光,仿佛杨天河不点头,他们以后就不是亲兄弟一般,“你真的要为这个和你毫无血缘关系的人,不顾你亲大哥,亲二哥的感受吗?”

    司月看得心里呵呵直笑,这些人,果然是得了杨双吉的真传,一有什么事情,就那拿血脉亲情做文章,殊不知,杨天河早就不吃这一套了。

    “那二哥你想要如何,要不将这事交给族里处理?还是将兴盛他们四个交到衙门去,让县令大人来宣判?”杨天河问道,他可不认为他爹愿意将这件事情闹得沸沸扬扬。

    杨家人被噎住了,这事本来就他们不占理,再说,村长肯定是站在杨天河这边的,加上最近一段时间他们家在村子里的名声已经大不如前,恐怕得到的结果也不会好到哪里去,至于去县衙,呵呵,他们就是占理也不会有好下场的,他们可没忘,县令大人将令牌都给了小宝,这老四现在真的是越来越奸诈狡猾了。

    实际上他们确实误会了杨天河,族里会怎么处置他能想到,至于去县衙,在杨天河心里蔡大人那就是青天大老爷的存在,他想要的也是个公平的审理,至少他自个儿是绝对不会走后门的。

    “老二,砍掉兴旺的右手,你不觉得太过,也太狠毒了吗?”杨天海并不回答杨天河的话,开口问道:“就算他们以前对你不尊重,可他们还是孩子,你也不能因此就否认他们是你的亲侄儿,这样的惩罚不会太重了吗?”

    杨天河皱眉,对于律法他了解得不多,不懂这样算不算重,他在考虑若是真砍了兴旺的手,西西和小宝会不会背上恶毒的名声,“那就让兴旺跟他的其他三个兄弟一样,打板子。”

    杨天河能想到这一点,司月又怎么可能忽略,“这可是看在你们是当家的亲大哥和亲二哥的份上,要知道,这样的情面下一次就不管用了。”司月特意强调那个“亲”字。

    “既然只是打板子,那也就不用去县衙了,毕竟今天过年,也不好太麻烦衙差的,”司月笑眯眯地说道:“不若就有由大哥,大嫂,二哥,二嫂你们亲自动手,刚好一人负责一个。”

    “什么!”小周氏和李氏同时叫道。

    “娘亲已经是格外开恩了,你们若是下不去手,我想那些差大哥一定会很愿意帮我弟弟这个忙的。”杨西西心里觉得这样实在是太便宜那些人了,敢对他和小宝对手出手,就是处死也不过分的,不过,既然是娘亲的意思,他也就不反对了。

    杨天江庆幸自己先下手为强,没有抱着侥幸的心里,比起拿起板子打自家儿子,他觉得儿子当着自己和媳妇的面说一百遍‘我是贱种’实在是轻得太多了,陈氏更是在心里点头不住地拍胸,大呼还好,不然,以她儿子的小身板,这板子下去,得多遭罪啊。

    “不是我多管闲事,若是大哥和二哥在之前小宝被他们欺负的时候就好好教训一顿兴盛他们几个,或许今天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未免以后再出这样的事情,由你们做父母的出手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好吧,杨天河即使是变了不少,但他心里的想法和他们家的另外三口还是有些差别的,他所发生的变化只是在保护妻儿保护他家的这一方面,其他的地方他依旧是个老实人,就是说刚才那话的时候,他都是十分真心的,至于别人听在耳朵里是怎么想的,这也不是他能左右的,杨天河只做他认为该做的事情,当然,这个时候他也不否认这其中也有为儿子出气的原因在。

    “老四,你好大的胆子。”这不,无论是杨天山还是杨天海都没明白,杨天河是真的觉得杨兴盛几个该好好教育的,而不是借机报复。

    “大伯,”杨西西正要开口,被司月给挡住了,“大哥,你若是不动手,自会有衙门的人来,你们可要考虑清楚,等我们走出这个院子,再想反悔就没有机会了,我们已经够退让了,别在太得寸进尺。”

    司月没商量的语气让所有人都沉默下来,脸色铁青地看着司月一家四口,特别是杨天山,杨天海夫妻四人,那目光,是恨不得直接将他们吞下去一样。

    “老四,今天是什么日子,你真要闹开。”一直沉默的杨双吉,开口说道:“为了他,和亲兄弟闹翻,值得吗?”

