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穿越之农门恶妇 > 第103章

第103章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穿越之农门恶妇 !

    第103章

    这天早晨,天还没亮,甚至时间比在杨家村农忙时都起得还早的杨家众人无论男女大小老少都聚集在堂屋内,“五弟,有什么事情非要这么早说吗?”自从大房一家子想要离开京城被杨双吉压下之后的,特别是因为那样的理由,身为长媳的小周氏对待公婆也就没有往日那般的恭敬和用心,甚至对当了官的杨天赐心里也是不满的。

    所以,在看到三个儿女完全没睡醒一脸困顿的模样,没好气地说道。

    听到小周氏这么说,杨双吉和周氏的表情都有些不好,其他两房人皆是沉默不语,身为长子的杨天山在这个时候却没有像以往那样训斥小周氏,只是伸手拉了拉小周氏的袖子。

    小周氏瞥嘴,一脸不高兴地拉过杨兴梅,让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来京城的日子已经不断,她如今不仅看明白了,心里更是再清楚不过,即使家里人拼死拼活省吃俭用供出来这么一个书生,之前爹所说的那些一家子会跟着一起享福话她现在是一个字都不信。

    是,现在不用起早贪黑的,也不用下地干活,可如今的小周氏却是无比怀念以前在杨家村的生活,虽然苦一点,但丈夫和儿女不用过得这么不开心啊。

    想想二房的人,来到京城就开了一家小食谱,虽然和京城那些大酒楼不值得一提,但生意却是比安县的酒楼要好上太多,再说三房,以老三的机灵劲,虽然现在的职位低微得就跟安县的捕快一般,可每天都神气活现的,更不要说拿的工钱是他们之前不敢想象的。

    唯有他们大房,老五虽然说得好,他不是不帮,一会说她男人没有什么技能,性子太老实,没有适合他的,一会又说家里父母需要照顾,他们身为长房是再合适不过的人选,小周氏想,后面的那种说话恐怕才是他们心中所想。

    无论是伺候父母,还是无所事事地享清福,他们都没有意见,最关键的是,因为老五当官,现在一家子人又重新在一起吃吃喝喝,那么不分家却各过各的所协商出来的银子他们自然也没有了。

    于是他们大房便没有了收入,以前用牙缝里存起来的银子儿女都大了,他们哪里敢动,她家男人倒是不介意去干苦力,只是家里的人都说丢人,说什么要是缺银子就跟爹娘说,呵呵,他们不是没说过,只是娘拿着家里的银子,要从她手里拿出来谈何容易,如今他们大房过的日子,让小周氏有一种当乞丐等着别人施舍的感觉。

    像她这种脸皮厚的人都感觉到憋屈,更何况家里其他的人,也正是因为如此,她家女儿才会没日没夜的绣花,想着能多挣点就多挣些。

    “呵呵,”苏雪莹嘲讽地笑了两声,接过身边丫鬟的茶水,喝了一口之后,十分秀气地打了个哈欠,一挥手,便有下人接过她手中的茶杯,另一个丫鬟依旧在不轻不重地给她揉肩,抬脚,就有下人端来了绣凳,她的双脚放好之后,长相清秀的小丫鬟便跪在一旁,两手握成全,一上一下地为她捶腿。

    即使这样的场景杨家人并不是第一次看,可苏雪莹这样的排场还是令他们看得目瞪口呆,心想,一个小小的工部侍郎侄女都能如此,那再厉害一些的会是什么样子的?

    听到苏雪莹的笑声,杨天赐皱眉,而站在杨兴耀后面的王语嫣则是冷眼看着,心想以前她怎么就没觉得这一家子人如此地可笑呢?

    “能为了什么,除了事关他的前程,还有什么事情值得他如此的劳师动众,快些说吧,我可没有那么多时间。”苏雪莹说完,看了一眼杨天赐,那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满满地是嘲讽的笑意。

    杨天赐现在的官职虽然不大,但经过这些日子的努力,是越来越能适应现在的生活,为人是越发的沉稳,对于苏雪莹的嘲讽,脸上的表情一点也没变,是和之前一样的阴沉。

    看着杨双吉了,“爹,四嫂的事情你们都听说了吧?”杨天赐开口问道。

    “恩,”一听这话,杨双吉的眉头皱得死紧,现在谣言传得是越来越厉害,原本他是不信这些的,可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躺在床上仔细地将司月嫁到他们杨家之后的事情一一想过,方才发现里面有许多的不对劲。

