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穿越之农门恶妇 > 第96章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穿越之农门恶妇 !

    第96章

    坐在龙椅上的轩辕弘心中所想轩辕熙是完全不知道,他如今坐在下面,脸上带着悠闲的笑容,听着这一个个自认为高人一等的大齐栋梁们将朝堂变成菜市场一般,吵闹不休,虽然言辞优雅却无比犀利,娘亲说得果然没错,只是忍心呐,大抵都是如此,逃不过功名利禄四个字,瞧瞧这些满腹经纶的文武大臣,跟集市上讨价还价你来我往的汉子本质上并没有什么区别。

    这个时候,两方人马已经吵闹许久,轩辕璃三位皇子还有当事人的父亲柳笑凡与轩辕熙一样,并没有参与进去。

    “不可否认,柳侍郎才华横溢,可这德行实在是太差!”

    “哪个男人不是三妻四妾,谁没有年少风流的时候。”

    “就是,我看那司月才是不知羞耻,三从四德全然没有,老夫都羞于说出这女人的名字。”

    “勾搭有夫之妇,柳侍郎的风流也未免太过独特。”

    吵来吵去,目的就只有一个,狠狠地往对方身上泼脏水,“父皇,”就在这个时候,轩辕熙站起身来,“恳请父皇撤去柳无岸之官职,由丞相大人带回家好好教养其德行,等到什么时候德行合格,方能入士。”

    柳笑凡没说话,帮着轩辕熙的几位大臣也沉默不语,但另一方到底还有忍耐不住的,“太子殿下,这事并不是柳侍郎一个人知错。”

    轩辕熙直接打断对方的话,“司月之后一介妇人,她如何并不影响到整个大齐,可柳无岸却是父皇钦点的状元,如今的大齐兵部侍郎,我并不认为两者能够相提并论。”

    轩辕熙的话说完后,轩辕弘并没有给其他人机会,“柳相,就依太子所言,无岸那孩子确实是应该好好管教一下,行事别再如此的荒唐。”

    柳笑凡笑着站出来,“多谢皇上。”

    朝堂上关于流言的争斗在因轩辕弘的一句话而落下帷幕,不过,京城的谣言却是越演越烈,因为柳无岸和司月并没有因此而收敛,行事反而更加的高调,那是一副恨不得整个大齐都知道他们是真心相爱一般。

    京城外的刘家庄,坐在田埂上休息的杨天河,听着身边的姑娘叽叽喳喳地说着司月和柳无岸的事情,心里难受得跟压着块大石头一般,眼里一片茫然,他想反驳,打心里认为司月并不像谣言所说的那么不堪,可他曾经有几次偷偷地去京城,远远地看见司月和柳公子站在一起,郎才女貌,是那样的登对,再想想自己,难过的同时越发的苦涩起来。

    “杨大哥,快些回去吧,我瞧着这天色好像要下雨了。”杨天河身边的姑娘对于杨天河的沉闷一点也不在意,而是看着乌云滚滚的天空,开口说道。

    是啊,就是明天了,他该走了,杨天河站起身来,就往村子里去,他并没有什么东西,只是准备了一天的干粮,对着收留他的刘大爷说,他有点事情要去办,等办完了事情就回来。

    刘大爷笑呵呵地给了他一般伞,让他早去早回。

    诸葛府,听着黑衣卫的回报,阴毒心里更是不平了,好可怜的杨天河,竟然在山里找了个山洞,准备在那里等死,可司月那女人倒是逍遥快活得很,“就明天了,你打算怎么做?”

    “什么也不做。”诸葛清凌开口说道:“你也不要做多余的事情,他有妻儿,若是第一次都熬不过去的话,死了就死了吧。”

    “你真冷血!”阴毒恶狠狠地指着诸葛清凌,有些咬牙切齿地说道。

    诸葛清凌抬头,看着阴毒,不带人气的眼神扫过阴毒,快速地闪过一丝嘲讽,但就这么一丝,就足以让阴毒很是不自在,“哼,管我什么事。”说完,气冲冲地离开了。

    诸葛清凌沉默了许久,才说道:“好好看着杨天河,别让他死了。”