    “爹,你要弄清楚,这是我闹起来的吗?”问完这一句话,杨天河呡嘴,他怎么还妄想着跟爹将道理,他自己懂得的那些大道理,还是爹讲给他的,若是爹真的懂的话,根本就不用讲,若是不懂的话,讲再多也没用。

    看了一眼杨天山和杨天海,“司月,我们走吧。”

    司月是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待着了,点头。

    “等等,”杨双吉和杨天海同时开口,“去拿板子来,打。”

    “爹,”杨天山,小周氏,李氏同时说道。

    “哼,这就是你们平日里不好好教导孩子的后果,昨天我早就跟你们说过了,今天是好日子,不要闹事,现在好了,各自打各自的儿子吧。”杨双吉黑着脸说道,随后冷眼看着杨天河,“这样你满意了吗?”

    杨天河闷不吭声,这都还没开打,他满意什么,西西才是受伤最重的好不好?

    “不满意,”杨兴宝直接开口说道,“哥哥要卧床休息,我也不要求他们在床上躺多久,但至少要一个月,否则,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答应的,你们就是怎么为难我爹都没用,师兄可是不会买我爹的面子。”一字一句说得格外用力,表明他是很坚定他的立场的。

    杨双吉脸一黑,刚想要说什么,被杨天赐拦着,这已经是四哥他们的底线了,再闹下去,真闹到族里或者衙门里,丢脸的人只会是他们。

    “大哥,二哥,你们瞪小宝没用,他也不怕你们瞪,快点动手吧,既然小宝想要他们趟一个月,就得躺一个月。”司月笑眯眯地说道。

    “你们欺人太甚,”杨天山对着杨天河吼完,之后,抓着脑袋蹲下身子,他心里愤怒的同时还有害怕,县令大人哪里是他们这样的小民能惹得起的,“我是绝对不会打我儿子的。”

    杨天海愣愣地看着杨天河和司月,拳头都握出了青筋,“我来,”两个字直接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他清楚,被逼到这个地步,他们已经没有选择,自己动手总比那些衙差来动手的好。

    “当家的,”李氏一惊,哭着叫道。

    “你也给我动手,以后别再宠着孩子,也别在孩子面前有事没事的乱唠叨。”杨天海对着李氏没好气地说道,说完,端了两个长凳就走了出去。

    杨兴旺和杨兴隆看着自家爹出来,那十分恐怖的脸色,都不由得心一抖,若是五个兄弟中,心眼最多的,恐怕就是这两兄弟,杨天海对他们兄弟的培养可以说是尽心竭力,所以,在杨西西出血的时候,他们就怕了,等到兴才被三叔拖进去,他们就知道,闯祸了今天这祸恐怕闯大了。

    “爹,我们错了。”兄弟两低头,直接说道,希望这样能够减轻一些责罚。

    “哼,现在知道错有什么用,”杨天海冷眼看着两个儿子,将长凳放好,“趴上面去吧。”随后对着门口流泪的李氏说道:“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过来。”

    “当家的,他们已经知道错了,要不,我再去求求四弟和四弟妹,”李氏哭着说道,“我实在是下不去手的。”

    “我不想再说第三遍,现在知道错了有什么用,那杨西西头上的血能倒流回去吗?要是你儿子头被打破,是别人求两句你就会原谅的吗?”杨天海气呼呼地说道,虽然这个道理他明白,可那傻子根本就不是杨天河的儿子,甚至可以说是无亲无故的陌生人,这才是杨天海最气愤的。

    可杨天河根本就没想到,杨兴旺从一开始就是对小宝出手的,如果不是杨西西挡住,受伤的若是小宝的话,又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爹,”杨兴旺和杨兴隆终于知道害怕了,直到看到他爹从杂物房里拿出两根长棍,双腿都开始哆嗦,跪在地上,哭着说道:“我们真的知道错了,爹,你饶了我们吧。”

    “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是我儿子就自己趴上去,”杨天河厉声说道。

    两人颤抖地趴在长凳上,杨天海将棍子递了一根给李氏,“你若是不想他们被衙差打,就不要省力。”

    杨天海说完,对着杨兴旺的屁股,一棍子下去,杨兴旺的哭嚎声瞬间响起,听得众人的一颗心都跟着发抖,杨兴旺痛得受不了,杨天海又岂能好受,那可是他的亲儿子,没看见他举着棍子的双臂都在颤抖,却不得不狠下心再次一棍棍地打下去。