    在司忠夫妻去世之前,司忠夫妇在村子里并不算活跃的人家,交往的也就只有邻里间的那么几乎,司月就更是很少出门,那么司月那一手好字是跟谁学的,还有那巧夺天工的绣工,比老二还要好的厨艺,更甚至是她所拥有的气质,在杨家村简直就可以说是鹤立鸡群。

    以前没有往那方面去想,可现在只要一想想,她的好些事情都完全经不起推敲,越是去想就越觉得司月身上的问题越大。

    “你觉得呢?”杨天赐开口问道。

    “这还用觉得,我一直以为那贱人是狐狸精,”周氏一听这话,一脸笃定地说道:“她一定是妖星,否则,怎么可能会那么厉害,你们想想,人还没出生,诸葛家就被灭门,出生刚一个月亲娘就死掉了,哼,”

    像是想到什么,周氏脸色铁青地冷哼一声,“她岂止是妖星,更是灾星,那司忠夫妇为什么还没到年纪就早早地去了,因为他们将灾星捡了回去,明明是被克死的,非要赖在我们头上,逼得我们不得不将这么一个妖物娶进家门,真是可恶。”

    杨天海看了一眼不准备说话的杨天山,这才侧头对着杨天赐,“老五,那些流言蜚语我们都听说了,”沉默了一下,“自从知道司月是我们杨家的媳妇后,铺子里的生意是一天比一天差。”

    听杨天海这么说,在场的恐怕只有少数几个人不明白,这是杨天海在选择,也算是隐晦地对杨天赐的支持。

    “恩,”杨天赐点头,带着阴沉难看的脸色叹了一口气,“这些天,因为四嫂的事情,我自从任职后小心翼翼所做的努力全都废了。”

    “什么!”周氏惊恐地尖叫出声,这还了得,都怪司月那个害人精,果然还是连累了他们,和杨双吉自认他所有的决定都是为了杨家的未来着想不同,周氏不让大房会杨家也有不想让杨家村的人说闲话的原因在里面,如若老五真的因为司月而丢了官职,他们一家子人肯定会回到杨家村的,先不说之前的努力全部都被毁了,单单是杨家村的那些闲话,她就受不了。

    想到这里,“老头子,快些写休书吧,把司月休了。”

    自从司月嫁进杨家之后,周氏说过很多次这样的话,也只有这一次,杨双吉非但不反对,心里还是赞同的,当然,即使是如此,他也不会表现在脸上,“老五,你说呢?”

    听了这话,杨天山本来就没有什么精神的眼睛越发的灰暗起来。

    “爹,这事应该问四哥。”杨天赐皱着眉头说道,不过,他说这话,所有人都明白,他是赞同的。

    苏雪莹再一次忍不住笑出声,她想这样和杨家人坐在一起的次数并不多,可每次都会让她觉得不可思议的同时乐得笑出声来,实在是这一家人太能逗人,脑子也太神奇了。

    笑声吸引了所有杨家人的目光,苏雪莹脸上愉快的笑容并没有散去,嘴角明显的嘲讽也没有掩饰,“绿儿,看看,你家小姐睡不着来看这出戏,精彩吧?实在是太逗人了。”

    “是的,小姐。”正在捶腿的绿儿脸上和眼里都是笑意,声音清脆地说道。

    “苏小姐,有什么好笑的?”苏雪莹也就罢了,再看看那些下人,一个个也毫不掩饰对他们的嘲讽,使得好些杨家人的脸都绿了,杨天赐深吸一口气的,虽然这个夫人让他脸上无关,性子更是半点也不讨喜,他心里甚至是厌恶至极,可杨天赐不得不承认,即使家里的几个嫂子再厉害,但别看苏雪莹妇德方便不过关,可眼界心思却是其他的几个嫂子怎么都比不上的。

    苏雪莹的心情很好,于是耐性比平时要多许多,侧头,清亮的眸子里全是鄙视,“你们想休了司月?”语气却是很肯定的。

    杨家人沉默。

    “真是搞笑,你们觉得你们是什么玩意,能休了司月。”苏雪莹笑着说道:“她背后站着的是诸葛府,要休?也是诸葛府送来休书,不过,你们也可以送去试试,看看这一屋子的人还能不能见到第二日的太阳。”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在场的人都变了脸色,杨双吉的表情更是不好看,休不得,难道就看着司月连累他们杨家吗?

