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穿越之农门恶妇 > 第94章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穿越之农门恶妇 !

    第94章

    “四弟,你要去哪里?”杨天山跟着杨天河许久,终于发现毫无目的,整个人看起来就像飘荡着的孤魂野鬼一般,这样的想法吓了他一跳,赶紧伸手拉住,有些焦急也有些担忧地问道。

    杨天河回头,看着自家大哥,他也在问自己这个问题,他要去哪里?已经被他当成家的诸葛府他没脸回去,爹娘那里就更别说了,他是已经分出来的人了,难道还要回杨家村不成?

    “没事,我想四处走走,大哥若是想为小妹求情,就不必开口了,这事你应该明白我做不了主的,也不会替小妹求情的。”杨天河说完这话,想了想老五的事情,“大哥,回老家去吧,好好地过日子,京城看着虽好,并不是那么好待的,满大街都是贵人,若是得罪了,就是你们绝对承受不起的祸事,大哥,你好好想想吧?”

    杨天河这话说得很真诚,杨天山直接就听到心里去了,实际上在杨天河说这话之前,他心里隐约就有一种悔意,不该就这么贸贸然地跟着来京城的,想着他们在京城所过的日子,天天听着流言蜚语长大,儿子女儿脸上一点笑容和活力都没有了,再对于杨家村的生活,虽然也有个争争吵吵,可鲜少有动不动就坐牢的,小妹虽然是咎由自取,即便昨天晚上他便将女儿叫到面前很是严肃地训导了一遍,可京城里的这些公子都太出色了,他心里还是担心兴梅会走上小妹的老路。

    再说,兴盛和兴梅现如今都要说亲了,以他们家现在的名声,杨天山真不觉得好人家的女儿会选择嫁到他们家来,而兴梅也能嫁个好人家,不过,因为才没来多久,他一直久没想着回去,如今听着杨天河这么一说,却是心动得厉害。

    家里的田地虽说都租了出去,可等明年还可以收回来的,兴盛的脑子不好,再说,见过了老五媳妇的猖狂不守妇道那样,他也不希望兴盛走老五的炉子,努力考个秀才,在村子里或者县城里当个教书先生,娶媳妇的房子不用愁,他在努力些,给兴梅多挣点嫁妆。

    想到这里,杨天山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来到京城,他没有老二的手艺,没有老三的圆滑,所以整天待在家里,无所事事,想做点什么,却除去做体力活,就什么都做不了,他倒是去找过,也当了两天搬货供,工钱比在县城的时候高得多,可不仅是爹娘还有已经当了官的老五都嫌丢人,也就作罢了,他才刚刚三十岁,一个男人,在家里什么都不做算什么。

    回去,或许真的不错,一动了这心思,杨天山笑着抬头,刚想说话,却瞬间傻眼,哪里还有老四的踪影,不过,心里的担忧很快就抛下了,老四如今的日子过得可比所有人都好,用不着他担心。

    而杨天河就这么游荡了两个时辰,最终走进了一家诸葛家的店铺,这里的人都是认识他的,很是热情的打招呼,“给我纸笔。”

    杨天河的异常,诸葛清凌是第一时间就收到黑衣卫的消息,想了想,便吩咐道:“让人跟着,保护他的安全,其他的,随他去。”

    “主子,”管家正要点头,又想到一个月后毒药就要发作,有些迟疑,“要不要告诉大小姐。”

    诸葛清凌摇头,“他们两口子的事情我们不插手。”

    “是,主子。”管家开口说道。

    于是,一个时辰后,正在书房里算账的司月受到店铺管事送进来的一封信,打开,将里面的内容看完后,眼神暗了一下,呡嘴,将信放下,继续算账。

    这倒是让准备好了一肚子话要回答自家大小姐问题的管家有些诧异,自家男人都走了,大小姐怎么还这么的平静,在收到信之前,杨天河就已经出了京城,至于他的目的地是哪里,现在还不知道。

    “对了,”突然,司月抬起头,管家打起精神,到底来,“大小姐。”

    “管家,下午记得去接小宝下学。”

    “哦,”见自家大小姐又将头埋到账目里去,管家下意识地发出这么一声,接下来是长时间的沉默,想着大小姐不会再有什么吩咐,管家这才悄声无息地退了出去。

    “老爷,你说大小姐这是?”出来后的管家将事情给诸葛清凌说了一遍,他可不信大小姐和杨天河一点感情都没有的,可如今这平静怎么让他觉得有些瘆得慌啊。

    诸葛清凌一愣,随后眼里闪过一丝笑意,“你慢慢看着就是了。”

    太子宫中,因为轩辕熙的回归,热闹非凡,而身为主角的轩辕熙却是躲在了书房内,将近四年的空白和落后,若是不努力,等待他的下场就只有一个。

    “你说什么?”暗卫带来的令轩辕熙有些吃惊,以爹对娘喜爱的程度,怎么可能会离家出走,“发生什么事了?”