    李氏看着杨天海,闭着眼睛,眼泪横飞,嘴里发出呜呜的哭声,却依然举起长棍,打了下去。

    于是,整个院子里都是杨兴旺的哭声,倒是杨兴隆,硬是咬着牙忍住,没出一声。

    “大哥,你确定你们不动手吗?”堂屋内,司月开口问道,至于杨兴隆的目光,她并没有放在眼里。

    “你,”杨天山被杨天海和李氏的动作吓到了,那是他们的孩子,怎么忍心下手,直到此事时,他们两口子方才确定,老四他们并不只是开玩笑,也不是威胁,而是来真的。

    这个时候,肿着一张脸的杨兴才靠着他爹,方才明白了爹的用意,比起两位堂兄,他挨得这两个巴掌实在是算不得什么。

    “其实,大伯,若你和伯娘实在是下不去手,也不是不可以,”杨西西的眼眸依旧清澈如水,靠着杨天河,笑着说道,“只要大伯和伯娘带着小宝写的字条,由你们去县衙一人领三十个板子,这事就算是放下了,就看你们愿不愿意替儿受过。”

    “去,我们去。”别说杨天山想都没想的回答,就是小周氏也立刻就点头,“愿意的,我们愿意的。”

    三十板子到底有多重,打在身上会有多疼,他们心里是没有概念的,不过,无论如何他们都不想对儿子出手,也不想儿子受罪的。

    杨西西没想到两人会直接答应,不过,他也不用羡慕,毕竟他现在也有对他很好的爹和娘亲,“你们要想清楚,衙差手里的三十板子,绝对不轻,就算不落下病根,也至少要在床上趟一个多月的。”

    “哼,不用你提醒,”杨天山冷哼,看着小周氏跟着自己点头,第一次看着个娘亲给他找的媳妇这么顺眼,“小宝,写条子吧,我们现在就去,不过,你们也要说话算话,这事就算放下了,你们以后不能再找兴盛他们麻烦?”

    杨天山对县令心里是很畏惧的,所以,对于有县令撑腰的小宝,他打定主意以后一定要叮嘱儿子不要在去招惹他们,就是他们,见了这小祖宗也有多远就躲多远。

    “只要他们不惹我们,我们也肯定不会去找他们麻烦的。”杨西西的脸在杨天河的身上蹭了蹭,“小宝,你写个条子吧。”

    “恩,”杨兴宝点头,杨天山抬脚去杨天赐的书房拿纸笔。

    “站住,老大,这大过年的,你们去县衙挨板子,还一人三十个板子,你们想过没有,之后怎么回来,若是被抬回来,让村子里的人看到,会怎么想。”杨双吉黑着脸说道,“全家的脸都会被你们丢光的。”

    “爹,这个时候我们哪里还能管别人怎么想,丢脸又有什么,儿子更重要,”小周氏生怕杨天山听杨双吉的话,连忙说道,对儿子她是绝对下不去那狠手的。

    而杨天山这一次并没有听杨双吉的话,拿了小宝写的纸条,带着周氏就往外走,“爹,我们跟你一起去。”

    杨兴盛哭着说道,若是知道这次的教训杨兴宝会连累爹娘,他们即使是心里嫉妒得要死,他也一定会忍住,不会那样做的。

    “对啊,爹,祸是我们闯的,六十个板子,我们一家四口分一分,也才十五个,我和大哥肯定能受得住的。”杨兴达哭得更是厉害,虽然又惊又怕,可还是开口说道。

    听了两个儿子的话,身为父亲的杨天山笑了,他觉得就算是再多挨三十板子也没什么,“不用了,我和你娘身体都好得很,受得住,你们在家里待着就好,我们很快就回来。”

    “是啊,”小周氏点头,也只有这个时候,她才像个母亲,“你们要是去了,我和你爹就白受罪了。”

    于是,杨兴盛兄弟两个泪眼朦胧地看着杨天山和小周氏离开。

    杨西西看了一眼屁股已经血肉模糊的杨兴隆兄弟两人,而杨天海和李氏难堪地举着板子是放下也不是,继续打也不是,大哥他们一家子父子母子情深,那他们算什么?

    “走吧,爹,我想回家了。”

    “恩,爹背你。”杨天河笑着说道,“爹,娘,我们回去了。”

    杨双吉和周氏冷眼看着他们,也不回答。

    杨天河并不在意,背起杨西西,看着走在前面的司月和小宝,跟了上去,他知道这一次是将家里的人都得罪狠了,可他并不认为是他的错,出了院门,“这里,以后能不来就不来吧。”

    腊月三十这一天,再忙其实也就是准备一顿年夜饭,下午的时候,在村子里来回闲逛的人并不少,杨双吉家请大夫的事情很快就传开,这回,杨天河又背着杨西西回家,许多的人在心里叹气,嘴上还会说一句,作孽啊!