    “什么意思?”苏雪莹伸出芊芊食指,如水般白皙娇嫩,那是杨家的女人再怎么保养也比不上的,指着杨天赐,精致的下巴一抬,高傲地看着杨天赐,“就像我和你,只要哪一天,我不耐烦在你们杨家待在你们杨家,一封和离书,我随时都可以离开。”

    “你。”苏雪莹的话让杨天赐的脸黑得不行,可一张口,他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怎么了?我说的是事实而已。”苏雪莹收回手,笑容满面地说道,“杨天赐,你可要想清楚,诸葛府是让皇子都忌惮的地方,还有,别以为长乐侯府的人与司月关系不好,我可以告诉你,只要你们家的休书一出,长公主会第一时间去皇宫请旨,灭了你们杨家的。”

    这话让原本气愤不已的杨家人脸色惨白,“那,那要怎么办?”周氏眼里带着惊恐,有些结巴地说道,其他人也期待地看着苏雪莹,“我怎么知道。”

    “别忘了你现在也是杨家人,灭了我们杨家,你也跑不了。”杨双吉沉默了一下,接着说道。

    苏雪莹却像是完全没有听到他这话,细柳一般的眉毛一挑,“你们可以试试,我跑不跑得了。”

    气氛在这一刻陷入僵持,许久之后,杨天赐看了一眼眯着眼睛,享受下人服侍的苏雪莹,才干咳一声,“爹,娘,休不休四嫂是四哥的事情,我今天要说的是妖星。”说到这里,声音低沉得让人觉得事态严重。

    “你说,要我们做什么。”对于杨天赐,杨双吉一如既往的爽快,因为看着越来越能独当一面的杨天赐,心里很是欣慰,这个儿子可以说是他今生最大的成就,看着越发沉稳的儿子,他觉得之前所受的苦都是值得的。

    接下来杨天赐将他的想法一一说了出来,这一次,苏雪莹倒是没有再打断,只是眼里的精光闪过,嘴角的笑容有那么一瞬间冷得彻骨,只可惜此时的杨家众人的注意力全都在杨天赐所说的划上,并没有察觉到这一点。

    杨天赐将他的计划说完后,并没有停下来,“爹,对于这事,我们只能这样,否则的话,被四嫂连累,最好的结果也就是我们一大家子人都被断了仕途,最差的。”他的话到此为止,可在场的人哪个不明白。

    然而杨家然虽然骨子里都是极其自私的性子,但他们也就只是见识比升斗小民多一点而已,真正要害人,甚至可能会牵扯到人命的时候,不是不忍心,而是心里害怕得紧,再加上刚才杨天赐可是仔仔细细地将利害关系分析了一边,若他的计划成功了还好,若是失败了,那就是万劫不复。

    “按老五所说的做。”杨双吉最先开口,他明白富贵险中求的道理,再说,这世上做什么事情又是一点风险都没有的,既然都走到了这一步,若是前功尽弃,在已经见识过京城的荣华富贵之后,他是怎么也不甘心的。

    “对,一定不能让那贱人好过。”周氏用力地点头,“小妹因为她现在还在牢里呢,对了,老五,若成功了,能不能让刑部的人将小妹放出来。”在周氏看来,杨天丽之所以被抓,完全是司月仗势欺人。

    对上周氏期待的目光,杨天赐点头,“我尽力。”说完这话没有意外地看到苏雪莹嘲讽的目光,他很清楚那是什么意思。

    然听着两母子的话,这一次,杨天山没有在沉默,一脸铁青地说道:“爹,娘,这事我不同意,还有五弟,你说的我不会去做,你大嫂也不会,我看着五弟你是早就铁了心要这么做的,有没有我们大房都不会影响什么的。”

    “大哥,”杨天赐没想到杨天山会拒绝得这么彻底,“我刚刚已经说说得很清楚,若是我们家被四嫂连累,后果会是怎样?就算你不为你自己和大嫂考虑,也要为兴盛他们三个想想啊。”

    听杨天赐这么说,小周氏的心有些动摇了,“若真像五叔所说的那般,也是我们兄妹三个的命,无论怎么说,在四叔没有休四婶之前,她都是杨家的人,五叔,你今日能为了不被连累而做出这等的事情来,那我可不可以认为,若是以后在出现类似的事情,第一个被牺牲的会不会是我们大房?”