    暗卫将杨天丽下毒的事情说了一遍,至于什么毒,别人不好打听,他们却是极其方面的,谁让阴毒跟太子的关系最为亲密,“有查到背后主使者吗?”轩辕熙的脸色阴沉下来,实际上问完这话他就知道答案。

    “属下无能。”线索在杨天丽那里就已经断了,因为当日杨天丽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那药瓶身上,并不知道那两个丫鬟的长相,再说,即使是看清楚了,他也明白,找到的时候,恐怕已经被灭口了。

    “无事,”轩辕熙想了想,“让两个人跟着他,保护他的安全,我不想他有任何的意外,你明白吗?”如今身份已经变了,爹娘什么的也只能在心里叫的。

    “是,主子。”

    “离开了?”柳无岸挑眉,“毒在他的身上?”

    “是,”面前的灰衣人同样说道。

    “呵呵,这一对夫妻可真是有意思,难不成他想找个地方,安静地等死?”他完全不明白杨天河的脑子是怎么长的,下毒的是他妹妹,又不是他,为什么要一副天塌下来的模样,还离开得这么匆忙,他在内疚?可他内疚什么?

    “属下不知。”面前得灰衣人回答。

    “看着诸葛府,司姑娘一出门我就要知道。”柳无岸沉思了一下,笑着开口,“啧啧,这可是天赐良机,我正好可以趁虚而入。”

    灰衣人无语,心里对那位司姑娘或者杨夫人报以无限的同情,被他主子看上,真是大不幸,他可不认为主子是真的喜欢上了那位司姑娘,他也可以预计,接下来那位杨夫人将会麻烦不断。

    下学的时候,杨兴宝看着来接自己的不是杨天河,而是管家,上了马车,有些疑惑地问道:“我爹呢?”

    “离家出走。”管家突出这四个字。

    杨兴宝瞪大双眼,张大嘴巴,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真的?”

    “真的。”管家点头,表示他说的绝对是真的。

    “哦,”杨兴宝放下马车帘子,撅嘴,皱眉,难不成爹也犯病了?不会等到爹回来的时候,说自己不是他的儿子,他是自己的后爹吧?哼,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他一定会让娘亲好好教训爹一顿的。

    晚上,原本六个人吃饭的桌子上,现在只有四个人,“杨天河呢?”阴毒笑着问道。

    司月和杨兴宝同时抬头,看了一眼阴毒,随后专心致志地吃饭,像是没有听见阴毒的话一般。

    “离家出走。”诸葛清凌吐出这四个字。

    “离家出走,为什么?”阴毒有些不解地问道:“他的草药,他的菜都不要了?”好吧,问完这话,阴毒才明白他问了一个很蠢的问题。

    “你若想继续待着这里,就看好那些菜和草药。”司月说道。

    “凭什么?”阴毒笑着问道,脸上却并没有什么不满。

    “因为那些草药和菜要是死了,我们就没有钱吃饭了。”司月回答得很认真。

    好吧,这是一个很好的理由,谁让他们诸葛府有两个账本。

    饭后,管家突然说道:“跟着的黑衣卫说,杨天河并没有走远,就在离着京城西边不愿的村子里落脚,住在一个孤寡老人的家里。”

    司月抬头看了一眼管家,起身,什么话也没说,收拾碗筷去了厨房,杨兴宝担忧地想要跟上,被阴毒给拉住,“喂,我说你这小子怎么回事?你爹都跑了,你一点都不着急吗?”

    “着急有什么用,爹那么大的人了,会照顾好自己的,”杨兴宝挣扎了几下,却没有挣脱,“再说,他肯定会舍不得娘亲和小宝的,事情想通了就会回来的。”

    “你倒是很自信。”这母子两人的无动于衷让曾经觉得杨天河配不上司月的阴毒有些为他叫屈,真是太没良心了,随后一想,便明白,这母子两人都不知道杨天河中毒的事情。

    “你快放开我,我要去看着娘亲。”杨兴宝即使已经练武,可比起阴毒这样的高手,那点力气,简直就不堪一击,最后只得急着说道,“娘亲要是犯病,认为小宝不是她亲儿子,现在爹又不在,我可不能让娘亲钻了牛角尖。”

    得,阴毒和诸葛清凌都有些无语地看着已经算是小小少年的杨兴宝,到底是谁钻牛角尖啊?你明明就不是她的亲儿子好不好?不过,这话他们在心里说了很多遍,嘴上却是一遍也没有说过。

    阴毒笑着放开杨兴宝的手,“那你快去看着吧,免得她再犯病了。”

    再说,杨家的院子里,杨天山带回来的答案让杨双吉失望的同时又气得不行,周氏直接就是暴跳如雷,将杨天河,司月还有杨兴宝骂了好一阵子。

    晚上吃完晚饭,各自去歇息,杨天山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叫到房间里,看着妻儿,想了想说道:“你们觉得我们回杨家村怎么样?”