    “是,老爷。”管家恭敬地说道。

    这一夜,轰隆轰隆地打了一夜的干雷,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才哗啦一下,倾盆大雨如瓢泼一般,待在山洞里的杨天河冷得发抖,预料中的疼痛还没到来,杨天河吃了几口干粮,心想可能是时辰还没有到。

    而诸葛府,在第一声雷响起的时候,司月就去了杨兴宝的房间,看着那孩子果然睁着大眼睛,里面全是惊恐。

    等靠着司月的时候,有些慌乱的心才安静下来,“娘亲,你说爹和哥哥现在在做什么?”醒了之后的他就再也睡不着,开口问道。

    “睡觉吧。”司月想了想回答道,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外面的阵阵雷鸣,心里总带着烦躁和不安。

    “太子爷?”太子宫内,守夜的抬眼一见轩辕熙走出来,连忙磕头行礼,脸上和眼里的疑惑却没有褪去,太子爷自从回来之后,便不再像以前那样,夜夜都睡不安稳,每个晚上睡得都很沉,只今晚。

    轩辕熙却没有理会,皮了衣服就往外走,眉头皱得死紧,心里的那股不安是越发的强烈了。

    离着京城千里之外的安县县衙,却是安静得令人恐惧,蔡博文被惊醒的时候,血腥的味道已经弥漫,第一时间拿起挂在墙上的剑,小心翼翼地走了出去。

    鲜血的味道越发的浓烈,蔡博文心里升起一股强烈的不安,那种死亡逼近的感觉让他第一时间就做出了选择,暗自吩咐一个武功不错的侍卫,“你从后门出去,去杨家村找司文,让他带着那三个孩子去京城。”

    “大人,那你呢?”侍卫一愣,开口问道。

    “我今天估计是走不了了,你快些去。”蔡博文笑着说道,他是这县衙的主子,他们的目标定然是他,他若是走了,他担心这些人会拿县城的平民开刀,再说,他也不认为这些人会给他逃脱的机会。

    蔡博文左想右想,都没想出自己这个安县县令有什么值得对方大费周章的,唯一称得上机密的事情便是那三个孩子脖子上的佛珠,想到这里,蔡博文的心一沉,厉声说道:“快去,让司文带着三个孩子去京城。”

    “是,大人。”蔡博文平日里的面孔就挺让人害怕的,如今更是一脸的凌厉,那侍卫两腿一哆嗦,下意识地说完,呡了呡嘴唇,一狠心,转身就往后门而去,然而,一打开后门,侍卫的眼睛猛然睁大,只感觉脖子一凉,有些不可置信地抬手,湿热的触感,放在眼前,红得刺眼。

    县衙内,蔡博文护着李氏和妻子,看着越发毕竟的一群人,他后面左边的李氏突然心一寒,明明是夏季,浑身却像是被寒冰所包围,冷得牙齿都打颤,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站在前面蒙着面的男人,“是你!为什么?”她真的想不明白。

    蔡博文回头,看着脸色惨白得像是随时都会倒下的李氏,“姐姐?”回头,再看着那人,没肉皱得死紧。

    领头的男人眼里闪过一丝复杂,若仔细看的话,还能察觉出几分痛苦来,不过,即便是如此,挥手的动作依旧干净利落,拔剑上前,对着蔡博文的招式更是没有留情,招招致命。

    蔡博文的功夫很是不错,只是,他到底是文官,再加上要护着妻子和姐姐,难免会手忙脚乱,顾左不顾右,几招下来,已然手上,不过,在过招之后,心里头的震惊并不比李氏少,差一点就握不住剑了,因此,当对方那把利剑穿胸而过,手中宝剑哐当落地之时,除了疼痛和飞溅的鲜血,“为什么?”