    杨兴盛面无表情地说这话,一双眼睛直直地看着杨天赐,屋内其余的人都将视线集中在杨兴盛的身上,杨双吉有些恍然,是什么时候,这个杨家的长孙也长大成人了。

    “兴盛,胡说什么,五叔可是你的长辈。”杨天山是最先反应过来的,不过,话虽然是这么说,眼里却是一点责备都没有。

    “爹,这样的事情又不是第一次发生,难不成你认为除掉四婶以后,杨家以后就能一帆风顺,五叔,你说是不是?”杨兴盛的目光依旧紧盯着杨天赐,说出的话一点也没有留余地。

    被一个晚辈这么说,杨天赐有些下不来台,本来就十分不好的脸色,越发的阴沉起来,而对于杨兴盛的问题,在场的人都明白,他说的是事实,也是因为他的话,原本早已经意动的二房和三房脸上也有些犹豫了。

    深吸一口气,杨天赐才开口,不过说出的话并不是反驳,“司月是妖星,我已经有了证据,你们以为我想参合进去吗?为也是被逼的,如若我们不这么做,那么,下场只有一个,杨兴盛,是你四婶重要还是你爹娘,弟弟妹妹重要?”

    杨兴盛沉默,虽然在京城的这些日子里,随着见识的不断增长,他也成熟了许多,可毕竟还不是杨天赐的对手,听到对方这么说,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了。

    “五弟,你不用这般为难一个孩子,这不管兴盛的事,是我做的决定,就算你将天都说破了,我也不会做那般事情的,更别说带着三个孩子,”杨天山说着这话的语气格外的强硬,想着老五的法子,他是遍体身寒,再有,杨兴盛的话简直就是说到他的心坎里去了,现在这个时辰,天色已经有些麻麻亮了,不过屋内依旧点着灯,在昏黄的烛光映照下,杨天山看着屋内这些表情阴晴不定的亲人,眼里却闪过一丝茫然,明明一个个都还是那一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面孔,但此时为什么他会觉得陌生得可怕,为什么他看着这一个个的亲人,会有种看见地狱里的恶鬼闪着狠毒的目光准备吃人的感觉。

    “当家的。”听到儿女可能会有危险,小周氏的心动摇得更加厉害。

    “闭嘴,你若是害怕,我现在就给你一封休书,杨家的事情便与你毫无瓜葛。”回过神来的杨天山,浑身打了个冷颤,再一听小周氏的声音,生怕出现什么意外,第一次冷着脸对小周氏说出这般绝情的话来。

    小周氏哪里听不出来杨天山华丽的意思,心里委屈得很,她是怕死,可她是真的不想儿女出事的,然而,即便是再委屈,再想出生辩解,听到休书二字后就沉默了下来。

    “老大,我和你娘你也不管了?”杨双吉的眉头皱得死紧,他很清楚大房因为他不肯放他们会杨家村早已经心生不满,可怎么也没想到他的打压竟然会起到反作用,这一招在以前是再管用不过的了,所以,说出这话时,语气里的不满并没有掩饰。

    杨天山想也不想就跪在杨双吉的跟前,小周氏和杨兴盛兄妹三哥也跟着跪下,然一家子人就这么跪着,一句话也没说,杨家人却也明白,这样的事情,大房不愿意,他们也没有法子,总不能拿着刀比他们去做吧?

    “大哥,你这般,若这一劫过去,杨家势必不是现在这个样子,肯定会更上一层,如今大哥这般,到时候可别怪做弟弟的忘了大哥你。”杨天江笑着说道,虽然这件事情听起来很是棘手,可这些日子他天天在外面,整个京城都吵得沸沸扬扬了,他怎么可能一点消息也没有得到,在见识了京城的繁华富贵之后,再让他回去过那样苦巴巴的日子,杨天江是绝不愿意的。

    可以说,整个杨家的人除了大房杨天山一家之外,日日在外,即便依旧有各种流言蜚语缠身,但现在的生活却是他们之前在杨家村想都不敢想的,被繁华眯了眼的他们,在不断增长了见识之后,野心和欲望也在不断地膨胀,可以说,他们早已经不再是当初进京时的那些人了。

    听到杨天江的话,杨天山依旧跪在地上,面无表情的脸上是一丝变化都没有,“不劳三弟操心。”

    杨双吉不满地看了一眼杨天江,原本想说什么的,不过在听到杨天山所说的话时,心里叹了一口气,他清楚,老大是铁了心的,说什么都没用。

    “老五?”杨双吉看向杨天赐,眼里的意思很是明白,有人突然撂挑子,现在咋办?

