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全球动武 > 第十一章 一世人,两兄弟

第十一章 一世人,两兄弟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全球动武 !

    “诶,你给我这么一大束花做什么?”

    宿舍里,冯源拿着王冠道塞给自己的一大束鲜花,一脸的莫名其妙:“我要这玩意做什么?”

    随后他的神情惊疑不定起来,双手捂胸,打了一个寒颤,浑身起了鸡皮疙瘩,一脸防备的看向王冠道:“你特么是不是对我有什么不良企图啊?我告诉你啊,一世人,两兄弟,咱们兄弟归兄弟,我可不喜欢那调调……”

    王冠道:“……你特么脑子进屎了?老子有那么多女人等着宠幸,我会打你的主意?你也配?”

    冯源顿时松了口气:“那就好,那就好!妈的,吓我一跳,我还以为你玩女人玩够了,开始对男人有兴趣了呢!”

    王冠道:“……”

    他懒得跟这贱人多费口舌,伸手指了指桌上的鲜花:“你不是喜欢孟耀红师姐吗,这束花给你,你换身衣服,刮刮胡子,直接去向孟耀红师姐表白去吧?”

    “啊?!”

    “啊什么啊,今天莫莱塔教授受伤,估计要停课一段时间,大家正好可以放松几天,孟耀红师姐正在跟进的项目估计也会暂停几天,你现在去向她表白,正是时候。”

    “啊?”

    “你只要大胆的表白,不管孟耀红师姐接不接受,对你来说,都是好事。”

    “不接受也是好事?”

    “起码你表白了啊!让师姐知道你这人敢想敢做,是个行动派,比那些心里猥琐不堪还偏偏装作一副君子风度的家伙要强的多!就算是师姐拒绝了你,你也成功在她心里留下了你的影子。”

    “好像说的有道理诶!”

    “本来就很有道理!你也不看看我是谁,我可是文兴大学最有名的渣男,没有之一!”

    王冠道看着冯源,一脸的痛心疾首,外加恨铁不成钢:“咱们整个学校,谁对女人最有发言权?舍我其谁?”

    他看向冯源的目光充满了鄙视:“你那狗屁泡妞三十六计,在我眼里屎都不如!泡妞这这事情得做出行动来,得实践!实践你懂吗?”

    冯源将信将疑:“我读书少,你可别骗我!”

    王冠道:“我就是骗你了,你能怎么着?说吧,到底去还是不去?”

    冯源犹豫了片刻:“干!去就去!大不了被师姐说一顿,实在不行,还有其余两个女同学呢!”

    王冠道哈哈大笑:“你才想明白?行了,一会儿就去吧。孟耀师姐可是很少有空闲时间的,错过这个村,可就没有那个店了!”

    冯源上上下下打量了王冠道几眼:“我怎么总觉得你不怀好意,想要故意看老子的笑话。”

    不待王冠道解释,他已经将鲜花拿在手中:“不管了!这束花一看就值很多钱,决不能浪费,先去表白一下才行……卧槽,这里面怎么还有一张纸片?”

    冯源忽然看到花束里面一张小卡片,好奇的取了出来,瞪大了小眼睛仔细看去,只见这小卡片上写着一行艺术字体:

    世界并不会对你温柔以待,上帝也不会对你特殊照顾,但我会。

    这句话后面还有一个破折号“——李伯秋赠周芸。”

    冯源:“……”

    他瞪大了小眼睛,一脸妈卖批的看向王冠道,将小卡递向王冠道:“来,你来解释解释,这是怎么回事?”

    王冠道将卡片拿在手中,一脸夸张的表情:“哇,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拿错花了?我明明是让店员写的是你赠给孟耀红师姐,估计一不留神,就写了我自己女友的名字。”

    “那这个李伯秋怎么解释?”

    “可能店员一不小心,把我的名字跟上一个客户的名字搞错了。”

    “这特么……你就说我信不信吧?”

    “我赌你不信!”

    “老子肯定不信!”

    冯源看着王冠道一个劲儿的冷笑:“妈的,肯定有人追求你女朋友,送了你女朋友鲜花,你舍不得扔,就拿到老子这里装好人来了!”

    王冠道:“冯胖子,你这就没意思了!看破别说破,大家还能当朋友,你现在都说破了,我面子往哪搁?把花还给我,老子改变主意了,不送你了!”

    冯源:“呸!到老子手里的东西,还想我吐回去?门都没有!”

    他将卡片随手扔掉,又翻开抽屉,重新找了一个卡片,拿出笔来:“你狗日的字写的比我好,再重新给我写一张!”

    王冠道笑骂道:“你让老子写,老子就写啊?老子也是有脾气的人!”

    他伸手接过冯源递来的签字笔,看了一下杂乱的宿舍,微微皱眉:“你特么多久没打扫宿舍了?乱成这样,这到底是猪住的地方,还是人住的地方?”

    冯源住的这个宿舍本来是学校在莫莱塔教授的申请下,划拨给王冠道与冯源两人居住的宿舍,两室一厅,六十多平方大小,基本生活设施极为周全,冰箱洗衣机,网络宽带,煤电水气,桌椅板凳都有,而且还专门配备了保险柜。

    这种配备周全,同等面积的房子,在学校外面,每月租金至少要三五千才行,那还是不太好的位置。

    但在文兴大学里,这一间宿舍却是学校免费给王冠道与冯源使用,而且煤电水气全免。

    学校对他们两人已经算得上不错了,毕竟同样的研究生宿舍,面积不比他们的大,还没有燃气,远不如他们这间房子住着舒服。

    关键这宿舍位置绝佳,十来层高,推窗就能看到东阳湖,住在这里,身心愉悦,工作看景两不耽误,由于王冠道最近不住校的缘故,整个房间都归了冯源。

    但现在这么好的房子却被冯源搞得乱七八糟,房间里堆满了草稿和各种吃的喝的东西,外卖盒更是堆积如山,房内味道极其难闻。

    整个房间里连一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以至于王冠道想要在卡片上写点东西,都找不到地方坐。

    “这叫男儿本色!”