    这些,杨天河他们可管不了,“西西,小宝,晚上想吃什么,娘给你们做。”路上,司月牵着小宝的手,问道。

    “娘亲做的我都喜欢。”杨兴宝开口笑着说道,好一会,杨西西的声音都没响起,“哥哥怎么了?”

    “睡着了,”司月小声地说道。

    回到家,杨天河将杨西西放在床上,“小宝,你看着西西,我去拿药。”

    “恩,”杨兴宝点头。

    年夜饭,少不了鸡鱼定是少不了的,“大吉大利,年年有余。”虽然只有四个人,司月还是做得十分丰盛的。

    为了照顾西西,晚饭特意摆在了杨天河的房间里,四人慢慢地吃着,绝口不提下午发生的事情,至于杨天山夫妻是怎么被抬回来的,杨双吉家的年夜饭又是带着什么样的心情吃下去的,也不关他们的事情,等到饭吃好,收拾好之后,就开始守岁。

    想着没什么娱乐节目,四人干坐在被窝里多难熬啊,司月想了想建议道:“小宝啊,你不是说跟着王大人在学吹笛子吗?跟我们吹一个呗。”

    “这个好,”杨天河点头,那种高雅的东西,整个杨家村都没几个人会,而据小宝说,笛子只是入门,以后琴棋书画都是要学的,就这一件事情就让杨天河高兴了许久。

    “我吹得不好。”杨兴宝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那有什么关系,会吹就不错了,”杨天河笑着说道,掀开被子,下床,“我去给你拿笛子。”

    杨天河拿着一根精致的笛子回来,递给小宝之后,回到床上坐着,期待地看着小宝,“小宝,吹给爹听听。”

    杨兴宝犹豫了一下,拿起笛子,将小腰板挺得笔直,看了三人一眼,这才放在嘴边,很快,旋律优美的声音出现,曲子也很好听,就是司月都没想到,这才多久,他们家宝贝就有这么出众的才艺了。

    等到一曲结束之后,杨兴宝顶着红彤彤的脸,一双大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三人,期待地等着他们的夸奖。

    “好,好,”杨天河愣了好久,才回神过来,他都有些不知道说什么了,没想到小宝已经这么有出息了,吹得真好听。

    “小宝,很好听的。”司月也笑着开口说道。

    “不错哦,”杨西西笑眯眯地摸着小宝的脑袋,“不过,许多的地方还有些生涩,多多联系就好了。”

    “你也会?”

    “哥哥也会?”司月和杨兴宝同时问道。

    “呃,”此时杨西西的脸色依旧有些白,听了问话,愣了一下,才笑着说道:“我也不清楚,好像是会的。”

    “那哥哥也吹一首,”杨兴宝将笛子递了过去,杨西西拿在手里,将笛子从头到尾摸了一遍,才找到熟悉的感觉,倒也没有小宝那么不好意思,看着三人只说一句,依旧靠在枕头上,“我试试。”

    曲子依旧是小宝刚才吹的那个,不过,两人明显不在一个档次,无论是技术还是意境小宝都稚嫩生涩得多,很快,不止是杨天河和杨兴宝沉醉其中,到最后,司月都不由得听得痴迷了,直到曲子结束好久,三人才反应过来。

    “哥哥,你真厉害,跟师傅一样厉害。”杨兴宝闪着星星眼,崇拜地说道。

    “嘿嘿,是吗,我就只会这一个曲子,还是刚刚听小宝你吹的。”被小宝这样夸着,杨西西腼腆地说道。

    “杨天河,该你了。”司月推了推坐在一边的杨天河。

    杨天河一愣,等明白过来司月话里的意思之后,眼睛左看右看,慌慌张张,还故作不解地说道:“我,我什么?”

    “别装了,我知道你明白我话里的意思。”司月笑眯眯地说道。

    “是啊,爹,你可别害羞了。”杨兴宝也笑眯眯道,看着这样的杨天河,母子两似乎都挺高兴的。

    还是杨西西看着杨天河脸红得都快跟一边的红蜡烛一个色了,扯起同样的笑眯眯的表情,“要不,爹,你再想想,让娘亲先来。”

    经过这几日的相处,他就明白,娘亲在家里处于领导地位并不是没有原因的,这么一点小事,肯定是难不倒娘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