    杨天赐摇头,虽然没有大哥大嫂效果可能会差一些,但少了他们也不是不能成事的,只是,他阴沉的脸挤出一丝笑意,“大哥,你不愿意去,我们也不会勉强,但这关系到杨家的生死存亡,你即使帮不上忙,能不能不要反过来扯我们的后腿。”

    若是后一种情况发生,大哥身为杨家的长房,起到的作用却是不小的。

    杨天山一愣,五弟将话说得这么清楚明白,他怎么可能不清楚,“五弟,这个你尽管放心,我可以保证,今天我们大房的人都会待在家里,什么地方也不会去的。”

    “这样便好。”杨天赐这话刚刚说完,苏雪莹一挥她那白皙细腻的小手,揉肩捶腿的小丫鬟都停止了动作,利落地站起身来,居高临下斜眼扫过一屋子的人,“走吧,本小姐困了。”

    别看苏雪莹是这个时代的奇葩,被男女老少唾弃的存在,可她的下人一个个却是训练有素的,一听这话,“是,小姐。”一个个恭敬地行礼,那屈腿的动作,说完的时机,把握得是分毫不差,即使已经不是第一次看见,在场的好些人还是一阵眼热,心想,什么时候他们才能有如此的风光。

    杨家人对苏雪莹的态度是完全麻木了,因此在她离开之后,很快就回到整体上来了。

    这一天上午,不仅仅是在皇宫朝堂上一大早就开始针对司月是妖星的问题,仿佛之前压抑的恐惧都在这一刻爆发,亦或者说是被有心人扇动,在一觉醒来之后,京城有一半以上的百姓都一脸的情绪激动,一副不是妖星司月死他们就会死的豁出去拼命模样,而这些人的情绪又带动了将近两成因为各种原因犹豫不定的百姓。

    而与这些表情疯狂看起来一点理智都没有的百姓,他们的行动却好似早就计划好的或者是有人在其中牵引,在不断的汇合壮大后,又自动地分为两批,一部分直接去了诸葛府,另一部分则是去了皇宫。

    对于一大帮子人都拥挤在诸葛府门前的这一条街上,即使这些人此刻什么也没做,可那数量众多的脑袋还是看得人头皮发麻,当然,也有例外的,比如诸葛府的暗卫还有管家,表情是一点也没变,平静地将事情禀报。

    阴毒听了之后,顶着一张十五六岁的少年面孔,在大堂里来回走动,等走上好几圈之后,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另外两个人一点动静都没有,停下脚步,看过去,瞧瞧这两个人,一个带着毫不在意的笑容,一个依旧顶着一张死人脸,手里竟然还端着一杯茶,他真的快被这两人气得吐血了,这敌人都上门了,他都急得半死,这两人竟然还有心思在喝茶,“你们,你们。”

    侧头看着安静站在一边的管家,眉心一跳,“你们不会真的打算大开杀戒吧?”阴毒很清楚,对于诸葛府的暗卫来说,别开外面的人很多,若真是动手的话,外面那些人是一点胜算都不会有的。

    看着三人的表情,阴毒还真不知道他们心里是怎么想的,虽然当初他也有说下药的,可那绝不是毒药,只是迷药而已,如今大半个京城的人都在这里,若真的被屠杀,即使皇上再有心偏袒诸葛府,恐怕也保不住他们。

    “逼不得已的时候,会这么做的。”诸葛清凌的声音让阴毒打了个冷颤,虽然对方的话加了限制条件,可他是绝不会怀疑这话的真实性,想到可能会血流成河,他就替轩辕弘头疼,这事可不好解决。

    “不是说还有一部分人去皇宫了吗?”司月放下手中的茶杯,笑着说道:“恐怕是想从皇上那里拿到处置我的圣旨,很明显这两拨人中间都是有人在控制牵引的,但比起对付一群失去理智的疯子,我觉得外面的那些人更容易一些,没有皇上的圣旨,那些能控制这一群人的冷静头脑是不会让这群人冲进来的。”

    “为什么?”阴毒一愣,看着司月,前面的话他明白,可后面的他就有些迷糊了,这些人不冲击来,又何必拿出这么大的动静。

    “因为诸葛府门前那块匾额,也因为诸葛府在大齐的地位,”诸葛清凌看了一眼依旧一脸迷糊的阴毒,心想眼前这位制作面具的手艺倒是出神入化,竟然丝毫不影响表达人的感情,难怪轩辕熙跟司月他们生活了三年都没有人察觉。

    “更因为他们清楚,有一种罪,别说血流成河,就是伏尸百万也不过分,那便是谋逆,”阴毒的心随着诸葛清凌的话而颤抖,“再没有得到皇上圣旨之前,他们冲进来,就只有一个字,那便是死。”

    不知为何,手上有不少人命的阴毒听到那个死字时,心底还是不由得发寒,接着说道:“你会让黑衣卫动手?若真是那样的话,即便你是师出有名,情况肯定也会变得比现在更糟的,外面的那些人杀起来是很容易,可后面的事情你怎么解决?”