    这话一落下,小周氏和杨兴盛等人都有些愣住了,“当家的,你说什么?”

    于是,杨天山将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特别是说亲事的时候,杨兴盛和杨兴梅的脸都红成一片,不过,四人倒都赞同的,说实在的,来到京城,除了最初的惊奇之外,她们没有一天过得是开心的。

    “可是爹娘那里,他们恐怕不会跟着我们一起回去的。”小周氏犹豫地说道,她毕竟是长媳,无论平日里多么的不着调,对于这个身份的责任还是铭记于心的。

    “这个交给我就行了,既然你们都同意,那就准备准备,哎,这一趟来京城之后,我才觉得还是杨家村好。”杨天山感叹地说道,小周氏和杨兴盛等人感同身受地点头。

    再说杨天河,睡在破旧的床上,看着黑漆漆的屋顶,心里想着,也不知道司月和小宝这个时候睡觉了没有,他就这么离开,他们会生气的吧?脸上露出无奈的苦笑,算着他还剩下的时间,总比看着他死,他们两个伤心要好,虽然是这么想着的,不过,杨天河还是希望两人能记得他的时间久一些。

    第二天,司月笑着送小宝离开,选了一套水绿色长裙,对着铜镜用心地打扮了一番,“你要出去?”阴毒无语地看着漂亮翻倍的司月,这女人的打扮技术都快赶上他的人皮面具了,只是,在男人才刚刚离开,就这么漂亮的出门,让阴毒不得不多想。

    “嘻嘻,”司月拿起同色的手绢,娇羞的一笑,让阴毒的心都有些颤抖,这样娇笑着的司月好吓人,那双明媚的大眼睛里他完全看不到平日里笑着时的暖意,“游湖。”

    听到对方说出这两个字,阴毒的两只耳朵都动了动,“和谁?”

    “柳公子。”司月笑着说道,“西西师傅,记得看好药草和地里的菜,不然,我们收成不好,我们接下来的日子可能就要节衣缩食了。”说完,动作要有多优雅就有多优雅的离开,看得阴毒的眼皮不断地抽抽,闻到一股淡淡的荷花香味,之前的司月身上绝对没有这样的味道,心中警钟敲响,京城谁不知道柳无岸独爱荷花。

    “诸葛清凌,你外甥女要红杏出墙了。”阴毒飘到诸葛清凌面前,就冒出这么一句。

    “是吗?”诸葛清凌眼皮都没抬,已经看着手中的书。

    “喂,我说,这么大的事情,你有点表情好不好?”阴毒伸手去抢诸葛清凌手上的书,被对方躲过,不过,见对方终于抬头,“她今天竟然要去游湖,又是打扮,又是抹香的,对方还是柳无岸,你心里就不难受,诸葛家和柳家可是世仇。”

    “那又怎样?”诸葛清凌开口说道:“若是柳无岸能够进诸葛家的门,柳笑凡肯定会被气死的。”

    阴毒瞪大眼睛,像看疯子一样地看着诸葛清凌,“你脑子没病吧?”

    “我很清醒,诸葛家现在就剩下我和司月了,我不会娶妻生子,延续血脉的重要胆子自然是要落到司月的肩上。”诸葛清凌开口说道。

    “你疯了,别忘了司月是不能和其他男人同房的。”阴毒不相信诸葛清凌忘记了这一点。

    诸葛清凌眼神闪了闪,“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

    柳无岸看着诸葛府的帖子,再看着那娟秀的字体,废话很多,总结起来就一句话,邀请他去游湖,笑容更加深刻,只是眼里的暗光冷得令人心惊,游湖吗?

