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全球动武 > 第十章 理想与意义

第十章 理想与意义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全球动武 !

    这个世界上,这个李伯秋算是第一个无视王冠道存在的人,令王冠道大感有趣。

    王冠道从小到大,无论在哪,都是众星捧月的存在,现在就算是在校园里臭名远扬,但依旧是令人瞩目。

    而这个李伯秋明知道王冠道与周芸是恋人,而且王冠道就站在周芸旁边,他竟然还如此光明正大的送周芸鲜花,为周芸提前布置生日晚宴,丝毫不把王冠道放在眼里,甚至连看王冠道都懒得看上一眼。

    这已经是一种极端挑衅的行为,一般男人根本就忍受不了,尤其是年轻气盛的大学生,面对这种情况,头脑发热之下,估计打人的心思都有。

    但到了王冠道这个层次的人,除非面对来自暗世界的一群高手,在面对普通人时,他基本上不会考虑动用武力,除非对方先动手。

    对于李伯秋这种嚣张的挑衅行为,王冠道只觉得有趣而已,就像是神龙面对蚍蜉的叫嚣一样,除了感到有趣之外,实在是没有别的想法。

    神龙在面对蚍蜉时,连喘气都不敢太重,一口气吹出,再大的蚍蜉,下场也只是一个死。

    李伯秋这种嚣张跋扈的样子,王冠道在十三四岁时也经历过,后来被他爹王成祖吊在房梁上抽打了三百鞭,养了一个月的伤,痊愈之后,果然老实了很多……

    “冠道,你不要误会!”

    周芸手足无措的将手中的鲜花扔向一边,对王冠道结结巴巴解释道:“这个李伯秋与我只是普通同学,他之前有追求我,我没有同意,之后就再也没有过交集,没想到他今天竟然会这么做……”

    王冠道好笑的看着一脸焦急的周芸:“慢慢说,不着急。”

    周芸小心翼翼的看了王冠道一眼,见王冠道脸上没有流露出生气的神情,这才松了一口气:“其实这人我之前给你说过,你可能忘记了。”

    她身为文兴大学艺术系有名的美女,追她的男生自然有很多,即便是知道她名花有主,已经有了男友,也丝毫阻挡不住那些追求者的热情。

    其中李伯秋就是这些追求者中的一员,而且是很特殊的一个人。

    李伯秋是当今夏国汽车巨头万利成集团的继承人,曾经在阿麦肯国的波次肯特大学攻读法律学博士学位,回国之后,又考上了文兴大学,在工程学院的机械设计制造专业继续深造,为以后接手家族产业做准备。

    李伯秋智商极高,学习能力超强,据说本人还是一名非常厉害的异能者,而且还精通古武。

    听人说,他在阿麦肯国留学的时候,曾单枪匹马杀死过十几名手持枪械的劫匪,由此名声大噪,被阿麦肯国的网民誉为最凶狠的夏国留学生。

    但也因此得罪了当地的地下暗黑势力,为了自身的安全着想,这才离开阿麦肯国,返回夏国,重新考取文兴大学,继续深造。

    这种本身就十分的优秀,家庭出身又十分厉害的男生,放在任何地方,都会如同皓月当空一般,月光之下,一切普通男生的萤火之光,再无存在感。

    此人眼角极高,对于学校里一般的女生,他连多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基本上永远是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对于主动追求他的女生,他也是懒得理会。

    在他准备追求周芸时,也曾提前派遣有关人员对周芸进行了一番调查,待确定周芸确实符合自己的要求之后,才开始对周芸表白,展开了追求。

    以往任何时候,只要李伯秋开口追女生,就几乎没有任何女生能够抵挡他的攻势。

    就如同王冠道追女生一样,就算那些女生明知道王冠道是妥妥的渣男,但还是迷恋于王冠道的相貌,投入王冠道的怀抱里。

    所不同的是,王冠道仪仗的是自己的颜值,而李伯秋的依靠的则是他背后的金钱。

    而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颜值在金钱面前一文不值,况且李伯秋本人长的也不丑,甚至说起来还算得上是英俊。

    金钱持久输出,颜值一直在线,拥有这两种寻欢作乐的利器,基本上不会有女生第一时间拒绝他的追求。

    只要在第一时间没有拒绝,大概率上第二次就更难以生出拒绝的心思来,接下来再用点力,加把劲,自然水到渠成。

    但周芸却在第一时间拒绝了此人,旗帜鲜明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本以为李伯秋会知难而退,没想到他今天竟然搞了这么一个突然袭击,令周芸在王冠道面前大为尴尬,觉得自己好像有点招蜂引蝶对不起王冠道似的。

    “哦?万利成公司的继承人啊?这么厉害?”