    司月看着看着两人,嘴角勾起一抹笑,这样会捉弄人的舅舅是越来越有人味了。

    阴毒也同样盯着诸葛清凌,等待着他的回答。

    “到时再说。”不过,就这四个字,差点让阴毒被自己的口水噎死,这算是什么回答,“你,你们,我不管你们了。”

    阴毒的话虽然是这么说,不过,却也没有离开,只是赌气地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下,小声地嘀咕道:“这算是什么事啊?”

    等到三人得到朝堂上的消息时,司月脸上悠然的笑容有些绷不住了。

    一直紧张的阴毒倒是放松下来,说话的语气微微带着酸气,当然,看着司月的眼神也带着些不满,“难怪你不慌不忙,是认准了熙熙会为你出头吧?不过,这样也好,熙熙压根就不稀罕那什么太子。”

    司月冷眼扫过去,并没有多说,她从不怀疑熙熙会在这件事情上竭尽全力的维护他,但真发生在眼前的时候,她心里的感动还是抑制不住,使得整颗心道都满满的,瞬间就涨得眼睛都有些发红,酸得厉害。

    “他总算是没有辜负你的良苦用心。”诸葛清凌这话是对着司月所说,随后,才看着阴毒,“太子之位是他的,谁也抢不走,他不稀罕是一回事,但绝不能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这倒也是。”阴毒点头,这个诸葛清凌,总算说了一句让他听起来很舒服的话。

    长乐侯府,凝重的气氛让下人们一个个紧绷着脸,眼里带着小心翼翼,行色匆匆却还不忘放轻脚步,生怕出点差错被主子们的怒火波及,而对于这一点的,伺候在第一线的下人更是胆战心惊。

    “霖儿,你怎么能这么跟你父亲说话!”轩辕玉不满地对着怒视慕容浩然的慕容霖说道,“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说吗?那是你父亲。”虽然很喜欢这个大孙子,可见着这大孙子回来就质问自家儿子,她心里如何能好受,“这若是被外人听了去,霖儿,你的前程还要不要了?”

    后面的话让恭恭敬敬站着,恨不得能将自己隐身的下人们那一颗心,就像是已经被悬在了空中七上八下时,还被冷箭对准,随时会被戳一个窟窿一般,能近前伺候的,在这样的家庭,绝没有心思蠢笨的,哪里听不出轩辕玉的弦外之音,若今天这事传出去,他们的脑袋恐怕就别想要了。

    慕容霖深吸一口气,只是胸口的郁气依旧堵得他的五脏六腑似乎都疼得厉害,“爹,大姐是你的亲生女儿,你明知道现如今外面的传言,你如何能在这紧要关头将她的生辰八字送往钦天监。”

    一听慕容霖的话,屋子里的人呼吸都有那么一瞬间的凝滞,心头不由得一凉,随后目光齐齐地看向慕容浩然,没一双眼睛里的情绪都不一样,倒是慕容浩然,再一次被儿子这般的职位,有些尴尬难堪的同时是直接将心里的不悦表现在了脸上,“是又如何?”

    “她是你的亲生女儿。”慕容霖再一次强调,声音很沉,带着些冷意,仿佛随时都可能会凝结成冰,“你这样是要将她置于死地。”虎毒不食子,这句话他终究还是压抑在心里没有说出来。

    “大哥,他可是妖星,爹这样做也只是不想我们长乐侯府被她连累,有什么不对的。”看着大哥这么维护司月,本来就十分厌恶司月的慕容芷兰心更是恨得不行,几乎是没怎么想就开口说道。

    “慕容芷兰,你闭嘴,”对父亲因为长久以来的教养即使是失望难受心里也是有着顾忌的,可听见妹妹这么说,怎么还能忍住,冷着脸侧头看着她,声音严厉得令慕容芷兰的脸色有些发白,“你听听你说的是什么话,不想被连累就可以落井下石?那你最好祈求你以后都不会出现连累长乐侯府的那一天,否则,司月的今日就是你的明日。”

    慕容霖将话说得如此明白,在场的人哪里还听不明白,慕容芷兰的脸色白得跟纸一样,嘴唇动了几下,却什么话也没说出口,大眼睛惊恐地看着慕容霖,一是想问她的亲大哥,难不成那个才出现没多久就给府里惹了那么多事的司月已经可以跟她相提并论了吗?她才是她的亲妹妹是吗?只是再多的不甘委屈还有质问再对上慕容霖那严厉的目光时,都咽了下去。

    再有,慕容霖的话实在是太重了,她已经不是小孩子,自然明白她是迟早要嫁出去的,这个家迟早都是大哥当家,她如何能保证在夫家的日子能够一帆风顺,根本就用不着娘家的?