    倒地后的蔡博文低声问道。

    “弟弟,”蔡博文的妻子已死,李氏却仅仅是头发有些凌乱,衣裳却是完好,身上一丝伤口都没有,双手捂着蔡博文的伤口,眼泪啪啪地往下掉,只是此时的蔡博文虽未端起,却已经发不出声音。

    李氏抬头,看着面前的黑衣人,眼里是带着决然地恨意,他们李家唯一的血脉,即使是用了瞒天过海之法,终究没能保住,想着前几日弟妹才诊出有了身子,在想想现如今,恨意越发的浓烈,她如今还有何面目如见李家的列祖列宗。

    李氏知道对方为何不愿意杀她,脸上带着冷冷的嘲笑,这般的耻辱,她如何还能苟活下去,动作迅速地捡起蔡博文掉在地上的长剑,以极快的速度朝脖子抹去。

    李氏的速度再快,以对方的功夫要阻止却是极容易的,然而那双带着滔天恨意的双眸让黑衣人有片刻的愣神,仅仅是这眨眼的功夫,便足以让一个意向寻死的女人得偿所愿。

    李氏倒下的时候,再没有看那男人一眼,而是倒在蔡博文旁边,鲜血混着眼泪,闭上了眼睛。

    蔡博文也没有看黑衣人,要死了呢,他为何要那么做?蔡博文已经不想知晓,不过,他还是有些庆幸的,偷来的这些年性命,回想起来是没有白活,更何况那些人并不是针对天命珠而来,幸好。

    一群黑衣人来得快去得也快,县城里的人被县衙熊熊的大火惊醒,然而,要救火却是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眼压烧成灰烬,里面没一个人活着。

    京城内,王雪君猛然地睁开眼睛,坐起身子,惊醒了睡在他身边的妇人,透过外面混合着雷鸣的闪电,就瞧见王雪君脸色惨白,额头上冷汗连连,不断地喘着粗气,慌忙拿起一旁的手绢,给他擦汗,“夫君,莫不是被这雷声吓到了?”

    王雪君摇头,整耳欲聋的雷声此时还比不上他一颗心怦怦直跳的声音,那噩梦实在是太可怕了,就是现在已经清醒过来还心有余悸。

    第二天,司文听了这消息,伤心难过的同时,可不认为他们家大人是被烧死的,一个活人都没有,怎么可能,司文的想法和蔡博文一样,以为对方是冲着天命珠而来,忍着伤心难过,收拾了东西,带着三个孩子就往京城而去。

    已经四岁的无风是挺开心的,想着过不了几个月就可以见到爹和娘亲了,却不知,在他们急匆匆地离开安县的时候,就已经被钉上,这一路的艰险和苦难等着他们。

    这一日,京城的大雨下个不停,司月自然没有出门,待在家里,却更加的心浮气躁,别说账本看不进去,就是绣花也让她静不下心来。

    王府内,王雪君和杨兴宝师徒两人眼底都带着青色,“师傅,你昨夜也没睡好吗?”

    王雪君点头,看了眼杨兴宝,笑着问道:“你也做噩梦了?”

    杨兴宝摇头,“想爹还有哥哥了。”

    王雪君不知道该怎么回这话了,杨天河和司月之间的事情他是不了解,可一想到杨西西是太子,就不由得再一次唏嘘,人生真是奇妙,以救下太子和守关将军的功劳看来,天命珠并没有选错人。

    杨天河看着洞外的雨帘,紧紧地将身体缩成一团,果然不出他所料,午时一过,隐隐的疼痛感便袭来,先前他还承受得住,不过,此时却已经冷汗连连,西西师傅真是半点也没有夸张,这样全身的骨头像是被钉子不断钉着的疼痛,浑身上下的皮毛都像是要脱离身体一般的撕裂,还有来自五脏六腑越来越剧烈的绞痛,痛得在地上打滚了好一阵子,如今连滚动的力气都没有了。

    这毒药实在是太毒了,刚才是全身都痛,但到底脑子还是好的,如今倒好,脑袋里好像有把锄头一般,不断地再挖着他的脑袋,疼得他恨不得那脑袋撞地,直接一死,一了百了。

    想到死,杨天河的眼神都有些涣散,可想着妻儿,他又不甘心就这么死了,他还想再见见司月,见见小宝,还有西西,哪怕只是远远的看着,他也觉得心满意足,可他若真是这般的一头碰死了,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他们了,这么一想,他又舍不得死了,于是,眼睛愣愣地看着雨帘,仿佛能够透过这雨幕看到之前他们一家四口开心快乐的日子,越来越决裂的疼痛倒是没有那么承受不住了,至少再疼,他也没有生出一死百了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