    王冠道听完周芸对李伯秋的描述后,神情夸张道:“万利成的继承人,这是咱夏国有名的富豪啊,小芸儿,你可不要错过这个当上阔太太的机会,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

    周芸白了王冠道一眼:“讨厌!管他什么钱不钱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她靠近王冠道,拉住王冠道的手掌,轻声道:“冠道,我们都是文兴大学的学生,只要自己不堕落,毕业后,肯定有很光明的前景等着我们。可能我们以后不会成为李伯秋那样的富豪子弟,但也绝不会缺少基本生活中所用的钱财。

    如果连文兴大学的学生,都抵挡不住来自金钱方面的诱惑,那么这所大学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

    周芸看着眼前校园里行走的充满青春气息的男男女女,柔声道:“如果我们这些人都没有树立起自己鉴定的理想和理念,那我们对得起上这么多年学的努力,享受国家这么多优质的教学资源吗?”

    她第一次在王冠道面前展露出了自己性格中坚韧的一部分:“冠道,虽然这个社会上金钱的作用十分的巨大,但金钱在知识面前其实真的算不得什么,咱们学校出来的校友,有几个真的缺钱花?我们只要努力,一切都会有的!”

    王冠道将周芸的手掌轻轻握住,看着面前少女亮晶晶的双眸,笑道:“是啊,只要努力,一切都会有的。”

    他额头抵住周芸的额头,好奇道:“按道理来说,以我家小芸儿理想主义者的生活态度,你应该不会看上我这么一个大家口中的渣男的,那你当初为什么要追我?”

    周芸抿嘴笑道:“理想主义者就不能是颜狗么?我追你,肯定是因为你长得帅啊!而且——”

    她看着王冠道的眼睛,握紧小拳头,在空中挥动了一下:“——我总是觉得你不是那种天然坏的人,我肯定能慢慢改造你,感化你,只让你祸害我自己!”

    王冠道哈哈大笑:“行啊,我争取以后就祸害你一个人。”

    他说到这里,对周芸问道:“你的生日快要到了,怎么不给我说一声呢?怕我买不起生日礼物吗?”

    周芸笑道:“哪有!我只是不想过生日罢了,我们每一个人的生日,都是母亲的受难日,有什么好祝福的?我觉的我们应该在自己生日那一天,感谢自己的母亲才对。我又不是七老八十的老人,实在是没有过生日的必要。”

    王冠道很是惊奇:“这世上竟然还有你这种想法的女生?你们不都是喜欢热热闹闹的过一个盛大的生日晚会吗?”

    周芸笑嘻嘻道:“那是别人,我才不想过这个呢,又累又没意思,还不如出去看场电影呢!”

    王冠道笑了笑,点头附和:“说的也是,过生日确实没有什么意思,到时候你给阿姨买点礼物,咱们再一起看一场电影,顺便吃点好吃,也就可以了。”

    周芸笑了起来,双眼弯弯:“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走,咱们现在上课去。”

    王冠道将周芸扔掉的鲜花重新捡起:“这花不错,不要扔了,怪可惜的。”

    周芸好奇道:“那怎么处理?”

    王冠道笑道:“我有一个同学,你认识的,就是那个叫冯源的家伙,他正准备追求我们系里的一个师姐,我觉得这束花正好转送给他,让他再送给那位师姐……”

    周芸睁大了圆圆的眼睛:“这样不好吧?”

    王冠道:“这有什么不好的?资源浪费才是真的不好,这束花在花店里至少一千块以上呢。”

    他笑着说道:“冯源是个有理想有追求的人,就差我推他一把了,虽然说注定了他的表白会失败,但万一成功了呢?他就差这么一束花了!”

    周芸脑海里浮现出冯源的尊荣和直来直去吓死人的情商,忍不住以手扶额:“冠道,你到底是耍他还是帮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