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全球动武 > 第十七章 传唤

第十七章 传唤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全球动武 !

    “您十二岁的时候,就做出了这种事情?”

    夏小荷吃惊的张大了嘴巴:“邵海鹰可是号称碧眼金鹏啊,纵横东阳湖,少有敌手,在我们文城特战小组里,危险性极高,连队长都对他十分的忌惮,地方政府之所以没有打击一元会,就是因为背后站着的邵海鹰。”

    一元会在文城发展的如此兴旺,自然与邵海鹰脱不了干系。

    现在王冠道竟然说在他十二岁的时候,就偷偷剃光了邵海鹰的头发,而邵海鹰竟然一无所觉,足见两人当时的修为差距。

    “果然不愧是肉身突破音障的怪物!”

    夏小荷对于王冠道干掉邵海鹰的提议急忙拒绝:“教授,还是不要了,邵海鹰活着,起码能掌控整个一元会,他要是死了,整个文城没有个三五年,保证难以平定下来。”

    王冠道微感失望:“其实我要价不高的,你们只要给我一千万,我保证干掉邵海鹰父子,其余大小头目免费奉送。想想啊,这邵飞鸿如此嚣张,足见他们父子已经飘了,这个时候不弄死他们,等他们惹出大事情时,估计你们会更被动。”

    夏小荷轻声道:“教授,这种事情我做不了主,甚至我们队长都难以做主,得向上级请示才行,要我看,这件事不要扩大化了,就事论事,先处理好邵飞鸿的事情吧。”

    王冠道摇了摇头:“好吧,既然这样,这件事就此打住吧,夏雨荷小姐,有缘再见!”

    他拎着双肩包,向楼下走去。

    刚走到楼下,便看到一辆救护车开了过来,随后换了衣服的文倾城与何晓雯被人搀扶着向救护车走去,此时酒店四周围满了人,看到文倾城与助理走向救护车时,都有点发愣。

    随后最前面的记者已经开始了拍摄,而影迷们在回过神之后,也鼓噪起来。

    “倾城,你怎么了?是生病了吗?”

    “天呐,她的助理怎么昏了过去,脸上竟然还有巴掌印!”

    “肯定出问题了!”

    “有人在欺负她们!”

    “妈的,还有没有王法了!”

    “冲进去,为倾城报仇!”

    当这些影迷们狂热起来时,现场所有安保人员都感到了巨大的压力,即便保安们临时布置了隔离带,但也难以阻挡这些狂热影迷们的冲击,在短暂僵持了片刻之后,安保人员再也难以阻挡,被影迷们冲破阻拦,闯进了酒店里。

    “你们是不是想为倾城小姐报仇?”

    见这些影迷们红着眼冲了过来,王冠道手指二楼:“欺负倾城小姐的人在二楼居雅轩房间,叫做邵飞鸿,是黑涩会一元会的少主,你们要为倾城报仇,现在去正是时候,还愣着干啥,冲上去啊!”

    “哦哦哦,好的!”

    为首的几个影迷被王冠道说的都有点愣神,稍微反应过来之后,只觉得一股热血直冲顶梁门,倾城小姐竟然真的被人欺负,这怎么能忍?

    不把欺负倾城小姐的人打死,他们就不配称为文倾城的忠实影迷!

    “兄弟们,凶手就在雅居轩,叫邵飞鸿,冲进去,打死他!”

    “倾城被他侮辱了,呜呜呜!”

    “妈的,还我倾城的清白之躯!老子也不活啦!”

    一群人都红了眼睛,野狗脱缰一样冲上了二楼,随后打斗声、怒骂声、惨叫声、呻吟声、打砸声一时间都响了起来。

    整个二楼都在摇晃,有人点燃了东西,于是门窗处开始有浓烟升起。

    “靠,怎么还有人放火了?这群影迷不地道啊!妈的,这下酒店的损失可不是个小数目,贺元彬估计得把我恨死了。”

    王冠道摇了摇头,面容平静的进入电梯,走向了地下停车场,待到他驱车离开梧桐酒店时,身后已经升起了滚滚浓烟。

    到了晚上回到别墅时,打开手机,与文倾城相关的消息已经铺天盖地的推送了过来。

    “惊爆!文倾城在梧桐酒店遭受黑涩会头目的恐吓勒索,衣衫被撕,助手被打晕,至今在医院昏迷不醒!”

    “无法无天!影后文倾城,在梧桐酒店被一元会头目威胁陪睡,衣衫被脱,助理被打昏迷,引发影迷暴动,冲入酒店打砸抢!”

    “警方赶赴梧桐酒店时,已有多名人员受伤,一元会头目邵飞鸿打死了三位影迷,此时已经被警方刑拘。”

    ……

    …………

    影迷冲击酒店,与一元会帮众成员发生剧烈冲突,甚至有了死伤,这件事闹的这么大,已经压不住了,直接就上了文城晚间新闻。

    甚至夏国的国台新闻也报道了此事,附近不少搞直播的人纷纷前去打卡,了解具体情况,令文城警方与梧桐酒店的人都大为恼火,驱赶不及。

    晚上在王冠道准备修行时,周芸打来了视频,情绪看起来十分低沉:“冠道,倾城小姐出事了!”

    她将她从网上得到的消息详详细细说给了王冠道听,最后有点愤慨道:“这些人实在太不像话了!官府也不出面管管他们!”

    王冠道附和道:“对,太不像话了!官府与黑涩会沆瀣一气,实在不是东西!”

    两人聊了好久,周芸的情绪方才缓和过来:“冠道,我知道你不喜欢听这些明星们的八卦消息,谢谢你能听我说这么久,我现在心里舒服多了。”

    王冠道笑道:“偶尔听听其实也觉得很有趣。”

    他关掉视频之后,正想去地下练功房,手机铃声再次响起,接通之后,一个男子的声音传来:“是王冠道同学吗?我是文城DH区局长安山海。

    今天文倾城小姐与邵飞鸿先生在梧桐酒店发生的事情,你是目击者之一,现在邵飞鸿与文倾城都在警局录口供,你作为见证人,酒店安保经理贺元彬先生说请你来做来证人。你看你什么时候方便来警局一趟?”

    王冠道叹了口气:“这特么都半夜了,我现在要是说不去,你们是不是就不让我去了?”

    安山海:“……你最好还是现在来一趟吧。嗯,我们可以去你住的地方接你……”

    “算了,还是我自己去吧!”

    王冠道摁掉电话,驱车向警局驶去,等到了警局,就发现文倾城与她的助理还有梧桐酒店的安保经理贺元彬,三人与邵飞鸿等一元会帮众相对而坐。

    而在另外几间房子里,还关着几十名文倾城的影迷,这些人以打架斗殴的

    几名警员正在录口供,屋内架着一台摄像机,将众人的一举一动都拍摄下来,此案十分要紧,警方不敢有丝毫懈怠,务求将录制过程全都拍下来,免得以后面对网上强大的舆论攻势。

    见王冠道前来,正坐着的邵飞鸿霍然起身,眼睛死死盯住王冠道,面色阴沉:“很好!果然自古英雄出少年!你叫王冠道是不是?我记住你了!”

    王冠道眉头微皱,看向几名警员:“我说,是谁把我的名字泄露给他的?你们是不是把我的个人信息也说给他听了啊?妈的,我今天录完口供,走出警局后被人砍死,这账算在谁头上?”