    见王冠道嫌弃自己房间杂乱肮脏,冯源振振有词:“房间整洁无异味不是伪娘就是gay!老子这房间味道越强烈,就越说明我男子汉气息浓重,不是那些不中用的小白脸!”

    王冠道将房间的门窗全都打开,令房间透风,随口骂道:“小白脸中看不中用?你是在妒忌老子的能力么?”

    如论英俊帅气,王冠道可谓是力压整个文兴大学,甚至整个大夏国最有名的美男子,与他相比也未必强到哪里去。

    真要是说小白脸,王冠道堪称是典型的小白脸,冯源口口声声看不起小白脸,他自然听着不乐意:“知道什么叫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吗?你这矮大紧,怎么能体会到我们这些高富帅的快乐!”

    冯源一直都不清楚王冠道的家境,闻言反驳道:“你要真富裕,你倒是自己搞一个研究所、实验室,到那时老子才承认你是真的高富帅!”

    王冠道张了张嘴,骂道:“算了,我还是承认我穷吧。”

    他是搞材料科学的,自然知道建造一个试验所花费的金额得有多少,那是一笔天文数字,就算是一座普通的实验室,耗费的资金也得上几个亿才行,光是采购仪器设备,都是惊人的数目。

    在他们材料系里,所有同学的梦想都是建造一所自己的私人研究所,配备上世界最先进的仪器设备和得心应手的助手。

    可惜迄今为止,国内有资格成立自己研究所的人寥寥无几,这其中花费的人力物力,寻常人根本就难以想象。

    这个世界,搞什么最花钱?

    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搞科研!

    尤其是顶尖物理化学方面的科学研究,所耗费的钱财已经超出了绝大多数人能够承受的范畴。

    据说一位富翁想要展示自己对物理化学的热爱,准备收藏整个元素周期表上的元素物质用来显摆,本以为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不就是一些钠镁铝硅磷啥的么,了不起有点贵金属,那能花几个钱?

    结果一打听价格,顿时断了念想。

    原来就算是最普通的元素,在纯度接近百分之百时,其价格也十分的高昂,更不用说那些稀有元素了,如果是放射性元素,那是有钱都买不到的东西。

    相比这些元素,什么黄金、钻石、翡翠、珍珠什么的,完全弱爆了!

    能收集齐全整个元素表上元素的人,身价得几十亿百亿才行,身价弱一点的,根本就不敢动这个念头。

    别的不说,就说王冠道与莫莱塔教授刚刚提炼出来的克劳拉金属,根本就不在元素周期表上,堪称孤品,真要是出售的话,每克起码几个亿,就这还买不到,要不然也不会有盗贼前来盗窃了。

    而成立一个先进的实验室,比这花费的人力物力更多,是以现在听冯源说起实验室来,王冠道立马认输。

    他这两年一个劲的攒钱,就是想要搞一个属于自己的研究所,设立几个最先进的实验室,以供自己进行科研上的攻关。

    但迄今为止,身上的存款还差了好大一截。

    其实他真要是缺钱的话,完全可以向自己的父母求助,以他父母的财力,建造一个研究所也不至于伤筋动骨。

    但他都已经年满十八岁了,如果还不能自己独立起来的,那也太不像话,自己都会觉得丢人。

    他这人感情上很渣,在一些真正的大事情上,却有着自己的坚持,毕竟相比他要做的事情,儿女情长什么的,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大丈夫何患无妻!

    他是属于那种生来就不愁女人的人,漂亮女生唾手可得,早就将男女间那点事看淡了。

    王冠道将宿舍稍微收拾了一下之后,坐在书桌前,为冯源的小卡片上写了一行字: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这是王冠道在梦中人生里看到的一句话,此时提笔,自然就想了起来,于是顺手写出。

    这十个字用的是行楷,极为漂亮,颇有赏心悦目之感,令人拿到卡片之后,第一时间就会注意到卡片上的字体,而忽略卡片的材质和样式,甚至比鲜花本身的吸引力都要大一点。

    冯源之所以让王冠道来为自己写表白语,就是知道王冠道有一手极为漂亮的字体,现在见他写完,顿感眼前一亮:“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这句子有点意思!”

    他即便不是文科生,此时也能感受到这一句话透露出来到情意:“好,就这一句了!我现在就给孟耀红师姐送去!”

    王冠道见他拿着鲜花就要走,急忙拦住:“你特么倒是打扮一下啊,起码洗洗头,刷刷牙,干干净净,清清爽爽啊,现在你头发都打缕了,胡子拉碴的,别说人了,就连狗都不待见你!老子先接个电话,一会儿给你捯饬捯饬,好歹出门像个样子。”

    他说了冯源几句,掏出手机来:“喂,哪里?”

    来电的是个陌生号码,里面传来一名女子的声音:“是教授吗?我奉杜金平队长的命令,想要取回克劳拉金属,我应该去哪里找您?”

    王冠道拿着手机走出宿舍:“东西在我这里,一会儿跟我去拿,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你问老杜,我给他的银行卡里的钱呢?设么时候给我转过来?”

    电话里的女子声音一滞:“您稍等一下,这就跟您转过去。”

    她挂掉电话,看向旁边的杜金平:“队长,教授到底是什么人啊?听他的语气,好像很缺钱诶。”

    杜金平眼角抽了抽,道:“他要是都缺钱的话,怕是全世界的人都是穷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