    不久之后,丞相家的马车出现在诸葛府门口,柳无岸跳下马车,扯开一抹笑容,看着从诸葛府门口走出来的司月,他可以肯定,即使是太后生辰那一日,她都没有这么用心打扮过,几个大步上前,“司姑娘,你今天可真是漂亮。”

    司月抬头,大眼睛看着柳无岸,里面全是欣喜,“能入得了柳公子的眼,我真是三生有幸。”软糯糯的声音的,如羽毛般轻盈。

    “司姑娘哪里的话,能得到司姑娘的邀请,我可是惊喜得很。”柳无岸原本沈深邃的目光,此时全是深情。

    司月弟妹,脸颊上出现一抹害羞的红晕,就这么亭亭玉立地站着,微风拂过,轻轻地吹起两人的衣角和发丝,怎么看都是一副唯美的画面,“司姑娘,请。”

    司月轻点透露,跟着柳无岸来到马车前,见柳无岸伸手,眼里带着羞意地将右手放进柳无岸的左手里。

    柳无岸眼神闪了闪,笑看着司月手上带着的轻薄手套,两人即使是上马车,都能让人看见他们之间的情意绵绵。

    名门淑女般的司月进了马车之后,立刻就恢复了常态,带着戏虐的笑容看着走进来的柳无岸,眉头一挑,“怎么样?柳公子,还满意吗?”

    “满意。”柳无岸点头。

    从接到帖子的那一刻开始,他就知道更有意思的事情发生了,不得不说,司月的行为还真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那就好,以后还请柳公子多多照顾了。”司月说完这话。

    “哪里的话,互相照顾才是真的。”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整个京城似乎都可以看见司月和柳无岸情意绵绵的场景,多少姑娘碎了心,又有多少的姑娘默默流泪,还有好些红了眼。

    当然,每天晚上吃过晚饭之后,管家一如既往地将杨天河地汇报杨天河的情况,第二天,司月照常和柳无岸出去游玩。

    而离着京城并不远,又在时刻关注着司月的杨天河,自然也听到了京城里的谣言,听着那些人说得有板有眼,村子里女人酸气十足地说着诋毁司月的话,他的心也酸得厉害,不过,那柳公子确实是比自己好得多,只是,舅舅应该不会忘记司月中的毒吧。

    好吧,杨天河自己也承认,在他还活着的时候,即使因为小妹的事情无颜面对司月,是绝对不想看见司月和其他的男人在一起的。

    京城里很是热闹,原本攻击太子下厨不是君子的,在王雪君的一篇言辞恳切的文章出来之后,所有反对的声音都消失了,而太子轩辕熙,在百姓的心里更是深深地刻上了孝顺两个字。

    孝之一词再一次被掀起来,老人们赞叹,年轻人模仿,若真是有那不孝之人,则是被众人唾弃,远离,孤立的对象,凄惨的下场比之以往更甚。

    “王雪君投靠了太子?”轩辕璃皱着眉头说道,这句话与其说像是再问对面的轩辕珞,还不如说是再自言自语。

    轩辕珞听见后,摇头,“皇兄,我去看过王雪君的那篇文章,不像是投靠了太子,那里面所说的事情,确实像王雪君的性子。”

    轩辕璃的眉头渐渐松开,“希望如此。”

    “那太子那里,就这么算了吗?”轩辕珞皱着眉头问道,“皇兄,要知道若是不能趁着现在太子势弱之时将他打压下去,以后皇兄的机会会越来越小。”

    听到这话,轩辕璃却是笑了,只是这笑容冰凉如水,抬眼,神色变得漫不经心,“知道最近京城里说得最多的两个人是谁吗?”

    轩辕珞点头,“柳无岸和司月。”

    “呵呵,一个京城第一公子,一个突然冒出来的诸葛家大小姐,有夫之妇,公然地出双入对,”轩辕璃好笑地说道:“我那舅舅估计都快气死了。”

    “所以呢?”轩辕珞期待着轩辕璃接下来的答案,“我是发现了,这些天上朝,柳相的脸色是越来越不好看了。”

    “能将我那舅舅气到这样的程度,那位杨夫人也算是厉害的,只不过,”眼里的冷意扫过,“你觉得我那位舅舅是好惹的吗?他现在越是平静,就说明他心里在酝酿更大的阴谋,那位杨夫人自作聪明,想要以这般高调的方式查出曾经下毒的背后主事人,呵呵,却不知道,我的那位舅舅,从来就是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没有敌人反抗的余地。”

    对于这一点,轩辕珞感同身受,至今还没有人逃过那位柳相的算计,“现在看来那位司姑娘可真可怜,谁不招惹,偏偏要招惹柳相,我真是有些迫不及待地先要看着他出手。”

    “放心,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那位杨夫人惹了舅舅的宝贝儿子,有事诸葛清凌的亲外甥女,你说他有可能手下留情吗?”说完这话,轩辕璃笑了起来,“而我们需要做的,就是等到事情发生之后,往太子身上泼脏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