    “霖儿,你怎么说话的?芷兰是你亲妹妹。”慕容芷兰没说话的话,许如梦黑着脸说道。

    “娘,我说得是事实。”慕容霖说完这句话,侧头看着慕容浩然,“爹,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前两日芷嫣大姐回来,恐怕说的就是这件事情吧?”

    “慕容霖,你闭嘴!”被儿子这般三番五次的质问,还有那双我什么都知道的眼神看着,本来就算不上大气度的他没有意外地恼羞成怒了,“我是你爹,现在的长乐侯,还是我当家,轮不到你在这里指手画脚。”

    听着慕容浩然怒气冲冲地吼叫的,眼里找不到哪怕一丝丝的愧疚和悔意,慕容霖就知道他所说话的对方是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心里有着说不出的失望,“爹,那如今我们就不从私人角度来说,你这么做,是已经做好了让整个长乐侯府站在太子殿下的敌对面了吗?”

    只这一句话,让一只沉着脸坐着的轩辕玉变了脸色,握着精致拐杖的手用力再用力,一颗心却不断地往下沉,原本她并没有想那么多,不过是一个司月而已,如今却不得不重视起来,她比任何人都清楚皇上和太后再大皇子和太子之间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想到皇上曾经在羽花园内特意给她的警告,眉头皱得更紧。

    听了慕容霖的话,慕容浩然心里虽然也有些害怕,不过,依旧嘴硬地说道:“慕容霖,你别吓唬我,现在整个京城的人有九成以上都希望处置了司月那个祸害,我可没有跟太子殿下作对的意思。”

    听着自家儿子虽然声音大却没什么底气的样子,轩辕玉的眉头皱得更紧,心里对这个儿子也有着说不出的希望,看看他现在像什么样子,敢做不敢当,就他心里的那点小心思,她还能不清楚,说穿了,就是怕长乐侯府被司月那丫头连累,所以才会被芷嫣给忽悠了。

    慕容霖上前一步,看着慕容浩,面无表情地说道:“若是大姐没事便罢,若真的如那九成以上的人如愿了的话,爹,长乐侯府将要面对的就是太子殿下和诸葛府的联手对付,爹,你这个长乐侯府的当家的,要么现在就好好祈祷大姐能够黯然度过,要么就好好想想你那什么和他们对抗。”说完这话便转身离开。

    “你给我站住!慕容霖,把话说清楚。”慕容浩然被慕容霖的态度气得跳脚,喊了几句,也没能换回大步离开的慕容霖,气急败坏地指着门外,对着无力的人说道,“你们看看,他像什么话,翅膀硬了,真是无法无天了。”

    “你闭嘴。”轩辕玉凌厉地眼神扫向慕容浩然,整个人是蹭得一下就站了起来,“你哪怕多长一个心眼,或者你没那本事,做这件事情之前也该跟我商量一下,如今倒好,你难道不知道皇上和太后都是站在太子这一边的吗?好好用用你的脑子想想,不想被连累,我看你接下来该怎么办?”

    “娘。”慕容浩然听到轩辕玉将皇上和太后都说出来,心里更是惊慌,他哪里能想到事情竟然会这样,若只是慕容霖一个人说,他还能用危言耸听安慰自己,毕竟他跟司月走得近,可她娘不一样的,对于司月,那态度跟他是差不多的,一个仅仅只有血缘而没有感情的陌生人而已,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在慕容芷嫣说若是司月真是妖星的话,长乐侯府肯定会被连累的时候,并没有多想就选择了慕容芷嫣的法子,用以表明长乐侯府的态度,他怎么会想到一个司月竟然会牵扯到这么多的人,并且将他卷进了皇位的争斗之中,他即使是再没有心眼也明白,刚才儿子所说的话一点也没错。

    “你好自为之。”轩辕玉听到慕容浩然有些慌张的叫声,离开的脚步停顿了一下,说完这话,头也不回地离开。

    看着有些茫然不知所措的慕容浩然,许如梦的心疼得厉害,担忧地上前,“侯爷,没事吧?”

    若是以往,慕容浩然定然会感动的,可此时心里害怕的他,低头看到的不是许如梦眼里的担心,而是那张和慕容芷嫣有几分神似的脸,很容易就想到罪魁祸首,用力地甩开许如梦搭在她手臂上的两手,“哼,还不是你生下来的好女儿。”说完,黑着脸离开。

    许如梦愣愣地看着自己被甩开的双手,等回过神来抬头,早已经找不到慕容浩然的身影,那一瞬间,她觉得她的心空荡荡的,抿嘴想哭,干涩的双眼却一滴泪也挤不出来。

    慕容雨听着慕容霖对慕容浩然的失望,嘴角的笑容带着冷意,“大哥,你生什么气,他是什么样的人,你看看我还能不清楚吗?”

    “我这不是担心吗?”慕容霖看着听了他的话后自家弟弟的表情,眼神有些无奈也带着无力。

    而慕容霖所说的担心,慕容雨听得明白,他是既担心司月也担心长乐侯府,若是他大哥想他这般不在乎,也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的生气,“大姐那边根本就不用担心,一群跳梁小丑而已,憾动不了诸葛府,更别说还有太子站在她那边。”

    “恩,”慕容霖点头,至于长乐侯府,他也只能寄希望与大姐平安度过之后,看在这府里的人都是与她血脉相连的亲人的份上,不要赶尽杀绝,硬碰硬,呵呵,慕容霖心里自嘲,别看诸葛府沉寂了这么些年,而侯府看似风光,他却明白得很,长乐侯府从来就没有拿得出手和诸葛府硬碰的。

    刘家村,杨天河手中的木桶掉在地上,砸到地上,发出砰的一声,倒出来的井水让他的双脚和裤腿都湿透了,他却像是一点也没感觉到,愣愣地看着面前的刘姑娘,伸手,用力地抓着对方的双臂,“你说什么!谁是灾星?”

    “杨大哥,放开,你抓疼我了。”

    刘姑娘的挣扎和难受杨天河并没有察觉,此时他的一颗心怦怦直跳,不可能的,刚刚一定是听错了,司月怎么可能是京城里传得沸沸扬扬的灾星?“你再说一遍,你刚刚说的是什么?”

    被杨天河惨白的脸色还有急切惊慌的样子吓到了的刘姑娘,吞了吞口水,有些怯生生地说道:“京城里的人说要烧死妖星。”

    “妖星是谁?”没有听到想要的答案,心里焦急的杨天河不由得对着这姑娘吼道,抓着对方手臂的两手不由得用力了些。

    “听说是大将军家的千金,就是之前和状元郎勾搭在一起的那女人。”这一次,刘姑娘没有半点犹豫,很是利落地将刚才的话重复了一边,话落,就被大力的推开,跌倒在地,屁股上疼痛传开,抬头,正想泪眼朦胧地指责杨天河的粗鲁罪行,然而,她出口的话注定没人听,因为对方已经跑了好远。

    杨天河不明白为什么司月就成了妖星,可他却知道,若真的是落实了的话,司月肯定会被烧死的,至于诸葛府有多厉害,还有他有个是太子的儿子,在这个时候,他如何能想到那么多,他只知道要回去,即使是什么忙都帮不上,反正不能让司月一个人面对,就算是要被烧死,他也会陪着她的。

    “咚!”跟在杨天河身后的黑衣卫看着再一次摔了个结实的杨天河,都替他觉得疼,这离着京城还有不断的距离,他到底要摔多少次啊,瞧瞧现在这模样,被磕破的可不仅仅是身体和四肢,甚至一张脸都开始鼻青脸肿,心想,这人是傻的吗?他的两条腿再快又能又多快,不知道借辆车吗?

    只是,原本鄙视杨天河智商的两人,看着面前毫无特色,完全配不上他们家大小姐的平凡男人,一次次的摔倒,再一次次爬起来,身上的伤口仿佛不是他自己的一般,不知道疼痛地往京城抛弃,心里竟然有那么一丝丝的感动,想着,这男人也不是一点优点都没有,至少在对大小姐上心的程度上,估计再也找不到能与之匹敌的了。

    杨天河真的感觉不到身上的疼痛吗?怎么可能,他是人,身上长得也是普通的血肉,不是木头做的,此时的不仅仅是全身上下都疼得厉害,就是喘气都觉得难受得很,呼呼的喘气声大得他都可以听见,可他现在只能够咬牙坚持,他不想因为他慢了一步,就再也见不到司月了。

    “回来了?”诸葛府外,密密麻麻的人闹得沸沸扬扬,屋内,司月却带着笑容,听了黑衣卫的话,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依旧平坦的小腹,笑容里的得意不加掩饰,她更不否认,对于杨天河的表现很是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